刚刚更新: 〔神偷问道〕〔异世之神帝修炼系〕〔大佬的复苏之路〕〔娘子别动手〕〔一寸山河〕〔九阙朝凰之第一女〕〔重生狂妻,慕少花〕〔极品赘婿〕〔灵界战雄〕〔余生只钟意你〕〔重生七零神医小甜〕〔快穿之我想重新穿〕〔蛊女有毒〕〔独宠一人,谋定天〕〔梦幻古今之宝戒奇〕〔最后的浮幽之灵〕〔至尊特工〕〔齐天册〕〔纪元重启录〕〔都市绝狂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55节螳螂捕蝉
    住得越高越尊贵。三层客栈,上房自然在三楼。

    此时,侧门潜入的刺客团伙看到的是,三楼亮着三处灯火,一处在采光保暖最好的东南房间,西边隔着的另两处也分开了。

    这家客栈只有赵岳一行客人,分开在三楼数间房间住得更宽敞也不是不可能,但也难以确定到底住在哪。

    点灯的未必就真住着人。没亮灯火的也极可能有埋伏。

    刺客们是来玩前后偷袭的,没想到一来就暴露了,哪只能硬攻。

    只是从哪能安全爬上去?要攻哪?

    区区三层楼,以飞钩砸破纸窗户钩住爬上去很容易,但若房间有人,想从窗户翻进去就难了,怕是和送死差别不大。

    这拨人为首的刺客是个重金约请来的黑道枭雄。

    他阴险地眼神瞅着东南这处亮灯房间,肚里自思:“这是天字甲号房,住着最舒服。以那纨绔小儿的德性,必住在这间。”

    当然,赵岳在的地方也必定有精锐保镖在守卫。谁从这间窗户上去等于是拿命试探。

    但此人不说,成心想用人命试探一下亮灯与不亮灯的到底哪里是安全可上的、上去后要集中力量打哪里。

    指着东南房间,环顾左右,“亮灯是疑兵之计,这天字甲房定是空城计。哪位兄弟愿意奋勇打头阵,斩赵二拿头功?”

    刺客们,无论是官兵还是江湖客都不知赵岳是真霸王,都把赵岳当成是依赖护卫和家世耍威风的好杀公子哥软脚蟹。此行这么多好手来对付区区十几个人,个个都满怀信心,硬攻也没把此行难度当回事。

    一想到威名赫赫,拽得不行的沧梁小霸王是死在自己手里,不说得的赏金最厚,那面子事迹和满足感就足以让人疯狂。

    当下有个精干江湖客狞笑一声,应道:“老子先上,为弟兄们打个通路。”

    当然,他也不是真蠢看不出危险。真蠢的早在江湖游戏中被人玩死了。

    他是身怀绝技,有依仗。

    在众人夸赞中,此人眯眼瞅着东南间窗户,把飞钩在手上转了几圈,猛一用力,精铁打的三齿飞钩带着长索飞起,非常准确地砸入窗户,一拽绳索就牢牢钩住了上下两扇相接的窗户棱,但他并没有就这样爬,一使劲把窗户拽毁,利索收起飞钩重新甩,这次精准钩住了嵌在墙里的下窗户框,试了试,随即腾身而上,如猿猴般轻盈迅捷。

    众人不禁齐声叫好。

    这才是行家高手。

    若刚才钩着窗户棱就上,若房间有人埋伏,只需看时机轻松把窗户打烂,人就得从两丈多高处跌下来,不死也得受伤。

    那人几转眼就爬到了窗户跟,在众人紧张注视下没急着探头查看,更没急着翻进去,一手拽绳索,另一手在腰中一抄,扬手就是一把毒砂撒了进去,随即又是一把洒在里面的窗户跟下。

    房中响起几个惊呼声,有男声,似乎也夹杂着个女声。

    赵岳一行没女人。客房哪来的女声?

    这刺客脑子里一闪这个念头,

    但此时趁机钻进去站稳脚跟是正经,来不及多想,也没犹豫,空着的手一把拽住窗户框,一使劲想窜上窗台翻滚进去,腾出的另一手已准备拔肋下的那把短刀好在窗户上一有踏实依靠就能随时展开攻击。不料,他一窜出头前拱,从窗户侧面如电突然伸出一只着白衣的手套大手,一把揪住了刺客的顶门盘发,拽小猴似地轻易拉进窗户。

    那刺客痛得眦牙裂嘴,更惊骇失色,本能伸手反抗,但没等他拨出刀,另一只白衣之手已经托着他下巴一扭。

    轻轻一声骨折声响起。刺客的一切动作嘎然而止,软绵绵被丢在地上。

    出手的正是赵岳。

    赵岳确实就住在这个天字最上房。但,身边没有侍卫。

    之前发出惊恐声的是客栈的厨子一家四口中的三口。

    厨子一家本是自由自在的小店主,在县城开着一家祖传的小饭馆,夫妻档,十二岁的长子帮着跑堂打杂,虽说店太小赚不着大钱,但厨艺好有绝活,生意也不错,算得上衣食无忧,小日子过得踏实安乐,舍不得祖传家业和在县城的小日子,就没肯跟着移民狂潮走,灾后想重开业,这间客栈的主人老吏目需要好厨子,就娴熟地玩了把以‘官’坑民的把戏,毁了小饭馆,还充衙门里的心软好人‘冒险’救下了要问罪的这一家人,骗得感激,自然就收留无家可归的这家并弄到这顶上了紧缺的厨师。

    赵岳把这家收在身边保护,是进厨房监督做饭的侍卫发现这家人居然是老实本分的,略一打听内情,明白了原尾的结果。

    天字一号房不但采光什么的最好,空间也最大,有里外套间。

    赵岳早发现了后院也来了刺客,知道必定是从窗户强攻,早把胆战心惊的一家安置在从窗户怎么也攻击不到的外间。

    此时凶险频频,不知后果,厨子夫妇和长子早得了赵岳安慰和保证安全,比较信任小霸王的能耐,却仍害怕,但只五六岁的小儿子却对这一切浑然不知,心思纯净安宁,从入睡开始一直到此刻仍安稳沉睡,不必承受担惊受怕折磨。

    刺客的两把毒砂算计也并不能威胁整个里间,想必他也清楚这点,就是以此逼退可能的埋伏,争取进入的时间。

    这家伙向上爬的时候,赵岳就藏在窗户侧提着床薄被子,本是防飞刀什么太近的攻击,却挡了毒砂。

    赵岳也不了解赵忠信的出身底细,也无法确定这伙刺客到底是谁派来的,

    但看到如此狠辣的江湖手段,有了点数,也怒了。

    后楼下的刺客们没看到赵岳出手,不知发生了变故,看到那刺客一搭窗框嗖一下就进了,还赞叹其本事高,为此叫好。

    可进去后,那伙计再没露面招呼。

    没听到打斗,不见人影,房间又无声无息,只有灯光照旧从破烂窗户透出温暖的光芒。

    这是怎么回事?

    刺客们面面相觑。

    那头子反应快,招呼说:“这房间有埋伏。赵岳小儿极可能就住在这。弟兄们这下心里有数了吧?”

    此刻没人在乎探路的勇敢者是死是活。

    江湖险恶无情。

    官兵和刺客没任何交情,此前根本就没见过。

    刺客们想的只是感觉这下确实是有些底了。

    确定了目标所在就好办多了。

    分头从其它窗户上去,然后穿过房间从走廊合力猛攻天字一号房,如此定能斩杀赵岳。

    他们刚要散开爬窗,洞开的天字一号房窗户突然飞下大片毒砂,转瞬把楼下的刺客们淋了个大致全有份。

    随即又是一大片。

    利用死掉的刺客的暗器反暗算的自然正是赵岳。

    他感觉这毒砂真是太好用了,是群杀的最好方法,尤其在居高临下的情况下,又正好戴着皮手套,就把毒砂废物利用了。

    不用也太对不起对方的恶毒手段。

    赵岳就喜欢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的游戏。以前惩罚教训贪官污吏就是坚持的这个原则。

    用罪恶者最擅长最得意的手段让罪恶者自己品尝那滋味,这样报复反击才最有快感,最有讽刺意味,也最有教育意义。

    毒砂是小铁砂子,不是很大的风是吹不动的,如此才能有效保证攻击方向和杀伤范围。

    砂上是浸泡很久渗沾上的剧毒,见肉就钻,腐蚀性极强,连赵岳撒干净了袋子都赶紧丢了手套,防止手套腐蚀透了沾到手上,下面的刺客沾上了还能有个好?

    楼下顿时响起一片惊骇惨叫声。

    脖子、脸上沾了毒砂,那可怕滋味,就是铁汉也难抗得住。

    有了解或知晓点那刺客手段又机灵的江湖客,想到了毒砂,怕落入赵岳一行手中被反利用,早早悄悄避开了些,多数侥幸逃过此劫,其中就有那阴险领队的。

    但其他不知情的又没人照顾提醒的江湖客就倒霉了。

    同行和他们没交情,此行有信心对付掉赵岳这么几个人,都想参加行动的少些人活下来,自己能多分得杀赵岳的酬金,想到毒砂危险,却哪管不相干的人死活。死掉同行,以后混江湖也能少些竞争对手,利益名望风头都能受益。

    相声大师郭不就有个说‘死同行’的著名段子。

    这种竞争中的好处,从人类分了职业,就有人明悟了并运用了。

    后世文雅的网文领域也是‘弄死同行’的残酷战场啊。

    最倒霉的是参战却完全不知情的军痞。

    赵岳这把毒砂简单撒下去,官兵就死伤了个差不多精光。

    没中招的十几个江湖刺客嘴上愤怒惊骇,心里却暗暗庆幸高兴。

    但他们高兴得太早。

    突然,从楼后的‘无人住’茅草屋里射出十几只利箭。

    弓力强劲,准头也不差,并且形成交叉射击,对猝不及防的幸存者点名。

    这才是突袭,杀伤力可怕。

    正高兴庆幸的江湖刺客,除了个别高手听到弓弦响就及时做出反应外,剩下的无不中箭,有的应声倒下,有的抓着伤处也发出无助地惊骇惨叫。但转眼间就在又一波急射中倒下了。

    冷箭消失了。惊恐的幸存者伏地紧张翻滚观瞧。

    茅草屋的门窗中闪出一个个矫健人影,

    朦胧月光下看去似乎是些穿各种寻常服饰的百姓,有十几人,但都戴着灰黑色面甲,只露出一双双冷酷的眼睛,都手持一把或两柄剑一样狭长带些弯度的雪亮钢刀,一声不吭却形成一个个小团体异常迅猛地扑来。

    幸存刺客知道遇到了厉害对手,个个大惊失色,急忙跳起来,有的咆哮着迎战,有的却悄悄寻找退路已决定赶紧逃走。

    看这架式,小霸王早有准备啊。

    咱们想利用这个有利地理袭杀小霸王。小霸王怕是同样想法,打算用这间客栈引诱出刺客清除掉暗中的威胁才在这留宿。

    既是诡计埋伏,刺杀怕是没戏了,那还不赶紧逃留这等死?

    能混出名堂的,总会有些本事,绝不会是草包。赵二这个纨绔公子哥能混成令人生畏的小恶霸绰号,岂会没两下子?

    就算手上没真功夫,至少也得有点脑子,不乏对敌阴谋诡计才行。

    再说了,本人不行,身边也有行的人跟着。赵二传说是文盲纨绔二愣子少年,但不是真傻子,高调危险出行,岂无防备。

    刺客们心中醒悟这个,都暗暗后悔自己参加此行太自信太大意轻敌。

    有刺客打出暗器,想先下手为强,阻击一下围攻,争取一下时间杀出退路。

    但,暗器打过去,对方只略晃头,对暗器视若不见只顾猛扑,转眼杀到了,带着扎在身上的暗器却浑若无事地凶猛进攻。

    死士?

    江湖刺客们想到这个,即使自负本领也不禁头皮一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