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斗武乾坤〕〔我和黑粉结婚了〕〔血海武尊〕〔霸道大帝〕〔万古最强赘婿〕〔仙武帝尊〕〔超品农婿〕〔魔王爆宠,重生毒〕〔地狱归来当保镖〕〔刁蛮战王妃〕〔全国首富〕〔无敌霸帝〕〔流云百书〕〔交战〕〔无限存读〕〔从斗罗开始吞噬万〕〔武道盖世〕〔快穿之重获新生〕〔周天李若诗〕〔最强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57节当坏蛋谁不会,上
    朱温昏倒前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痛醒来后才惊诧居然还活着。

    躺在地上,使劲眨眨眼,确信自己没死,没听到厮杀声,周围死寂一片,月光照旧朦胧多情,只是空气是刺鼻的血腥味。

    这是还在客栈这?

    没有捆绑,全身都是自由的,浑身的力量都在。

    只是脑袋还疼,仍有些发晕,中刀的手腕更痛,感觉使不上劲来,必是手筋断了,这只手废了,再高明的医术也接不好了,但伤口却被包扎好了,用的是块渗染血的雪白纱布,包扎得很漂亮,否则光流血也要了半条命。

    痛惜一身精湛武功就这么废了一半,大恨凶手赵岳,又诧异,是谁帮了我?

    微晃晃发昏的脑袋,察觉钩刀不在身边,心又一惊,急急起身抬头闪目扫视四周。

    果然仍在客栈院中。

    客栈大院不见了那些可怕百姓强人,也不见赵岳的凶悍侍卫们,只有一个头戴罩面甲的汉子在他几步外拎口刀冷冷瞅着他。

    朱温明白了,自己痛醒了是刚才被人踹得。

    踹得不伤人筋骨,但极痛,用力程度和踹的部位都很有分寸极有讲究,显然踹醒了他的人正是这个汉子,精通人体构造和强弱点,至少是个武道好手。

    朱温本能地一跃而起,憋着气,紧紧盯着此人,连连退开数步,离那人更远了点,浑身蓄力,脚下不丁不八站稳。

    但那人没有攻击之意,刀仍在鞘中就那么悠然拎着,冰冷的眼神变得饶有意味。

    就听他声调有些古怪,似乎还带点笑意地问:“意外不意外?痛不痛?刺激不刺激?”

    朱温懵了一下,下意识扫视院内。

    果然院里只有这一个汉子是活物,其他人都是死尸。

    满眼都是他的蒙面黑衣部下和重金请来助战的江湖朋友,只是往日的生龙活虎凶悍或傲然全变成了僵硬死寂再不会威风了,各种各样的武器装备都不见了,尸体由混战中散乱横尸楼前堵了进出客栈的路,现在被大致清理到边上,横七竖八地堆那。

    朱温是老江湖,早年杀人无算,后在边军随赵忠信生活,见多了死人和边民被辽人嚣张抢掠屠杀的惨象,心早麻木了,硬得象石头,对再惨也无动于衷,此时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惨象,一时间五味杂陈,说不清到底是啥滋味,就是很不舒服。

    这就是报应么?

    这个念头让他一惊,与他一向信守的东西和行事风格不符。

    他连忙晃晃头,把这不该有的念头狠狠甩掉。

    看弟兄们的蒙面黑巾都还在脸上蒙着,赵岳的人居然没对任何一具尸体查看真容寻找真相。

    心思一动。再次紧盯这汉子。

    “为什么不杀我?”

    声音一出口,把朱温自己都吓了一跳,居然如此嘶哑难听,一点不响亮,透露着深深的虚弱胆怯绝望,全无往日的英雄气。

    当然,这主要是他自己的感觉。

    咽了口唾沫,提了提气,声音放大再问:“你想干什么?莫非想威逼利诱我招供?”

    再提高一下声音,“别做梦了。我朱,咳,我虽不是什么豪杰大人物,但一生信守忠义,讲的是义气,绝不会出卖朋友。”

    “别浪费时间了。告诉你什么手段也没用。杀了我吧。你我都痛快。”

    这话就是吼了。

    朱温吼得脸红脖子粗,总算提起了气势,有了那么点英雄斗志。

    宿良笑了,微歪头掏掏耳朵,盯着朱温笑问:“你想多了吧?干嘛这么冲动,吼得这么难听?”

    “要你招供什么?嗯?”

    “左右不过是那几个官匪人渣,有必要查得那么清么?有必要花心思威逼利诱你么?你说呢?小人物——朱(温)。”

    朱温从漫不经心的话语中听出了一股浓浓的自信意味。

    沧赵家族,或者说是梁山人根本没把处心积虑想害他们的所有敌视者放在眼里,不惧任何威胁,显然有信心收拾掉任何敢动歪念敢伸黑手的对手。如此自信,以至于都不屑仔细区分与详细查清对手到底是谁、有谁。

    他们不在乎是谁有谁。

    反正都是迟早要收拾掉的,而且有把握收拾掉。

    朱温被这股强烈的自信气势所震,倒吸了一口凉气,随即又判断这是攻心术,又努力平稳心神。

    另外,他也想到,如果真不是威逼利诱招供,那就是想玩虐杀罗?

    不然干嘛不直接宰了他,利索了事,偏偏还要费事包伤口唤醒他。

    赵岳小儿手下无疑也是心狠白手辣凶残成性的货,怕是也喜欢黑道有些人物的那种虐待人看好戏寻另类快感的变态调调。

    朱温浑身起了毛,寒毛根根倒竖,头皮发炸,可不想被人当鸡仔一样肆意戏弄摧残死,全身越发凝聚力量准备出手。

    没了趁手的钩刀,没武器,他还有拳脚,还有一战之力。

    总之最好能杀出条路逃走,实在不行,那死也要斗一场在厮杀中利索死掉,决不受辱受那种虐杀。

    就在他要出手发难时,却听宿良又笑道:“我家二爷不要你的命。你还是留着劲跑路吧,别异想天开自找难堪。你走吧。”

    朱温愣了。

    宿良饶有意味地问:“惊喜不惊喜?”

    朱温听着这怪腔怪调,又判断是对方在戏弄自己,仍是玩虐杀,双目不禁凶光四溢,起了拼命心。

    但,宿良又诧异地问:“你怎么还不走?”

    “你不走,我可走了。该说的都对你说了。这大半夜的,困死了。没工夫陪你瞎耽误。”

    说着转身走向客栈,伸着懒腰越走越远。

    朱温愕然,再次懵逼了。

    但他立即转身向院门走去,走得不快,但步子很大,同时机警辨别四周,心怀侥幸却也做好被冷箭什么的杀死的准备。

    快走到院门了,突然就听宿良在背后哦一声,吓得他一哆嗦,接着却听到的是:“忘了说一声了,把院门关了顶栓好。你从墙上出去。我就不过去关门了。用关门换命,相信你不会拒绝吧?空手翻丈把高的墙对你这样的老江湖不是事吧?”

    朱温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该信还是不该信,该听还是不该听。

    他转身看宿良,很想咆哮一声:“你特么的到底想干什么痛快说出来。要杀要剐,你来。老子怕死,但不孬种。”

    但宿良已经进了客栈,轰隆一声关上了店门。

    朱温深吸口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用剩下的那只手默默关好院门,然后仔细听了听墙外,一咬牙窜上墙翻身而下。

    真没有埋伏。

    放眼处,别说人影,就是狗影也不见一点。也没暗算。

    想想人家也没必要这么麻烦地收拾自己这条命。朱温放下心,迈开大步钻入黑夜。

    他怀疑会有人跟踪自己,以这种方式追查清楚自己来自哪里、到底是谁派来的人,所以直奔向放置一路掩护他们这些刺客的货车处,似乎是想找到车马好代步赶路。

    那是一处能进去货车的荒野树林。同时也是方便迷踪潜逃的好地方。

    他自信,只要进了那片树林,赵岳的人再高明也难追踪到他的踪迹。

    到了那里,果然货车马都不见了,只有当时留守的几个他的手下的冰冷尸体,同样是武器什么的都收走了。

    朱温叹口气,明白自己一行自觉行事隐密,却怕是如盯赵岳一样也早被赵岳的人盯上了。

    钻入树林,反复试探有没有人跟踪,结果仔细一路也什么没发现。

    很顺利,但等穿山越岭逃避臆想的各种追踪可能,终于赶回遥远的东平府,他累得想死。

    这一路一直神经紧绷,小心翼翼再小心翼翼,忧思重重,吃不好睡不安,提心吊胆。这种折磨简直不是人受的。

    实际上这全是他自找的。

    赵岳根本没安排人追踪他。

    没那个必要。也不必费这种事劳累部下。

    当时若想拷问,朱温再够义气,就算是铁打的,赵岳手下也总有办法让朱温讨饶哀求并不得不招供一二。

    此外,季尊在手中呢,被强带去了梁山。

    尽管这可笑的莽汉傻乎乎坚守重于性命的所谓道义义气,目前还嘴硬得很,不怕死不肯投降,更不肯出卖恩主大哥。

    当满怀期待的赵忠信看到狼狈不堪的侍卫长兄弟,得知刺客团悲惨覆没,精心的准备策划终是场空,惊得半天没合拢嘴,一股强烈的惊恐汹涌钻上心头,从此再也没了那种安稳自信的官老爷生活,日夜焦虑不安,嘴还硬,内心却不禁隐隐后悔。

    以如今赵公廉的威势,若想收拾他,就算以官场方式进行,大概也和捏死只蚂蚁差不多。

    再刺杀赵岳显然是不可能了,能也来不及了。

    赵忠信只盼着没明确把柄落在赵岳手中。他私下里甚至悄悄做好了随时弃官逃走重新混江湖的准备。

    他的惊恐不安正是赵岳想要的,也是放走朱温的一点用意。

    杀人,惩罚大恶,最有力的是诛心。

    另外,朱温只知自己手腕伤了废了,身上挨了几脚吃了痛,也受了巨大屈辱,自觉逃回来就没事了,对组织领导这次刺杀却惨败却没一点怪罪他的赵忠信满怀感激,心中越发有愧疚心,也越发坚信结义兄弟情义,越发信守忠义,却不知自己在昏迷中被打了一种针,眼下没什么感觉,洞内什么不适,但以后,一旦他信守的兄弟情义江湖义气信念和维护的最珍视的东西被否定被触犯,心神受到最敏感刺激就会和蔡京的儿孙一样发狂发疯,那时,赵忠信家就有乐子了。

    而赵忠信迷恋权势,当官久了,早已退化成黑心官僚,早不是什么信守江湖那一套的好汉,早晚会露出冷酷无耻毫无义气的本相,早晚会击破朱温的心。

    无论什么年代,无论社会发展到多文明,当个真正的好人都不容易。

    但,当坏蛋,谁不会?

    至少赵岳和他的手下弟兄们都是对当好坏蛋角色很有信心,保证手段不会比那些坏蛋的差很多,保证还能有点独创的特色,保证能创造一些出人意料的效果和当坏蛋的成就感满足感。

    处置了后手,赵岳就把这次刺杀丢在脑后了,

    并不担心接着再有人来浑水摸鱼玩刺客游戏,也并没有连夜离开客栈,

    就在这里继续休整过夜,换了个干净房间美美睡了一觉,第二天热了昨天厨子包的客人没消耗完的大肉包子,自己动手用店里的东西熬了些小米粥,手艺还不错,粥很香,大家就着店里的小咸菜清静畅快地吃个饱,然后一行十三人继续悠然上路,离开了这座院子里满是死尸的地方。

    相信这处血腥晦气之地,那死了兄弟和爪牙的老吏店主不会再有兴趣或胆量再霸占着经营了,本处村民畏惧这里,嫌弃死人地,怕是也没人愿意沾这的便宜接手干。

    这座大客栈极可能从此荒废掉,多半会自动成为胆大或不知情的过路客免费的落脚处。

    路对面的村民肯定早知道客栈发生了惊天命案,也知道是沧赵家的小公子遭到袭击。毕竟这的居民不少人可是在田地干活或路上见到过沧梁旗号和赵岳拉风来了的。

    昨晚的激烈厮杀和破空惨叫声那么响亮,村民离得较远也肯定听到了,听得清楚,知道是很多人在厮杀,怕是吓得不轻。

    而且,赵岳离开时,特意大敞着客栈院门。

    村民离老远也能看到客栈里尸体成堆的渗人情况,必会惊恐报官。发生这么大的命案,也有义务报官。

    杀了这么多人,造成这么大的案子,赵岳一行没有策马狂奔快速离开本县,仍然不紧不慢地赶路,给本县拦截捉拿他的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