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暖情相爱共此生〕〔进化之超越星辰〕〔我真的是捡漏王〕〔盛世嫡女:医品特〕〔特工医妃:傻女当〕〔别叫我歌神〕〔我真不想躺赢啊〕〔贴身狂医混都市〕〔王牌大高手〕〔遥遥相思甜甜独宠〕〔现在我很好〕〔郁色桔梗〕〔魔法之苏醒之界〕〔某非科学的火星移〕〔我用游戏世界种田〕〔迁坟人〕〔封洪断山传〕〔为了媳妇去修仙〕〔凌霄原祖〕〔穿越之我被男神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60节高盛客栈
    高盛客栈掌柜的看到赵岳和刘通说说笑笑走进来,脸上堆起职业笑脸,瞅着赵岳的眼神却暗藏傲慢不屑和嘲弄。

    刘通瞥了掌柜的一眼,道:“九间上房。马洗涮后,用最好的精料。”

    “九间?还上房?”

    掌柜的一听,保养得极好的白嫩嫩胖脸上露出惊诧实际是嘲弄的神情,表情很夸张,“这位小客官肯赏脸来我高盛客栈是小店的荣幸。可小店的上房不是住了人了就是早订出去了,别说九间,就是一间也没了。”

    不等刘通答话,掌柜的又笑眯眯道:“呵呵,赶上擂台赛嘛,客人太多。你能理解。”

    “呵呵,客官若就想住这。本店下等客房倒是还有几间。本店设施不错,下等房也很干净,就是没单独床位,是大通铺。客官若不嫌弃,小可这就吩咐下去,让小二好生伺候着看看能不能住得下几位。”

    他目光微斜赵岳,心里话:“你当泰安是什么地方?

    别说是白吃白住住霸王店,你就是十倍百倍付钱也休想住在本店。

    上面早打招呼了。要的就是你碰壁难堪先丢丢脸。

    我管的店,老子说了算。附近有巡逻的不少兵丁校勇,保得就是本店,防的就是你象在别处那样耍横逞凶。

    还有哇,这的任何一家客栈也不会让你住。买吃买喝也不会让你痛快了。看这稍象样的饭馆,谁敢卖你吃喝。

    你想来泰山打擂搞事,去住你的荒郊野外荒弃烂草房享受蚊虫叮咬挨饿受饥吧你。

    泰安是泰安官府说了算。

    还小霸王?

    你就是真霸王在世,在这泰安,你也得到处碰壁,无可奈何。

    这次不把你沧赵的脸面扒个干净踩脚下跺一万脚不算完。

    识相的就赶紧滚蛋。

    灰溜溜滚回梁山野水洼子喂蚊子去,回你的赵庄灾区挨饿,在惯着你的你家老不死的怀里委屈哭泣去吧你。

    这可没人惯着你。你那侯爷大哥来也不行......”

    他恶毒畅快地想着,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喜人,越发让人感觉很热情。

    小刘通到底年少,感觉是这掌柜的在故意耍弄轻贱人,但一时不知该怎么应对这种笑面虎和说辞,有心发怒动手教训这死胖子,强忍了忍,先转头看看四哥的意思。

    赵岳却平静如水,没丝毫怒意。

    他轻轻拍了拍奶兄弟的肩膀,稍安勿躁,然后转头瞅着这掌柜的。

    掌柜的在逼视下先是有点畏惧,后昂首挺胸直视赵岳,仍是皮笑肉不笑的那副奸诈笑脸,渐渐勇敢地目闪傲慢挑衅:怎么着?我就拿话捌你羞辱你,而且弄来弄去就是不让你住,你能怎么地?这是泰安。我主子可是本府通判老爷……

    这家客栈大,在这时期住的客人也确实极多,加上此时正赶上饭点,在客堂享用午饭的一桌桌地布满了客人。这些人即使看不透本次相扑擂台赛暗含的险恶用意,也都明白这就是冲着踩沧赵家族脸面去的。赵岳一来自然就是焦点。

    一双双眼睛盯着赵岳的反应,

    都想看看这位威名赫赫的沧梁小霸王能有什么法子对付高盛掌柜的的合理变相刁难羞辱。

    赵岳和奶兄弟说笑间一进门就把这的客人扫视审阅了一遍,心里有数。

    客人是不少。来看打擂的外地人是挺多。

    但掌柜的说上房没了,全订出去了就是扯蛋了。

    如今剩存的大宋有钱有势者哪有心思来看什么擂台赛呀,

    上上下下的人物无论是官是富都在忙着收拾灾后乱局,都在忙着斗智斗权斗势斗勇斗狠.....斗得那个妙招迭出精彩纷呈,合纵连横,.各展优势能耐,用尽一切手段拼命刮分油水,都在全力争取把这次的国难财发到最大呢。

    连皇帝赵佶也瞪起了眼,在高度关注此灾后天下到底能有多少土地钱粮归了朝廷能归他挥霍享用,抓得紧着呐。

    退一步说,就算有富贵者有那个闲心兴趣,可社会仍不安稳,路上仍危机四伏,说不准哪就会突然窜出匪徒或闹起民乱,又卷起烧杀抢掠的混乱风潮,在这要命的当口又有几个富贵者,仅仅为看看他赵岳怎么出丑或怎么在擂台送命,就敢冒着自己送命的危险出远门来泰安?

    越是无良富贵者越是惜命,都很懂得怎么保命。

    外地的不来。本地的富贵者会有人凑这个热闹,也许还会有不少。

    但这些人即使在擂台附近没有自己的店自己的外宅住,也不会冒险住外边的客栈,完全可当天看当天回自个家。

    至于不怕危险的天下有钱豪杰,也指定没几个人来,

    不忙着发国难财,也得忙着被贪官污吏巧立名目问罪夺产。

    此次国难风潮必然造成有钱者分成两极,不是同流合污的,就得成被算计吞掉家产甚至被直接陷害弄死清除掉的。

    想富、仁、洁身自好继续以往那样守着良知心安地过富家生活,那不太可能有机会。

    最主要是此次擂台赛不是惯例举行,完全是临时起意,发布时间很仓促,除了离泰安不远的人,想来也赶不及。

    稍远的地方,此时只怕还不知道这事呢。

    本次擂台宣传口号没吹到天上去也吹得大了,不止是挑衅赵岳,也羞辱挑战了天下英雄豪杰。

    尤其是自诩蛟龙的江南豪杰对口号更敏感。

    但方腊的人即使听到消息,能快马昼夜兼程赶来也来不了,忙着布局江南谋求生存发展大业呢,没闲工夫。

    至于狂妄自负的王庆田虎手下好汉听到泰山擂主吹大气,不服不愤也不大可能来。

    两反王占领的地盘,百姓流失得更惨重,强征的百姓子弟兵不爱打仗不想当反贼的,自然在混乱之际趁机脱离凶险军旅,带武器结伙逃回家保着同样不想在战乱地讨生活的家人逃走。

    逃走的人太多,逃路又四通八达的,很容易迅速脱离反贼占领的那点地界。

    田虎王庆军兵力锐减,守住占领区城池和边界,防止声势浩大到吓人的移民狂潮一波波过路洗劫,人手着实捉襟见肘。那时,反贼地如大海上狂风暴雨中的脆弱小舟,田虎王庆穷于应付这种闻所未闻的乱局,即使愤恨发狂想呈凶拦截逃兵和百姓,也根本无法有效封堵。灾后,到哪弄人手种田供粮饷,从哪能补上短缺的兵力,如何应付官兵反扑......这些事能愁死人。哪有心思去计较一个草民相扑者起了狂妄心放出大话这点小事。

    晁盖讲义气,听到赵岳小兄弟被羞辱,很可能派人来打擂,甚至可能亲自来,但绝不会住在高盛这样的招眼处。

    如此一算,再看看厅中吃饭的客人那打扮和吃用的可知不可能有不少住上房的,而高盛客栈是建筑面积很大的怎么也有几十间上房的大店,怎么可能没闲置的上房。

    赵岳从掌柜的神情中也看透了其态度和险恶用心,知道其必定是得了背后主子的吩咐,有官府打了招呼并撑腰。

    他笑了,并没急着揭穿,轻描淡写道:“没上房不要紧。这算什么问题?你倒出九间不就得了?”

    掌柜的听了这话,心中冷笑,面上却装作很吃惊地道:“让?让给你,还九间?”

    他看向店中众食客,得意地一摊手,很夸张地故意大声叫道:“诸位贵客,你们说说,这订出去的房间小可能不经客人同意就擅自转让吗?”

    客人知道小恶霸赵岳不是好惹的,惹不起,也不想多事,就安心当个瞧热闹的看客就好,绝大多数没理睬掌柜的话。

    但也有胆横的、看热闹不怕事大的或心怀叵测的起哄笑道:“哪有这个道理?不能让。不讲信用还开个屁店?”

    掌柜的得意一笑,回头瞅着赵岳顺口接话道:“是不能让。这位客官就别难为小可了。”

    也许是感觉这么说远不能宣泄戏耍赵岳的那份得意畅快,掌柜的又一拍手,哦一声,做恍然大悟状,笑道:“瞧我这眼力和记性,刚才从店门口远远瞧见了马上旗号,却一转眼又忘了原来是沧赵家的二公子光临了小店。”

    点明赵岳身份来加强羞辱嘲弄效果不算,这家伙不愧是老做生意的,嘴巧得很,忍不住得意洋洋又绕上几句。

    “哎呀,沧梁小霸王,你家可是以最守信的商务顺利打开天下商道的,也是以仁义重信名闻天下的。你出身这样的家族,怎么可以让小店不守信用呢?这不应该是你这样的家庭能做的事,对不对?”

    “小店若是照顾文成侯的面子把上房擅自让给了你,失信天下,砸了本店几十年的金字招牌,那罪过可就大了。”

    “本店主人损失惨重,可能倾家荡产不说。几十个伙计们都得失业,想挣点辛苦钱也没地挣去,断了收入,他们家人怎么办?小可砸了生意也没了吃饭的营生。怕是全家老小喝西北风去,都得象某些自命不凡的人家那样饿着。小可只是个小人物,家里可没什么侯爷伯爷的亲人撑腰可以到处吃白食,小人虽卑贱,也还知道羞耻二字,还想要点脸面,可不象有些人那样能豁出脸皮硬讨硬占到处丢人现眼,也没诰命夫人什么的能护着照顾着家败了也能有高头骏马骑着得瑟。”

    如此夹枪带棒地嘲讽,看赵岳居然面不改色笑容依旧,掌柜的没看到想看的效果,转转眼又刺了几句:“再说了,天下谁人不知沧赵商务做得之大之牛气?谁人不知沧梁小霸王家富甲天下,遍地都是朋友?”

    “赵公子有的是钱,在泰安这有的是上房可选择。若不愿住小店下房,怕委屈了身份,请去别家住。就算客栈都人满为患了。公子也必定有富豪甚至高官家可去做贵客不是?所以呀就不要难为小人了。小人真没法子如了你的意。”

    他心里话了,你沧赵家族被辽寇和海盗双重洗劫抢了个精光,都成了穷光蛋了,生意彻底完蛋了,再不是那个富可敌国的豪门了,你哥也失势了,成了官场人人想踩几脚的共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被朝廷问罪拿下了,大宋没人待见你家。你没条件摆谱了,都落到没钱花只能脸都不顾了到处吃霸王餐住霸王店的地步,你还自我高贵个啥?

    还让上房给你?柴棚你也住不上。

    掌柜的损得顺溜,越说越自我感觉极好,肥大的脑袋都情不自禁左摇右晃的。

    但可惜再没客人起哄捧哏配合他。

    这时候架秧子接火就是招恨了。

    沧赵家族再落魄,小霸王再失意,那也是军政大权在握的大宋高官强横家族,是有资格也有本事到处横行的小霸王,小小百姓赶上机会稍稍起哄扇点风火瞧热闹更开心一点可以,招了恨,被小恶霸的人盯上可就是上赶着找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