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武封圣〕〔冷傲仙尊:聘徒为〕〔魔天剑狂〕〔爱上妖后〕〔无敌系统之请你砍〕〔轮回两万年〕〔雪山神锋传〕〔在世修罗〕〔逆神寻路〕〔浩瀚仙魔〕〔女将为妾:戏精王〕〔魔域王座〕〔极品最强医圣〕〔兵王之王〕〔作精总裁追妻路〕〔圣斗狂神〕〔全能护花学生〕〔异界封皇〕〔星际之墓〕〔竹韵悠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64节瞠目结舌
    王赤大发神威,身体潜能激发了出来,力量强大得惊人,反应比正常时敏锐数倍,但战斗力可怕却不意味着无敌。

    他眼花,看东西是扭曲变形的重影叠形,头脑不清,杀别人凶猛有力,别人反击他也相对容易。

    他耳鸣嗡嗡,听不大清别人说的叫的什么,只感觉听到的声音是那么诡异邪恶渗人,也认不大清打杀来的刀棒到底哪是真哪是幻觉虚影,眼中看到的是一片片奇形怪状,神情诡异,会变化形状,更能晃身一变多个的猖獗邪恶魔鬼。这些魔鬼有妖法,能把刀棒化为密密麻麻一大片凶猛攻击他诱骗戏弄他。

    这太可怕了。

    他惊恐地只顾拼命抵抗,把刀舞得风声凄厉,刀光霍霍,快如转轮,把水浒第一人卢俊义都看得心惊胆战,但很多抵挡都挡得是幻觉,没挡住砍打来的真刀棒,很快受伤了,流血吃痛让王赤越发感觉恶鬼难敌而惊恐,越发拼全力反抗。

    是的,他只认为自己是在奋勇反抗这些恶意满满妄图撕裂分噬他的该死众恶鬼的侵犯。

    实际他是在疯狂追杀客栈的伙计,也自然遭到这些想保命也会打架斗狠耍武器的地痞二赖子的拼命反抗,越斗受伤吃打更多,王赤也越发惊恐愤怒,厮杀得越疯狂勇猛。

    后面的官兵也惊呆了。

    这怎么回事?

    这和早前布置下来的秘密任务不一样啊。

    难道是上面另有用意,或是王将军得了新指示……

    他们是被领导者,想什么不重要。

    眼看王将军遭到攻击受伤多处,很快鲜血淋漓,有的伤口伤得可怕,怕是耽误了救治时间有性命之忧,当务之急是先救下老大,官兵们顾不得什么了,也没把这些混充成客栈正经伙计的往日街头乡间地痞泼皮这点本事放在眼里,有勇气一战,在其他将佐的指挥带领下赶紧抡家伙冲了上去。

    王赤在幻觉中疯狂不停,客栈伙计就不能停止反抗,但哪经得住官军老兵列阵围攻,只几转眼间就横尸一地。

    有将佐感觉王赤这次如此奋勇不怕死的疯狂表现不对劲了。

    但总算救下这个老大了。

    招呼着带人上去想架老大赶紧去看大夫疗伤顺便看看咋回事,不料他们落在王赤眼里的形象同样是围逼上来的恶鬼,是穿着形象另一类的,武器更全乎可怕,笑意更充满邪恶的恶鬼,同样都是想来围噬他的晦物……

    客栈爪牙几乎死个精光。

    来的官兵也惨遭猛杀,还不能还手,虽然多数能逃开,但在王赤的神勇追击砍杀下也死伤了不少。

    瞧热闹瞧得热烈过瘾的围观者也跟着遭了殃。

    之前,客栈掌柜的逐步肆意拿话捌赵岳,越说胆越大地羞辱挑衅沧赵家族,有围观者感觉过瘾,叫好说:“高盛掌柜说得真好,教训得真妙。这个沧赵老二年少无知,骄横跋扈,一向不知天高地厚,仗着家势到处耍威风,就得让他碰壁受教训。这里是泰安不是沧州,也不是荒野水洼子梁山泊。咱们泰安人不是好欺负的,容不得赵二在此耍横撒野。”

    这种观点赢得不少人符合喝彩。

    后冲突发生了,占了嘴皮子上风很得意的掌柜被小霸王抓鸡仔一样丢出柜台,受到残酷惩罚,有围观者很不愤,评价说:“这个赵二如此凶残,太不是东西了,在这泰安地面,他居然敢这么虐待高盛掌柜的,根本没把咱们泰安人放在眼里,太可恨了。得叫他受到惩罚吃尽苦头落尽威风,让他以后听到泰安二字就吓得腿软心寒再不敢来这得瑟......”

    这说法又赢得不少围观者一阵赞同。

    这是种爱面子人情社会中很常见的地域观念,论亲不论理。

    当然更主要是趋炎附势心态在起作用。

    本地人都清楚高盛掌柜的其实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笑面虎,是个暗地里干了太多恶事的大个坏蛋,不是个人玩艺,所做罪恶早应该受到惩罚,但高盛客栈背后的主子是本州通判大老爷,这就赢得了本地人很多敬畏尊重甚至拥护。

    这些支持高盛掌柜,为掌柜的抱不平,仇视赵岳的围观者未必和掌柜的有交情,更和本州高通判什么关系也没有,只是毫不相干的区区草民观众,却唾沫飞溅地劲劲表现着,好象高通判就在眼前能看到听到他所言所为会给予回报一样。

    实际上,就算高通判在现场,这些‘仗义执言’的围观者表现再突出也不会落入他眼里,不会给一个大子的好处,至多说几句漂亮场面官话回应‘乡亲们’的理解支持,糊弄利用一下卑贱草民就完事了。事后哪认得那个谁是谁。

    在高通判这种官员心里,本辖区百姓支持自己是应该的。

    反之,你若敢不义务支持本父母官,那就是罪过,倒霉落入本官眼中,杀鸡儆猴,早晚收拾你凄惨,叫你晓得厉害。

    所以,这些为高盛掌柜叫不平者的行为很可笑,可悲。

    这些人也未必不明白这些道理,但还是照样这么没意义地劲劲做了,也许是心怀侥幸期盼,万一因此能得到好处呢,也可能仅仅是为当众发表一下高论出出风头满足一下虚荣心。

    更多的热烈围观者不敢反对支持高盛掌柜,有漫不经心随声符合的,有闷声不吭的,心里则盼着冲突能更激烈血腥些,最好是牛得不行的坐地虎高盛掌柜和强悍过江龙赵二能拼个同归于尽,都死在这场冲突中,这样一来,本地少了个早应该受到惩罚的大祸害,挫了通判狗官淫威,大快人心;赵二被弄死了,灭了沧赵家族的威风,也让天下人都看看泰安人的厉害。最重要的是,死了赵二这样的赫赫有名人物,自己亲眼目睹了惊暴眼球的大事件全过程,以后可有的吹了......

    这两类人,尤其是后者,家中的子女亲朋孩儿等多数都随着之前的移民狂潮送去海盗帝国了,如今正吃用着赵岳家,帝国安置好以后还要赵岳家负责安排免费抚养教育,让孩子们尽量能健康成长,成年后还得安排分田或工作,若本就是成年成家的更得分田分房安排好生活。然而,他们围观冲突却怀着赵岳死在此地以此扬威本地人是大宋最牛逼的心思,这事很搞笑,不知这些人知道赵岳原来正是海盗帝国的亲王后会是什么心里。

    这种事也透露着民族素质的悲哀。

    当然,围观者中也不乏心怀公道与正义暗暗支持赵岳的,但在如今的大宋人中只是一小部分,都是老实而懦弱者,不敢把心思表现出来,连公道议论一两句都不敢借着围观可随便说几句的机会说出来。

    当大宋统治者感觉天下安稳了,又恢复统治信心,忍不住贪婪重新逐步放手奴役盘剥百姓后,这一类人越发失望,对大宋朝廷和故土最后的一点念想和心灵寄托崩溃了,才会不得不鼓起勇气斩断留恋,唯一选择的是毅然投靠海盗帝国。

    但在此时的大宋,这类人的存在无足轻重。

    没人在意他们想什么。

    即使是仍当着大宋豪门的沧赵家族也不在乎这类人。

    因为这类人无论支持不支持沧赵都是同一行为——老实低头被动随波逐流,不会奋起表现什么干点什么,存在不存在都是一样的,自然被忽视掉了。尤其是在这时代改变王朝更替,百姓也要审视时局赶紧明确站队的时候。

    话说回来了。

    习惯地围观热闹也是能惹祸上身倒霉的。

    客栈伙计和官兵被疯魔强大得惊人的王赤迅猛追杀,四散奔逃,有逼急了眼的钻入围观群想借人群掩护逃避追杀。

    围观者正看得这场奇怪闹剧一惊一咋津津有味,万分投入,哪知道王赤疯魔了。

    不知王将军起初追杀客栈伙计所为不是理智有意的行动,不是在奋勇解救和保护当朝大学士的宝贝弟弟,也不是不敢伤及无辜百姓,结果看个热闹却跟着逃过来的客栈伙计,也被王赤恍惚当作围堵自己的恶鬼而顺手杀伤数个。

    趋炎附势支持高盛掌柜,出风头站最前边的那些人成了挡在最前边的恶鬼,被王赤最先屠杀,和高通判家的爪牙做了一路鬼,荣幸地终于和高通判扯上了关系,达成了心愿,吓跑了不少观众。

    缩后边围观的懦弱老实第三类人更吓得跑了个干净。

    官兵也遭到王将军屠杀,胆大仍滞留附近远远围观的也惊恐感觉事情不对了,这才纷纷逃走,却在进入狂化非人状态的王将军迅猛追击顺手攻击下难免也要死伤一些。

    王赤竭斯底里吼叫着,浑身是血,两眼通红,相貌扭曲狰狞得吓死个人,直如噬血恶魔附体,战斗力暴表,疯狂四处追杀,无人敢挡,但渐渐露出无力,气喘如牛,青筋暴跳,两牛眼瞪得似乎要突出来,最终停止追杀乱跑,站在空荡荡的街上转头四顾着对空气胡乱而缓慢挥舞了几下钢刀,似乎仍在奋力抵挡什么东西,突然古怪嘶吼一声轰然倒地不动了。

    高盛客栈的客人都看呆了,即使客栈出路没人阻着了,也没人趁机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都看傻眼了,忘了这事。

    今天这事太诡异了。

    王赤的表现太可怕了。这是人能有的奔行速度和杀伤力?

    卢俊义注视着外面都好久后才从目瞪口呆中苏醒过来,下意识反复捋着下巴上的胡须在心惊肉跳中沉思了一会,突然想起什么,把目光转向了赵岳这边。

    收拾了掌柜的,赵岳看到官兵出现后就坐到了高高的柜台上静静观赏着外面的一系列事发惊变。

    他不知道这位穿着部将盔甲的威风凛凛武官为何发疯如此行凶,却清楚此必是朱贵手下的秘谍造成的。

    帝国在大宋的间谍如今只在西军和蜀中一些地区有布置,泰安这并没有间谍潜伏,但赵岳此行,很清楚是危机重重。不用说,干了这么久间谍头子早成了精的朱贵也会早早布置人手来泰安在暗中保护和侧应赵岳。

    对死在王赤刀下的客栈伙计和官兵及将佐,赵岳无动于衷。

    这些人死也是该死。死再多也不可惜。

    反正这些败类不死在以后的战乱中,帝国也会把他们都罚为奴役以辛苦劳作赎罪。

    无辜受连累的围观者,赵岳对这些死伤的也没有丝毫同情。

    他目力耳力都异于常人,能清晰看到这些人的细微神情,能听到恶意攻击和议论,知道是盼着自己遭殃的一类人。

    既是非不分,无良出风头又不知凶险,敢掺和进来,受到连累,死了也是活该。

    他不是圣母,不会理解体谅怜惜这些素质恶劣的人群。

    这些人以后不死在战乱中,帝国也要把这些人强迁到环境险艰苦的边塞接受大自然的教育为帝国尽公民应尽的义务。

    所以,卢俊义看到的就是赵岳悠然坐在柜台上冷漠淡然地对待外面的诡异血腥。

    而赵岳的侍卫们不知在何时已经从围护着主人到不知去了哪里。

    此时只有那个高挑漂亮精神的少年和一个持戟的头领在柜台前笑嘻嘻小声嘀咕什么陪护着赵岳,看二人神情表现显然也根本没把外面的诡异血腥当回事,根本就不在意外面的死伤。

    卢俊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他实在不知是赵岳和手下经历多了血腥险恶事,眼前这点事不算什么,还是心肠冷酷坚硬,才表现得如此平静淡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五代梦〕〔重生日本当神官〕〔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