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王爷:王妃又〕〔一婚二宝:帝少宠〕〔地下城玩家〕〔麻衣相师〕〔龙门枭雄〕〔重生白手起家〕〔林天秦若菲〕〔重生之修真首富〕〔唐诗薄夜〕〔财迷小医妃〕〔最强战士〕〔天降横财〕〔罪鬼之证〕〔封灵星神〕〔我为国家修文物〕〔豪门契约:总裁,〕〔我在英伦当贵族〕〔宠婚99次:总裁大〕〔糖心之恋〕〔缠绵入骨:总裁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67节找场子
    在赵岳一行吃喝完了准备休息休息的时候,本地县衙和驻军终于有了动静,捕快和官兵一起过来了。

    唿啦啦数百人围在客栈前。

    捕快手中钩铙铁链等拿人的家伙齐全不说,还和官兵都象上战场一样弓弩上了弦,盾牌手则封堵在队前阻挡店内冲杀。

    带队的弓马、步卒正副捕快都头和一个盔甲鲜亮全副武装的将领越众而出。

    后者在外,显然是负责指挥队伍攻击和阻截。

    前两者带了些捕快,按腰刀雄纠纠相伴进入客栈,先是冷冽扫视了一下客栈内情况和赵岳一行,见赵岳一行有的在打量他们,有的仍在说说笑笑,打量的目光不是惊骇,更没有畏惧,而是好奇或者还夹杂着其它说不清的意味,也许有抑郁嘲弄之意。

    总之,没人把他们当回事。

    二位都头都是多年的捕快头子了,不是有些地方老的在此前灾难中被杀而新补的头子,身为执法的地头蛇一向威风凛凛被人怕惯了,早形成了执法者的淫威和优越心态,几时被人如此轻贱无视过!

    感觉被扫了权威和面皮,心中恼怒。

    但今天要对付的人不一般,不是往日那些畏官如虎的寻常大户或草民,他们也不敢象往日出警那样肆意逞威发横。

    为首的弓马正都头压了压羞恼情绪,扮出严肃公正认真的执法形象,故意大声威严喝问:“尔等在坐的可是梁山来的?”

    小刘通瞧着这位官气十足满脸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禁哧一声笑道:“你这么吊,是干什么的?”

    弓马都头眼睛一立,威严喝道:“小子,少嬉皮笑脸妨碍公务。本官添为本县弓马都头,奉命前来办案。谁是赵岳?”

    只要不瞎,进了客栈的捕快谁都一眼就知道赵岳是哪位。

    弓马都头这么问当然是故意的。

    无论是赵岳本人还是手下,只要按规矩一答,这气势就跌份了。执法者的官威和正大光明就抖起来了。

    可惜,他一直呼赵岳的名字,小刘通、宿家兄弟和赵岳的侍卫顿时就冷下脸,吻啦一声站了起来,冷酷盯着弓马都头。

    两都头和手下都吓了一大跳,

    见赵岳手下一个个按刀大有随时冲上来行凶的趋势,无不惊惧,不少捕快不由自主地后退。

    人不怀德而怀畏。

    这些烂污刁吏捕快欺善怕恶,更是如此。

    赵岳多年久积的赫赫凶名、梁山好汉能歼灭桃花山论万悍匪的势力和威名,单是这些就是让人打骨子里惊畏的。

    何况沧赵家族可不是拿王法纲纪说事就能出手拿捏的寻常富贵人家。

    这些老捕快和新补的原本地泼皮流氓捕快,平常欺负没权没势的人胆横而全身是理是法,但此刻都明白自己有几斤几两,哪敢只靠着这身执法官皮就真有胆量和赵岳一行动硬的直接叫板。

    但为首的二都头都是陈年老吏,不乏精明老辣,借着长久形成的淫威和优越心态,借羞恼鼓起的气势顶住了压力没吓退。

    弓马都头不但没吓退,还鼓起勇气上前逼近一步,仍公事公办地威严喝道:“沧赵家族的人就可以不遵法纪?”

    盯了赵岳一眼,又扫视赵岳手下喝道:“我等奉命执法而来。你们想干什么?莫非还敢拒捕杀官做下形同造反的大罪?”

    赵岳手下看着这位色厉内荏强装不畏强权的执法好汉架式,不少人都乐了。

    这一乐,紧张的气氛似乎一松,捕快们松口气,胆子大了些。

    但两都头越发羞恼。

    执法这么多年几时有罪犯敢如此肆意轻蔑嘲笑挑衅官威王法。

    步卒副都头忍不住了,不再装作认不出哪个是赵岳,这次直接冲一直悠然坐那的赵岳威严喝道:“赵二公子,你和手下当众行凶重伤此店掌柜致残,触犯大宋王法,情节恶劣,现在请站出来跟我们走一遭吧。”

    弓马都头紧接了一句:“赵公子,你不会置你家族的名誉富贵前程于不顾,任性逞强对抗大宋王法尊严吧?”

    没敢再仗着执法身份直呼赵岳的名字,

    也是怕真激怒了一向凶横胆贼大的赵岳和梁山好汉冲动下动武。

    尽管此次来了足够多的兵力人手,不怕赵岳这十几个人凶强能战,但毕竟在客栈顶凶险一线的只是他们十几个捕快,一旦动了手,怕不是人家的对手,不够人家杀的,白白死在客栈里就冤了。

    最好能拿话把赵岳一行架出去。

    到了客栈外面就好办了。

    就算赵岳一行再英雄,也肯定架不住弓箭的密集攒射和那么多兵的乱刀乱枪围攻。是死是活总都能拿下。

    他们这点小心思小伎俩,赵岳都不屑猜测分析。

    他一改平淡冷漠的表情,笑了,在椅子上懒懒地舒服地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恨得两都头只咬牙,这才笑呵呵地问:“我很好奇呀。请问,你们这身份的也想掺和到和我家的争斗中?”

    两都头听了这话都表情一滞,刚鼓起的气势消散不少。

    他们虽然官职低下,在县城基层当着连品级都远挨不上的捕快头子,是吏,实际是没资格对任何人自称本官的,但也是久浸官场明白官场事的老吏,懂得官场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残酷丛林法则,知道点官场斗争的凶险激烈可怕。

    官场争斗,凭的从来不是理法,而是关系和地位,简单说就是势力。

    谁的官大、权重、关系多、背景硬、阴谋深手段高,谁才会成赢家。理与法只是争斗的工具,是表面的形式手段。

    涉及到上层政治斗争就不是简单拿违法不违法就能定性和出手的。

    就比如高衙内,

    作奸犯科罪恶无数,而且是在东京天子脚下胡为,论法理早该死一千次了,可没意外死掉之前,谁敢拿他定罪?

    皇帝知道了高衙内所作所为之不堪都不会当个事。

    这是个特权时代。

    这年头,只要皇帝信用,只要朝中靠山够硬能摆得平门路,贪污受贿、违法乱纪、欺男霸女……甚至草菅人命,都不算个事。别说官大权重的,就是地方上的那些地方豪强劣绅,虽也是草头平民,但只要在本地的官场关系打理得好,霸占人钱财妻女弄出人命也不算事。披着官衣的捕快什么的对上这种草民也不敢随意拿大,更不敢得罪狠了。

    赵公廉如今的威势虽不是朝中宰相、三衙太尉、枢密使什么的大佬,但绝不比高俅、白时中这等顶级重臣好惹。

    比起高衙内等纨绔公子所犯的罪,赵公廉的唯一亲弟弟弄残个客栈掌柜的这点事又算得了什么?

    掌柜的是本州通判的手下,但说到底也只是个连自由身都没有的区区卑贱奴婢,平常狗仗人势混得威风八面人模狗样的,但在权臣家的衙内面前就是个屁,只配在人家面前摇尾巴,

    结果没摇尾巴还强势试探着挑衅了一把,毫无意外地倒霉了。

    以这种罪名就想捉拿赵岳这级别的衙内问罪坐牢甚至想借机定罪弄死,这根本是个笑话,原本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上面某些人被打脸咽不下这口气,又怀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才兴师动众想强行捉拿问罪。

    包括两都头在内,这帮捕快倒是不怕赵公廉的权威。

    他们也知道赵公廉在朝中仇家众多,今非昔比不吃香了,权威很难发挥到泰安他们头上,但不得不畏惧梁山泊那伙强人。

    赵岳简单的一问大有深意。

    除了问这帮小小地方捕快有没有资格参与官场上层斗争外,还在质问两都头:你们莫非也想参与你们上官和我家的私仇?

    以什么形式参与不重要,打着执法公事掺和进来,那也是站队帮着寻私仇。

    在华夏,历来私仇比国事重要。

    你若真的是公事公办,就事论事,真是按王法规矩来,那得罪狠了谁也属于公事范畴,是为公而为,甚至不得不为,不属于私怨,争斗起来,方式手段也是局限在官场争斗的潜规则范围内。

    若公报私仇,成了私怨,那就是不共戴天,你死我活的事。

    是私仇,那争斗起来就别讲究什么了。

    别扯官不官法不法那一套。双方有什么实力手段就使什么实力手段,各凭本事,各按天命。被灭门不意外,也不冤枉,只怪自己没能耐。否则灭门倒霉的就是对方。

    两都头久浸官场捕快这一行,身为执法前线者,最是懂得哪些人可以随便硬来,怎么凶残整治也没有麻烦和后患,哪些又是自己不能露出明显倾向敌意,更不可得罪狠了给自己竖立私怨仇敌的,他们整天玩的就是这个分寸。

    都不傻。傻半点也混不上一县警察局长。

    都听明白了赵岳话中深意。

    二人畏于离此不远的梁山强人势力之威,可不想因捉拿赵岳,结果形成沧赵家族的私敌招致打击报复满门遭殃。

    二人面面相觑,交换了一下眼色。

    弓马都头在赵岳刀一样的目光玩味审视下,提气硬头皮道:“赵公子,我们也是奉命依法而来,上锋有令,小人不得不为。”

    步卒副都头帮腔道:“是呀。我们和公子家毫无干系,没任何恩怨,不会行私,只是奉命行事。请公子体谅当差的难处,别难为小的们,就劳乏一下去衙门走一遭吧。有什么话,你和县太爷说才是正理。小人当不得事,你说什么也没用啊。”

    弓马都头紧跟着忽悠道:“以公子的家世和身份,泰安官府能把公子怎么着?出了事,客栈又发生了凶案,门前死了这么多人,本县太爷不能视而不见,总得过问一下,走走过场。免得百姓疯言疯语说三道四的乱传,坏了公子和家里的好名声。”

    赵岳听得呵呵笑。

    眼前这帮人若真是良心执法者,奉命不得不为,赵岳不会为难这些当差只能任上官驱使的,不介意去官府走一遭。

    但这帮人不是。

    如今的地方官衙中,衙役不是刁污老吏吸血鬼,就是之前寄生社会专门祸害百姓搞不劳而获的地痞无赖恶棍,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早该受到惩罚的坏蛋,都是寄生并深植华夏民族的毒瘤,全死了,赵岳也不会眨半下眼,不会有一丝丝同情怜悯。

    和这种层次的无良下贱者说话是太看得起他们。

    赵岳懒得再搭理这种骗无知者哄小孩的低级忽悠。

    后世的那些执法者比这时代的更会忽悠玩得更精道,无论中外,他见得多了,太明了本质是怎么回事,岂会被眼前这帮人装无辜装公事公办不得不为,玩‘请君入瓮’的小把戏骗倒。

    既不知进退,怀着立功心切一意孤行,那就让手下教训清醒了吧。

    他呵呵笑着轻轻摆摆手阻止了两都头找着了感觉越发想起劲忽悠,点点二人的鼻子,笑道:“不愧是执法老吏,你们口才不错。”

    说着站起身就走。

    两都头还以为是自己骗住了赵岳,成功了,顿时喜上眉头,正要说些感谢公子体谅小人之类的话继续忽悠,招呼部下“陪”着赵岳一行去衙门,却一转眼惊愕羞恼看到赵岳特么的不是向外走不是随他们去衙门,而是想上楼而去,不理睬他们了。

    这个气,这个恨呐。

    想发横,又顾忌赵岳大怒行凶,就稍稍犹豫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相逢不过三两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