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怦然心动顾少心上〕〔重生之国际倒爷〕〔最强上门女婿〕〔美女总裁的超级女〕〔众圣之门〕〔笔下的另一个世界〕〔都市绝品玄医〕〔赘婿也疯狂〕〔混子的江湖〕〔神农别闹〕〔电商女王〕〔重生后我有了美颜〕〔娶我吧救命恩人〕〔一夜蜜爱:神秘老〕〔长情宠恋〕〔重生九八做首富〕〔共筑未来〕〔我能看见状态栏〕〔我有手工系统〕〔影后反转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76节做个阎王,下
    叶元的表现让温知州等官方人氏猛吃了一惊。

    即使不懂武艺的人也能看出来,这位似乎是被骂出来的挑战者是技巧与力量兼备的好手,举起上百斤重的大老爷们跟玩似的轻而易举,是位真正有实力的竞争者,绝不是之前那些心怀侥幸上台试图蒙奖金的不自量力三脚猫。

    温知州很怀疑此人是赵岳暗中安排好的搅闹擂台的另一拨梁山好汉,不禁微皱眉瞥了侧坐的赵岳一眼,目光阴冷恶毒。

    可,赵岳仍始终没正眼瞧他一眼,坐在那仍是悠然微笑,似乎不为外物所动,难以瞧出端倪,却让温知州更猜忌和仇恨。

    彩棚下,

    擎天柱任原的弟子一伙也变了神情,不再是之前那种轻狂自在甚至很悠闲的嘻嘻哈哈目空一切状态。

    连一直半躺半坐在躺椅上悠然边喝着茶水吃着水果边看客一样欣赏比赛的任原,也不禁停下装十三仔细观瞧起叶元。

    他们中脑子不那么笨的,也不禁高度怀疑到叶元是赵岳的人,猜测赵岳安排打擂的人手另有人在,之前的判断可能搞错了。

    而台下的观众在一呆后,随即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叫好声。

    自开赛以来,这还是见到的头一个能如此干净利落漂亮地完成一轮相扑的选手。

    刚才那一摔太快太精彩了,快得以至于好多观众毫无心理准备,一时反应不过来。

    叶元上台显然不是只为教训一下那嘴太贱太损的泼皮挫挫任原一伙的威风,不是只为自己和广大观众稍出口气就得。

    他没有下去,站在擂台上悠然指指彩棚,向部署示意要继续挑战下去。

    成千上万的观众顿时爆发出更加热烈的喝彩起哄声,期待下面有更精彩上演。

    万众期盼赶紧上场的主角——沧梁小霸王却象个真正观众一样在亭子里高坐着始终没动静,那,有别人插当出手表演也是不错的调剂情绪的乐子。

    反正是来看热闹,都是毫不相干的热闹,瞧什么不是瞧,闲着也是闲着,有精彩乐子看没白来就好。

    一时间,为挑战者助威喝彩的打气声,刺激任原一伙的辱骂嘲笑声此起彼伏,甚至有协调一致共同呐喊一浪高过浪的趋势。

    观众如此反应,自然不是真偏向起陌生的挑战者真鄙视厌恶目中无人的任原一伙,纯粹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无非是起哄架秧子刺激起任原一伙强烈的怒火杀机,让双方接下来的争斗进行得更激烈凶暴,更精彩有看头而已。

    任原这边自然不会退缩,

    听着山呼海啸般的辱骂嘲笑声,一个个都脸上无光,气得发抖,盯着叶元目光凶狠,恨不能吃人。

    问题是这位新挑战者怕不是好对付的,而且心狠手辣下手狠毒,显然不是讲友谊比赛美德。

    下一场谁上?

    车轮战这种消耗战术并不一定就那么好使。

    遇到高手上台,想玩车轮战也得有人敢车轮上。

    看看摔下擂台生死不知的泼皮的渗人下场,想轮战的人得好生掂量一番。

    实力不够又不想遭难,岂敢逞强上台撞大运找虐。

    任原的这伙二三十个门徒,其中有十二三个有真本事的,在此前的比赛中也碰到了比较厉害的相扑手,到现在也有损失,已无力再战或摔伤了四个。

    按升级战正常程序来说,接下来应该是剩下的能战门徒中能耐最低的那个接着上场试探消耗对手。

    可那位门徒心生畏惧,感觉自己远不是对手,不愿意上去迎接挑战,不想承受极可能会发生的难测的可怕后果。

    这本是很正常的事。

    明知干不过人家还上去干吗?

    为找虐丢人?

    何况倒霉的后果恐怕不止是摔得痛一痛丢了脸面,是极可能由一个矫健牛气活得不错的正常人转眼成可怜又凄惨惨的残废。

    真残废没用了,没能力当横行好汉,怕是同门师兄弟没谁会真仗义地照顾着,

    会被团队无情抛弃,沦为残疾乞丐,会被以前欺负过的最寻常无能的人也敢趁机狠狠报复。到了那时,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被仇家肆意践踏殴打怕是最轻的。

    生不如死,那情景想想就让人毛骨悚然颤抖畏缩。

    还有更可怕的,拽拽上去了,却转眼被摔死了,再也见不得花花世界。

    但,有句话说得好,是人堆就分帮派,有争斗。

    这二三十人虽同属一门称兄道弟,却是分成多个利益群体,只任原的亲传弟子五魁之间就有矛盾冲突,时有争斗。

    比赛碰到强手,遇到挫折,这当口就露出了内部矛盾和市侩无情的一面。

    五魁老二,二魁瞅着那不敢上去打消耗的师弟冷哼骂道:“没用的东西。我怎么有你这么个师弟,真丢师门的脸。”

    他在任原门下的势力最大,追随的同门最多。

    追随二魁的门徒立即有人跟着捧哏响应,纷纷指责那人自私胆小不肯为师门集体利益贡献。

    这么冠冕堂皇地加以无情指责,无非是借机打击同门另一派,抬高本派的地位,为的是赛后能从任原那多分点银子。

    这是很现实的切身利益,有纷争到也不算什么。

    可笑的是,那些凑数充场面的二混子门徒也理直气壮结伙振振有词地踩乎那弟子:胆小鬼,乌龟草包,没种……

    表示耻于和这种丢尽师门威风的软蛋同为一门。

    那弟子是追随大魁的。

    他不敢和一向嚣张不服大魁的凶狠二魁顶嘴,但也是有本事有脾气的,被这些二混子趾高气扬指责,不禁怒极反而气乐了。

    “你们特么的有能耐,是英雄好汉,不是废物草包。你们胆大不怕死,不自私,不无耻,不堕师门威风,顾全大局,愿意为师门贡献牺牲一切,好,好得很,有种得很,那你们上啊。你们英勇无私上去应战,表现一把给老子看看。”

    但如此反诘讽刺对这些面皮练得刀枪不入,独特三观凌驾世界的二混子没有效果。

    有混子为代表,理所当然道:“我们这不是还没练出真本事么?”

    “我们若练到你的技巧水平,不,哪怕比你低些,只要师门需要,我们也会毫不推辞地上场为师门效劳。”

    二魁给追随者撑腰打气,点评道:“说得好。咱们要的是这种勇于为师门牺牲的精神。有本事却不肯效忠师门的不如没有。”

    不干的指责干的,没本事居然也可以成为理直气壮指责别人的底气和理由?

    那弟子张口结舌,三观一时间彻底被毁,被这帮同门的无耻彻底打败了。

    这其实是他身为草根一枚,太没见识,骤然遇到这种事才会如此震惊愕然。

    这种无耻现象表现得最突出最充分的其实是在高大上光明伟岸体面的官场领域。

    有功,抢;有苦活,有责任,推。袖手旁观悠然自得说风凉话不干事的事后冠冕堂皇指责干的......这些是官场的常态。

    不同的是,不干的,没本事的官员,不会自承自己没本事,而是说自己官小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等说词。

    赵岳感官敏锐超人,把彩棚这边时高时低乱哄哄的争执声听得清清楚楚。

    他心有所动,终于看向了温知州,瞅着这位道貌岸然的阴毒无耻草包官员哈哈大笑起来。

    温知州也不瞎不聋,仅从那时高而能听清的断断续续对骂争执声中也能听明白彩棚中正发生着什么事。

    他瞅着赵岳的笑脸,从赵岳冷漠鄙视的眼神中也能知道赵岳在笑什么、为什么笑得这么畅快。

    无疑,他在赵岳眼中和彩棚中那些地痞二混子实属于同一类的无耻下三滥,只是他多读了些书,侥幸混上了官皮。

    温知州到底不是混社会底层的草民,是最要脸面的傲慢敏感士大夫,被赵岳无言的笑声刺激得面皮瞬间充血紫涨似要爆炸了,一双老眼射出强烈光芒,盯着赵岳如噬人的恶魔,但又无法直接喝骂赵岳,否则就等于自承和混混们同属不堪。

    他嘭地一拍桌子,冲笑得肆无忌惮的赵岳怒哼了一声,却丝毫没有惊吓震慑住赵岳的笑容,只得恨恨瞅着彩棚,冷声喝问催促部署:“怎么无人上场较艺?问问任原,他还想不想主擂了?”

    与此同时,彩棚这边。

    眼见叶元冷眼瞅着这边正等在那准备继续较量呐,耳听得观众一浪浪的催战辱骂声高起,五魁毕丰见嘴笨的大魁在那干生气却不知怎么对付同门竞争者的无耻也不想在此时引发内讧,而二魁这帮人却是不顾忌在此时内斗丢人坏了事,又瞅见师傅任原那大脸蛋子黑成了锅底,但却是在不满地瞅着那不敢应战的弟子,显然师傅是被二魁这伙人误导了,或本就是不明是非脑子没个正确观念的糊涂蛋,随即又听到知州怒拍桌子,瞅见部署阴着一张死官才脸走过来,于是终于忍不住站出来干预起与己本不相干还可能有利的这场争执,指着那些得意洋洋的二混子怒道:“都特妈的闭嘴。”

    “没能耐上场效力很光荣怎么着?”

    “都特么滚一边老实呆着。再特妈以无能无耻为光荣能耐指责能打的兄弟,我特妈的第一个不答应,抽不死你。”

    二混子一见毕丰那吃人的神情,尽管心中不服,还想仗着二魁的势和人多势众嘴贱,但到底没人敢强出头直接挑衅五魁。

    二魁无疑被扫了面子,恼了,凶狠地盯着敢拉偏架的老五,正要呵斥,却被毕丰笑着指指正走过来的部署,“二师兄,有脾气,想斗,还是留着劲上场为师门效力吧。干说嘴欺负同门算怎么个事?没的让人笑话。”

    任原也醒过点味来,

    不能让二魁这么内讧折腾下去,也怒哼一声,制止了还想发泄威风挽回面子的二魁的举动。

    二魁再横再想牛逼也不敢得罪靠着吃饭的师傅,满心不甘地收了声,却坐下继续袖手旁观。

    他很聪明皮厚,不会奋勇争先上场和这个叫叶元的难测高手较量为同门探明路子打消耗,让后面的同门得了便宜立了大功。

    他等着别人上场当探路石和消耗品,自己捡便宜扬威风。

    他也不会指使追随自己的人上去冒险当消耗品,免得伤了追随者的利益寒了这些人的心,避免自己失去拥护和势力。

    那退缩不敢上的弟子心中羞愤难当,一眼瞅见二混子居然还有脸在指指点点隐隐约约鄙视嘲笑自己,不禁怒火冲顶,向自己追随的大魁建议道:“老大,二师兄不是积极提倡车轮消耗吗?那何不派最无能的上场,然后挨个上去磨?”

    “我相信有这么多心够狠够横够胆大又够忠心勇敢的无能同门轮番上去磨一场,就算再废物也能累倒那叶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