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广漂的那五年〕〔阎王驾到〕〔都市无敌战狂〕〔奇门小相师〕〔御用狂兵〕〔穿成八零福气包〕〔软妹逆袭:黄先生〕〔农门婆婆的诰命之〕〔生死柱〕〔重生南非当警察〕〔修道红尘间〕〔我想当巨星〕〔修行在万界星空〕〔我才不是秃头侠〕〔奋斗在洪武末年〕〔时空杀阵〕〔移动天灾吉祥物〕〔中介传说〕〔抗日之铁血战将〕〔无限战场之荣耀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1节有鬼才有阎王,中
    任原的门徒也精神一振。

    靠,有官府撑腰,怕什么?

    得罪狠了小霸王,小霸王又能把我们怎么着?

    又肆无忌惮指指点点,帮腔知州,拿泰安人的尊严荣耀说事,污言秽语叫嚣着威胁不答应。

    说白了是怀着这种心思:自己只是从属,不是主犯,就算有罪有祸也是任原先担着,自己至多牵连着吃些苦头而已,没大危险。这事掺和了,弄好了,利大于弊,若是表现得出色,能落入知州大人的眼里,说不得就此攀上高枝抱上了大腿……

    哎呀,若是能混入权贵之家,从此威风八面真正底气十足牛逼闪闪活着,那这一生才叫没白活。

    越想越美,越想越感觉这其中有天大的好处,机会难得,万万不敢在这关头胆小缩头错失良机后悔一辈子。

    于是为争表现,争风头,一个个的气焰越发嚣张,撸胳膊挽袖子围涌到亭子前,振臂扯脖子叫嚣着不答应,大有赵岳再敢挑衅或不肯低头,他们就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好好教训赵岳一顿,把赵岳打个半死,让嚣张胆大一向横行无忌没受过挫折的小霸王晓得泰安人的厉害,晓得相扑原门之徒不是好惹的。

    这表现让温知州等满意地微笑点头,给以默许支持。

    温知州瞥着仍是神色不为所动的赵岳,忍不住又加了句威胁激将:“赵二,你看到了,这就是泰安人对任壮士的拥护。你若再敢在此当众污辱轻贱任壮士,本官怕会激起泰安人的群起愤怒对你不利呀。”

    “若激起善良无辜百姓愤怒,真发生了群体暴力事件,本官也无能为力。责任在你赵二。本官总不能为你赵二一人安危而无视泰安百姓的心意调动军队行镇压之恶果。”

    师爷也趁机帮腔恐吓:“我们大人终究是泰安百姓的父母官,首先要对得起本地人的爱戴。赵二,你若被打,须怪不得我们大人。”

    小刘通对这帮人的无耻和嚣张这次没气得失去理智,而是气笑了,双手伸向背后双刀,呛啷声响,刀出鞘半截。

    可笑,拥堵在亭子前放肆叫嚣的二混子们没等刀出鞘杀来就吓得惊退得老远。

    他们瞅见小刘通目射杀机,感受到大战辽寇从尸山血海才能形成的凶威煞气如实质般滚滚逼来,街头打架逞英雄的混混哪抗得住这个,先惊了,怕了,一想到刘通可是个胆大包天冲动下什么都敢干的中二少年,此前摔知州的师爷就是证明,都更怕这少年冲动下不顾后果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冲上来大杀。

    他们未必把年少‘瘦弱’的刘通放在眼里,未必怕了刘通的能耐。

    可他们没武器,连平常带的押衣解手刀都没带。

    上相扑擂台是不允许带防身家伙的。

    他们这种人可没勇气为尊严赤手空拳和持刀的发狂人较量。刘通用双刀总不会是只为好看的摆设,再不济也总会两下子,摔师爷那手就证明会武,抡刀子杀人总不会是问题。问题是二混子们,包括任原重视的徒弟,谁也不愿逞强当挨刀的好汉。

    这一退就丢人丢大发了。

    台下的观众聚精会神观瞧着台上,看到这一幕热闹猛然爆发出来,顿时亢奋地哦声一片,如打了鸡血般起哄大笑大骂任原的这些门徒都是无胆的窝囊废,太丢咱们泰安人的脸面了。

    总之还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大。

    都盼着双方冲突再激烈些,更热闹好看些,事后更有回味议论和炫耀自己亲眼目睹过些。

    任原门徒的这种脓包表现,以及泰安人和所称的泰安人不答应的相反表现,气得温知州脸上挂不住了,怒哼一声。

    任原的大黑脸臊得成了紫黑,恨恨地盯了不争气的门徒们一眼。

    其实刚才刘通一怒而拔刀,他也一惊得肝颤,

    生怕这小牛犊子冲动抡刀子扑过来不由分说砍了他,虽然没吓退,其实也不比门徒强多少。

    块头巨大,相扑是优势,动武器却是笨拙更容易死得快,逃跑都比不过身材普通却胜在轻灵快捷的门徒。

    他自负相扑无敌,拳脚功夫也不错,但赤手空拳可没信心和双刀抗衡。

    赵岳冷眼观察清了任原和任原的门徒,心中有数,越发坚定了之前和奶兄弟眼神勾通的心思,这才回应温知州此前的挑衅威胁。

    指指色厉内荏的任原,

    “就这么个被你们随意耍弄利用的蠢货玩物也配尊贵二字,也能称为英雄,那保家卫国,舍生忘死浴血边关的广大官兵和将领又是什么?血战沙场的广大将士们不是英雄?不值得赞美?和这么个玩物可相提并论,甚至不如?”

    他的声音似乎不大,

    但就象军训喊操的军官一样声音极具穿透力,能传出很远,能让在场的成千上万人大致都能听清。

    “一个戏子一样的玩物小丑就是泰安人不可诋毁的荣耀?”

    “任原能代表广大泰安百姓的尊严?”

    “你们放眼看看泰安人谁把这么个玩物傻大个当回事?”

    “任原混得再得意,都只是他个人。广大的泰安百姓从任原这得到了什么好处?任原有什么值得百姓拥护爱戴的?”

    赵岳扭头盯着满脸变色恼怒的温知州,冷笑一声道:“我看你是侥幸当了官,耍惯了权力,习惯了代表广大百姓,也习惯了想怎么代表就怎么代表,想指示谁代表就指使谁代表吧?”

    “你当官字两个口,真就能想说黑,它就得黑,想说白,它就得白,想说谁是英雄,他是玩物狗熊也必须是英雄?”

    温知州自从当了官就几乎没被人如此辛辣呵斥嘲讽过。

    以前官小是仗着蔡京的势,上官不敢得罪他。现在身为一方大员,一跺脚泰安地三颤,更没有人敢当面挑衅。

    这下他怒了,彻底撕下伪装,刚想张嘴呵斥威胁,却被赵岳冷笑粗暴打断道:“一个玩物也敢挑衅本公子,好,虽够蠢却也算有点胆量,比只能耍黑心逞嘴皮子能耐的官僚败类强了那么点。既想战,如你们所愿。”

    温知州一听这个顿时喜出望外。

    只要赵岳上场,目的就能达到。且暂时忍一忍,先让这小儿嚣张得意一回,看他一会怎么死。

    温知州把呵斥恐吓的话强吞回了肚子,转眼又换上了虚伪气度,冷哼一声似是大度关心,实是激将:“贤侄,我好心再劝你别逞能。败了丢人事小,伤着自个就不好了。”

    赵岳懒得再搭理这种把无耻当能耐的虚伪,对又恢复笑嘻嘻神情的奶兄弟道:“你会会傻子。玩过了,哥哥我上。”

    这么说是提醒小刘通,若万一真没把握干翻任原就不要逞强坚持,安全第一,赶紧退下来。自有他亲自收拾。

    小刘通完全懂得四哥的意思,笑着点头,也不多言,解下背后双刀,稍一沉沉气,让自己更清醒些,这才稳步上场。

    温知州等则一愣,没想到赵岳自己仍不上却纵容个孩子上去当探路替死的。

    他们有点失望,但也没当个事。

    一个个收拾掉不是问题。

    以任原的能耐,收拾这么个明显被惯坏了惯得张狂无知的毛孩子必定玩似的轻而易举,不过是多赚了一个沧赵家族的子弟,这更好。等弄死弄残了这孩子,赵岳既然放话了,不当众反悔当缩头乌龟,那么下一个他只能自己硬头皮亲自上。

    上,就得非死即残,只是稍晚点转眼间的事。

    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赵岳上场后的倒霉形象:

    嗯嗯,转眼被激怒憋气的任原狠狠摔倒,一身白得胜雪的衣服变得肮脏不堪,浸上触目惊心的血。小儿嚣张一向未遇到挫折而放肆得不知进退的可恶嘴脸在巨大的痛苦与绝望中扭曲,丑陋,悲惨,倒霉,哭丧,可怜……却让人是多么解恨而愉快。

    温知州的老帅哥脸上露出一丝期盼和欢欣的笑容,心里提前充满了成就感,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和轻松自如玩人命运的手段很自豪。

    但他以目光暗示任原的眼神却更阴狠恶毒。

    师爷看到敢摔自己的可恨少年积极主动仍上去找死,那心中更是热烈欢迎而快慰万分。

    猖狂的小儿,敢对本才子行凶无礼,你真是无知无畏却终于要品尝到胆大包天得罪我的报应恶果。

    小儿无知,岂知我的厉害。

    我是那么好得罪的?

    沧赵家族子弟又如何?

    我不是官,是在权力塔上地位卑下,但玩死你们这种凶横霸道狂妄得不知天多高地多厚的权贵子弟照样如玩死一只蚂蚁。

    恃武持身份地位猖狂一时算得什么本事?

    这世界是智者的天下,

    是我这样的擅长利用权谋的才子读书人的天下。本府大将尚且得敬着我,小儿莽撞武夫,你找死。

    他不用象温知州那样假仁假义保持高官风范,不用眼神示意,直接提醒和催逼任原道:“任壮士,这小儿太狂妄,太轻贱咱们泰安人的相扑实力。这场较量,你可不能丢了咱们泰安人的脸面。要让无知小儿晓得厉害懂得何为敬畏何为尊重。”

    任原从温知州的眼神中读懂了威压自己下死手决不可放过的恶毒警告,从师爷这更得了更明显的提示、支持和威逼。

    他本就被赵岳轻贱鄙视得脸面掉了一地而刺激得怒极,得了暗示和压力,心中越发发了狠,不屑地瞥了‘轻如鸡毛,弱如蚂蚁’的麻杆小刘通一眼,瞅着赵岳,目光能吃人。

    可赵岳回应他的却是个意味深长的悠然轻松笑脸。

    这落在任原眼里无疑是没把他丝毫放在眼里的嘲笑,

    仍是高高在上对他轻贱鄙视,是最强烈的挑衅,无疑更激怒了他。

    较量的两人在部署那签生死约。

    任原怀怒,下笔有力,傲慢写上大名、籍贯。字字铁钩银划的。

    你还别说,这巨人瞧着粗野蠢笨,一手毛笔正楷字写得却不错,手法轻灵,笔转如意,字可称得上苍劲有力,起码瞧着很有股子气势。这说明这巨汉并不是外观容易让人误会的那么粗卑无文笨傻空心大萝卜,不乏细心,有那么点灵巧劲。

    任原是读过快的。

    他家族遗传长得大,至少祖父两代就是相扑手,但没有任原的高大强壮有力优势,块状大却缺乏力量敏捷配组,相扑遇到好手就不是优势,反因迟钝笨拙成了劣势,都没混出大名堂,但任原家传了相扑本事,从小就练习,所以长大后能力压群雄。

    当然,他家并不富裕,靠时有时无的相扑那点收入只能勉强度日。任原能读书靠得仍是赵岳传的拼音字典的功劳。

    但任原不是读书的料,别说没条件在学问一道上深入学习,就算有,他也学不进去,看书就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