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战神狂婿〕〔我的极品美女总裁〕〔蚀骨宠婚:早安,〕〔地球无敌仙帝〕〔陈瑾宁李良晟〕〔重生霸道嫡女〕〔权门悍妻〕〔陈瑾宁陈靖廷〕〔为何你比霸总还冷〕〔剑尊〕〔华笙江流全文免费〕〔赘婿当道〕〔旷世神婿全部目录〕〔旷世神婿〕〔我是赘婿〕〔岳风柳萱小说〕〔岳风〕〔旷世神婿岳风免费〕〔旷世神婿小说〕〔沈七夜林初雪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6节意外之灾
    另一些官兵则感觉留在此处怕是接下来会发生激烈厮杀。

    这个小霸王不是好惹的,手下凶猛强大又敢杀,双方武装冲突必有大危险,若死必先死自己这样的当兵的,是非之地不可留,有了心思,趁机借抬熊先锋下去紧急治伤的机会离开这里。

    另一边。

    熊炎扑击斩杀赵岳时,亭子外另几个军官带着官兵也怒叫着凶恶冲上来,却转眼惊愕看到勇猛熊先锋被那个拉风的赵岳保镖一戟就放血撂倒了。

    看到熊先锋的可怕惨相,听到渗人的嚎叫,他们无不心中一寒,浑身起了层鸡皮疙瘩,冲锋的脚步不禁下意识一滞。

    宿义吓退熊先锋这边的官兵,凶残的目光随即扫向其他两边扑来的官兵,横戟在赵岳身后,却离赵岳远了些,似乎要主动冲上去截杀,吓得这些官兵瞅着那杆锋利得无法想像的大戟不禁一缩脖子。

    实际上,宿义根本不担心赵岳会失了保护受到攻击。

    他太清楚赵岳的能耐了,这的虾兵蟹将岂有本事危及到赵岳的安全。他离赵岳远一些,不过是让出空当,方便舞戟截杀四面冲来的官兵,也方便赵岳必要时施展手脚,他不会追出去到处赶杀官兵。

    擂台上的官兵一看宿义止步没追杀过来,心一松,又看到知州大人被赵岳笑微微掐着脖子不放性命有险,凶悍又起。

    都想救知州争功,却又怕英勇冲上去却是先找死。

    几个带队军官相互对视一眼,大叫:“弟兄们,赵岳犯上做乱,触犯天条,死有余辜,杀了他无罪有大功,朝廷只会重重嘉奖。咱们人多。他们只有一个人挡着,就是有三头六臂也挡不住咱们四面八方一齐发难。弟兄们给我上。”

    挥刀枪小步向前,不断怒吼叫嚣着。

    有二虎兵贪功,傻**嚎叫着奋勇冲了上去,但绝大多数悍卒老兵痞却干叫唤得响,脚下却如挪一样基本不动窝。

    几个军官心里不禁感慨:麻了隔壁的,现在的兵越来越刁,越来越不好骗了,当官的不上,当兵的就不肯听忽悠。这场国难,原来‘训练有素’比较听话的兵逃走太多,不得以强征地痞罪囚和灭门的富贵之家无主爪牙补充为军,为安抚这些无良之辈老实当兵不造反或逃走当反贼强盗,又不得不减少军饷克扣的油水,尽量善待拉拢军队,结果弄得队伍越发越来越不好带了。

    没奈何,这几个军官只得变‘弟兄们给我上’为‘弟兄们跟我上’,鼓起勇气大叫着舞刀一齐冲杀上前。

    宿义呵呵一笑,正有日子没杀人手痒呢,这就来啦。

    欢迎挑战。

    脸上是笑,眼睛却凶光一立。

    他中二冲动发作,可不管杀的是不是官兵是不是触犯王法,下手无情,挥戟连杀带打转眼放翻先冒失冲上来的几个傻瓜兵,大喝一声又迎住硬头皮冲上来试图以众凌寡合力杀他的军官,闪电一戟挑翻一个,反手一戟砍了一个,呼,又斩退另一个。

    这几个军官级别不高,但武艺不是那么差,都是温知州令兵马都监雷获特意挑得勇猛好手,不是不能和宿义斗几合。

    只是他们用的刀枪根本架不住戟刀的锋利,也就格外架不住杀心大发的宿义的勇猛,都是一招皆败。

    几个军官带头冲锋,冲得快,却败得也快。

    交上手的非死即伤,剩下的吓得立马仓皇退缩,眼瞅着同事转眼死伤在地好不可怕,鼓起的勇气劲头顿时泄了不少。而终于肯动了,跟着冲上来的官兵老痞油滑得很,有眼色,可不想上前找死,又立即跟着退开了。

    那位肚子被扎了一戟还没死的军官惨叫着努力向亭子外爬,想远离宿义,免得被补戟追杀掉,血顺着爬迹从亭子里直到亭子外流了长长一片狼籍血痕。

    渗人景象落在官兵眼中,让他们更加胆寒,却又不肯轻易退去。

    从军官到悍卒老痞一个个都瞪眼盯着还想伺机救知州。

    宿义清楚。

    这些烂军不是忠勇,不是忠于职守。

    职责、气节、军人的尊严荣耀对这些官兵来说都是屁是虚的。他们只在乎他们的私心私利。

    明知留在此处有凶险却不肯逃走,无非是仗着是本地驻军,兵多将广有优势,欺对手人少势薄,仍贪图立功升官受奖。

    说到底是想抓住这难得的机会救下温知州大大讨好大官。

    宿义曾经听赵岳嘲讽大宋官场说:小官事大官,曲意逢其喜。事亲能若此,岂不成孝子。

    他不知道这是宋后才会出现的明朝工部侍郎董应举说的,赵岳只是在借以嘲讽时下的官场,却接受了新教育有了对人类社会政治制度新认识,知道这是缺乏权力制衡的官本位社会必然有的现象。大宋这样的封建专制制度下,官场若不是‘任人唯上,任人唯钱,任人唯亲,任人唯捧’,哪才奇了怪了。

    眼前这些官兵,包括热心积极救治熊先锋的,无不是甘当孝子一样侍奉着想讨好熊大人的。

    他看不起这些人,但并不太鄙视。

    大宋社会现实就是这样。尤其在官场、军中,下属的命运前途全捏在上官大官手里,想混个人样,想过上象样的好日子,想不被整治,就得极尽卑微无耻讨好大官,事亲没这么用心,那是爹娘不能给荣华富贵,就不必委屈自己那么孝顺。

    与此同时,擂台下。

    镇守擂台西侧台阶的上百官兵看到亭子里的惊变,看到熊先锋大怒暴喝拔剑冲杀赵岳,也立即跟着行动起来。

    赵岳当众犯下大罪,堂堂一州之长性命受到赵岳威胁,命在旦夕,在这情况下杀赵岳就无需顾忌文成侯的权威和地位了。

    守台阶通道的官兵顿时打了鸡血一样,个个精神,人人奋勇敢杀,在两带队队官的喝令指挥下嗷嗷叫着冲上来。

    宿良带着侍卫一直驻马就堵在台阶处。

    官兵一杀过来,众侍卫不屑地冷笑一声,唰,全部拔刀在手,微策战马调整状态准备接战。

    都是大战辽军女真蛮子,从尸山血海闯出来的百战勇士,坚甲在身,宝刀在手,岂会怕了这些大宋内地的烂军软脚废物。

    宿良见带队的两军官叫得嚣张冲得疯狂,大怒,哈一声策马主动冲上去,人借马威,武力全开,铁戟翻飞转眼把两并肩而上想合力对付他的这两军官斩杀当场,随即圈马冲向敢冲在最前面的官兵,左挑右斩一连杀伤数人,吓得官兵仓皇而退才停手。

    转眼间的冲突爆发和血淋淋的死伤惊得附近的观众失声尖叫,纷纷惊恐瞪大眼张着大嘴巴或捂着眼后退。

    意识到血战起,这里怕是会成为战场,更怕是会成为夺命的修罗地狱,都怕无辜的自己只为看个热闹就把小命枉送在这里,死这死了可是白死,有冤有屈再有理也没地说去,惊叫后退中随即就是不约而同抹头奋力向后挤,想逃离这个吃人命的风暴口。

    可擂台三面官兵警戒线外都是人山人海,挤得很密集很紧,突然想从人群中及时钻出去避开凶险哪有那么容易。

    到了此时,站在前面方便看热闹的令人羡慕的好位置,转眼成了这些观众唯恐避之不及的凶地。

    前面的人想退后。中间的不觉得危险,却想再更近些,试图把热闹看得更清楚,不但不肯退,还想往前挤。而后边的观众离得远,看不到擂台下发生了什么,只看到赵家老二的侍卫纷纷拔刀,看到三国吕布一样拉风的宿义怒喝着策马前冲舞戟带起一片血腥,他们绝大多数惊骇间却瞬间陷入空前亢奋,因为远离危险,所以忘了自己的懦弱胆小,变得空前积极勇敢无畏,兴奋地大呼小叫着不约而同奋力前挤,只想靠近些好看看到底台阶这边发生了什么有趣的刺激的事。

    就象喝水也照样长肉的胖子非常羡慕怎么吃也不会胖的瘦子一样,胖子不知道瘦子被人轻轻一挤一摔就倒太伤自尊太好欺负的痛苦,后面的观众只羡慕前边的观众能轻松清晰目睹擂台发生的一切的爽,不知道前边的观众惊恐却逃不走的焦虑心情。

    他们看到中间的观众爆发出兴奋的叫嚷拼命往前挤,这心里越发火烧火燎的,以为前边的事太精彩有趣,越发拼命前挤想去亲眼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于是因为网络传播的便利,后世太多人明白,而宋代人不明白,没有这方面危机意识的一种可怕灾难悄然发生了。

    前边想逃避开的人后退的那点单薄力量怎比得中间更广大厚重的人群前进的力量,再奋力挤也抵不过这种汹涌,本已经想离开却身不由己地被密集坚厚的人墙推倒着进,这时后边更广阔空间的密集雄厚观众又加了把大火,澎湃的力量推过来,把中间的人群都推得身不由己前冲,更别说前边这一层单薄的人群了。

    前边的人不但继续惊恐尖叫着倒退,而且直接被顶得撞进了官兵警戒线,离冲突战场更近了。

    台阶前,官兵和赵岳侍卫一时陷入僵持对峙,并没有厮杀,没有把血战波及到前边的观众身上。但刀锋血灾还是发生了。

    官兵被突然汹涌的人群逼得连连后退,有几个怕死躲得远,离观众更近却背对着观众,反应又迟钝的官兵被人群猛然前冲一下挤倒了,倒了就绝没有机会起来了,被挤得身不由己前进的一双双大脚乱踩乱踏,几眨眼就断气没了声息,但死了也没人看见。人群挤得快成相片了,瘦的人被挤得双脚悬空却仍在随波前进,人群难以低头,能低头也没空隙看到脚下。

    官兵尸体就那么淹没在混乱惊叫吵闹的浩浩人潮中。

    侥幸逃过此劫的官兵看到这一幕骇然变色,瞅着可怕的人潮扑过来,目标立即不是赵岳的侍卫了,惊恐挥舞刀枪恐吓人群。

    “退兵,退兵。都特娘的赶紧退后。不退找死。”

    百十个官兵的威胁叫嚷对上排山倒海的人群能有个屁用。

    他们的声音也只有最前边的观众能多少听得清并害怕,但这些观众却是想停都停不下,想退后,那更是想都别想。

    眼看人群浩瀚挤压过来的威势惊天动地,势不可挡,官兵被赵岳侍卫和高大的战马牢牢挡着退上台阶的通路,又不敢上去冲击阻挡找死,急转眼间惊恐地退缩向擂台墙根下,却转眼就退无可退,背靠在擂台墙上眼看就会被呼啸压过来的人群堆死挤死,急眼了顿时凶性大发,挥舞刀枪对逼近的人群一通乱捅乱砍,威胁后退,直接导致前边的观众仍然死伤众多。

    但是,官兵的行凶与威慑并没有用。

    不是前边的观众想挤压弄死官兵,是他们身不由己被后面一浪高过一浪的力量强推着前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