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商女为妃:世子大〕〔我有钞能力〕〔开启黑科技时代〕〔女帝玩转时尚圈〕〔农女的悠闲生活〕〔八零锦绣小福女〕〔寒门凤华〕〔咸鱼锦鲤的败家日〕〔都市之狂少归来〕〔直播快穿之打脸成〕〔无限娇〕〔误惹冥帝之萝莉请〕〔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傻妹穿越追玉堂之〕〔超强兵王在都市〕〔顾总别凶,萌妻认〕〔宋医生,谈个恋爱〕〔重生似水青春〕〔快穿之可爱的我超〕〔关山纪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8节生死难料
    二魁的转眼横死却是吓得本是和二魁打着一样主意的三魁四魁惊跳。

    这两家伙摸着脖子,不禁暗暗庆幸自己机智稳重了一把,总算比二魁聪明了一回没急着抢前边带头哄抢。

    他们赶紧止住发力正要狂奔出彩棚的脚步,并且不声不响散了劲又悄悄迅速退回了原位。

    为人比较憨厚忠诚的大魁和心眼多也比较讲忠义的五魁毕丰的心思却是不在银子上,正向任原跑去。

    大魁是想帮师傅对付刘通。

    毕丰却是敏锐意识到形势危急,夹两强之间,想活命怕是必得当机立断选一方依附才有机会活命,而且想赌无论官场还是民间硬势力都更大更厉害的赵岳一把。事实上官府靠不住,也只有这个选择。他过来想劝说师傅向刘通低头并投诚。

    跟着大魁五魁混的几个师弟不是没有也想去哄抢银子的,但绝大多数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习惯地跟上了各自的老大。

    还没跑到任原身边呢,就惊骇看到二魁倒下了。

    这位外表粗野内心太精明的二师兄,这把算计是精明算计得过头了,终于尝到了唯利是图自负聪明有手段的苦果。

    感叹中,大魁和毕丰等也惊出一身冷汗。

    幸亏老子还算有点良心,幸亏行事讲义气还有做人的良知底线,否则......

    大魁见识到了刘通的手段,更见识到了刘通杀人的果断和凶狠,被打击的不轻,鼓起的帮师傅的那点凶劲也泄了。

    还打个屁呀。

    这都成了战场,直接动刀子了,不是比赛了,争斗没规矩没讲究了,瞧风头想方设法保住小命才是最要紧的。

    毕丰则更坚定了投靠的决心。

    他想啊,就算赵岳要造反,那也值得跟着拼一把。

    以文成侯的强悍能力和巨大威望,又是掌边关数万勇悍大军军权的人物,抗击辽军都不是问题,这大宋满天下,要造反,怕也只有侯爷才能成功。

    何况这还有个只怕强悍不在侯爷之下的小霸王统领着梁山一伙强人,有现成的民间武装呼应支持。

    若是沧赵家族也造反了,那对百姓的刺激就太大了,怕是绝大多数宋民会对大宋统治失去信心,就大宋现在这破烂形势,怕是九成得完蛋。文成侯揭杆而起,怕是登高一呼,会天下群起响应,取代赵宋真未必是难事。

    毕丰越想越兴奋,巴不得赵岳这次闹事就是造反。自己冒险赌一把,却一下赌大发了,从此时来运转平步青云。

    可人心各异。

    任原的这帮无良门徒就不是毕丰这心思了,都只盯着银子红了眼。

    刘通会飞刀又怎样?

    他能阻止几个人?

    冲在前边的人想:有后边的同门密密挡了飞刀来路,自己没啥危险,尽可放胆继续去抢,不用怕。

    后边的人则冲动中下意识蒙头跟着前边的冲。

    奖金银两可都是五十两一锭的大锭,是普通人平时见都见不着的最上佳的雪花银。

    迅速扑上去,只两手随便抓几锭就是几百两到手了,仔细点花用,怕是下半辈子再也不用愁了,往怀里一揣,躲到棚子后避开飞刀下了擂台,快活日子就到手了。

    赵岳坐那掐脖子控制着温知州的生死,瞅着爆发了勇气血性疯狂冲向银子的这帮子狂徒,眼神冰冷。

    之前骂我骂我家骂得都很high呀,这会急着找死?

    那就如你所愿,让你去死。

    他高喝一句:“奖金是我弟弟的,你们这帮家伙想哄抢银子当强盗不成?”

    仍坐着没动地,嘴巴上的威胁就没威慑力了,让哄抢者都很放心,但他一甩手,数根江湖人俗称的丧门钉激射而出。

    冲抢在最前面的几个家伙顿时失算了,有的骇然绝望捂着脖子倒下,有的捂眼珠子惨叫,随即倒下,却是钉子从眼睛钻深入了脑子。没倒下的则捂脖子或捂着被钉子扎入骨头的脸发出非人的尖厉嚎叫。

    跟在后边侥幸还没中招的看到这可怕一幕,吓得终于骇然硬生生止住了贪婪的脚步。

    对眼前几乎触手可及的银子就这么放弃很不甘心,却猛瞅见赵岳的眼睛妖怪一样闪光并不知从哪又摸出一把钉子,顿时唬得亡魂皆冒,想不到瞧着没什么真能耐的纨绔俊公子哥儿居然还会这一手,只得咬牙瞪眼退缩,纷纷惊叫着抹头就冲向东侧擂台边跳下去,生怕逃慢了,自己成了又一波小霸王凶残钩走的枉死鬼。

    这帮人都是混社会混惯了,混得很有经验的,动手哄抢前已把去路瞧好了。

    西侧的观众轰然前挤,本就密集的人群变得更密实。谁若妄想顶着这股洪流钻庙而逃,那是妄想,怕是只有挤倒踩死的命。

    擂台正面南边的观众也被西侧的带动起来,也想挤到前面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趣事,人群由西向东迅速发生着同样的疯狂。

    只有东面的观众因为被高达两米多的擂台彻底挡住了视线,看不到西台阶那发生的血案,又一时没受到西侧的情绪涉及还算安稳。只有从东面才可有机会抢了银子能安全及时钻入人群逃走。也幸亏是他们所在的彩棚的这一面就是还井然有序的生路。

    没被钉子叮的门徒利索地跳下东擂台,中了却没死的惨叫中也昏头昏脑本能跟着逃。

    七八个人跳到草坪上,有的跌倒了,有的踉跄着,但心中一安,感觉到这就安全了,钻人堆离开就得,只遗憾银子没捞着。

    万没想的是,在草坪边设警戒线的官兵原本是背对观众横刀枪瞅着擂台上的赵岳三人正发狠却不知到底应该做什么,看到他们跳下来却似乎找到了目标,决断立马有了,凶猛也有了发泄处,附近的官兵凶恶大吼着扑上来,不由分说挺枪就捅。

    这帮任原门徒到底是练家子,平时又仗着任原一门的势力横行街头打架行凶惯了,没什么大能耐,却也不是没两下子,赤手空拳也本没那么容易被官兵冲上来轻易捅中捅死,坏就坏在他们毫无防备,刚跳下来,身体又不稳,结果本事高点的踉跄者一个个被数把枪从不同方位捅进身体,跌倒的刚爬起来,腰还没伸直,也被官兵大吼中乱捅来的枪扎中数处。

    这些门徒实在不明白官兵怎么会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对他们下死手。

    他们可是为知州大人为官府效力的,虽然没用了,可怎么也不是和官府作对属于该死的那类人。俺们可是忠孝朝廷拥护本地官府的良民,就算想哄抢银子也罪不致死吧?根本没抢到啊。别人岂会知道俺们冲向亭子到底是为银子还是为救大人?

    官兵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俺们呢?

    一个个被数把枪捅着架着,一时不倒,如数处漏水的袋子一样鲜血喷涌,痛苦不堪,眼神绝望又极不理解。

    若不是特别了解这些军痞的臭德行,知道这些官兵没一个好东西,不可能是拥戴沧赵的,他们简直怀疑官兵是帮赵二的。

    但,他们想什么不重要。

    官兵呐喊发力,把他们硬生生挑到半空,再抽枪摔下。后面的刀盾兵这时也上来了,仍不由分说抡刀就一通乱砍。

    下了擂台的这帮人转眼了帐,等下地府见了阎王判官受审时才会知道,围守擂台的官兵在事前就得到命令:只要赵岳一上台打擂。那么不论结局怎样,任原一门,无论是谁,一个也不许离开。敢私自离开的,一律格杀勿论。

    这就是官府下的灭口令。

    其实在此前,任原一门所有人就被官府严密盯着无形中控制了,哪个也离不了泰安这片相关地,就是防止任原脑子不够用谋事不秘,导致门下有人走露消息甚至投靠梁山或沧赵家族什么的通风报信展示爱戴沧赵家族的义气节操良知或为谋大利。

    其实,从任原被商量知道了官府某些官员的阴谋,他就已经上了死亡名单,只是他没自知之明,只想好事。

    任原一接了任务美滋滋回到家,他的门徒也随之上了死亡名单。

    这么多人到底清楚不清楚官府阴谋,这个没人关心去细查区分,都得事后清理掉,死,冤枉不冤枉,官府没人关心。

    这帮作恶多端的二混子可能论罪死得冤枉,但死就死了,在刚刚经历过大动荡社会仍不算安宁的情况下,官兵行凶,直接弄死几个人也不算个事。

    事后,官府随便找个理由就糊弄过去了。

    朝廷多半不会,也没心思追究这个,追究也不会有事。

    官兵奉命杀了人,自然毫无负担。

    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杀痛快了,多少解了点对嚣张赵二的恨,却又引发了擂台西侧一样的可怕灾难。

    被南边情绪影响还津津有味观看热闹的东侧前排观众,猛然看到附近的官兵杀人,看到死人的恐怖场景,这才惊觉不好。

    终于也意识到这场热闹怕是要命的。

    怕自己挨得这么近,一不小心就卷入暴力冲突中被杀红眼的谁谁顺手也剁了,前排观众惊叫着抹头向后钻。

    可有大刺激大有趣热闹看了,中间的观众亢奋往前挤。后边的响应而动,更使劲。

    碾压向擂台的人潮又疯狂形成……

    东边可没庙门能分流,又被庙宇残存的坚厚高大院墙老长一段堵得严实,前边的人群无处可避,这一拥挤的后果可以想像。

    杀人的这边官兵爽完了,却不多时也在惊恐茫然中硬生生被人群堆死在擂台墙根下,从带队军官到小卒,一个也没逃了。

    这一下,擂台这一带就全乱了。

    人群哭爹喊娘,什么惨叫怪叫声都有,现场清晰展示着人群踩踏事件的可怕。

    一向享受惯了,也喜欢山呼海啸场景的任原,此刻高高站在舞台上却是吓得腿软。

    太可怕了。

    他亲眼看到擂台边数百全副武装的凶悍威风官兵将士就那么被身不由己的血肉之躯,前赴后继硬生生几转眼就弄死干净。

    中后亢奋的观众也终于意识到可怕了,不少的放弃热闹,不向前挤了,纷纷转身仓皇四散而逃。

    成千上万人有的奋力急进,有的拼命后退,乱跑乱钻,身陷洪水激流中一般谁也顾不上谁,渐渐乱成沸腾的一锅粥。

    在外围维持秩序的数百官兵,对上崩溃的浩大人群,瞬间就冲散了。

    反应快的还能逃开,慢的同样被人群冲到踩脚下。

    任原个高,站得高,眼睛也不瞎,能看得更远,只看得面无人色,浑身一个激灵接一个激灵。

    他从未想过好欺负的草民居然能有这么恐怖的杀伤力。

    汇聚的百姓,手无寸铁居然也能转瞬轻易消灭击垮掉上千人的军队。

    原来蝼蚁多了咬死象不是说说。

    原来百姓也能有这么惊人的能量,掀翻官府维护的秩序毫不费力,掀翻官府统治怕也没什么难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