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武兵王〕〔绝世妖帝〕〔剑骨〕〔都市极品医圣〕〔武神天尊〕〔特种龙王〕〔踏天龙皇〕〔暖婚100分:总裁,〕〔隐婚总裁霸道爱〕〔超时空评测〕〔偷爱〕〔都市之六界裁决者〕〔日常系神壕〕〔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高龄巨星〕〔若有情爱〕〔蚀骨宠婚:早安,〕〔我的重生不一样啊〕〔看书就能掉装备〕〔盛总,你老婆又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0节自食其果
    能在赵岳一方犯重罪斗官府且明显不占优势,危机四伏,今日事结局难料,以后的路更难料的情况下,有了脱身机会却不趁机脱身,还敢抖胆坚持信任追随,这是犯傻,但展现了男儿血性和追求新生的勇气,这说明任原这个庸俗傻大个还是可造就的。

    赵岳给任原自由选择的机会,这其实是道关键考验。

    如果任原选择离去,赵岳也真不会杀他,失去这么个罕见巨人好打手,他也丝毫不以为意。

    身体或才华条件突出却实际是无骨而不堪造就的特殊人,对建立强国革命世界的大业,留之无益,反而有害。

    赵岳观察好了,想收用的是骁勇憨厚重视情义的大魁和机灵又不乏忠义心的五魁毕丰。

    这两人,再加上和二人交好的几个同门,调教一番还是比较能担点事的人才,梁山军眼下正需要有一定实力基础的人手补充进来壮大一下中基层头目实力,让这几个人茫然瞎混在大宋瞎折腾在相扑界,经此事还被泰安官府灭口追杀掉,有点可惜。

    任原没死在擂台,能有得选,很重要的一点是沾了两徒弟的光,是收对了徒弟,进一步说是交对了朋友。

    赵岳照顾大魁和毕丰对师傅的感情,才有心放任原一马。

    一个庸俗蠢才大个罢了,选择离开,今天不死在这,也会蠢到横死别处,得瑟不了多久。放他一马又如何?

    还是那句话:天地大变之际,自己选择找死的,就顾不上了,任他往死路上奔。但值得拉一把的人,还是尽量拉一下。

    这时,日渐中午,温度也高起来。

    温知州吓得屁滚尿流,身上的臭味也随着温度上升而越发明显刺鼻。

    赵岳坐在上风口也受不了这股臊臭,瞅瞅在生死边缘反复徘徊吓坏了的温知州,一把将狗官提摔地上,改为用脚踩其胸脯。

    身为堂堂知州却这等不堪表现,赵岳对此不感到丝毫奇怪。

    前世他就见多了世界各地的这类‘官’。

    权力在握安全时牛得不行,他就是天,他就是当地至尊,上帝都制不住他,老天都得站他一边帮他,他想怎么害人就能怎么玩,谁也阻止不他,谁也反抗不了他,可官皮一扒,势力一失,或被逼狠了不要命的‘刁民’、弱者抓到凶暴踩在脚下危及到小命,这类官立马什么都不是了,成了瘫软磕头虫,其表现连人们最鄙视的无耻屑小最卑微的社会渣滓都不如。

    但偏偏这类人却能当上官,能站在权力金字塔上耍权祸害太多人,托社会不堪现状体制的福,作孽深重却能逍遥猖狂。

    所以,温知州若不犯到赵岳手上,这类官在大宋太多,到处都是,赵岳没空专门收拾谁,但今犯上了,自动找虐,那赵岳不介意顺手扒掉他所有体面权威,让他在属下和当地万众面前丢尽颜面,让人欣赏一下尊贵高官骨子里是怎样不堪的东西。

    任原对赵岳胆大到如此当众羞辱折腾一州之长这样的朝廷重臣,先吃了一惊,随即看出来了赵岳放倒知州是在嫌弃什么,他也闻到了臭味,既下了决心投效,就想积极表现一把,愿意顶臭代替赵岳干了这脏活,但却被赵岳笑着摆手拒绝了。

    开什么开玩笑。

    就任原这大象一样的块头,脚下稍不注意就能把温知州踩死。而对这狗官,教训要狠点,但却是不能真这么杀掉的。

    老七自告奋勇上来接了踩,表示他有分寸,不会弄出事,并且很高兴的得到了赵岳的信任。

    他站那脚踩着本州最高长官胸膛,居高临下冷漠嘲讽地俯视着刚缓过点气来的知州,看着狗官满脸迅速羞恼激动愤恨却又怕死而畏畏缩缩看赵岳不敢向小霸王耍嘴闹腾的神情,心中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和自信,第一次体味到点什么叫尊严。

    这狗官很是狡诈自大傲慢,自上任以来坑民手段高明,刮得泰安百姓着实不轻又有苦说不出。

    以往,就是代表泰安相扑脸面,对官府很有用的任原,即使仰头屈膝极尽卑微恭敬都未必能看到狗官的正脸,看到的永远是鼻孔朝天,温知州从不屑肯给草民个正眼看一眼。象老七这样的‘普通’相扑手,知州大人更是眼皮子都不屑夹一下的。

    想不到狗官也有今天。

    这傲慢尊贵的家伙也会被老子这样的卑微小人物踩在脚下。

    老七亢奋地涨红了脸。

    赵岳扫了一眼仍围在周围保持虎视眈眈却并不敢真杀上来的官兵,有意对老七笑道:“不必站着踩那么累。坐老温那。”

    赵岳没看走眼。

    这个老七真是个热血又胆大敢干的,笑着真就坐了温知州的椅子踩着温知州,让温知州越发羞愤欲死。

    刘通笑道:“四哥,温大人给你我上的水果茶杯怕是有猫腻。何不让这鸟官自己尝尝滋味?”

    赵岳笑着一点头。

    急于立投名状表决心的毕丰机灵地立即站了出来主动请缨。

    刘通赞许地看了毕丰一眼,把活交给了他。

    毕丰把温知州那壶茶倒入给赵岳用的那只杯中,稍浸泡了一会儿,待杯中可能有的猫腻入了茶水,这才捏了温知州的鼻子,把茶水硬灌了进去,完了还把茶杯口内外围特意在温知州的嘴唇上转了转,并且又倒了一杯灌进去确保嘴唇上的东西吞了。

    赵岳瞧着毕丰这一套动作下来,不禁眼睛一眯:想不到此人心细心灵如此,也不知是不是以前干过类似的事有经验,却是另有可用之处,不妨交给朱贵调教一下,弄好了,这人就是个既能战又擅长间谍工作的人物,可为梁山谍报工作担点大事。

    他并不担心会毒死温知州,导致杀了一地长官闹出大事,遭到朝廷不得不严加追究。

    瞧温知州自始至终脸上满是羞恼不堪和愤恨,却没有惊恐绝望,也没有拼死反抗,这也可判断杯上不会是要命毒药。

    否则,以狗官如此怕死的尿性,他不会如此老实听摆布。

    但亭子周围的官兵却神色复杂,面面相觑。幸存的几个军官则满脸焦虑惶恐。

    他们担心杯子有毒会要了知州的命,进而影响到他们以后的前程甚至性命,想扑上来解救,却又自知不敌怕死不敢上。

    再说了,知州的命紧捏在小霸王一方,想救也救不及,只怕自己稍一动,知州立马就先完蛋了个球的。

    他们这些官军可不知道赵岳实际没打算,也不能杀掉知州,只以为胆大包天的小霸王没什么不敢干的,敢杀掉知州。

    另外,若没有功利心促使,这帮子凶悍老兵痞至此还真没有了半点解救心。

    看到知州如此怕死不堪,温知州往日在他们心里竖立的尊贵威严、才智横溢、忠君爱国守气节、有信有义有风骨昂昂高雅君子风范…..全特妈转眼崩塌了个干净,在场官军一个个嘴上不说,心里却鄙视得不行,暗暗咒骂这特妈的就是咱们的父母官……

    形象毁了,权威一失,即使他是皇帝也不好使了。何况只是区区地方官。

    这帮子本就自私无耻又极怕死的老军痞内心不愿意为这么个长官拼命,就更没勇气扑上来进攻试着解救了。

    就那么心绪复杂地围在亭子周围干看着灌知州。

    有心思多的军官将士甚至暗暗盼着赵岳就此弄死温知州,省得这狗官没本事对付小霸王却过后凶残追罪他们保护不力。按大宋士大夫的德性和往日流传天下的很多事迹体现在这方面的作派,温知州事后指定不会轻饶了他们这帮人。

    士大夫们是最重视最讲究脸面的。读书人是最讲究节操的。

    因为这直接关系到前程利益根本大事,至少面上要极讲究讲究。

    今日事若传了出去,被天下人耻笑,温知州哪还有脸继续混官场?

    为保住荣华富贵前程,可想而知温知州绝不会讲君子大度心慈手软。

    如此,近身清楚见到了知州的种种不堪丑态,这不是看到奇景的眼福,这特妈的根本是该死的罪过。

    说不定找个罪责被全体灭口也不是不可能。

    一想到这下场,一些军官和老兵就越发惊恐不安。

    恐慌是会传染的。

    这帮官军进不能,退不行,进退两难,外表凶悍,内心却沮丧惊恐透顶。

    赵岳似乎很体谅他们的为难心情,突然笑吟吟对温知州道:“你手下这帮子官兵别在这碍眼了。让他们下去维持一下秩序,减少人群混乱造成的践踏死伤,减轻你的罪责,顺便也帮你看好车马,免得你有命回城却只能步行。”

    正害怕赵岳疯狂凶横弄死他的温知州一听这个,顿时一喜,看到了活命希望,得争取保障,哪敢违抗赵岳的话。

    再者,这帮子所谓的精锐悍卒,包括泰安第一先锋将熊炎在内,事实证明屁用不顶,既无力保他,现在也救不了他,还留这干什么?

    留着看他怎么不堪怎么更多的丢人现眼?

    而赵岳的话也无疑给了温知州挥退官兵少在部属面前丢点人的正当理由。

    温知州被踩着起不得身说话,羞恼之极,不敢对赵岳一伙狂暴之徒发怒,就把火气和愤恨喷向了只能听他摆布的卑贱官兵,躺那很没面子和权威也借机发脾气,努力提气嘶声大吼:“还傻待这干什么?都给本官滚下去干差事。”

    亭子处的官兵心中愤恨知州都这样了还蝼蚁一样轻贱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如蒙大赦,一个个麻溜溜地下擂台去了。

    刘通突然走到师爷面前,抡起胳膊左右开弓,狠狠扇了两大嘴巴子,打得这位已经清醒过来却继续歪坐椅子装昏迷的奸诈东西惨叫一声赶紧睁开了眼睛。

    没等他装作刚苏醒想鼓勇气表现一把勇护东翁主子的忠心,刘通看他那模样就猜到了,又是两大嘴巴子上去。

    师爷鼻口窜血,两片脸蛋子如着火了一样火辣辣的剧痛,牙齿也掉了数颗,这一下顿时老实了,跪在桌旁只剩下抱头惨叫呻吟。

    毕丰心思一动,指指摆在赵岳这边刘通此前发还剩下的那盘水果,笑道:“这果子是不是轮到这位知州文胆干将尝尝滋味?”

    小刘通嘻嘻笑道:“馊主意指定少不了这狗头的份。应该让他自己尝尝自酿的手段。”

    这次却没用毕丰动手。

    追随大魁的,也就是之前不敢和叶元吴声较量自觉丢了人的相扑手想弥补缺失的勇气,积极主动抢了和官府做死对头的活。

    师爷牙齿掉了数颗,残存的门牙也松动了,看到凶恶逼视自己的眼睛,却不敢抗拒不从,强忍痛苦艰难啃起苹果。

    还不敢吃慢了惹得赵岳一伙凶徒不高兴,结果把松动的门牙也啃掉了,却只能和血水强咽了下去。

    这可真叫打掉牙齿自己吞,自食其果。

    他敢吃下去是他知道这果子有料,对人体不利却无大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