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巨擘巅峰〕〔大明辅君〕〔妻乃上将军〕〔全球巨导〕〔诸天大道宗〕〔重生之仙界大帝归〕〔人生不再见〕〔春闺秘录:厂公太〕〔龙门枭雄〕〔亿万深宠:暖婚娇〕〔王者时刻〕〔太古丹尊〕〔一胎二宝:总裁宠〕〔皇后嫁到:本宫不〕〔嘉平关纪事〕〔L城城主〕〔这个王妃路子野,〕〔暴富人生〕〔皇叔宠妃悠着点〕〔我为国家修文物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2节疯子准则
    温知州听着赵岳话中有对皇帝的大不敬,本还极度愤恨地暗中转着心思琢磨着事后如何利用这点大做文章行打击报复。

    可他转眼留意到赵岳眼中流露的无尽嘲弄与杀机,又吃不准赵岳心里到底打算怎么报复他,尤其听到‘什么都敢干的刁民’这句话,更是把他吓得要死,生怕赵岳这个疯子刁民胆大包天到敢在今天公然直接把他弄死在擂台上。

    赵岳看透了温知州奸诈多谋自觉有才而自大自信的另一面是极度苟且懦弱虚荣与怕死。

    这不是温知州一个人的特点,是宋王朝时期包括皇族以及内地和边关的文臣武将都在内的整个统治集团的基本面貌。

    所以,在开国之初,赵光义斧光烛影弄死大哥宋太祖后抢了皇帝宝座就轻狂地去夺燕云十六州,想显示他的赫赫武功才能让大宋臣民信服他接位,结果却被辽国杀得惨败,自大自信一下子挫没有了,苟且怕死等本质就露出来了,从此就彻底萎了。

    随后更是一代不如一代,

    弄不过辽国,夺不回燕云不说,又分裂反出了个西夏,就这么个蛋大的小族也是宋王朝弄不过还越打人家越强的强敌,又象对大辽一样聪明地向西夏小国也纳贡花钱买平安,闹出不能再大的历史笑话,让大汉民族丢尽了威严脸面和民族自信心。

    这期间,立国不久,民风尚且保持了些彪悍敢战,统治阶层也出现了几个能力出众有为敢打的文武忠臣干将,由此支撑着大宋苟且生存下来,没有成为隋朝一样的短命王朝,国家还人口文化日益昌盛,国力日益富裕。

    注意,是富裕,不是富强。

    正是在感觉国家空前文明富强牛逼,实际越发虚弱不堪的情况下,政治有意引导的文化兴盛让儒教在中国历史上得以开始扭曲强化开发,更紧地绑定政治,渗透整个社会各阶层,有力影响和左右着本国人的精神支柱,并且从此定下了儒学以后的重点突破方向,那就是更紧地绑定政治,一切为政治服务而极尽扩展编造扭曲数千年前的孔孟不知在当时到底有还是没有说过的言论,开启了自我毒化本民族模式,不但在宋王朝本身时期把民族弄得越来越迂腐虚伪懦弱,而且在以后越发肆虐发威,在后续的明清,所谓的儒学大家不断涌现,出书立传广传变态思想于天下,愚昧众生,严厉要求别人要君子要重义轻利,要爱国爱百姓,要富贵不淫威武不屈,要不怕为国流血牺牲......自己却重名重利无耻荒唐津津乐道名利双收,三纲五常、科技乃小道、科技从业乃下九流、孔孟之言是至高无上大道是一切真理的根源不可违背不能质疑、女子无才是德,妇女包脚等等封建礼教逐步丰富完善强化,完全拘死了民族精神和探索意识,稳稳毁掉了中华民族的脊梁。

    到了北宋末期,出了个皇帝赵佶带头腐化堕落不思进取,一步步引爆了宋王朝一手积累起来的民族性弱点恶果。

    这时期,统治阶层照样涌现了许多聪明有才的。

    但朝中掌权者却无一个是真正爱国的,军中大员几无忠勇敢战能战的。

    若不是都怕死争着逃跑或投降,冷兵器时代人口就是最大战争势力的这么大一个富裕大国也不会眨眼就被小小金国灭掉了。

    到了此时,宋统治阶层几乎全特妈的是猖狂的蛀虫硕鼠卖国贼,无耻无骨废物,该死的只能祸害本族的毒瘤。

    偏偏他们还不自知是民族祸害,扭曲的儒教深入骨子里,是很坚定的实用信仰,坚信此信念是最崇高正确的,自觉是高贵良臣干将民族精英栋梁之才,自信自己作孽甚至是光明正义之举,是对国家好对民族发展有利的英勇伟大壮举。

    若是让这些统治者有机会继续传播加强有毒思想,对中华民族会遗患无穷。

    新帝国若想真正从精神层面上得到彻底改变和提升,中华民族若想从此成为真正强大的有先进意识有无限竞争力的最优秀民族,就决不能让这些人活到那时候继续逍遥生存。

    新帝国有新的统治阶层,也决不能让旧的统治阶层危险存在着争夺权力分享胜利果实。

    这些人的所谓知识才华武力,新帝国统统不需要。

    帝国有自己培养的具有先进知识信仰的充足人才治国安邦开疆拓土,海外领土已有了中华民族的优越精粹传承,更有无穷后备新人才。

    这将是一个真正崭新的强国,活力无限,飞腾跳跃式发展,从此雄居东方大地,并控制、影响、引领着整个世界。

    旧统治阶层当中毒病不轻的年轻力壮者,到时若是没死在异族或大宋乱贼乱民的刀下,还有机会活着卖卖体力聪明,为新帝国在荒山野地当苦役,没有机会向新社会散播旧的思想信仰,以孤独劳作到死赎罪,忏悔他本人和家族所犯的累累罪孽。

    而温知州这样的老家伙只会当官享福耍阴毒,干不了活,让他活着纯是浪费粮食和宝贵的社会资源,是必须坚决清理掉的老朽。

    死得早晚而已。

    只是眼下不能顺手弄死。

    这就弄死了也太便宜了他。

    不叫他体验什么叫国破家亡;不叫他享受一番异族的凶狂践踏追杀、乱民绝望下的悲愤凶残抢掠报复;不叫他野狗一样满门仓皇流离卖儿卖女甚至易子而食,惊恐到处东躲西藏,在荒山野地破茅草屋忍饥挨饿承受风吹雨打酷暑严寒;不叫他亲历乱世百姓要遭受的万般悲惨苦难绝望悲愤无助滋味,他就不会明白自己作的孽是多么深重,不明白他自负和信守的东西祸害是多么大,不会懂得自己是多么废物多么该死。

    每一代王朝覆灭时,作孽的旧统治者,包括皇帝,都会有倒大霉的,终于尝到作孽苦果,备受践踏,满门灭绝不稀奇。

    但绝大多数却能苟且平安活下来,藏到某地用往日搜刮积累的家财继续衣食无忧的逍遥生活,并且不少的很快就能凭知识、旧有的威望或军事势力得到新朝招抚收用,摇身一变又成了作威作福官爷,或者以垄断的书籍财富稍后家族就可重新崛起。

    辛勤劳作奠定国家根基,却承受着统治者造成的乱世一切悲惨恶果,而且没有希望的,永远是百姓。

    正是这个牢固不破的一代代历史事例,一朝朝统治阶层才敢不顾国家民族安危肆无忌惮作孽。

    反正国家不倒,现在能尽情作威作福活得开心威风,国家倒了,有捞的无数钱财和蓄养的势力做保障,至少可以藏匿到某地或逃往国外,以后仍然不用愁,仍然活得很大爷。苦难无望的永远是百姓而已。

    这不公平。

    历史也从来没对百姓公平过。

    赵岳想做的就是打破牢固不破的过往历史现象,让宋全部统治阶层到时都亲身承受自酿的万般悲惨苦果,让统治者认为的百姓才是乱世无助的只能承受苦难的倒霉者却能逍遥于乱世之外,由此毁掉统治者一代代抱有的敢肆意作孽的心理意识支柱和优越感。

    到时候,大宋这片领土上就是死亡牢笼,是角斗场,是屠宰场,是人间炼狱。

    困在这里的宋人包括统治者不会有南宋那样的躲避灾难地,只能面对乱世苦难,你争我斗,拼命厮杀搏命。

    帝国不会出手解救,只会派人潜伏各地拍摄下一幅幅可怕画面在帝国播放展览传播宣传。

    这样惩罚宋统治者也是让新帝国的统治阶层亲眼看看身为民族领导者敢疯狂腐化作孽的可怕下场,受到最深刻的警醒,也让帝国百姓最深刻地意识到新体制的珍贵。

    包括当政者的后代在内的最广泛的人们为保住自己享有的公平参政权和私有权益保障,为避免有一天大宋地狱般苦难不降临到自己的后辈身上,这才能从主观意识上主动积极关心国家民族事务,从精神信仰上高度重视国家民族的主权完整以及利益和尊严,愿意投身卫国血战,不惜牺牲,平时积极监督和制约权力运行,坚定维护新体制使之形成真正稳定。

    但有了惩罚计划和绝对的执行能力,不意味着赵岳眼下不愤怒。

    温知州祸害的不止是中华民族,更直接威胁到他赵岳的命。

    赵岳两世为人,对生命有了新看法,是真不怕死,但也越发重视自己的小命和权益,敢侵犯的只会激起他更强烈的愤恨和报复欲。

    不能解恨地立即杀掉温知州,赵岳也绝不会让这狗官好受了,得好好折腾打击这斯。

    他敏锐察觉到温知州深怕自己发疯直接弄死他,不屑地故意笑道:“还有哇,你从根上还有大错特错的一点。”

    这话落在正胆战心惊的温知州耳中简直就是个炸雷,让他听成赵岳是在讥笑说他猜错了赵岳不敢杀了他。

    吓得这狗官控制不住的又一顿屁滚尿流,更丢人现眼不堪,臭味更难闻。

    赵岳厌恶地退后避开了些,眼中的鄙视与杀机更强烈。

    他身上骤然泛起的在一次次历险血战中形成的浓烈煞气,别说温知州,就是旁边痛快看戏的巨人任原也惊得一个激灵。

    还在用牙齿残缺晃动的嘴艰难痛苦地老实使劲啃药泡水果的师爷更是惊得手一颤,啃半拉的水果掉地上了,以为今日难逃一死,这下真瘫倒椅子上,面如死灰,浑身控制不住的得得发抖,加上药效发作,越发瘫那无力动弹。

    赵岳玩味地以死亡威胁折磨煎熬了一会儿狗官主仆,让这对狼狈为奸的东西越发从精神上对他产生深深惧怕心理,这才笑呵呵又说:“你们这些官僚啊总自觉是制定游戏规则、掌握着游戏规则、精通运用规则玩斗争的特权人物,也习惯用特权规则害人。你们自己不遵守规则,随时根据需要曲解和篡改规则,美其名曰灵活运用,自诩为这是政治智慧,自傲是特权者才有的权力,却要求被害人必须遵守规则,必须受规则约束,必须在规则下做反应,否则就是不对不应该,是枉顾国法纲纪的犯罪。”

    “可你们的规则特权对异族没吊用啊。”

    “异族才不管你什么规则不规则,就是玩硬的狠的干你。你们呢没了规则特权就狗屁不是了,对异族想讲讲道理耍耍规则,结果被异族打得满脸开花颜面丢尽,吃亏吃大亏,老婆被抢了玩了,子孙被残杀了,没本事找补回来,却不是寻求改变,不是用你们的所谓才智妙策报复回去,而是怕到骨子里,用钱帛女人敬献谄媚孝顺,再不敢对异族玩,只能把规则特权这一套加倍凶狠用到好使的本族人身上,一代代用这套作孽,尝到甜头,经验不是一般得丰富,也越发沉迷于此,并以此为能为荣为傲。”

    “你说说你们这种官僚是什么玩艺?嗯?”

    “还有比这更废物可笑更丢人到彻底不要脸的事?嗯?”

    “这就是自傲为国家精英的你们唯一能干的那点破事?”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三观扭曲,早分不清自己是最不要脸的人渣。”

    “可我特妈就不明白了,你害我,哪来的那么强烈的优越感和自信?”

    “你凭什么就认定我家被害却只能按你们的规则行事?凭什么认定我只能在你们灵活的规则中被你们活活玩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蛊真人之齐天传〕〔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