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法武封圣〕〔冷傲仙尊:聘徒为〕〔魔天剑狂〕〔爱上妖后〕〔无敌系统之请你砍〕〔轮回两万年〕〔雪山神锋传〕〔在世修罗〕〔逆神寻路〕〔浩瀚仙魔〕〔女将为妾:戏精王〕〔魔域王座〕〔极品最强医圣〕〔兵王之王〕〔作精总裁追妻路〕〔圣斗狂神〕〔全能护花学生〕〔异界封皇〕〔星际之墓〕〔竹韵悠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95节剧情转变
    “更高兴是你们够蠢,却总觉得自己文能安邦武能定国能担起保卫江山的重担嘛。大宋缺了谁都行,就是不能缺了你们这帮人当官治国。”

    “温大人高傲冷酷,漠视人命,喜欢搞悲惨世界,想必很想尝尝兵灾的滋味吧?”

    “官场现在谁都知道我大哥耻于和你们同殿为官,早心灰意冷不想干了。你们都不信宋室江山没我大哥不行,一波又一波急着害死我家。很好。包括皇帝在内,你们会如愿看到自己在兵灾中到底会是什么搞笑样子的。”

    温知州猛然被点醒,也意识到自己是被老奸巨滑的蔡京耍了利用了。

    这本已经够惊惧痛苦的了。

    再一听赵公廉会因此事趁机弃官不干了,这本是他搞这场阴谋希望的,按理说应该高兴才对,但此刻却成了索命钩一样惊得温知州绝望一片。

    他不是太怕辽军杀进来占了宋土。

    真到那地步,他可以象历史上那些名臣一样聪明识时务地献城投降,忠心为辽国服务,当个好官,努力发挥才智干出成绩,照样能当大官享受富贵,照样名留史册,家族也未必会遭受兵灾大难。但此前,若是因为他让赵公廉有了坚决辞官甩手而去的理由,导致大宋江山转眼陷入灭亡之灾,那他满门休想得活,可等不到辽军打来可投降的那天。

    第一个饶不了他的就是皇帝,而不是搞擂台阴谋事先想的帮着朝廷搬倒了赵公廉能如皇帝意的美事。

    赵公廉坐镇沧北到底有没有那么重要?真就无人可取代?

    若在此前,温知州是绝不会承认这个的。至少心里不愿意承认。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他觉得自己才能就极高,尤其计谋无双,手段了得,若换到赵公廉位子上即使不能干得比赵公廉强也至少不会差了。

    就算他自己不行,可满大宋还有那么多高官能臣,总会有比赵公廉厉害的,总有人能取代赵公廉顺利接手清州防务。

    这就是他在地方上的闭塞无知了。

    他不知道,皇帝想换掉赵公廉,可大朝会上那么多威威才子官员却无一人敢挺身担当清州的活,已经证明大宋无人。

    但即使对朝廷丢人的这种事缺乏及时了解,此刻他也不这么想了。

    以他绞尽脑汁准备的阳谋一样不可破的阴谋,以上千大军参与,却连赵公廉的无知粗鄙年少弟弟都玩不过,怎么可能和赵公廉这样的公认奇才比。温知州对自己的能力头一次丧失信心,对内地官兵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有了清醒认识。

    上百精挑细选的猛将悍卒收拾不了赵老二的一个侍卫。

    数百挑出来的骁勇将士对付不了赵老二几个侍卫。

    上千武装齐备的军队被起了哄的赤手空拳草民随随便便就轻易踩死堆死了大半,看看剩下的官兵显然也吓破了胆。

    这样的军队哪能打仗?更别说和凶悍的辽军铁骑交锋。

    温知州上任以来不是一心搞腐/败。

    他也是积极要求进步的,当上州级一把手后,野心暴涨,渴望有朝一日能位列阁臣,成为真正的名臣大员,也是心有大志的,考虑到在政事上自己没什么高招,难有大作为,突破口就选在也想象赵公廉一样展示文武全才治军有所作为。

    他想证明不是只有赵公廉能干,上任后对军队抓得很紧,也相对善待将士。

    大宋朝如今乱贼纷起,社会治安日益崩坏,离得不太远的青州就有数股悍匪为祸。在这种情况下,军队的重要性就日益重要。他相信下本练好一支能战的兵绝对能用得上,早晚必能从治军上获大功显卓越政绩才干。

    他这么想没错,当州长也比那些只知拼命捞钱享乐,不干人事,祸害完了一地就靠贿赂朝中要员升官的地方官有为。

    出大钱派军需官买羊犒赏军队鼓舞士气就是出于这个原因。

    结果却害死了同姓的温家兄弟的父母四条无辜性命,间接作孽,并已证明了他的御下无能,不但没有治军才能,连抓吏治、理政之才也欠缺,上任以来带给泰安百姓的只有苛捐杂税和祸害,他却不自知,自我感觉一直是不一般得好。

    现在温知州惊恐发现的是,象他这样比较努力治军的结果也只把军队弄成不堪一用鸟样,那,那些根本不在乎丘八的州府,军队会糟糕到何种程度?烂军腐将毫无忠勇报国之志,争相贪生怕死,怕是连区区小股凶悍盗贼都弄不过吧?

    更可怕的是,大宋刚刚经历了一场空前怕也是绝后的滔天大灾难,眼下正是最虚弱不堪的时候,说不定风稍大就倒。

    在这个时候赵公廉若甩手不干了,带家族躲走它处,不说投敌辽国西夏什么的太打击人行为,就只是弃家业藏匿起来冷眼旁观大宋统治者折腾下去,深得文成侯影响,只迷信文成侯的领导指挥能力的沧北十万大军的军心士气必定首先一落千丈,也必然迅猛波及打击到整个高阳关路的军心士气。军无战心,哪能挡得住穷疯了也逼急了的辽军趁机再犯?

    沧赵家族的威望在大宋实在太高,尤其是在河北东路一带。

    那的人一提朝廷,首先想起的怕不是当地官府,也不是东京朝廷和皇帝,而是文成侯。

    赵公廉从来不是高阳关路的最高首长,从没有资格管过整个河北东路事务,但那的人眼里,文成侯就是朝廷,就代表朝廷的荣辱兴衰和动向。若是连文成侯都抛弃了宋室江山,怕是最少最少是高阳关路的百姓对朝廷丧失信心。

    人心惶惶,剩下的百姓怕是会立即抛弃对宋室的留恋,争相投奔海盗。如此,整个河北东路怕是会转眼彻底溃烂掉。

    怕还有更严重的后果。

    文成侯被朝廷逼走,消息一传遍天下,怕是会举世哗然。

    大宋的敌人会乐屁屁了。

    宋人却怕是如当头挨了一棒子,人心浮动,怕是悍然造反和逃离的能形成狂暴风潮,后果无法想像。

    到得那时,宋室江山被内乱也闹黄了,真就极可能轻易崩溃易主,怕是都不用辽军打就灭亡了。

    至于宋室依赖的能战西军,受文成侯冤屈事件影响,怕是各将门对朝廷的忠心会大大动摇,起了异心也不稀奇。

    即使不受丝毫影响又能怎样?

    被更强悍的西夏军牢牢牵制着,西军根本不能抽重兵抵抗辽军,否则西军老窝先得被夏军毁掉。

    更糟糕的是,若是辽军和西夏军联手夹击,西军再骁勇善战也只有灭亡的份,哪有能力挽救大宋的命运。

    那时,宋江山就是异族蛮子肆意驰骋施暴的天地,五胡乱华之灾重新上演。身为宋人,稍管是官是民还想好过?

    越想越不敢想。

    之前,温知州敢谋杀赵岳逼迫赵公廉,那是他坚信文成侯重气节名声如性命,顾全大局讲究民族大义,即使愤恨朝廷薄情不公,也绝不会负气干下让中国陷入刀兵火海的事,在史书上留下千古骂名。

    包括皇帝赵佶在内的朝廷其实也是这种心理。

    也就是说,赵公廉的忠义品行气节反而正是朝廷敢步步紧逼最终玩死他的依据和底气。

    这不可笑。

    因为历代让皇帝或权臣不顺眼的忠臣干将大多就是有这个特点才这么被朝廷放手肆意搞死的。

    都说皇帝对臣子看重的是忠心第一、能力第二。

    实际上,当一个臣子太能干了,威望太高了,即使再忠心不二,朝廷也容不得他。

    即功高震主之罪。

    这罪过,在皇帝眼里,包括名君,比当官祸国殃民严重千万倍。

    别说悍然造反,就是使着稍感不如意,皇帝也断然容不得此人活下去。汉代名将周亚夫就是这么死的。

    可温知州现在知道了沧赵子弟信奉的最高原则,晓得赵公廉为保命保家族,危急时怕是照样会不管天下如何遭殃,不会顾忌在史册上的名声,那,别说他,就是朝廷想玩死赵公廉只怕也玩不下去,至少眼下只能迁就赵公廉的要求。

    那,赵公廉一怒向他发难问罪,朝廷只能顺着来,圣旨下,蔡京不当权了,谁也护不住他,满门老小还想活命?

    温知州彻底急眼了,鼓足勇气突然哆嗦着对赵岳道:“本官错了。”

    这是他心里早想对赵岳说的,只是赵岳一直凶横地不给他认错妥协的机会。

    “嗯?”

    赵岳冷冷哼了一声,吓得温知州又是一阵猛哆嗦。

    但温知州也豁出去了,再不求饶,连他带满门都得完蛋。沧赵家族决不会放过他。朝廷也放不过他满门。

    家人死干净了,那就彻底鸡飞蛋打,什么希望也没有了。

    到底是聪明人,富有内斗经验,他立马意识到错误,又慌忙改口道:“我,是我错了。我不配当官。”

    他扑通跪拜在赵岳面前,“是我够蠢不知文成侯的重要性。确实是我不自知,自不量力……”

    边说边猛磕头。

    人呀,一旦软了一次,开了头,再软就没心理障碍了。

    温知州和师爷这对狼狈此刻为求得一线生机,至少为传宗接代的儿子能有活命机会,什么脸面也顾不上了,一味苦求,表示只要赵老二肯放他们一马,什么要求他们都能答应,并且以后绝不敢再和沧赵家族作对。

    在任原等的欢欣鼓舞注视下,赵岳沉吟了一会儿才缓缓道:“你们是想认罚代死?”

    温知州听出了赵老二话中的极不甘心,吓得只顾磕头,什么也不敢接茬,生怕说什么都会激起这疯子的杀心。

    就在二贼越来越绝望的时候,小刘通突然笑嘻嘻道:“四哥,要我看呐,认罚也不是不可以。”

    二贼一听,顿时喜出望外,连忙转头对小刘通一个劲磕头。

    能不能趟过自己惹下的此次灾难就全看这位嚣张小爷的心思了。

    让他们欣喜若狂的是小刘通又说了:“四哥,咱家现在太困难,没钱没粮没衣着,又没来钱粮的路子,秋收还有些日子呢。经历兵灾后剩下的乡亲日子太困苦,急需钱粮,等不急秋收。要我说,杀了他一个,还会有其他蠢蛋,杀不完的。杀了这个蠢蛋官也只是一时解解恨。不如饶他一命让他赔钱更有用。”

    搁往日,若是谁敢勒索钱财,温知州指定会失了心头肉一样和谁死磕到底。

    但此刻,他一听这话却是如闻天籁妙音,立即符合道:“小人愿意交纳钱粮认罚。请赵二爷开恩定个数。只要小人能办到的,小人发誓全力办到。”

    赵岳怒哼一声:“我家遭灾还不全是你们这些无能蠢蛋官给害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五代梦〕〔重生日本当神官〕〔黎明之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