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战卫〕〔无敌炼药师〕〔武神血脉〕〔抗战之猛将召唤〕〔我不是天王〕〔老婆快对我负责〕〔恋战新梦〕〔坏总裁的枕上盛宠〕〔医妃读心术〕〔爱就在咫尺却难以〕〔替嫁娇妻:冷情总〕〔霍长渊林宛白小说〕〔重生之御医〕〔嫁入侯门〕〔超维入侵〕〔百日婚约,亿万总〕〔网游大相师〕〔卿卿醉光阴〕〔我的爷爷是至尊〕〔纪少在线撒狗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00节中山狼,上
    温知州三十多才结婚生子。

    唯一的儿子小温年方十六,和赵岳同龄却自然和赵老二不同,是大宋常见的另一种类型的公子,但也是个出众的少年。

    确实出众,非反话说的贬义嘲讽。

    这孩子长得不是一般得漂亮,继承了温知州的帅哥基因并且大力发扬了,肌肤白嫩,体态俊俏,眉眼清亮,五官精致,比天下太多的女孩子还漂亮可爱,若是化妆成少女,怕是比太多漂亮女孩更迷人,认识他的人遇到了怕也真当成女人喜欢上了。

    不止如此。

    小温还聪明伶俐,勤奋好学,读书出众,秉承家教,吟诗做文章很有才学和天赋,虽然没得神童赞誉,但凭真本事日后考个进士及第正常下根本不是问题,而且一身儒雅秀气,年少欠火候称不上风度翩翩,却也是文质彬彬,举止有礼,非纨绔草包。

    小温还稍大就尤喜穿白,就象此次来泰安的赵岳一样常常是一身雪白。

    要想俏一身孝嘛。

    不过,小温读书不习武,喜穿的也不是赵老二这种下凡仙侠似的紧身箭袖雪衣,而是这时代文人士子风流的那种宽袍大袖。

    他没有赵老二那么高那么健美的身量,也没有赵老二那么英武出众的相貌和隐隐慑人心魄的雄风气质,未经风霜磨砺的少年脂粉气很重,阳刚气欠缺,穿仙侠雪衣自然也穿不出赵老二那种漂亮拉风又威风凌世的高贵霸气大气独特味道,但,衣如雪,让本就白嫩俊俏的少年更显得温润如白玉,粉雕玉琢,纤尘不染,飘飘凌凌如仙,比赵老二更象来自天界仙境的佛子仙童。

    雪衣赵老二的举止作派形象无疑更象是下凡的怒目霹雳金刚,或是冥界派来的索命制造灾祸的罚恶使者。

    那么,相对比,雪衣小温的形象就纯粹是下凡送福音的文明儒雅东方仙使或西方的可爱天使。

    小温的形象,在儒风昌盛轻贱骁勇而缺乏血性的浮华懦弱书生气大宋世界,无疑更合时宜,更合人们脾胃,更受欢迎。

    若是这时代也有二十一世纪那种娱乐圈,也有明星小鲜肉网红什么的,小温童鞋指定可以轻易大红大紫,入行不用怎么努力折腾就能很快脱颖而出并登顶最火热最受关注和欢迎的一线。而赵老二就惨了,入行也会有人喜欢,但怎么折腾也火不起来,怕是暴死加不惜代价的大炒作都不会有上网络头条的机会,风头能被小温轻轻松松甩开几条街去,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

    小温这等人才出众的官宦之家少年郎别说是在泰安,就是放到人才济济的京城也算得上出挑少见的。

    无论是泰安的还是京城的,见过小温公子的无不称赞一声好个钟秀一身的少年郎,家教太好,聪慧过人,才华横溢,儒雅士子富贵可期,日后必能把温氏一脉门楣发扬光大。

    有人曾经拍马屁称赞看到小温就仿佛又看到了当年文成侯的风采,甚至称赞当年的文成侯也比不上小温出众。

    因为什么呢?

    因为赵公廉脸不够白嫩,剑眉刀骨英气勃勃的却沾了些下贱武夫气,言行举止也带着点难以改变和掩藏的边关草莽野性气,尤其是一米八几长得太高太矫健,不够俊俏,不符合宋人审美观,也不太符合宋人心目中的儒雅风流士子形象。

    赵公廉高挺俊美,玉树临风,又才华卓越震惊天下,当年以十几岁就已经展现风度翩翩文采风流奇才形象倾倒了天下不知多少人。不知有多少春闺少女和已嫁为人妇却自觉美貌或有什么优越性的女人朝思暮想,甚至在梦中含羞没臊的疯狂恩爱缠绵。

    小温公子出身士大夫官宦之家,底子好,不是赵公廉这种草莽武夫农家子弟,完全符合宋人对高贵士子的形象要求,被人捧得比赵公廉当年似乎更出众更高贵,也更有前途,也确实吸引的不少无知少女心怀爱慕甚至梦寐以求。

    如此,自然是其货可居。

    所以在小温还只是十二三岁时,作媒想结亲的就差点儿踏破了温家门槛,让温大人好不得意,他家母老虎更是张狂放言:文成侯当年算什么,乡野小子怎比得我儿高贵出众。

    以貌取人,听名断人,自古就有名言对此荒唐事严加批评警醒。

    但,世人习惯使然,世俗仍然热衷于此。

    这一点在小温身上同样灵验。

    人们对聪慧有才漂亮可爱又天生富贵的小温少年郎的追捧无疑是盲目追风。

    小温被称赞出身官宦士大夫门第家教好。

    嘿嘿,他的家教确实好。

    小温完美继承了他爹身上的大宋士大夫文人习气,也完美继承了他妈骨子里的暴力凶残冷酷狭隘,小小年纪已经颇有心计,而且喜好玩阴谋诡计袖里乾坤,阴损歹毒,以此为能,又追求风流,好色成性,已有了士大夫欺骗性一面,不是外表那么温润。

    但你若说他坏,也不尽然。

    他不是纨绔子弟,更不是高衙内那种拉帮结伙横行街头专干坏事恶心人的事让人倒霉以搏开心以当众显高贵优越性的货色。

    他干坏事,坏在他的三观上。

    他三观符合特权宋代的传统,却是扭曲的,坏在自负是士大夫‘大官’家的高贵子弟,是优越贵族而高傲轻贱百姓。

    从小就受观念和心性皆无良的爹妈深刻影响,小温视万民如蝼蚁,无视百姓权益。

    在他心里根本没把百姓的命当人命。

    他和他爹妈一样,认为无权无势的贱民天生就应该为他这种贵族效劳并老实甘愿奉献牺牲一切。

    由此,他没感觉害人是坏是错的。

    有他爹妈护着消除罪责后患。他犯罪不用受罚受教训,习惯了也就一向觉得就该如此贱视和利用万民。

    他是如此高傲,偏偏又好色上瘾,追求士大夫的风流放浪为高雅高贵事,坏就坏在看上哪个女人就会弄一弄以为高官n贵族子弟的权力和荣誉。

    他鄙视高衙内那种地痞作派公子哥,行的是他认为的高雅读书才子贵族子弟应该有的体面计谋手段,不会当街强抢。

    他行的是骗。

    用他讨人喜欢的形象和身份共同形成的极具欺骗性下手,把看上的无权无势女人弄入别院一次次得手。

    上当的女人畏其势力,只能忍辱掩声。

    当然有的喜欢这种俊俏小生,被骗了玩了也愿意和小温几度风流。

    关键是小温不觉得自己所为是欺骗是在干坏事。

    他觉得那是谋略,是超人一等的才华本事。

    重要的是,自己是高官贵族子弟,更是品貌皆出众的当世罕见才子俊杰,高傲认为弄弄哪个女色是哪个卑贱女色的荣幸。

    天下太多女色想和他小温一度风流还想都不要想更别说可得呢。

    正是后世遭人恨却又无奈的‘我玩弄你是看得起你。’的典型心态和说法。

    温公子心理话是:你这种下贱女人此生能有和本公子这样的贵族才子子弟上床快活的机会,你就偷着乐吧你。

    干得顺手,

    遍尝入得眼的美色,享尽风流快活,不但没受到惩罚,反而获得不少敬畏讨好倒贴,这小子越发高傲而习惯。

    因为他妈家也是京城官宦,有些权势,他爹则是给蔡京为虎作伥的亲信,没当上一州之长时也能依仗蔡京的权势可横行东京,即使是京城的大大小小官员也得给面子,当了泰安知州,成了当地最高长官,一言九鼎,威风八面,那更了不得了。

    在这种家族环境中长大的小温直觉观念就是他爹很厉害,权威大得不得了,当他爹是高官显贵,他自然就是名门望族显贵子弟,读书那么多却没意识到从五品知州在大宋官场一抓一大把,不能说算个屁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官场中层寻常官僚一枚。

    自觉父母能罩得住一切。

    他又是泰安第一公子衙内,自当横行无忌。

    品女色,玩玩才子风流雅事享受贵族待遇而已。没当街欺男霸女已是知道收敛,是懂得贵族应该有的风范。

    巧就巧在擂台开赛这一天他又艳遇了。

    相扑这种野蛮事自然不是小温公子会喜欢的活动,不会坐车大老远受累去看眼凑趣,对这种民俗热闹一向鄙视,没兴趣。

    他也知道他老子搞这个擂台赛实际是在算计赵老二。

    他也久闻赵老二威名,但不但没好奇和仰慕心思,而且心里极度鄙视。

    粗鄙无文之辈也配称名门公子。

    横行霸道,专以逞凶搞事,威名再大又如何?

    所作所为和强盗匪类仿佛,无知而自甘下贱,丢尽家族脸面,也配称豪门贵族子弟?

    沧赵家族再风光显赫也终归是边关野蛮贱门。真正的贵族耻与其为伍。

    小温直觉判断,广有智谋才学的士大夫高官父亲玩死赵老二这种卑贱愚蠢鲁莽之徒是很自然,很合理,很应该轻易得手的事。

    小事一桩,结果早已预定。

    赵老二混到头要栽了,指定是个死,区别只是具体怎么死的。血糊拉的肮脏下贱事有什么可去看的?

    他觉得沧赵家族这种不具备真正贵族品质与风范的人家灭亡也是可预见的,早一天晚一天的事。

    或许从赵老二死亡开始,在大宋风光无两显赫一时的沧赵家族就会随之轰然倒塌满门死绝,成了满天下的高贵读书人士大夫眼中又一笑柄。

    小温没心思去看比赛。

    心浮气躁的在家里读不下书,今天又有点莫名其妙小兴奋,死活坐不住,感觉太闷得慌,就带爪牙出来闲逛。

    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封神榜》上有名人一样,一旦在家闲坐不住了就是离洞府下山该死的时辰到了。

    无聊瞎转悠间,他进了茶楼,在一片追捧知州公子的马屁间施施然傲慢而坐,悠然欣赏起这里正上演的戏曲。

    这一看居然看到个风情万种的戏班俏佳娘。

    玩惯了的小温公子第一眼看到这女人,眼睛就直了。

    看着扭动的娇躯,听着婉转诱人的歌喉,小温只感觉此女只应天上有,真乃人间绝世尤物,小腹顿时一片火热。

    哪里还能耐得住暴起的色心。

    好不容易坚持到这段不长的戏唱完,他立即打发爪牙请戏班子去他家表演。

    知州公子想办的事,茶楼主人岂敢拦着坚持戏班在自己这先表演完。

    小小民间唱戏野班子草民自然也不敢拒绝知州公子所请,就这么匆匆收拾了一下就跟着进了衙门后宅。

    一到了自家地盘,没外人看见了,温公子就露出贵族嘴脸和权威,背着手很自然地高傲对看上的小娇娘吩咐:“你,本公子看上了。打今日起,你荣幸地可以在我家生活了,就在本公子身边当个贴身侍女好好伺候着本公子。若能伺候得本公子满意了,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荣华富贵你可以尽情想见。本公子不会亏待了你。”

    所谓贴身侍女是干什么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