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枭皇〕〔皇家炼丹师〕〔攻略小社会〕〔宁晚陆景承〕〔楚离冯小青〕〔我修了个假仙〕〔御前心理师〕〔嫁偶天成〕〔嫡女掌乾坤〕〔穿成白月光落地成〕〔偷心俏冷妃〕〔侧妃娘娘洪福齐天〕〔同桌追定你了〕〔娘娘她擅攻心〕〔娘子太温柔〕〔你不是我以为的快〕〔盛世荣宠之商女为〕〔快穿之宿主又逆袭〕〔巅峰狂少〕〔郡主小心:九皇子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06节逻辑闹剧
    雷都监纵然是武夫,胆子大,骤闻高官在衙门里遭蛇咬意外死在床上的这种诡异怪事也不禁寒毛倒竖,惊骇不已。

    这特妈的今天也太多事,太多意外,太巧了。

    感觉这里面似乎有阴谋。

    似乎有什么厉害的人物在暗中操作这一系列骇人听闻的事故。但理智上判断又似乎不是。

    单说戏班杀人的事就不可能是预谋的,只能是温公子自己一手招致的满门意外。

    高衙内后脚也死了。

    他的死若说是个阴谋,那怎么筹划才能保证达到这种成功?

    人又不是神仙。

    怎么能知道或操纵高衙内今天赌钱一定会输,而且会输急眼了大怒丧失理智行凶?

    怎么确定死的必会是高衙内?

    一帮纨绔聚一起赌钱胡闹,年轻气盛的行事没个分寸,闹出了大冲突,结果造成死伤,这应该也不算太意外。

    要知道高衙内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一向依仗家中权势充纨绔帮的老大,行事霸道凶残,早晚会闹出大事。

    今天这些事聚一起暴发极可能就是个巧合,但这种巧合怎么想也太可怕了。

    转念再一想,雷都监焦虑的心又一松。

    死了好哇。

    高通判死得及时,死得好。

    他正干着急却没个好主意怎么应对高通判这头坐地虎的疯狂报复,怕抗不住这股权大的强势扑击,不想这头恶虎居然突然自己挂了。

    想是作孽太多,触怒了老天,父子皆同一天遭了天谴。

    嗯,嗯,也包括暗中作孽的伪君子小温。

    高通判一死,高家的权势根基就断了,无人能顶事,高氏就倒了。没人能以权势硬治他儿子的罪了。

    还有,本州少了这头碍事的坐地虎,温知州的一把手权势才能真正体现出来。

    身为知州同伙,知州的权威强大了,这里面的好处可是太多了。

    想到这一点,随着赶路越想越通透,想到泰安官场重新洗牌带来的必然会暴长的各种利益,雷都监心情越发好起来。

    心情好,追捕戏班的一身疲惫就不那么明显了,浑身一轻,脚步轻快,雷都监精神抖擞又是一通大忙乎。

    他尽职尽责且一片‘善心美意’又积极帮忙处理通判家的丧事,尽了同僚之谊,并对衙门里出事的那间卧房做了现场调查。

    调查什么的就是扯蛋了。

    凶手是蛇,又不是人,蛇不知钻哪早不见了,能查到什么。

    雷都监假模假式,惺惺作态,不过是玩了把官场再寻常不过的场面即兴作秀而已。

    但通判夫人却不领情,不但没一点感激,反而在丈夫挂了的慌乱悲伤情况下也没忘了破口大骂雷家害死了她宝贝儿子……

    通判衙门上演了好一场诡异的大闹剧,让现场的其他人员都开了眼,反而冲淡了恐怖悲伤气氛。

    高通判的婆娘不是个善茬子,也是作威作福骄横惯了的,闹腾不休,赌咒发誓一定要雷都监的凶手儿子为她屈死的好儿子伏法偿命,并且指责丈夫的死一定是雷都监为保凶手儿子而特意安排的人对她丈夫下了黑手,以此断了高家追究凶手的权势。

    不然事情怎么会那么巧,儿子前脚被打死,后脚,当爹的就发生这种闻所未闻太令人难以置信的意外也死了?

    闻讯而来的高氏众多朋党好友亲族也感觉高夫人分析得很有道理。

    堂堂一州二把手要员在衙门里被蛇咬死了?

    别开玩笑了。

    若说不是阴谋,不是人为的,太令人难以信服。

    而雷都监既有做案强烈动机,更有做案的实力和便利……

    他可是管兵的主将,手下各种爪牙无数。

    再一联系泰安官场一二把手间的权力斗争和两派之间不时发生的利益冲突……

    嗯,嗯,

    高通判死于蛇口,九成是他干的。

    甚至连高衙内的死也是预谋。

    这是个处心积虑的重大连环阴谋。说不定主谋正是温知州。

    是温知州一伙借擂台事吸引众人注意力,假装联手对付赵老二,麻痹了高通判的警惕,玩的其实是一箭双雕,赵老二要干掉,高通判也要就手除掉,并且,事发时,温知州能以主持擂台而合理脱身事外。由雷都监等同党在城中负责动手。

    好在上天有眼。恶终有恶报。温知州怕是没想到算计别人算得精妙,他自己的心肝宝贝儿子却先遭报应挂掉了。

    这种事就不能多想。

    一多想就难免洞脑大开。一洞脑大开,那简单的事情也会变成极度复杂玄奥,内幕变得极恐怖可怕。

    高氏亲族正为失了通判依仗而悲伤沮丧,为以后无助的难测前途而仓皇,一认定雷都监极可能是幕后主要凶手,顿时就把满腔不良情绪对准了雷都监,一个个瞪眼死盯着雷都监,恨不能扑上去生撕活吃了温知州的一众骨干党羽。

    而其他靠高通判发达的既得利益者意识到这其中的猫腻和险恶,无不大惊,立即心照不宣纷纷弃下高家丧事甚至变了嘴脸。

    高家失势,没用了。和本州一把手作对,无疑是自找难受。

    想保住家中财富势力,想以后继续在泰安作威作福,就得当机立断切断和高家的友谊,靠向知州一党。

    此时可讲不得风度道德。

    于是现场就更热闹了。

    雷都监先是被骂得尴尬冤枉,却百口莫辩,后却是得到异党的踊跃支持帮反驳而得意,初步尝到了高通判死掉的妙处。

    高夫人则气疯了,越发夹缠不清撒泼大闹不休,差点儿把雷都监抓个满脸花。

    他们闹得欢实,却不知在高夫人惊慌带着家中爪牙去衙门处理丈夫的事,造成后宅一空时,家中秘藏也跟着没了。

    没错,弄死通判官父子确实是个预谋,有人为。

    为的人正是赵老二在高盛客栈昨晚上亲手抓到的两小贼。

    具体布置蛇的是那个胆大的男孩子,叫小草,总这么自称和被人叫,全称其实是叫草上飞。

    小女贼叫小雾,全称叫雾里飘。

    这两名号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好人,肯定是轻功高的绿林人氏,是飞贼的可能性极高。

    小草和小雾的轻功和偷盗技术确实了得,杀人搏斗刺杀以及反侦察技术也不低,年纪虽小却已经是大盗的范畴。

    他们以兄妹相亲想称形影不离一同讨生活,但并不是亲兄妹,而是师兄妹,小情侣。

    他们的师傅是个迷信思想极度严重的武艺高手兼神偷老贼。

    这种迷信在宋代不稀奇。

    迷信鬼神,坚信报应轮回,老贼很担心当贼作孽而死后被地府判官判为下世转生为畜生,所以一生信守自己那套侠盗原则,即专祸害该受惩罚的坏蛋,但弄钱只自己悄悄花。

    他并不搞劫富济贫,不为别人花一个大子。

    他把偷盗甚至杀作恶多端的有钱人视为代天行善,是积阴德,偷的钱财则属于他辛苦的劳务报酬,并坚信这符合鬼神要求。

    他觉得自己天生就是当大盗的料,所以才学到这一身本事,所以此生也是天生以作贼代鬼神出手惩罚阳间恶徒的。

    很神圣的使命。

    这样的使命自然要有人继承下去,让他即使死了,仍有人代他在阳间积阴德。

    这对继承他神圣使命的人也是有好处的。

    小草和小雾都是孤儿,父母都死在数年前的那场大旱绝收以及官府虚假赈灾中,一个四岁一个三岁被老贼相中收养了。

    老贼有独特的人生观,对收养的两徒弟也独特,生活上比亲生父母还上心,尽可能周到体贴,还努力教导读书,很慈祥慷慨,但偷这方面就是另一个极端,教导技术和他信守的那套原则极其冷酷严格,凶如魔鬼,安排盗窃练手同样铁石心肠。

    两孩子五六岁起就已经算得老练小贼了,并逐步担负起老贼的花销,并且成了和老贼一个模式的贼。

    对师傅的感觉,两孩子在感情上是复杂说不清的,既高度敬爱亲近依恋信赖,又非常畏惧厌恶总想逃跑离开。

    今年几个月前,老贼突然说他大限到了,带着两孩子去了准备好的深山中隐居等死,其实是早年行窃遇到高手阻拦被打成内伤,年纪大了压不住伤势,感觉要死了才说得那么神秘,结果很欢实地隐居几个月后才突然挂了。

    两孩子被从小洗脑也迷信鬼神报应,隐居其间很是用心照顾老贼,师傅死后又伤心欲绝地按嘱咐把老贼埋在指定地点。

    没有墓碑,没有金银珠宝随葬品,没有坟丘,只有高档棺材一具深埋。也不必守灵。

    生为贼,讲究的,死是不会留下墓地印记什么的。不然引人偷让人唾弃吗?

    老贼坚信自己的三观,死前满脸幸福微笑,自信满满说他下了地府一定会得到阎王爷的赞许,下一世一定会大富大贵。

    处理了师傅的后事,隐居地的食物储备也没了,两孩子必须出山谋生。

    这一离开,伤心和失去亲人依靠的强烈失落感也随着踏入社会而迅速消失了。两孩子又感觉没了老贼的轻松自在。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隐居时段无巧不巧的刚好避过了今年这场移民狂潮和可怕动乱。

    迷信的老贼也许真有什么灵感,或是得到过鬼神的提醒,是有意精准安排了隐居和死亡。

    谁知道呢。

    两正少年活泼的孩子不会想那么多,在深山中对外界的事什么也不知道,只是惊讶这一进一出,世界居然大变样了。

    原来熙熙攘攘,甚至摩肩接踵的居民不见了。常住的那个镇上熟悉的邻居也绝大多数消失了。到处是荒村空房子。

    两孩子很是惊奇。

    但社会大事不是孩子关心的,更不是贼关心的。

    然后,两小家伙就不在意地开始流浪天下,继续按师傅教的原则以偷罚恶并谋生,并很是快活地发现世界这么一变给他俩‘公费’旅游天下提供了太多便利。

    比如一路上空房子多的随遇而安住宿藏身;

    比如地痞坏蛋被入军,同行竞争少了,能威胁到他们的当地各种团伙少了;

    又比如社会秩序混乱,官府管控无力,方便浑水摸鱼,做大案不会象以前那么轰动,并且极便利做案后销声匿迹……

    茫无目的。想去哪就去哪。开开心心随意瞎逛。

    后听说了泰安设秋季相扑大赛,有热闹看,对少年吸引力不小,人多而混乱又肯定方便弄钱,久闻泰山大名却从未见识过,得逛逛,于是转向泰安,结果碰到了拉风的赵老二一行,瞧赵老二的威风气派,两孩子很是羡慕:会投胎,有福气的混蛋一个。

    羡慕的结果就是两孩子决定:这么有钱这么拽的混蛋家伙,得弄他。

    必须的。

    所以就悄悄盯上了。偷马未成,又跟到客栈准备偷人,谁知混蛋赵老二居然是个高手,是真正的霸王,居然也是好人。

    他们信守的是老贼那套三观,被赵老二有意一引一谈。两孩子大感遇到了知己同行。

    大家既然都是以恶行善罚恶的高手。

    赵老二可算同龄人,双方天然有亲近感,有共同语言。和真正的宋代土产少年小刘通更有话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