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道登天〕〔英雄联盟之无上荣〕〔长恨缘歌〕〔龙刺兵王〕〔大刁民〕〔霜舞天下〕〔聊将锦瑟记流年〕〔网游之一梦百年〕〔从诛仙穿越诸天〕〔我在异世卖挂〕〔水门甲〕〔临神传〕〔食香满农门〕〔邪事儿〕〔梁山初雪〕〔连续变向〕〔窃天之人〕〔火影之万界召唤系〕〔诸天网购〕〔都市之护花妖孽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09节中山狼,下
    病虎威犹在。

    巨汉奋力反抗,虽在病中,却一时半会也不是寻常爪牙和这些无能的社会混混帮凶能迅速收拾了的。

    阔少的贴身保镖教头模样的汉子这时呈了威风,一根哨棒使得呼呼生风,颇为凌厉,担当了主打,猛击放倒了病虚巨汉。

    巨汉一倒,想挣扎起身却是没了力气,病中蜡黄的大脸随这番抗击用力而越发难看,胸脯急促起伏,却似乎喘不上气来。他发出病伤野兽般愤怒绝望的咆哮,怒吼却因病重又被暴打而虚弱得没有丝毫威慑力,只刺激得众歹徒越发亢奋得意。

    那阔少更猖狂兴奋,急促摇着扇子叫嚣:“你打呀,站起来打呀。你不是挺能打?不服,你特妈的起来接着反抗呀……”

    桃花指一指巨汉,“给我打。狠狠打。不老实就往死里打。让他知道本少爷是谁。看他还敢不敢不听本少爷的吩咐。”

    在众多乡邻的热烈围观起哄下,打倒巨汉的教头高昂着头,牛逼傲慢得不行,仿佛他打败的是入侵的异族大将般骄傲自豪。

    其他爪牙帮凶则中了大奖一样精神,哈哈叫嚣着个个奋勇当先欺负起不来的巨汉,嘲讽辱骂间肆意拳打脚踢,更棍棒交加。

    打得巨汉痛苦呻吟,起初还招架着挣扎想起身反抗,后不得不翻滚尽量躲避暴打,但很快打得连翻滚都没力气了,侧躺那抱头躬身无力地喘息着忍受乱棍乱脚猖狂肆虐羞辱,但却是始终不肯开口求饶一声。

    小刘通在马上稍远看到这一幕,脸上现出愤怒,瞪起了眼。

    “四哥,我看这大汉是条好汉。英雄怎可折辱蛆虫之手?”

    宿义怒道:“一群人渣欺负一个重病病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我打。二爷,待我去和这些虫子较量较量。”

    宿良冷笑一声道:“这阔少这么拽,他谁呀他?”

    在赵岳马头陪着走的擎天柱任原闻声道:“这小子是本县县令的外甥,名唤甘茂,因他舅舅无子嗣,所以一直把这小子当亲儿子疼爱,两家只此一根苗,甘茂又早死了爹,他娘凶悍如母狼却格外娇纵这小子,一齐惯得成此地一霸,绰号中山狼。”

    宿良怒而笑道:“我还以为是皇太子至此游玩呈皇权威风呢,原来只是个县令的外甥。”

    任原等人听了这个却不禁一咧嘴,心说:“护极崽子的县令也极可怕好吧?”

    任原一派也是此地一霸,因是泰安的相扑招牌,在官面也有交情,也算有面子在官府靠山硬的,但搁往日,以他们自身就有巨大武斗实力也从不敢招惹甘茂半点,路上遇到了也常受辱,心里怒极恨极,却不得不忍气吞声退让避开。

    赵岳却是知道祸害百姓最重,让百姓最畏惧的不是皇帝宰相大将军,而正是这些县长、乡长、村长以及最基层行行色色的执法者等。

    把什么叫官什么叫权威耍得淋漓尽致,嚣张得意到常常肆无忌惮耍权作恶的正是这些官卑却掌一地权力和复杂势力关系的官场小人物。

    作为草民,你随口骂了声中央领导包括皇帝,都未必会有事,骂了当地大官多半也没事,但若敢骂了寻常小吏,就极可能被整治得生不如死,更别说骂了真正掌权的地方大大小小的基层官僚。

    位高权重者作恶,吞噬的是天下大利,祸害的是国家民族利益,损害的是国家民族的长远,是罪恶却是高层次的。

    直接与升斗小民斗气争利,那不上档次,他们不屑于此,没得自降了身份,丢了脸面。

    基层官吏局限在此,喝的只能是当地百姓的血,只能直接坑害草民获取利益,并由此品尝权力的美妙滋味,体味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享受仗势欺人的刺激与畅快得意。

    一个极护子弟的罪恶小小县令能至今稳稳当官,不用说了肯定有硬实的后台,并且在当地很有盘根错节的势力,不算这一点,仅仅以一县之长的权威,若作恶,对此地百姓来说也绝对是阎王一样的可怕存在,官与权威已经是够大得不得了了的大人物。成长在此地的土鳖甘茂确实有绝对自信敢放手肆意胡为。

    中山狼这个绰号本身也很能说明问题。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

    这说明甘茂以前只是个寻常草民,并不是一出生就得志可猖狂的。其母凶如母狼,以前对本地也肯定凶不起来。间接说明他的靠山舅舅以前只是官场路人甲乙的无关紧要角色,是久混官场,不知抓住了什么机遇才得志成了实权地位的官。

    刘通等都欣赏巨汉的硬气,气愤不平,想出手救人。赵岳却没点头,只是加快了马速顺路靠过去。

    原因很简单:被恶势力欺负的人不一定是好人。硬气的也不一定真是英雄好汉。

    极度邪恶凶残之辈也常常表现得极有种。

    英雄与大恶之间的区别不在担当与勇气,不在于是否骁勇敢战不怕死,只在于信念与努力的目标迥异。

    古往今来,恶人恶势力之间争锋争利争面子,起暴力冲突,打得勇猛顽强死去活来,狗咬狗一嘴毛的事太多太常见了。

    黑帮争地盘走私败毒等时候所展现的血腥义气机智骁勇也常常是很惊人,甚至感人。

    古惑仔也被世人疯狂追捧过呢。

    而今,大宋正经好人,包括官场的良知者,也在主动或被动中几乎都跑了,在此地随随便便就能遇到正经好人英雄,太稀奇,太巧合到不可能了。

    况且这巨汉有异族特征,身份难明,说不定根本不是忠诚宋国的混血儿,而是以宋民身份趁混乱混在宋国搞什么阴谋却意外落难了的效忠异族的勇士。

    在赵岳心里,恶斗恶,自相残杀,正好。斗得越积极越凶残越好。

    全这么死掉才干净呢。新帝国就干净轻松省事了。

    他不会因为被打的汉子长得巨大雄武有武力也有骨气就热心救助。

    两米以上的雄壮力大巨汉,前世他就见得多了,真没几个是值得珍惜的正经人。

    但,见多识广心肠刚硬的赵老二这次还是怒了。

    他看到两个穿着比较干净体面的孩子从远处拼命跑过来,一个是十岁左右的男孩,一个是女孩,貌似只有六七岁,相貌上都带有明显的异族特征。男孩也是天然卷曲的黑发,皮肤很白,高鼻梁,长着一双深陷的灰色眼睛。女孩相貌更接近汉人的精巧圆润,缺乏棱角,眼睛是黑色的,但却长着一头红头发。两者无疑也是白种人与汉人的混血儿。

    两孩子跑到巨汉这,小女孩无助地哭叫着:“不要打我哥哥。我哥哥是将军的儿子。求求你们……”

    哭喊间奋力想挤进众歹徒间扑向躺地上抱头不动,不知是不是还活着的巨汉身上,却哪里挤得动成年青皮人群,只惹得众凶徒当新鲜新添的乐事一边阻挡戏弄小姑娘一边开心之极地哈哈狂笑。

    而小男孩则怒吼着:“我哥是你们西军将军的儿子。我也是。我们都是功臣后代……你们这些坏蛋,我跟你们拼了……”

    他会武艺,而且不低,虽只十岁左右,却赤手空拳能打得这一侧的那些持棍棒的混混狼狈退缩,硬是打出条通路。

    小女孩趁机得以钻了进去,一下扑到巨汉身边摇晃着巨汉哭叫着:“哥哥,哥哥,你痛不痛……”

    小男孩则双眼冒火地拳打脚踢奋勇抵抗着反扑上来的众混混。

    他想保护哥哥妹妹,却在不断打来的乱棍乱棒下迅速陷入危险中。

    另一些混混则狞笑叫嚷着踢打向小女孩,嘴上更是难以入耳的污言秽语狂喷。

    这些人没一个在乎两孩子喊的什么西军什么将军什么大宋功臣。

    在他们心里,这里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就是老大,跟着县令的宝贝外甥儿子混,有人撑腰庇护,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西军又怎么着?

    这又不归西军管。

    隔几千里,远着呐。大宋可是文官的天下,西边遥远的下贱丘八能把这边的文官势力范围罩着的人怎么着?

    西军将门后代而已。

    瞧这大小三人就是在穷恶边关战争中家灭了的不得不流浪来内地试着讨一份平安生活的将门破落户子弟而已。欺负就欺负了,本地人谁敢张扬?

    就算这三人在官场还有那么点门路关系,有人追查过来,但只要全弄死了,做干净了,谁来也没牙啃。

    甘茂见到小姑娘是红头发,诧异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道:“居然还是个异种?”

    “稀罕货。嗯,瞧小模样也怪可人的。啧啧,可不要打坏了。注意给本少爷收家去好生调教。”

    众恶徒闻声心领神会地发出一阵刺耳浪笑,

    有拍甘茂马屁夸公子有眼力有格调的,有盯着惊惧绝望的小姑娘大放淫声秽语。

    而眼尖耳灵的赵岳清晰听到孩子的哭喊声却如遭雷击,在马上浑身一颤。

    在擂台那不能尽情发泄的怒火这下彻底爆发了。

    他听明白了,被欺的三人不是一家,而是三家人,其父辈应该是在西军为大宋效劳的异族将官,并且是结拜兄弟之类的关系极铁到亲如一家的非同姓也极可能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三人,奋勇作战有功,为大宋效劳有年头,但不久前都死了,有战死的,但剩下的肯定是和军中长官起了某种争执,被长官借西夏军的屠刀以战死沙场的方式陷害死了。

    也就是如同《杨家将》演义中的杨业父子一样冤死在战场上。

    如若不是这样,即使三家的顶梁柱战死了,三家的孩子也不至于沦落成乞丐并流浪到内地求生,遭遇这的恶霸肆意欺凌。

    要知道,大宋虽然重文轻武,但迫于周边险恶的战略环境,对军功的奖赏还是比较大方的,对英勇战死的将领抚恤算优厚。

    这是拉拢和安抚边军众将积极效忠朝廷愿意卫国英勇作战的必须手段。

    不这么做,寒了守困苦边塞时不时要搏命苦战的将士的心,宋室江山转眼就得完蛋。

    宋王朝每年在军事上的花费是最大的,

    七八千万贯甚至上亿的花,因而经济繁荣,国力强盛,财政却始终负担沉重艰难。

    这三流浪者不能靠父辈的功劳与战死抚恤在家乡顺利生活,而且没有其他亲人,只能是被军中势力剥夺了奖励,没得到任何钱,并且还被逼得家破人亡在边关老家再无立足之地,为逃命才逃往内地,流浪到山东或许是只求有个平安地存身,或许是想到东京上告伸冤。

    更让赵岳恼火的是,这三家居然还是老种相公辖区的,三个父辈是老种相公的骁勇部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