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拳〕〔丑女种田:山里汉〕〔龙回都市〕〔第一战神〕〔那年秋天花盛开〕〔这个怪奇物语有点〕〔星际二婚之全能后〕〔照亮大千世界〕〔时光游戏坊〕〔非酋变欧之路〕〔绿茵王牌少帅〕〔荣耀战神萧尘〕〔无敌战神萧尘〕〔重生当首富继承人〕〔重生为王〕〔邪性总裁太难缠!〕〔至尊天帝〕〔封灵星神〕〔盛宠之将门嫡妃〕〔重生八零:娇俏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12节幸运
    这时,小刘通和两侍卫也跳下马,个个双刀在手毫不留情地向惊恐不知所措的甘茂帮凶杀过去。

    一个不放过。

    一个不留。

    气喘吁吁追上来的任原一门师徒被惊吓刺激的也发了狠,一个个勇猛扑上去,抢刀子夺棍子狠杀狠打这伙天良丧尽的混混。

    这伙混混平日里跟着无人敢惹的中山狼为虎作伥有的是能耐和胆量,但一失去依仗,跌了威风霸气,就他们这样的最低级不堪不成气的地痞,哪是任原这伙相扑好汉的对手,棍刀被夺了,只拳打脚踢他们就抗不住,何况刘通三人舞刀狠杀。

    那位十岁左右的小小少年意外得到相助,性子却是刚猛,恨得强烈,捡到口刀,双手奋力挥动越发英勇地杀坏蛋。

    少年无疑打小就开始接受正规严格的训练,武力自然高不到哪去,但基本功相当扎实,下了苦功,也比同龄人有力。

    几转眼间,作恶太猖狂得意太久的这些地痞恶霸全部倒下。

    即使一时还没死也是腿断手折,残废成了寻常人也可随便取笑欺负的可怜虫。

    生不如死,不死就不是幸运,而是煎熬。

    舍不得自杀了断就会是漫长的痛苦绝望和无尽屈辱,最深刻体会何谓世态炎凉。

    赵岳不关心地痞死活。

    他跳下马,急步来到背对他这个方向侧躺那不知生死的巨汉身边,伸指在巨汉鼻子下一探。

    顿时一股微弱但灼热的气喷在赵岳手上。

    赵岳又抚开大汉遮住脸的卷曲杂乱长发,仔细看了看这人的脸色,心中一松。

    很好,还活着,只是生病发高烧被打晕了。

    “小姑娘,不要摇你哥哥了。他没事,只是受伤了,摇不得。放心,我会救好他,并保护你们不再有人敢欺负。”

    赵老二笑着温和地安慰并阻止小姑娘的惊慌绝望行为,避免小姑娘乱摇乱扑压加剧大汉的伤势,转眼看到那小男孩跑了过来,又对小男孩一笑道:“来,照顾一下你妹妹。我照顾你们哥哥。”

    苦难无疑总在残酷地强行让人成熟。

    少年很懂事,对突然伸手相助的陌生赵老二显然有感激和信任,听话地把小姑娘拉着安抚,还焦虑地问:“我哥他”

    “没事。”

    赵岳简单两字让少年紧悬的心一松明显精神了许多。

    大汉的存在对他和小姑娘不止意味着亲人,还意味着生命生活的唯一依靠。

    没了大汉,他们俩在这世界的下场不堪设想。

    赵岳很清楚和理解这一点,双手不停,小心却迅速仔细地摸探巨汉各处的骨头有没有折断开裂重伤,然后手掐大汉的人中。

    大汉不多一会儿醒来。

    先是初醒的迷茫,但转瞬回到现实,痛苦呻吟一声却眼闪厉芒扫视,入眼看到弟弟妹妹都好好在身边,而欺负他们的坏蛋却正被一伙人迅猛无情毒打和屠杀,绷紧的凶戾神情一松,呼出一大口灼热的气息,想抬头起来却眼神一暗差点儿又昏过去。

    赵岳连忙道:“我是沧赵家的老二赵岳。你们兄妹现在很安全。先不要乱动。你自己仔细感觉一下身体有没有大碍。”

    大汉显然很明白赵岳的意思,微闭眼呼呼急促喘着粗气,却努力露出一个笑:“没,没事,就是全身有点痛。我,我幼时就强筋壮骨习武,病倒也不是这些杂碎能轻易打重伤的。”

    微弱的话却道明了大汉的铮铮铁骨英雄气。

    正是虎落平阳遭犬欺。

    大汉还不止是落平阳的病虎。

    高烧如此,搁一般人只发烧也烧迷糊趴下了。

    还有严重饥饿体虚,还得照顾两孩子。

    看两孩子的样子,除了饥饿些怕是没别的问题,被照顾得很好了,这汉子硬是撑住了重重打击劫难,都这样了还能和地痞恶霸抗争了一会儿,这得多超人的意志力。

    当然也说明大汉的身体底子确实同样过人。

    否则单靠意志是不可能做到这程度的。

    赵岳对意外遇到的这个巨汉越发有好感。

    他笑了,赞了一句:“真是条铁汉子。”

    心里却不禁想起概念中也是铮铮铁骨的另一个铁汉——武松。

    武二郎,你到底存在不存在?

    若真有你这么个人,哪,你又到底在哪里?

    眼前这位筋骨异常高大雄壮又不失灵敏矫健的大汉显然不可能是武松。

    汉子的形象很容易让人一眼看上去会以为是正当壮年的中年人。

    但此刻细看抚开遮面的乱蓬蓬头发后的脸才知道,他原来不过是个仅仅二十左右的小青年,相貌因习武和风霜显得很成熟,但嘴唇上的柔弱绒毛胡须无疑证明他仍在年少的这个事实。

    这年头还是蛮荒时代,仍属于野兽的世界,人类,单只因医药卫生条件的落后,死亡率就极高。

    哪怕你年轻力壮,身体素质倍好,也衣食无忧,也极可能随时因染上的一点病痛就挂了。

    这世界总共只有三亿左右人口。

    全世界人口的平均寿命必在二十以下,只怕是仅有十岁出点头。

    婴幼儿奇高的死亡率和严重缺乏能活到老的人拉低了指数。

    在世界各地,十二三岁常常就可算大人了,就可娶亲生子。

    历史上,大宋王朝在世界绝对是文明程度和生存条件最高档次的,中医药的发达极大提高了宋王朝人口的生存能力,因而能繁衍兴盛出近亿人口,占到全世界人口的近三分之一,在这个靠人力基础的冷兵器时代却搞出一直被异族肆意侵略吊打的咄咄怪事,很是荒唐可悲,而且人口平均寿命也高不到哪去。

    赵岳身处这个世界才深刻意识到:象电影电视上的古代片中动不动就出现百姓灾民什么的不少胡须花白老者老太太,那纯是扯蛋。

    不可能的事。

    寻常百姓家能有活到毛发白了的,已经可算作稀罕事,属于当真是命硬。

    衣食丰足,安逸享乐的富贵之家,能活到五六十岁的人才比较多,但也仅仅是比较多而已,大家族中也没几个真正的老人能同时存在。象赵岳家能一下拥有年老祖母级的老人近十个同时活着,沧赵家族已经创造了这时代的一个奇迹了。

    这种现象能出现,归功于赵岳家怎么也是地主,更主要归功于高度团结和睦相互关心的良好生活环境。

    能有这个环境,赵岳的亲祖母宁氏和正妻祖母郭氏是关键因素。

    正是这两位有大度高尚的德行,并且不缺乏人生智慧,和平相处,友善配合,能妥善处理好家中复杂的内部纷争,才有了这个奇迹。

    单只这一点,就值得人尊重敬佩。

    因此赵岳对祖母宁氏一向敬重有嘉,哪怕这个祖母偏心眼偏得厉害。

    当初,皇帝赵佶重奖沧赵家族,并得到年老的向太后大力肯定和支持,和他们得知百姓之家一家中居然能有这么多年纪够老的老人安然快乐活着也有不小关系。

    只这些老人的存在就足以说明这个默默无闻的边塞家族,成员的品德素质修养高到何等让人敬佩的程度,让人感动。

    这也从侧面反映了这时代可怕的人圴寿命问题。

    落后残酷的世界也让赵岳高度重视医药技术的发展和配备。

    他可不想自己只因淋个雨受点冻发发烧就轻易挂了。

    出门在外,他习惯总带着些家中医疗系统大力研发创制的一些常用药。比如感冒发烧消炎或刀伤药。

    部下出门在外,也会注意配备一些急救药或常用的药片。

    无疑极大利益于师傅秘传的那套神奇基本功,赵岳天生身体素质又不错,加上他根本不是小孩,不是这世界的土著儿,又懂得多,注意这时代人不懂的营养卫生事项,打小几乎不生病,以至于众祖母和庄上老人都不禁称赞真是个让父母省心的奇儿。

    当然,奇儿的另一面也意味着赵岳在知情的老人心里怕是真属于妖孽神迹什么的。

    很难生病或有人能伤害到,但赵岳仍然从不大意,常用药带在身边,自己用不上,别人也可以用。

    这不,眼下就有用了。

    赵老二不通医术,不知大汉到底生了什么病,但感觉铁血巨汉目前面临的最大生死关考验怕不是遭受过毒打,而是可怕的高烧和发炎。毕竟,之前甘茂的爪牙帮凶虽然打得嚣张凶狠,但显然以戏弄为主,并没急于下重手要死的。

    这也是大汉倒下后,尤其是昏迷后被好一通棍棒乱打,但却没出现骨折大问题的主因。

    他看大汉状况很不好,不敢拖延,急忙从马袋中取了药,倒了几片喂给大汉。

    “这是治发烧病痛的。”

    他简单解释了一句。

    昏昏沉沉却努力保持点清醒精神的大汉没犹豫,也许也是烧得受不了了,立即张嘴吞下了。

    这时,刘通他们也把杂碎们清理完了。

    杂碎死就死了,被任原一伙棍棒殴打还没死的,断腿断手哪也去不了,至此也没人稀得去补刀,就任其瘫在那惨叫。

    肌肉男任原却是长了心眼,紧盯着随时效劳赵老二。

    看到赵岳正慢慢抬起大汉的脑袋,扶大汉慢慢坐起来再次感觉一下伤势有没有不方便移动的隐患问题,他立即奔过来,丢下棍,蹲下殷勤道:“二爷,小的照顾这位好汉兄弟方便,就由小的来吧。”

    说着伸手学赵岳的样子小心翼翼扶架大汉。

    对这种积极态度,赵岳自然不会拒绝。

    他笑着一点头,却没撒手。

    待大汉感觉确实没有脊椎和骨头上的大问题,这才手托大汉另一边,和任原一齐使劲慢慢把大汉架着站起来,再让大汉确认身体有没有麻木不听使唤或使不上劲的,没有,看大汉能自如控制身体站稳和迈步,这才真正大松口气。

    这是真没大问题了。

    剩下的就是皮肉外伤、病和最好解决的饥饿问题。

    病,应该只是感冒又被拖延了治疗。

    骁勇的少年也说了他哥哥是干活挣钱时淋了雨才生病的。

    这对有良药在身的赵岳不是难题。

    赵岳脸上露出真正开心的笑容。

    要不然救下大汉却是救了个受伤瘫痪的废人,不止对他赵老二是个麻烦,两显然高度依赖大汉的孩子怕是也承受不了打击。

    任原心里很是嫉妒大汉什么也没干就如此轻易得到赵岳如此重视。

    他也是巨人好不好?

    而且是更大号更罕见的巨人。

    但他不傻,认识到赵岳欣赏的是什么,也从赵岳看重的大汉品质上得到启发。

    他知道自己没有病汉的那种悍不畏死的铮铮铁骨英雄气。

    他就是个以天生身体优势从事相扑讨生活的寻常俗人,学不来铁汉性情,但可以用另外的品质赢得赵老二的欣赏重视。

    此刻正是体现的时候。

    所以他很积极热心道:“二爷,这我熟。我带这位兄弟去瞧瞧大夫,二爷就放心吧。”

    赵岳顺任原的手指方向一瞅,确实就在不远就有家挂牌子的医馆,就把大汉交给了任原。

    这时,小刘通也过来了。

    他瞧了瞧病汉和两小孩,笑了一下道:“四哥,楼内刺客不是问题。宿家兄弟不用帮手。我和任原大哥一起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