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少,不知娇妻情〕〔窃天之人〕〔对你何止钟意〕〔神仙妙手林凡〕〔极品赘婿苏允〕〔万界之剧透群〕〔飞升之前〕〔狂猛战神〕〔师座的三世情人(〕〔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唐诗薄夜〕〔最佳女胥林羽〕〔张玄林清菡〕〔重生之长姐持家〕〔秦魔〕〔爹地,妈咪生气要〕〔超级弃少〕〔大刁民〕〔我的无限怪兽分身〕〔傲世剑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18节怒火
    十几个带戒刀武僧并没全杀来,留有小半仍守着骡车严密保护最重要的钱财,很分得清轻重。

    也或许是他们来得晚没看到赵老二杀人之能,他们习惯地把赵岳这样的公子哥当常见的嚣张纨绔废物看,没把赵老二的威名赫赫当回事,对赵老二身边仅有的相扑手的厮杀能力也没放在眼里。

    转眼间众僧扑近。

    有七八个腿脚快的抢在前面最先扑到,在马前左右分开围上,高举棍棒从侧面毫不犹豫一齐狠狠向赵老二没头没脑砸下。

    棍风带出呼啸声,可见这几个僧人下手用的力量之大。

    这若是砸中脑袋,赵老二怕是要脑袋碎裂,直接一命呜呼。砸背上肩上怕也得砸个骨断筋裂重伤掉下马,不死也得半残。

    赵岳眉毛一扬,目闪厉芒,但没拔剑,也没躲避,在马上以双臂护住头部左右硬架。

    啪,啪,啪,咔嚓,咔嚓……

    七八根棍棒稍分先后砸中两条胳膊,发出棍击肉的可怕声响,应声断了数根,断棒乱飞,剩下没断的反弹了回去,这些抢攻的和尚也站不住脚,冲上来快,倒跌回去也快,有的倒退数步后拿桩站稳,有的踉踉跄跄后退最终还是扑通扑通仰面跌倒。

    再看马上的赵老二却只是甩甩手,咝了一声似乎耐不住猛烈挨打的剧烈疼痛,但两条胳膊却居然没有断掉的丝毫迹象。

    攻来的二三十个凶相毕露的和尚几乎一齐倒吸口凉气:这特么怎么回事?莫非这沙弥赵老二暗中得了佛祖庇佑,挨打性命有危险时可化身成铁打的金刚做的不成?

    群起冲杀的凛冽阵式因骇然而一滞。

    稍远处护卫骡车钱财的带刀武僧们盯着这边,也目光一惊,随即转为凶横暴戾,一个个下意识握住了刀把。

    练武想打人,先得学会挨打。

    想成高手,先得格外能抗揍。

    赵岳抗揍,有玄妙基本功护体,又穿了内甲,区区棍棒伤不了他,双臂只是有点疼痛,但被这一击激得他怒火全起。

    之前,他起了杀机,但还只是想做成自己是被了愿寺先行凶攻击的事实,然后做被迫状就手教训一下,让这帮和尚吃亏后知难自动退却。他不怕了愿寺,但不想生硬直接和佛门产生大冲突,免得家族招致整个佛门同仇敌忾的敌视报复。

    但此刻,他怒火冲顶,心思就变了。

    结实的棍棒都打断了,这得用多大的劲?

    这伙和尚分明是上手就想直接要了他的命无疑。

    这特妈的还是整天强调慈悲为怀的和尚的吗?最凶残的悍匪贼寇也不过如此。

    这就是一伙托身寺庙的凶残狂傲匪徒,心无半点佛门慈悲要义情怀,借佛门的庞大隐形势力用冠冕堂皇说辞肆意作恶。

    想弄死我?

    你们就先死吧。

    “好个佛门清净地!好个‘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

    赵岳呵呵讥笑,杀机暴起,目闪光芒。

    骇然的和尚们这时醒过神来。

    有带刀的武僧丢掉断棍,呛啷一声拔刀大喝:“阿迷陀佛。我佛门弟子修持无上佛法,成金刚无畏心,不可对邪魔歪道诸鬼怪心生丝毫畏惧。不可怕了妖魔强横。”

    另一个也丢棍拔刀一指赵岳,大喝:“赵老二已坠入魔道,得恶魔庇佑。作恶人间,不可留他活命。”

    骡车旁的一应该是头领的武僧大叫:“我佛慈悲。人间有巨孽,我佛必除。妖魔强大难敌,但我佛有言‘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师弟们不可对此孽障大恶示弱半点退让半分。降妖除魔更不可心慈手软。除掉此魔方是大功德,方成佛门正果。”

    恐吓鼓劲声中,和尚们士气一振,凶相再露,欺赵老二身边此刻无人,抓紧时机又汹涌逼上来。

    几个带刀武僧更横刀棒奋勇冲在前边。

    赵老二在马上一瞅这几个武僧带头包抄围攻自己还罢了,居然冲向大白马,瞧架式无疑是想打杀了白马把他栽下马丢威风。

    这让赵老二的心头火更盛,再也压制不住了。

    草泥老母,白马何辜,你们为点邪恶私欲居然连它也要杀了。连最起码的人性都丧失了。这就是所谓的佛门弟子?

    他长长的特制马鞭左右开弓猛抽,逼退了两侧扑来的几个凶悍武僧,身子转瞬离鞍飞起,从马头跃下马,阻断了想杀马的武僧去路,反手轻拍了拍白马的大长脸,白马是千挑万选出来的罕见宝马,宝马不仅能跑,也比寻常战马多点灵性,如此才可当战马宝马用。大白知道主人的意思,也看到了这些秃头来意不善,知道有危险,立即咆哮嘶鸣一声,转身哒哒哒冲了出去。

    把赵老二硬逼下了马,迎面扑来的几个武僧没能宰掉白马,心中遗憾但也得意而越发凶恶敢上。

    赵岳瞅准最凶猛冲得最快的一个武僧纵身冲上去。

    武僧目光一厉,大喝一声,加快步伐,手上加力,雪亮的戒刀照准赵老二前胸就捅,刀如闪电,成心一刀了结赵老二的命。

    不料,赵岳居然一把抓住了捅到眼前了的戒刀的刀背,硬生生往旁边一拽。

    磨得锋利的戒刀被拽开锋芒,唰,从赵老二雪衣腋下险险捅过。

    武僧的一刀完事速战速决盘算落了空,吃不住赵老二力大而迅猛,手一松,戒刀脱了手,被硬生生夺走了。

    他一惊间,颇为健硕的身躯就倒飞了起来,被赵岳一脚踢得胸口深深塌陷,撞倒后面紧跟着扑上来的两个僧人。

    三僧滚做一团。

    两个遭殃和尚被撞的躺地上哎哟哎哟的惨叫不断,都受伤爬不起来。

    那武僧则口鼻流血,压两和尚身上两眼翻白,身体不停抽搐着,头一歪,闭了眼,即使还没了账,显然也活不成了。

    说是迟,那时快,迎面其他几个武僧也已经扑到。

    当先一个大叫一声:“孽障,受死。”

    手中哨棒呼地砸向赵岳顶门。

    赵岳一侧身,空的手使个巧劲一把抄住棒梢借力一抖。

    那武僧力大些也照样吃不住劲,双手震得一酥松了,哨棒转眼落入赵老二手中。赵岳另一手还抓着戒刀的刀背,就那么使着,刀刃在身不由己跌过来的武僧咽喉一抹,飞起一脚,又踢飞一个,又砸翻后面紧跟的几个。

    同时,另一个武僧从侧面抡戒刀恶狠狠迅猛砍来。

    赵岳仍持着夺的哨棒的棒梢,单手使枪一样远远如电点在此人面门上,力量之大,竟硬生生捅进这武僧的面门。

    武僧响起骨裂的声响,脖子也撞折了,脑袋后倒,人直接挂了,抡动的戒刀自然也掉了,被赵老二一脚挑飞捅中另一僧。那中刀武僧低头惊骇瞅着插在腹部的戒刀,眼中满是不可思议神色,随即发出一声渗人惨叫,扑通栽倒。

    几乎同时,赵岳一抖手,哨棒抽出面门,手一滑滑握中部,急横架住从这面纷纷打来的棍棒,把棍棒全部崩开,另一手的戒刀如电掷出,杀了另一面抢上来最近最有威胁的又一个凶悍持刀武僧。

    随后手中哨棒飞舞,又砸开了砍来的几把戒刀。

    赵岳几转眼间连杀数人,打退正面进攻,白衣仍胜雪,居然无一滴血迹染上,动作飘忽,身手诡异,快得不可思议,强悍得不可思议,犹如恶魔杀神降世,这恐怖一幕吓住了后面持棍棒想以众凌寡找便宜的寻常壮年僧人。

    这些僧人气势一滞,凶威顿时暴跌。

    而退到后面指挥的清德大师此时的大脸蛋子上也惊得失了血色,再无一丝此前的镇定宝相庄严和眼神暗含的凶残嚣张得意。

    但带戒刀最先冲上来侧面包抄围攻的几个武僧被赵老二马鞭抽退了,却并没有被赵老二的强悍吓住,更没吓退。

    这几人无疑是动手的武僧中本事最高,性子也最凶猛狠毒的几个。

    他们本就是寺庙中敢打敢杀的和尚,

    保护寺院,吃肉喝酒,不禁荤腥,在山中打猎杀生,毒手收拾到寺庙闹事和敢侵犯寺庙利益威严的人,都是常事,要遵守的戒律远比一般和尚要少,打杀入寺庙盗窃或者严重违反寺规威胁到本寺利益的同门埋了这样的凶事多年来也没少干,杀人行凶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除了刮光头,着僧衣,其它方面其实和富贵人家的凶残保镖护院没什么本质区别。

    赵老二辣手弄死了他们的同门甚至是同为武僧的好友,这激起了他们的仇恨和更强烈的凶性杀机。

    正面进攻的同门或死伤或惊住了,侧面的他们急了,怒喝着招呼同门不要怕了,赶紧继续围攻降了这妖孽,自己更是再次带头从两面一齐扑上。

    就不信了,凭苦练的功夫,合多人之力和平时演练纯熟的阵式配合,乱刀乱棒之下,赵老二还能挡住。

    赵老二又不是真铁打的金刚罗汉。

    佛祖也不可能保佑和佛徒厮杀的邪魔外道。

    区区少年而已,才练了几年功夫?真实本事能有多高?

    此前逞威不过是力量够大,速度也快,精力体力充沛下猛然暴发,欺了众人大意轻敌,用一股子猛劲和凶悍抢了先机,沾了便宜占了点上风而已。

    趁赵老二的帮手不能过来帮忙,抓紧时间合力配合围攻。

    纵然不能转眼迅速杀掉了赵岳,也能磨耗着赵老二力竭精疲。只要稍有闪失,赵老二就得死在这。

    宗教门徒到底还是和社会上的地痞恶棍悍匪有所不同,心怀宗教信仰,即使不是狂热不怕死的,意志上也总多了点信念坚持,不会象地痞混混或官府烂军之类的没有精神信仰支柱的武装那样容易死伤一多遇挫即吓得崩溃逃跑了。

    重要的是,当着本地乡邻的面,了愿寺僧众降妖除魔行动不能失了佛威形象,更不能惨败失手轻易就怕了对手转身逃走。

    如果是那样,那了愿寺在本地的威望就彻底载了。以后谁还会崇敬了愿寺?谁会相信了愿寺佛法有灵而威能无边?

    最终归结为,谁还会把一伙不堪的和尚看得神圣大能而虔诚地愿意大把撒银子供养了愿寺?

    此一战,不是沧赵小霸王格外威名远播,形象圣洁高大起来,更令人敬畏佩服,就是了愿寺光辉神威更盛从前。

    事关切身前途利益,败不得,退不得。退了,等于下地狱,那后果不堪设想。

    众僧又鼓起勇气呐喊咋唬着围上来,争取赶快打杀了赵老二。

    几个武僧为立威鼓舞同门信心士气,更是凶恶骁勇,转瞬杀到,戒刀哨棒配合着较劲齐上。

    毕丰等殴打甘茂的相扑手们这时也反应过来了,留下一个最不能打的继续收拾甘茂并看住这斯不能趁机跑了,其他人都鼓起勇气,抄起棍棒冲过来给赵老二助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