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农家小甜妻:腹黑〕〔美漫世界阴影轨迹〕〔九龙拉棺〕〔弃女轻狂:毒妃狠〕〔绝世战神〕〔武道凌天〕〔重生当首富继承人〕〔帝后世无双〕〔道祖,我来自地球〕〔苏羽马晓璐〕〔快穿之醋王系统总〕〔武术巨星〕〔无敌继承人〕〔妖孽龙皇在都市〕〔我在英伦当贵族〕〔恋战新梦〕〔绝代狂兵〕〔最后一个上门女婿〕〔男装大佬在娱乐圈〕〔执念成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20节乱世乱相
    这空当,清德完全清醒过来,面对现实,吓得一身肥肉乱颤,听了几个和尚的话,既惊又气想大骂:我修行高深舍己度你个老母。

    可他刚张嘴,几个和尚却等不得了,一齐乱棍打下,生生把他到嘴边的粗俗咒骂打变成了惨叫。

    既动了手,几个和尚索性来狠的,双膀较劲争表现,一个比一个打得凶猛,如打饺子馅一样嘭嘭一个劲猛砸。

    打得清德满地乱滚,嘶声吼叫,刚开始还嘴硬威胁讨饶,却激得和尚们打得更狠更毒,很快就只剩下惨叫呻*吟。

    和尚事了,赵岳更关心患病巨汉的情况,无心欣赏清德这种佛门败类受刑的丑态,转身去医馆,不想转眼却看到围观人中居然有不少胆大汉子趁这边不注意正悄悄摸向骡车,显然想恃众哄抢车上的钱财。

    胆最大最快的一个已经上了车正兴奋地掀箱子盖。

    赵岳不禁笑了,脚一挑,一根棍子飞起,又一脚踹在棍尾。

    棍子如床弩射出的弩箭,正中车上胆大的赖汉,透体而入。赖汉也被强劲撞击带得一头倒栽下车去,吓得后面哄抢上来的汉子惊声尖叫。

    “这些民非民匪非匪的无良之辈,莫非急着找死。”

    几个侍卫拔刀恨恨地冲向骡车。

    想浑水摸鱼趁机捞‘稻草’的哄抢者一见侍卫凶猛奔来显然要辣手无情杀人保财,知道哄抢的人多也斗不过靠刀把子吃饭的,吓得哄一声如受惊的苍蝇赶紧散逃了。

    毕丰和大魁赶紧跟过去,一人赶一辆车,把车弄过来。

    其它十几辆骡车都是了愿寺雇佣的,看到事情不妙,这趟买卖肯定黄了,吓得早赶车离开是非之地走了。

    毕丰机灵有眼色,看到赵岳已走向医馆,顿时得到提醒,连忙赶着空车招呼几个兄弟跟了过去,准备拉病倒的巨汉走。

    这时,不知从哪钻出个身材相貌皆平平无奇的汉子来到赵老二面前,行踪举止显得有些猥琐,却能凑在赵老二面前低声飞快说了几句话。

    赵岳听到其他几路零散追踪来的刺客也拔除了,只淡淡嗯了一声。

    他清楚,在这个人口空前混乱的时局下太容易鱼目混珠,刺客怕不止发现的这些,也不可能真全部清理干净了,铲除几个算几个,能消除刺客团体性威胁震慑其他零散刺客不敢轻举妄动就行了。

    他也不在乎刺客到底都是谁派来的。发现的直接全部杀掉,不为部下的反行刺争斗增添活捉的麻烦和额外风险。

    反正自东京侯府拍卖案后,和沧赵家族结下大仇的人格外多了去了。

    反正无非是那些热衷耍政治斗争‘智慧’就爱玩阴险的富贵者。

    反正该死的人到时候都得困死在大宋这片囚笼死亡地。

    真要追究背后的事主,也不可能真的全部把牵扯到的人都报复杀掉。

    背后直接间接不知牵扯到多少王公大臣,不可能大批乱杀掉。

    没那个精力和必要,也很难做到。

    硬逞强斗气去做,只会损失宝贵人手,并增加暴露的风险,还不如立马挥军造反直接强行推翻大宋统治。

    那样是痛快了,也不是不能做到,但却毁掉了十几年来努力逐步布置好的大局。

    帝国大军不可能对还滞留在大宋这片土地上的两三千万人不分青红皂白,无差别地全部杀掉,也就无法达到全部清除藏在人心中融在大汉民族的各种顽固卑劣毒瘤的战略目的,就会在以后的治理大业中留下无穷无尽的民族性隐患顽疾。

    主力大军也会陷入和宋人各种势力作战的无休止汉人内耗中,轻松了异族。

    帝国官员和军队在战争上的压力大增,忙得焦头烂额,不得不把本该主要用于经济建设的精力挪到战争上。

    多线作战,将士伤亡加重,又兵力不足,将不得不大量抽调帝国青壮入伍参战,严重拖累帝国刚刚进入稳定展开的各项事业飞速发展,容易造成社会动荡,还有无法高效展开对域外异族势力空间的战略,毁掉开拓和有效压制控制。

    从宋人上上下下积极作死卖国来的各种廉价便利供应也会中断,只能靠军事手段缓慢硬抢,军费等各种负担却暴长.......

    最主要是这样直接内战,必然撕裂大汉民族。

    留在大宋没资格投靠帝国的人或许都该死,但总有亲朋在帝国,若是大量死在帝国军队刀下,总会影响帝国人心。

    民族感情纽带是个很玄妙的东西。

    它似乎无关紧要,平时也不起什么大作用,但它就是存在着,并实实在在影响着民族群体的心,在大原则上也不细讲是与非。同族,你就不能大杀同族。做了就不对,必会伤了玄妙的民族感情,无形中损害了万众对新帝国的拥戴。

    而若是滞留的宋人大量死在内贼混战和异族入侵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那是自作虐。

    谁叫你自己不好没资格来帝国享福,还不知死的拼命损坏本民族故土根基,引发天下大乱,挡不住异族趁机侵略?

    死也是该死,是自己找死。

    怨不得海盗帝国无情。

    所以,赵老二绝不会因为刺客这点事就擅自改变帝国要利用金军这把凶残有力屠刀磨砺汉人和铲除民族毒瘤的计划。

    滞留宋故土的这些人,在那时的战乱中就会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本性到底是个什么人,在大是大非上是不是该死。

    在这一点坚持上,赵老二的心冷酷坚硬无比,不会有丝毫动摇。

    对一身罪恶和劣根性却能坚持民族大义,能舍生忘死奋勇抵抗异族入侵的,最终也不是不能得到帝国宽恕和接纳。

    反之,平常无该死大恶,甚至有仁善之举的,到时却积极投靠效忠异族的,统统不可宽恕,统统严酷惩罚。

    就是要用金军乱华这次重大历史契机给整个大汉民族的人上一场最血腥最生动的教育课,做一次灵魂上的洗礼。

    就是要让国民深刻记住,做人可以有万般不是,可以有种种不堪,但就是不能不忠诚大汉民族。

    决不允许再出现吃着中国饭却心向异国积极为异国利益着想的众多群体。

    这是新帝国臣民要永远牢记在心头的最根本做人原则。

    不可触犯。

    否则就是无法承受的残酷代价。

    但当这位在泰安做暗中策应的间谍人员又汇报了泰安城中发生的一系列凶案后,赵老二也不禁愕然地哦了一声。

    戏班灭了温知州满门罪孽者?

    居然会这么巧?

    嘿嘿,这就有意思了。

    自己刚放言了要当灭人间恶鬼的阎王,莫非还真有了阎王效应?

    转念间,赵岳又急问:“可知本县知县是何来历?”

    那故意装猥琐平凡的汉子一笑,低声道:“狗官正是高通判的同党。”

    高通判长期盘踞此地,势力庞大,操控了泰安官场。此地现任知县科举不第,弃书从吏,攀附上了通判,才能从原本的一县区区押司得到破格提拔,由吏转官,成了一县主薄,有了正经品级,并逐步升为县丞,直到一县之长。

    这是一个由“奴隶到将军“的故事,其黑恶并不感人,但确实不易。若是叫宋江知道了,必定羡慕佩服不已。

    宋江当押司时,做梦都想能凭突出才干获得破格提拔,由吏转官,从此展开官场青云路。

    可弄来弄去,他不但没能如愿,还沦落成了被通缉的杀人犯,连押司也当不成了,和官场无缘了。

    这叫宋江如何肯甘心。

    赵老二眼下关注的是:高通判死了,亲朋势力皆被温知州暴力铲除。那此地知县的官运也到头了,早晚得被清理掉。若是顺着中山狼这条线就手弄死了这个残民之贼,反而合了温知州之意。

    而知县此刻正带着本县官僚衙役县兵,强征民壮,在一起忙活温知州下令的清理擂台那边的任务。

    转瞬有了决定,赵老二做了个抄东西的动作,对那间谍杀手说了两字:“知县”

    那猥琐汉子应声:“明白。”

    立即转身离开,几转眼就不知钻哪了,却是报告首领汇聚人手,趁县城空前空虚,混县城化妆强盗玩抢劫去了。

    小刘通就站在医馆门口。

    他看到了此前的厮杀,但自始至终都没丝毫参战之意。

    他太了解四哥的战斗力。

    这点厮杀小场面算什么。根本不需要出手帮四哥。事实上,赵老二阻击刺客和斗秃驴也没用多少实力。

    刘通的任务是照顾并保护好病汉三兄妹。

    他也太了解四哥的脾气,清楚若是帮别人,自己的任务却出了闪失,那就是失职,是四哥厌恶的不专业。

    所以钉子一样守在这,不让刺客什么的钻了空子才是他必须做好的任务。

    赵岳笑微微地瞧着奶兄弟,走过来后。小刘通知道四哥最关心这的是什么,笑着低声说:“没大事。就是感冒加饿的。看着奄奄一息,却一气喝了两大碗粥,还吃了不少饭菜,狼吞虎咽的。”

    赵岳听到狼吞虎咽四个字,脸上神情顿时一松。

    能吃,显然身体是真没大问题。这条大汉好生将养将养身体,应该很快就恢复了。

    进到医馆,闪眼间就看到病汉躺那盖着被子正沉沉昏睡着,但先前的死人脸色已经有了血色,呼吸也比较平稳正常,赵岳就更放心了。

    年幼小姑娘在另一张床上正沉睡着。那勇敢少年坐椅子上守着妹妹打着磕睡,也陷在半睡状态。

    显然,昨晚他们哥哥重病也让年幼的他俩折腾得没能休息好。

    任原坐椅子上虎视眈眈盯着那无良大夫,看到赵老二进来了,赶忙起身笑了一个。

    大夫坐在床前正用布不断擦着病汉发汗冒出的大量汗水,神情屈辱而万分紧张,动作勤快而小心翼翼。

    显然,他生怕有一点做得让任原感觉不好就会遭到这巨人的凶残教育。

    他打断腿的无良儿子不在眼前,被伙计抬去后院挺着呻吟叫唤了,不大影响这睡觉者的安宁环境。

    赵岳进来后,这厮眼睛一亮,张嘴想说点什么,迎来的却是赵老二冷酷的一眼。

    吓得这厮手一颤,擦汗的布都吓掉了,又赶紧捡起来继续老实擦汗伺候大汉。

    沧赵家族的仁爱慈悲是不用指望这时候能求到了,一想想才之前赵老二杀人杀和尚的凶残强大,这厮越发不抱侥幸。

    小刘通不理睬这个奸诈无良老混蛋,见赵老二的目光又落在两孩子身上,就笑着轻声说:“四哥,他们也没事,就是有点饿着了。咱们来的刚巧。这狗东西家午饭做好了,却忙着瞧热闹,没顾上吃,正好让三兄妹吃好吃饱了。我和擎天柱顺便也填巴了一下五脏庙。嘿,你还别说,饭做得够丰盛,味道也挺不错的。无良大夫家倒是懂营养搭配,挺会享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龙神至尊〕〔禁地密码〕〔六宫凤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