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仲夏夜的秘密〕〔界门打开之后〕〔超级医生在都市〕〔全能武修〕〔重启修仙纪元〕〔难得有晴天〕〔非洲农场主〕〔总裁的双面娇妻〕〔都市王牌高手归来〕〔豪门龙婿〕〔和首富老公离婚后〕〔总裁爹地悠着点安〕〔佛系Dota魔王〕〔全职神枪〕〔从零开始的机战生〕〔八仙在上〕〔宠物城堡〕〔天妖禁地〕〔甜心主播:季少哄〕〔都市潜龙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21节嘿
    赵老二听罢,不禁再次皱眉。

    象老种这样的名臣手下军队都是这样,可见西军将门已经整体腐化到了什么程度。

    这些军中门阀一样的自私又势力盘根错节的老将门也是新帝国必须排除的隐患甚至毒瘤,决不能让其混入新军成势。

    旧王朝作威作福的各种政治人物和势力都必须大力清除,不说其影响力,只满脑袋难改也利益难舍的恶习观念就不能容忍。

    住个店,就那么巧的钱丢了。

    萨金刚可不是一般人,武力了得,警惕性也高。强盗山贼想恃众硬抢他都不容易,何况是寻常小小窃贼能得手。

    那家店怕是有问题。

    再联合如今霸占经营客栈的都是些什么人来想想,贪脏枉法的官僚刁吏主、残存的恶霸豪强主,地痞恶棍具体经营。

    哼!

    赵岳眼神一冷,冷笑一声,点手招呼机灵的毕丰:“这三兄妹如今是我们的兄弟。他们的事就是我们的事。你去那客栈查查丢钱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是欠我们兄弟的,自然要拿回来。罪恶也应该受到惩罚。”

    这句话中流露着明显的冷酷。

    毕丰洪亮地应一声晓得了,带着几个兄弟,持和尚丢下的锋利戒刀棍棒扑向那家客栈。

    不多时,他们就回来了。

    果然,钱是客栈欺三兄妹是流浪的外地人而搞得鬼。

    毕丰跑这一趟,自然不是仅仅讨个真相和公道,把客栈的人打个半死,钱财更搜刮一空。

    不如此怎能为萨金刚兄妹报仇解恨?

    不如此,怎么对得起他毕丰惩恶扬善机灵会做事?

    果然,汇报一说,赵老二对他很满意,虽然没直白夸奖,但眼神已经足够让毕丰这些相扑手心中充满自信和喜悦。

    但这一幕却让这家无良大夫更惊恐了。

    赵老二自不会放过这种丧尽天良的大夫,但不露声色。

    他的身份犯不着对小小无良医馆恶形恶相的。

    任原等动手把昏睡的大汉轻轻搬上车,铺盖着厚厚被子继续沉睡着发汗。两孩子也轻轻弄上车。

    赵老二和刘通他们走了。

    但就在老东西暗暗高兴巴不得赵老二一伙赶紧消失,最好是一个雷全劈死时,任原没走,带着毕丰等徒弟回来了,把医馆抄了。

    “敢害我兄弟这么惨,不要赔偿啊?”

    这就是理由。

    抄走上万贯家财不留一个子不说,还抄到了几枝老山参。

    这家卖假药,专以医术坑患者发财的黑医馆居然也有些珍稀的真货。这也算意外之喜了。

    任原一伙哈哈大笑着满意而去。

    至于这家倒霉者以后怎么生存,那不需要他们费心。

    有医术嘛,可以继续坑钱赚钱,总能弄到足够的钱请会接骨的人治疗其子的断腿之痛,只是时间上怕是要耽误些。

    就是要让这家无良医者自己品尝一下患者的难处与痛苦绝望。接受惩罚与教训。

    知不知道悔改,能不能做到悔改,这是他家自己的事,自己的命运选择。

    继续行医害人坑人也无关紧要。

    反正这地方剩下的人没几个好东西。相互祸害是自愿的,是活该。

    这家人在心痛损失的嚎哭中恨恨诅咒赵老二一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当然,和他们被诅咒早该受到天打雷劈一样不会应验。

    鸟用没有。

    而实为缺德的清德大师是遭了佛家信奉的因果报应了,

    被同门和尚打断了腰腿脊椎颈椎……打成烂酱,幽魂一气奔西方投佛祖了,就是不知等待他的是不是地藏王菩萨。

    沧赵家族讲信用。

    赵老二见和尚们表现积极奋勇,果然没多追究罪孽,放了这几个和尚。

    放是有原因的。

    这些和尚是回不得了愿寺了,只能化妆逃亡,必被了愿寺追杀和官府通缉,实际只能逃往最近的反贼田虎地盘落脚。

    为了逃避佛门问罪,和了愿寺成了势不两立的对立面,为了生存,他们必然自觉不自觉地在逃亡路上会宣扬清德和了愿寺的丑恶面。

    他们是知根知底的本寺人,必能揭得本寺丑事轰动天下。

    他们为自己打杀清德的事辩解,证明自己正义为佛,逃避惩罚,也间接的为赵老二恶斗并怒杀了众多了愿寺僧人的原因做了有力辩解。

    在神权无法主导政权暴力的中国,宗教最可怕的手段是舆论攻击,是利用对百姓的影响力蛊惑人心。

    赵岳必须反制这一点,早做点布置,为家族尽量减少点冲击。

    当然,这些凶恶却低级的和尚未必能明白赵老二的意图。

    一听能得活,他们个个精神大振,对赵老二和沧赵家族的诸般美德好一通赞扬感谢,喜欢又仓皇地匆匆逃走了。

    被抽得半死的甘茂也弄到车上带走去了任原家。

    小镇众多围观者见赵老二要走了,也不知是谁起的头,这时突然胆大了,似乎不怕凶悍甘家和县令了,纷纷暴出赞美声,大夸赵老二真乃少年英雄,侠义无双,更兼英俊无匹,什么风流倜傥,疾恶如仇,智能双全,除暴安良,仙童下凡,金刚降世……

    当然,仁慈英勇却不会混世活该倒霉的傻瓜沧赵家族,以及不会玩转官场,流血流汗吃苦受罪却无功有过早晚会糊涂冤死的迂腐傻逼文成侯,一时间也都成了旷世伟大家族和令人万分敬仰的绝世豪杰,云云,总之什么好听夸什么,大唱赞歌。

    那激动、感激、佩服、敬重,热情洋溢劲,让人听了看了不免热血澎湃,感叹总算得到人们认可了,好生振奋和感动。

    但赵老二不感动不振奋,又恢复面无表情,无动于衷,只在白马上淡漠地扫视一圈追捧赞美有疯狂之势的人群。

    激动个毛啊。

    当我年少幼稚不知为什么称赞我?

    当我不知陡然焕发的勇气良知正义和热情的动力原因真相是什么?

    他这一眼扫去犹如三伏天往人群兜头浇了盆冰水,让说唱得越来越狂热投入的人发热的脑袋一凉,一股寒气直凉到心底。

    怎么回事?

    这个赵老二不是年少轻狂,青春得意,正是最喜欢逞英雄豪杰最喜欢听好话的年纪?

    沧赵家的人不是以对穷苦百姓最是仁慈慷慨大方出名的吗?

    为什么这么捧他,纨绔二愣子却不是得意得浑身轻飘飘下幼稚高兴冲动地大发英雄豪迈气,把抢的成箱钱财大撒给俺们?

    不对啊。

    这不符合规律常情这个。

    赵老二这样的鲁莽冲动最爱出风头之辈怎么能如此淡定无视追捧?

    众人好生不解,好生失望,追捧的热情干劲受到打击顿时猛降了不少。

    有人心性格外凉薄市侩无耻,一看散财童子不现、得钱无望,不但立马停止了追捧,还翻脸露出愤恨鄙视神情,转眼由赞转骂了。

    当然不敢骂得太大声太突出自己。

    赵老二这伙也是杀人不眨眼,而且貌似也不大讲道理的狠人。若是骂怒了他们,被盯上了,怕自己也要遭殃。

    钱没捞着,却挨打甚至挨刀子,那就太不合算了。

    但这些人夹在乱哄哄的人群中小声骂,即使听不到说的什么,看神情也能猜知说的不是好话。

    暴发赞美的目的暴露无疑。

    原本被追捧得美滋滋的宿良宿义兄弟不傻,也察觉了真相,知道自己被追捧方式骗了,不禁恼羞成怒。

    这是帮什么玩艺这是?

    说好的公道自在人心呢?

    百姓的淳朴呢?

    民众美好的人性良知在哪里?

    这兄弟俩本不是正经好人,地主豪商阔少出身,皆是恶霸杀才坏蛋,往日被他们父亲拘着也没少干混账事,被赵老二降了才把凶恶用在正途上,性子又二,被这些草民耍了,大为羞臊,感觉丢了大人,火一起,二性越发强烈发作,抖戟就想行凶。

    并骑的小刘通连忙制止这对活宝,安慰道:“让他们无良去吧。”

    “你没见这镇上除了傻子就几乎不见小孩和正经青少年?”

    “他们这些人把孩子都弄去咱们那吃帝国了。真是聪明。可他们绝想不到这一送走,后代甚至亲朋从此就和他们没关系了。他们困在宋土,就算最终没死在金军乱华的兵慌马乱血灾中,也再没那些后代了。”

    流到海盗帝国的上千万孩子,只要无父母,有哥嫂什么亲朋带着也皆不算数,都得被收走,从此和原关系不相干。

    生活能自理的十几岁少年男女,都得上专门培养孤儿的学校接受半军事化强化教育,有专门人员精心照顾生活,都另起正规姓名,学习新观念和科技文化知识,平时也得干力所能及的各种活锻炼磨练品质,等分出个体差别,再具体分适合什么学什么干什么,有目的地刻意培养成精忠大汉民族和帝国的各种专业人员。哪怕蠢得不行,长大只能当农夫,那也会是有一定农业特长的超时代最新式农夫。

    剩下的小孩全部会分给帝国广大家庭收养,随新家改名换姓,成了新家的正经儿女,年幼,无忧无虑,随岁月流逝很快就会喜欢上新家而忘了过去,更和旧亲缘没关系了。等他们长大了,就算旧亲人能找上门认亲,只怕也压根记不起来。

    那么,帝国的广大家庭会愿意收养并把别人的儿女当自己的亲生一样照顾抚养吗?

    这个问题还真特妈不是问题。

    这个以后再说。

    单说眼前这些人,一肚子算计,算计来算计去,最终结果却是什么也捞不着,命能不能在战乱中保住是最大问题。

    对将受难甚至将死的可悲人群,你和他计较什么?

    不妨大度点。

    就让他们得瑟享受点最后的欢乐吧。

    随他们去吧。

    宿家兄弟想通了这个理,怒火杀机这才降下来,扭头扫视人群,还以鄙视嘲讽眼神,看到无知蠢相,一种知悉世界真相和历史大趋势的强烈优越感油然而生,心气也越发平了,真就再不屑计较什么。

    失望的人群眼看着赵老二一伙丝毫没散财童子的意思自顾骑马驾车扬长而去,这才彻底失望而追捧熄火了。

    有人在低声破口大骂。

    有人在对赵老二的背影不愤地指指点点。

    但更多的人在积极思索探讨寻找为什么失败了的原因。

    感觉追捧这种刺激手段确实太粗糙低级了,也太突兀了,关键是没抓住赵二的弱点和嗜好,吸取教训,总结经验。

    赵老二这不还没走吗,成箱的钱还在镇上。说不定还有机会。

    就算最后不成,也不过是费了点心思和唾沫而已,不会吃什么实质亏。

    在热烈的议论纷纷中,一个原因总结出来了。

    哦,倒是忘了,沧赵家族据说倒大霉了,老家的庞大财富全被辽冠和海盗给抢了,连东京侯府也卖了,钱却也被谁抢了。这家由巨富成了穷光蛋了,据说还外债累累,别看赵老二表面风光依旧,实际怕是连最穷的百姓家底也不如。

    现在的泰安百姓,谁家还有外债呀。

    养孩子负担都没了。全由仁善立国到古怪可笑程度的海盗国承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蛊真人之齐天传〕〔深宫娇宠:皇上,〕〔幻兽进化图鉴〕〔离圣〕〔重生北大荒〕〔明末江山如画〕〔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