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透视医武兵王〕〔绝世妖帝〕〔剑骨〕〔都市极品医圣〕〔武神天尊〕〔特种龙王〕〔踏天龙皇〕〔暖婚100分:总裁,〕〔隐婚总裁霸道爱〕〔超时空评测〕〔偷爱〕〔都市之六界裁决者〕〔日常系神壕〕〔惹谁都别惹医圣大〕〔高龄巨星〕〔若有情爱〕〔蚀骨宠婚:早安,〕〔我的重生不一样啊〕〔看书就能掉装备〕〔盛总,你老婆又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27节正义之道
    天下有些事就是这么奇怪,比如越不想死,却越是死得快;而越是想死,却就是死不了。

    雷获想求速速惨死换得家人得安,也没死成。

    赵岳鄙视其是个贪鄙不法的无耻官僚,但难得遇到个有勇气血性的大宋内地武官,又如此珍爱家人到不怕死程度,简直是稀奇事。赵老二很重视这种人性情义,就破例放了雷获一马,不再追究牵连其家人,砍了雷获的杀心也淡了。

    但既行凶犯下大错,死罪可免,却必须付出足够沉重的代价。

    “罢了,看你为官不堪却还算条汉子,在当今宋官中也算难得。你可以在认罚和认死做一选择。认罚就交十万贯赔罪。认死就利索一刀砍了。你家人若真无罪恶,可以安然活下去。”

    能活,雷获当然不想死。

    但他一听十万二字,顿时傻了眼,一低头沮丧道:“公子不罪我家人。末将感激不尽。但,你还是杀了我吧。”

    他从军伍底层挣扎上来,做到总算收入大于支出的泰安兵马都监才几天,只喝点兵血吃点空饷,上哪去弄十万贯赔罪。

    赵岳眨眨眼,却笑道:“我相信会有十万贯的。”

    挥手放了那两亲兵,让他们回去通知,叮嘱说:“天黑前,钱若送不到。那就休怪我赵岳刀下无情了。”

    两亲兵看看雷获,也不待主人说什么,赶紧飞身上马,拼命向泰安奔去,到主人家向主母老太爷等报信赶紧求援了。

    赵岳瞧着二骑焦急而去,不禁赞了句:“想不到你这么不堪却有如此忠义的手下。看来平日为人尚有可取之处。”

    可能不用死了,又居然被阎王性子的赵老二称赞,雷获却没有半点放松与得意之色,反而焦虑有点愤愤。

    “我家真没那么多钱,连五分之一也没有。你如此做是折磨我家人绝望,和硬逼我家人去死,有什么区别?”

    可惜,赵老二不再搭理他。

    其他人也一个个自顾别的,也没一个人搭理他的愤怒复杂情绪。

    ……

    事实证明赵老二又是对的。

    没等到傍晚,增援解救的官兵没来,官府毫无动静,但十万贯钱真能来。而且押解款项的居然是雷获的老婆。

    远远出现的这妇人让赵岳愣了一下。

    不是认识打过交道什么的,而是赵岳惊讶看到这妇人居然一身武士戎装打扮,还能提一杆长枪骑马飞奔。

    雷获老婆飞马率先奔到,一勒战马。

    战马被强迫骤停,唏留留暴嘶一声扬起前蹄。

    但雷获老婆单手拽缰绳,另一手长枪一点地面,没被掀下马,仍稳稳骑坐,并且在战马前蹄落地时就利索地翻身下了战马,先是看了看丈夫满脸羞愧却还安然无恙,明显松了口气,随即在众侍卫的好奇又戒备的目光盯视下插枪在地,在赵老二马前单膝跪地,行的不是妇人礼,而是军礼。

    “沧赵家族果然信誉无双。拙夫鲁莽轻狂,不自量力,冒犯了公子。贱妾代全家老小多谢公子不杀之恩。”

    赵老二在马上居高临下冷漠审视着这位在大宋太难见到的颇有点飒爽英姿的中年女人,半晌后才冷酷说道:“你,谢早了。”

    一股冷肃杀气在四周猛然暴起。

    赵岳的侍卫都不约而同手按刀把子,紧盯着雷获夫妇的眼中无不闪烁着阴险凶厉杀机。

    刚投靠的叶元、吴声等九人看到这一幕,心中一惊又不禁疑惑:“莫非这是钓鱼之计?公子其实是想引雷获的家人自动前来送死,顺便把送来的钱财抢了,玩个一石两鸟,仇也报了,恨泄了,财也得了,根本不是想以罚代死放过雷获?”

    心里瞎猜着,他们现在是赵老二的部下,自然得紧跟着领导的意图走,也跟着侍卫们亮刀露出凶恶相。

    雷获大吃一惊,显然也生了叶元等人一样的猜测,愤怒气急之下冲赵老二怒吼:“赵二,你,你你怎么可以如此卑鄙?”

    赵老二不否认阴险意图,不屑地一笑道:“卑鄙?”

    “呵呵,你们可以卑鄙无下限,我为何就不可以?就因为我家是好人就得受约束,而你们是坏人就可为所欲为?”

    雷获既惊又愤怒慌乱,一时不知怎么反驳赵老二,只急得气得哆嗦着干瞪着赵岳咆哮:“你,你你你,你”

    赵岳轻笑一声淡淡道:“又是你你你的。你什么?你就不能换个表达愤怒的词?”

    “我之前已经跟你说过了。你的思维逻辑很可笑,不是吗?”

    雷获一听这个,先是愣了一下,随即蹦高叫道:“你卑鄙无耻。你,你不能这么做。我家人真是好人。不该受牵连。”

    但赵老二无动于衷,眼神越发冷酷无情,反问道:“好人就不该死?无辜就不能杀?”

    “貌似很有道理。可你们这些官老爷往日可不是这么做的,也不信守这个。现在为何能义正辞严要求我这么做?”

    “就因为你们冤杀的是别人。那些人卑贱的生命不值一提,死活不关你们的切身利益?而现在要死的是你自己你的家人?”

    “你们这些人呐,良知扭曲得太恶心人,自私恶毒得没有边界。就说嘛,你的思维逻辑有问题,很可笑。”

    他语气平淡,但在这个情况下却更显得阴森冰冷可怕。

    雷获急疯了,想和赵老二拼命,奈何被绑得结实押得牢固,就算他是霸王再生也挣不开枷锁逞凶,只能干瞪眼。

    挣扎没用,绝望的雷获扑通跪下了,满眼乞求地望着歹毒凶残活阎王赵老二,悲声道:“我该死,该杀。可我家人真不该死啊。我婆娘别看会骑马耍枪,可她整日只是在家操持家务,相夫教子,侍奉老人,对下人都很好。我长子虽然纨绔不成器,平时做了不少坏事,可真罪恶的从来没有啊。小儿子很听话,习文练武,没大出息,可也是好孩子。”

    “对了,对了,我爹,还有我岳父,他们都曾是北边关的军官,虽然没干出什么大事业,没当上大官,没什么名声,但十几岁就当兵上阵杀敌了,他们,他们对国家有功啊,侥幸没死在边关,积功当了小官,受伤凑巧得了机会才调回内地军中保命却受气,但为国效力一辈子,从无罪恶,不是我这样鬼迷心窍。他们如今都是白发苍苍老人,被人遗忘,在家默默衰老……”

    雷获一气说着,说着说着眼泪下来了,也不知是为自己靠无耻混上一州将主悔恨,还是为家人良善却要枉死而痛苦。

    赵岳听着这家伙跪在那声泪俱下,眼睛却微睨他老婆,很惊讶地发现这妇人皱着眉有焦虑之色却并没有惧色。

    眼看老公越说越不着调了,受打击不轻似乎真有了悔悟,这妇人轻叹了口气,打断丈夫叨叨,平静地看着赵老二道:“请公子恕贱妾多言。拙夫确实不是个好官,但若说大罪过,拙夫没有。“

    ”我家公公只此一子,一向要求很严。我爹膝下只我一女。两家当年同在边关挣扎,订的是娃娃亲,因而我爹一直把拙夫视若亲子教导。虽说长大当官了,拙夫就不大听老人的话了,但还守孝道,做事不失良知底线,公子说的枉杀人命之类的罪孽,拙夫没做过。他还不敢肆意违逆老人那么胡为。”

    “当然,这次劫杀抢掠公子确是大罪,却是利欲熏心鬼迷心窍第一次妄为。若不是赔款之事,家中尚不知拙夫这么干了。好在公子无恙。公子手下也没什么折损。”

    “贱妾押款亲自来此,是奉了老人的命令,也想亲自来赔罪。我知公子说得凶恶,其实并不是真要滥杀无辜。”

    说到这,她仔细观察一下赵老二,可惜从铁石心肠的赵老二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

    心中忐忑没底,她吸口气,鼓鼓勇气又说:“公子真想报复出气,怎么做也是应该。我夫妇认了。愿以死赔罪。”

    “送来的钱,公子也不必硬抢。接收就是。”

    “请放了我家亲兵。他们虽是无名小卒却都是忠义敢战之士,不该死。也请公子高抬贵手放过我家其他人,不要报请朝廷追究,牵连他们无罪受罚。其实我夫妇死后,即使没有朝廷追究,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说到这,她脸上露出凄然之色,声音幽幽道:“大宋官场就是这样。好人哪能当官?当官一旦失势,哪有好下场?”

    “拙夫武力有点能耐,也算有超人之处,可才智平庸,论本事连文成侯一角也比不上。他想当大官,从父辈舍生忘死为国忠勇效力一生无大功却也功勋累累,但到老也只是军中寻常军官一生凄凉窝囊中吸取的全是反面教训和刺激,想出人头地,不想活得父辈那样,又没文成侯那样的能耐,不走歪门邪道连官都当不上,不当坏官,官场根本立足不得,又怎么能当将主?”

    这话说得触动了众人心扉。

    人呐,甭管你是钻天的鹞子,还是寻常大众,都得随着社会环境风气走,否则只能碰壁碰壁直碰到头破血流甚至绝望灭亡。

    就连宿良宿义这种只听令行事,不在乎是非的凶横二货也不禁点头赞同,脸上露出一丝同情理解之色。

    赵岳却无动于衷,不置可否,没半点回应,只是抬头看向来到眼前的有点浩浩荡荡的押款车。

    仍然没有细点,有侍卫过去大略察看了一下情况,就挥手收了。

    雷夫人道:“按官价一两银兑一千钱,一两金兑十两银算,共能折合银子二十多万两,珠玉之类的没算在内。实不相瞒,这钱主要是高通判一伙的,加上泰安总捕头,以及,以及参加劫杀公子逃走的那几位军中将领凑的。我家能拿得出的钱财,包括金银首饰也全在这里面。”

    这和赵岳勒索时早预料到的一样。

    事败,雷获被生擒,密泄,逃走的那些官不害怕满门遭殃才怪了。

    若能以钱换平安甚至保住官位,那些人岂敢不抓紧机会。

    雷夫人弄这笔数量惊人的钱实际没费劲,一把消息泄露给相关人就解决了,当然也承载了那些人的忐忑希望而来。

    她偷偷观察了一下赵老二的神色,仍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包括赵老二的侍卫在内,此时实际也不知赵老二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所以仍然按刀准备随时开杀。

    雷夫人惊叹赵老二这位传说的不堪纨绔居然深不可测,但事到这一步只得咬牙说下去:“公子要十万,来了二十多万,这是我们能拿得出的全部家当。所图不过是知道错了,想倾尽家产赔礼,请公子能饶过一次。给我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说完了,现场除了马匹偶尔的声音和喘气声,剩下的是一片死寂。

    雷获认清了赵老二的凶狠心硬,已经对生不抱希望,无力地跪那只后悔鲁莽牵连家人也害了自己。

    雷夫人信父辈的分析,多少怀点希望,但真看到了赵老二的冷酷表现,实际也没什么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约会从美食开始〕〔重生日本当神官〕〔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