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地球第一位星主〕〔异度〕〔上门龙婿免费全文〕〔生死狙杀〕〔诸天最强大BOSS〕〔木叶的路人女主〕〔全球造星〕〔天才圣手〕〔狂龙在都〕〔我能看到隐藏奖励〕〔玄元之帝〕〔末世红警〕〔仙门末路〕〔灵婚簿〕〔权宠女王爷〕〔神级大吃货〕〔随身一个恐怖世界〕〔网游之废土遗民〕〔人族争命〕〔我的战场我的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28节老辣,续
    歌是黄渤那首《正义之道》。

    歌声是赵老二起头引唱的。

    他气劲强悍,长大了,嗓子不象前世那样五音不全,不太难的歌唱起来不但洪亮得惊人,而且自有一股动人韵味,这首歌唱起来更格外有一种震撼人心的气势和锵铿力量。

    他一身圣洁雪衣,在无一丝杂毛的白马上悠然前行,悠然而歌,强烈刺激起随行将士的心绪,升起万丈雄心自豪。

    开始是赵老二一人自顾有意高唱。随即梁山众人跟上。

    十几个人尽情高歌,还拍打战刀车厢等,敲鼓点伴奏一样,顿时一股更强烈的豪迈雄风感染力激荡在原野上。

    歌声刚听到耳中时,正沮丧万分的雷获不禁大怒。

    赵老二,你发财又扬气,好得意啊!

    你得意就得意吧。谁叫你命好,生在财雄势大的人家,更有个出色得让人只能折服低头的大哥护着你横行天下。

    可你唱歌是什么意思?还唱得这么大声这么慷慨激昂,这么快活?

    是表明你的嚣张得意无人可治,生怕不讴歌显摆一下就不能把我夫妇踩得更入泥里更丢人现眼,还是说你觉得你就是光明正义,照亮我雷获的丑恶心灵,我们这些人就是黑暗罪恶的废物,统统该死的祸害?

    只是他奈何不了赵老二,也真怕了这位强横又狡诈难测的纨绔衙内,再气愤也只能强咽下去,什么也不敢干再起挑衅。

    但再听听,不知怎么的,他市侩发黑冷酷的官心渐渐居然有了点热血沸腾感触,不禁痴了。

    当官,当官,在官场越混,心就越硬越冷越自私怕死。

    有多少年没有这种血性勃发的光明正义情怀了?

    曾经的青春少年热血光明追求和忠义英勇早过去了,失去得太久了。年少轻狂早不在了,却变成了官僚的轻狂猖狂……

    可,这是我的错么?

    若说是错,那大宋整个社会,至少是整个官场都错了。我这样的小人物在这个浊流滔天的世界,又能怎么做?

    我得活着,得活个人样出来,让家人活得荣耀,过得轻松。

    我雷获不才,却也是想顶天立地的爷们。

    混得有面子养好家,是我的责任,也没人世白走一遭。

    并马而行的雷夫人瞅见丈夫满脸唏嘘愤慨神情,突然小声道:“夫君,你听听这歌声是何等风骨铮铮,何等的雄心霸气自信气魄。这样的家族怕是对苍天大地也不肯轻易低头。你说他们会是束手等死的人家吗?”

    雷获浑身一震,猛转头盯着老婆:“你是说”

    雷夫人摇头一笑:“夫君堂堂男儿尚且看不明白什么。我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我只是听爹说了些。”

    这个爹自然是亲如一家的两家的爹。雷获明白。

    他皱眉发了一会呆,突然对老婆道:“夫人,我想把咱们的长子交给那赵(老二),咳,赵公子使唤。你看怎么样?”

    雷夫人听了一呆,扭头仔细瞅着丈夫:“你怎么会这么想?你决定了?”

    雷获一咬牙象上赌场押上生死的赌徒一样点头道:“我想试试。我是看不明白天下大势。但,或许那就是条唯一出路呢?”

    雷夫人沉思了一下,缓缓点头道:“分开一枝出去也好。总不至于遇到国难就满门遭难死一块,没一个能逃脱的。”

    老婆同意了,雷获不再犹豫,一拨马头,哈一声打马跑起来,转入飞奔,很快就追上了走不快的赵岳一行。

    梁山好汉们看到雷获又回来了,停了歌声,诧异地瞅着这家伙猜测他又想干什么。

    赵岳却根本不在意,照旧悠哉悠哉忘我高唱。

    雷获奔到近前飞身下马,把大刀插在地上,在赵老二马前再次跪拜在地。

    赵岳驻马停止歌唱,微皱眉盯着雷获如盯着一陀臭牛粪,但什么也没说。

    雷获咽了咽唾沫,盯着赵老二冰冷幽黑神秘的眼神,感觉心又悬在了嗓子眼,但还是大声道:“公子,末将有个不情之请。”

    “哦?”

    仅仅一个音,但听到了回音而不是无视,雷获已心中一喜,鼓起勇气抛弃编的那些马屁好话,干脆直说。

    “末将自知不堪,但有悔过之心。有个愿望,请公子收下末将长子,当仆当奴尽可驱使。”

    “某长子虽没什么能耐,也不是个好孩子,但好在生得比末将还壮实,至少干活有把子力气。某夫妇只希望他能在公子身边效力,若真有那么一天象侯爷预言的那样金军暴起,大汉蒙难,我全家为国全战死了。还能有个孩子活下去,延续雷家血脉。”

    赵岳听了这个也不禁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不问为什么,而是淡淡问:“你决定了?”

    “是的。末将发誓争取当个好官,至少当异族再次入侵时必奋勇死战,不负汉家威武男儿本色。”

    赵岳呵呵笑了,锐利的目光注视着远处正殷切眺望这边的雷夫人,淡淡道:“雷将军,你有个好老婆,更有一对好父辈,你是个有福之人呐。”

    雷获一愣,随即羞愧道:“末将是平庸之人,也就这点福气,只是当官当得渐渐忽视了,常常惹得老爷子不快。”

    赵岳不接这话,淡淡道:“好。你有勇气赌一把。我有何不能答应的?”

    “送到运河那,有船接应。记住只限入夜两小时。过时不候。”

    ……

    雷获夫妇这次回得快了,带着亲兵打马飞奔回到家。

    家中有总捕头和早前逃回的那几个亲信将领在焦虑地等待,一看到夫妇二人平安回来,都露出一丝喜色,又面带羞愧围上来向雷获道歉此前只顾逃命的不义气,更关心那凶悍强硬的赵老二到底肯不肯放他们一马。

    若是不肯饶恕,那只能早早做好随时弃官卷家逃走的准备了。

    否则,就算沧赵家族不发威直接下手收拾他们,只朝廷不得不降下的雷霆之怒也能把他们满门炸得粉碎。

    根本抗不住。

    发财的冲动过去了,挫折沮丧后,他们这些人才清醒想通了这一点。

    雷获大度地不介意弟兄们的不义,宽慰说在当时的惊险危急下,他也是完全慌了,只顾逃命,脑子里没别的。

    实际上他怎么可能不介意在危急最需要帮助时却被无情抛弃的事,只是他此刻没心思和这帮人磨叽,也不能真翻脸。

    听到赵老二答应不再追究,总捕头等喜出望外,看到雷获满脸疲惫和不耐烦,都闭嘴识趣地走了。

    有事以后再议。

    赔罪宴以后再摆。

    …….

    雷家和老丈人家是隔壁住着,两家两院子,但在中间的院墙开了门,方便雷夫人时常照顾两边老人,实际就是一家。

    此刻两老军正在雷老汉这下棋对弈。

    一听雷获夫妇说想把长子送赵老二使唤,雷老汉顿时怒了,跳下坑,点着雷获的鼻子怒道:“你,你真是个笨蛋。糊涂蛋吧却总觉得聪明。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蛋儿子呢。真是气死我了。”

    雷获吓了一跳,连忙问:“爹,你是说孩儿做错了?”

    “错了也没关系。反悔不送就得了。赵老二不在意这个。沧赵讲信用,说不追究就不会再追究。不会为这事恼怒再生事。”

    “你。”

    雷老汉听了这话反而越发气得,或者说是失望地指点着儿子的鼻子,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

    好不容易压下火,老头怒问:“我来问你,你送孩子为的什么?”

    “……当然是为咱家多准备条后路。”

    “好。那,你送一个是啥意思?”

    “……啊?”

    “爹,你的意思难道是要送就把两孩子全送去?”

    “哼!”

    雷老汉怒哼一声:“你就是这样,做事总聪明一半糊涂一半,觉着当官比你老子我和你丈人的大了,就觉得自己能耐了,觉着你混官场谋人生的方法才是正确的,我们老家伙叮嘱你的话你都面上嗯嗯实际全当耳旁风,所以才有今日之灾。”

    “我问你,是你聪明,还是那位威名震天下的年轻侯爷聪明?嗯?”

    “你这脚踏两条船,做墙头草的官僚市侩心思,很高明吗?你当沧赵家族是白痴,瞧不出你这点鬼心思?”

    “你派老大在赵老二身边窝着,你想干什么?嗯?打入沧赵内部当窝底探子吗?”

    “爹,我不是”

    “不是个屁。”

    雷老汉怒喝一声,气哼哼道:“你是不是重要吗?你能让聪明绝顶的那位侯爷不这么想吗?你觉着他如此年轻怎么当上那么高地位那么重要的官的?他混险恶官场的能力和警惕比不上你这半吊都不到的傻蛋?”

    “就大小子那不着调样,吃不得苦,受不得气,还被你们两口子惯成废物。你觉着他在梁山会怎么表现?”

    “告诉你,无论人家怎么看你的心思。大小子早晚得自己作死在梁山。”

    “把小的一也送去。”

    “两孩子全丢给沧赵家族,随他们怎么用。别心疼,别舍不得。只有这样,大的才不会死。两孩子还都会受到沧赵家族的影响和管教,都能多点出息。养在家里,哼,就你们两口子小聪明劲娇纵溺爱劲,都得成祸害废物。”

    雷获不敢硬顶他老子,免得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就委婉提醒道:“爹,两孩子全送去。沧赵撑不住。朝廷下罪灭沧赵势力,那时,凡追随沧赵家族的,无论是官是民怕是一个也跑不了。都在劫中砍头。咱家就绝后了。”

    “你”

    雷老汉这次是真失望了,怒火也没了,骂人的劲头也没了,心灰意冷地感叹一声:“就这样了。还想混成万万人之上的高官?你能,那天下的猪也都能说话了。”

    雷获老丈人不方便训斥女婿,见老伙计死心了,连忙站出来先安慰了一下雷老汉,然后对明显也不痛快的两口子道:“我问问你们,沧赵家族最初是怎么起家的?”

    雷夫人直接道:“当然是靠抗辽和经商。”

    “好,我再问。他们抗官府都不敢招惹的强大凶悍辽军,靠的什么?”

    雷获小声道:“团结奋勇作战,以死换不死,死中求活呗。”

    “回答得好。可惜只说对了表相。他们不是不怕死,而是不肯低头。沧赵人都胸有一口气,为了生存,他们不会向任何险恶低头。你们说说,若官家想对沧赵家族玩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卸磨杀驴那一套把戏,沧赵会低头等死吗?”

    “还是那位侯爷愚忠忠到够惷,识不破朝廷这点在中国上演了不知多少次的小把戏,或识破了也愿意被玩死?”

    “你看看你们也认为不可能,所以才起了心思把大小子送去当人质,表明一种态度,打点万一时需要的退路基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鲜妻太甜:偏执老〕〔五代梦〕〔萌妻十八岁〕〔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