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剧透诸天万界〕〔伦敦桥〕〔曙光守望者〕〔凡尘劫之灵珠〕〔邪世帝尊〕〔量子意志〕〔落难公主复仇记〕〔光耀艾泽拉斯〕〔快穿:这个女配很〕〔顶级演员〕〔超幻想大爆炸〕〔辉煌从菜园子开始〕〔为成神而向前〕〔不朽者联盟〕〔我的父亲叫灭霸〕〔仲夏夜的秘密〕〔穿越之厨神影后〕〔重生之兵哥的娇萌〕〔直播之极限巨星〕〔纵横五千年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41节审查梁山9
    田师中多聪明的人,一听刁椿这么说,立即预见到了自己死后,家里没了依靠,手下那些贪鄙又知根知底的大将会怎么干。

    那些贪婪无耻的家伙怎么可能不动心?怎么可能讲什么交情放过他家那么大笔惊人财富不下狠手?

    现在又是什么世道?

    混乱不堪,乱贼和恶人横行,官场更是许多事失了正常秩序,什么事都可能发生。干什么罪恶都有借口推托。

    真到了那时,不但钱财保不住,怕是连满门性命也难保,必死得冤枉,甚至死得不知不觉稀里糊涂,致死还念着对那些人的感激。

    田师中惊得一颤,差点儿手松沉入水中。

    他舍不得拿出那么多钱财来,可又知道舍命不舍财只会是人财两空空,转眼看到刁棒丢下他在此等死自顾划船而去,显然并非只是吓唬逼迫他,他急得连忙高叫:“好汉留步。好汉请留步哇。本(官),咳,小人愿意。小人定努力完成百万。”

    刁棒转回,让田师中扒着船尾借力更稳当活命,转眼笔墨纸摆在船尾,让田师中写信。

    田师中看到船上居然有这些东西,明白了,梁山人是早有心收拾他早做了两手准备,没淹死他才顺势改为勒索。

    写下让家中送钱的信,田师中心痛如刀绞,可不写就得死,还是个水鬼冤魂怕是不得超生,哪敢迟疑不写。

    信尾签名盖随身官印和私章,这可没印泥。

    刁椿一刀划破把着船帮喘息的那亲随的手臂,把印章沾了血,啪啪盖上。

    齐活了。

    刁棒瞥着田师中心痛到扭曲的脸,笑道:“怎么?不舍得呀?”

    “没关系,你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和钱相比,老子更想要你的命。”

    就在这时,远处芦苇荡中突然燃起了大火,一阵阵烧尸体的恶臭味随风飘了过来。

    原来,后面那些船只也是同样漏水沉没在各处,当场淹死了些军汉。

    没当场呛死的,埋伏的梁山军也没辣手全弄死,把老实投降的一个个正年轻精壮也有些本事的家伙全活捉了,押去了乱石滩和这的桃花山数千悍匪呆一起。悍匪们困在乱石滩数月**练得死去活来,除了难得的休假日,每天吃饭,睡觉,摸爬滚打操练,模拟对抗竞争,接受思想教育……天天轮番轰炸,折腾得其它什么心思也没有了,只为努力表现挣到饭吃活命,挣到表扬和美食奖励,挣到梁山人信任能正式列入梁山军看到幸福美好的出头之日新生活,早老实听话得不行,睡梦中叫唤的都是俺绝对忠诚梁山,要为梁山死战,云云,但一身戾气和负面情绪是必然的有,有了这近百个东昌府军汉带着操练,自然是出气筒,定能把这些无耻甚至罪恶军汉操练得改头换面。而淹死掉的军汉,尸体钩到芦苇荡中露出水面的高地上烧了。

    有船也过来把死在田师中这边的军汉亲随什么的钩去烧掉。

    田师中看到这可怕一幕,闻着可怕的烟熏臭味,吓得面无人色,又听刁棒笑道:“这片芦苇荡就是桃花山强盗覆没之地。能捞到的尸体也是这么烧了。但水底肯定还有不少沉尸没发现。恭喜你,你若死在这。我不烧你。你在水里不会孤独。”

    田师中吓得又是猛一下寒颤。

    一想到悍匪所化的水中无数幽魂恶鬼看到他这个官老爷仇敌亡魂而疯狂扑上来的情景,他更是吓得惊颤不已,差点儿吓昏过去。

    好不容易镇定了一点,他赶紧又把那信要了回来,在上面加了几句话,威胁家里以及部下众将速速秘密照办,否则他回去必不轻饶。

    信由那有脑子的亲随负责送给酒店那的王庆隆和田师中家。有船载着惊喜得命的亲随飞快去了。

    王庆隆在远远的陆地上看到了烟气,心是疑惑,却自然不知水泊中发生了什么。

    他听了那亲随紧急传达的话,一惊后阴着脸强要了信看了看,而后沉吟不决。

    看来,胆大的梁山人没什么不敢干的,弄死知府这样的高官也不当个事。田师中家没那么多钱,不足的不用说得他们这些亲信大将出血秘密补上。

    千里做官只为财。

    王庆隆没指望自己能封侯拜相什么的混成高官,自然对钱财格外贪婪,可舍不得进了自家的钱又流出去而且是代别人付账。他很想不顾田师中死活,脑子里急速盘算着其中的利弊,但最后还是叹口气屈服了。

    不为别的,只怕梁山人并不真得敢铁了心弄死知府。

    若田师中没死这,活着返回了。那剩下的事可有乐了。

    以田师中的权势和阴狠歹毒有谋,敢不肯出钱相助的人怕是生不如死。

    其他几个大将知道后既惊又怒,却照样无可奈何。

    别说没船进水泊救知府,就是有,田师中的命就在梁山人手里捏着,他们冲入水泊又能干什么?

    都了解和深深顾忌田师中的可怕。

    再者他们这些人也得需要田师中保着提拔着混官场,若换个知府来就任,怕他们这些武夫在东昌府什么都不是。

    田师中婆娘一看信,吓得差点儿昏倒,哪敢无视家中顶梁柱的生死,再惷也明白丈夫一死的可怕后果,赶紧全力凑钱。

    在诸亲信大将的“积极”相助下,百万钱财轻易凑出。

    田师中婆娘也狡猾,没掏干净家底,利用了诸将凑齐,还保了些钱财。

    凑钱挺顺利,不算慢了,送得也抓紧。只是从府城到梁山泊几十里路的距离,再快也得耗费不少时间。

    田师中这里却是度日如年,倍感煎熬,恨不能钱一下飞过来交差。心里只骂怎么这么慢呐?莫非婆娘或诸将敢不尽心尽力?

    难受着急是因为梁山人不让他上船能安全轻松歇着。

    钱不来,他就得一直在水中把着船尾呆着。

    此时已渐到秋深,虽然还不算冷,太阳当顶照着时还感觉挺热,可泊水却是很凉。

    在凉水中长时间泡着,身体热量大量流失,田师中即使享福享得挺肥肉厚也架不住寒冷,冻得难受得不行。

    这还不算什么。

    他还得把着船不让自己沉下去。这把一会儿没什么,时间一长哪受得了,手麻得没了知觉也得死死把着船。

    这种折磨让田师中觉得不如放手索性死掉算了。

    问题是他舍不得自己的小命就这么送掉。钱怕是已经在来的途中,也不能白白送掉没换回命。那可太便宜梁山了。

    能在史上玩政治玩官场混成祸国殃民大奸贼的无不是心性坚硬的家伙。

    田师中就意志过人,硬是挺到了最后。

    刁棒看到有报信烟花在天空炸亮,钱顺利收到了。他乐呵呵道:“恭喜田大人,贺喜田大人,你真有钱。幸亏你有钱。你的命这次是保住了。”

    田师中听了这个,紧绷的心猛然一松,既喜又心痛如刀割。

    他以为这下总算可以上船歇着缓命了。谁知却仍得在水中泡着。

    刁棒手下把一根绳子圈在田师中腋下挂在船上,防止这家伙手麻了把不住船沉水中淹死,就这么在水中拖着田知府继续向梁山去了。

    刁棒笑道:“田大人,我沧赵人一向讲信用。我说饶你不死,就不能让你死在这。就是这么讲信用。你仍是天使成员。”

    田师中被绳子拖勒得感觉腋下胸口等部位的皮被扒了一层,为减少痛苦,只得拼命用手把船,这种折磨是他这半辈子吃过的苦加一块也不及一小半难耐的,心里恨得恨不能一口生吞活剥了刁椿和满梁山人,更恨不能立即以最残忍方式杀死沧赵满门。

    但,这种仇恨他不敢流露半点,面孔狰狞扭曲咬牙切齿,只装作是被勒得累得的难受。

    刁椿早不是当年那个无知的渔村卑贱汉子,未必看不透田师中内心的恶毒,但并不揭穿,也没放在眼里。

    就让仇恨一直折磨这家伙好了。

    只要皇帝缺不得大少爷镇守沧北,田师中这样的官就只能干瞪眼没法报仇。就算敢仗兵强来,也不是梁山对手。

    回头话说先进入水泊的薛弼这边。

    载钦差团队的两条船上只有一把坐椅。

    上船后,朱贵笑着请薛弼在舱内那唯一的椅子上坐下,见钦差没别的吩咐就站到舱外负手望着水泊沉默不语。

    其他随员,无论是官是兵就只能在摇摇晃晃的船上干站着。

    除了秘谍司的一两个人,他们都不会水,也很少坐船,乘船很不习惯,不晕船也难受。

    自负皇帝亲信的禁卫军官没座可坐,只能给他压根没放在眼里的卑微小官钦差象寻常卫士一样站桩当陪衬,大感丢了皇家心腹大将的面子,大为恼恨梁山这样安排是如此小视他在钦差团队中的地位,怒瞪朱贵,但不好挑理,也未敢再挑事呵斥什么。

    此行的五十禁军多是高俅手下的人马。

    高俅是三衙太尉,管着京城禁军,也负有安排禁军随护钦差的部分职责。

    禁卫副将是高俅派的心腹,三十来岁,看着很是精干的一条汉子。

    这家伙只是个不入流的小小虞侯,虽然心里同样对朱贵很不满,但分量太低,自知根本没资格挑衅沧赵家族这种级别的大拿,且负有高俅交待的任务,又和高俅一样狡猾有眼力劲,到了梁山泊这就装起孙子,很低调,此时面上不带半点情绪。

    那三个扮钦差随行人员而混在钦差队中的暗探官僚却是对梁山更恼恨。

    他们三都是来头极大的,自觉靠山够硬,没把文成侯的权势地位太当回事,但都是狡诈之徒,又负有背后主子交待的使命,来梁山另有目的,不方便张扬身份来头展示势力和威风,心里恼怒仇视梁山如此傲慢无礼,但面上同样不动声色。

    薛弼自然很清楚这个团队构成的复杂,明白这些人怕是个个居心叵测,来此不怀好意。

    他坐了一会儿就不愿在气氛实际很诡异让他无形中难受的舱中呆着了,心事重重,压力很大,坐不住了也信步出舱,站在朱贵旁边装作悠然欣赏起梁山泊的景色,这一看却不禁触发了文人情怀,有作诗的冲动,环顾景色连连发出赞叹声。

    赵老二占据梁山后,不仅大力改造了梁山,也下了不少力气整治了水泊生态环境。

    数年来有专业人员一步步精心挑选移植了域外适合在温带生存的营养丰富水草植物,也试着放养了域外各种营养价值高的鱼虾蛤蟹等等物种,并在探索中调整加大。

    如今的梁山泊在原生物种和外来物种激烈竞争达到平衡后,形成新的复杂丰富的生态圈,水草丰茂肥美,物种极多,各有自己适合的生存环境,并且随着外来物种顺着连通梁山泊的水道极缓慢漫延到远方各地,实际也在影响和改变着其它水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生活系男神〕〔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