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出人头地〕〔总裁的贴身邪医〕〔万能女婿〕〔笔下的另一个世界〕〔他与爱同歌〕〔妙手神农〕〔我的动漫聊天群〕〔建造狂魔〕〔全职农夫〕〔饲养全人类〕〔全球武神〕〔慢穿之璀璨人生〕〔华娱之闪耀巨星〕〔大明辅君〕〔香港1968〕〔进击吧海贼〕〔神通之劫〕〔我把BOSS公主抱了〕〔永夜之君〕〔从战神归来开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45节多少国仇家恨,中
    张干办万没料到文成侯的人居然如此痛恨蔡京又敢如此凶狠对他,总算醒了点脑子,认清到倒台的蔡京不如鸡。

    他瞅着近在眼前的这张狰狞可怕面甲和面甲后暴戾四射的眼神,吓得浑身发抖,一股尿臊味流了出来。

    马麟厌恶地一拳轰在张干办嘴上,打得这家伙脖子差点儿折断了,光光又是两拳轰去,满嘴牙齿就掉了个七七八八。

    在张干办的难听嚎叫中,马麟丢下这家伙,喝道:“来人,把这狗贼拖下去好生教他怎么做个有良知懂悔悟的人。”

    守山关的梁山将士立即奔来两个,不是架拖着张干办,而是一人拽一条腿,就这么拖着就往山下迅速走去。

    蜿蜒又粗砺不平的山道擦撞得张干办越发惨叫不断,很快磨破了衣服,在山道上留下一道道渗人的血痕。

    之前还看好戏而窃笑的诸贼见此情景,无不悚然一惊,再看马麟和朱贵的眼神就变成了比之前更阴毒不屑的光芒。

    带队禁卫军官更是最见不得有人比他拽,很想喝问马麟:你这斯冒穿大将盔甲又是侯府什么狗屁小官?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蔡京倒台了在朝中也有不小势力,对朝局仍有不小影响力,仍有多年当宰相应有的体面。张干办官再小,那也是蔡京的人,担着京城官府职责,更是跟着钦差队伍来的人,怎么也有身份和体面,岂是梁山泥腿子纨绔赵老二的家将有资格如此残暴教训的?还是当着钦差的面放肆。梁山还有没有王法在?如此嚣张是想干什么?莫非不服君王,蓄意对抗朝廷?

    但被薛弼紧盯着冷冷警告了一眼,他怒哼一声,耍了个漂亮的刀花,间接示了下威才勉强闭了嘴。

    代表钦差团队老大的薛弼不吱声,钦差队伍中没人出头管张干办的下场。

    混在队伍中的三贼就这么去掉了一个。

    剩下的二贼现在有点紧张,害怕张干办被梁山拷打审问而泄露他们俩的身份暴露他们此来暗怀的不可告人目的。

    张干办血人一样很快被生拉硬拖下山,只这不长的山路就折磨得他惨叫声有气无力已经微弱很多,在众人各怀心思远远俯视下又被迅速拖过山下草地中的路,最后丢在了码头附近的沙地上哂着,又被那两梁山将士抡枪杆子一通揍才罢手。

    其中一个将士用枪杆在张干办周围沙地划了个圈,直径最多有一米。

    另一个则笑着亲切招呼跑过来瞧热闹的几个放马人中那个为首的三十岁左右汉子:“哈,王大兄弟,帮着照看一下这狗贼不得出这圈子,除非大小便,否则手出了砸他二十鞭子,腿伸出了砸他十鞭子。注意别弄死了就行。”

    这些牧马人实际都是身强力壮的聋哑人,是梁山根据能力品性特意教出来的能以饲养谋生并赢得人格尊严的专业人员,也有一定的战斗力,必要时照样可挥刀上战场厮杀,而且比梁山正常将士往往表现得更骁勇不怕死更勤劳更忠诚赵岳,因为他们更热爱这片让他们衣食无忧能有尊严的活着的山野水泊,也为梁山的安稳与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王大是个舌头被割掉的后天残疾不幸者,本是豪门家悲惨放牧奴,养马水平高,干活踏实,被这个团体选为头子。

    他听了招呼,笑起来,立即连比划带啊啊地大声应承着并把任务传达给手下。

    他手下这帮真正的残疾人顿时兴奋了,一个个下意识握紧了马鞭子,眼中纷纷射出暴戾的光芒。

    这种活是他们一向最爱干的。

    张干办落这帮人手中,有的受了。必被盯得死死的没有任何偷机空当。

    这圈子太小了,稍不留神就会出界。

    张干办痛得要死,浑身象散架瘫痪了一样不得劲,很想在晒得温热的沙子上大展展躺着尽可能舒服点喘息呻吟,可听到命令,看到围上来的这群吚吚啊啊人露出的凶残嗜血神情,吓得他如遇到魔鬼一样在圈中惊缩成一团,不敢越界半点。

    山关前暗暗紧张观望的二贼看到没审问张干办,那两梁山将士打完人就返回了,二贼顿时松口气。

    仍没人为张干办说一句话。继续上山。

    过了总感觉阴森森的第一道山关,沿着盘旋的山路再走了一段山路,艰难穿林中气喘吁吁似乎转到另一条山路上,又过了更险恶的第二关,费力走过越发蜿蜒陡峭艰险的山路,众人眼前变得渐渐敞亮起来才有心情四处观望。

    此时已在高处,放眼向群山一望,钦差团体都不禁发出咦呀等惊诧声。

    梁山是个山脉,有虎头峰、郝山峰、雪山峰、青龙山,四主峰,有骑三山,跨狗爪子山、鳌子山等七支脉组成。前寨在虎头峰,危崖壁立,唯北面有崎岖山道通黑风口可出入。黑风口在虎头峰与骑三山相连的山凹处,两侧悬崖峭壁,谷幽涧深,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此处风大且急,素有“无风三尺浪、有风刮掉头”之说,故名“黑风口”,号称梁山第一险关。

    钦差团走的就是前寨这条路,过得第二险关正是黑风口这一段。

    本来可乘船从水泊直接通过黑风口到虎头峰北面这的小码头再上山,不必过第一关再转圈钻山林爬没正经路到第二关的。朱贵却是有意如此折腾钦差团。

    这么一搞,整天走山路的朱贵和马麟两引路的陪同者不感觉什么。钦差团就惨了。

    队伍中的二奸贼都是京城中颇有些体面的中级官员,整天坐办公室坐轿子,动嘴不动腿,当官老爷舒服惯了,哪受得了突然来这一下子,个个累了个半死。

    连正年轻体格算健壮的薛弼也累得不轻,只感觉腿肚子发酸一阵阵想抽筋。

    随行的禁军卫队就更惨了,穿着威风体面的沉重盔甲,捂得严实,带着武器,骑马霸气好看,爬山就遭老罪了。

    最惨的自然是两带队禁卫军官了。

    高俅派的这个心腹还好点。他只带了口随身的腰刀,为低调不引人注目,穿的甲也是比较轻便的寻常将甲。

    皇帝的这位牛逼心腹就悲剧了。

    这厮的盔甲自然是最好的,此行也是特意穿最好的盔甲来显摆他在皇家卫队中的地位威风的,光是这身闪亮的重甲就几十斤沉,还佩宝剑,拿着马战的长柄铁杆沉重大刀,这分量就是战马驮也感觉费劲,何况是自己担着爬艰难的山路。

    开始还提大刀一路摆英武雄壮,保持对朱贵等的威慑力。

    等爬到第二关已经累得汗流浃背,气喘如牛,脸上那汗水如下雨一样往下一个劲得淌,矫健的脚步早变得沉重迟缓,再抬头一瞅第二关后更险恶难上的山路,这厮心一寒,在京城养得早吃不得苦了,荣华富贵酒色温柔乡浸泡下的体力也早不是从前的龙精虎猛强悍充足,装逼就装不下去了,把大刀丢给倒霉的小兵帮扛着,他轻松些按剑而上,可即使这样,等爬到山上的敞亮开阔处也累得两腿肚子直转筋,浑身如水捞出来一样全湿透了,累得眼直发蒙,太阳穴突突一个劲猛跳,身上的耀眼盔甲象铁山一样压得他喘不上气,两腿似乎坠着山般沉重难移动,只想往野草脏泥地上随便一躺死人一样一动不动休息着,舒坦一会是一会儿,可惜他不能那么干,必须努力保持禁卫军的体面和威严。

    怎一个狼狈不堪了得。

    受了这大罪,这些人越发对梁山痛恨起来。

    但此时上到山上终于停下脚步可以歇息一下,得到了喘息,有了心情往四处贼溜溜一望,这心思就更复杂了。

    只见他们心中万分鄙视的赵老二这处荒山野水洼子产业,北坡平缓,景色秀丽,南坡陡峭,雄险严峻,东西多沟壑,幽深中不乏天趣,山峰和余脉起伏,山顶开阔平坦,翠柏浓荫,野花仍烂漫飘香,连天的水泊更是浩瀚飘渺如梦似幻,这的景色居然极其宁静幽远神秘而明丽,就这么个不起眼的环水山脉居然是个风景如画的美妙圣地一般佳处。

    让他们惊异的不是天然景色,而是山上肯定是人为的事物和布置。

    首先引人瞩目的是山中一处处果林。

    桃、杏、梨、苹果、柿、枣......

    凡适合梁山环境,这些人又认识的果类,这里都有大片小片成片的林子。

    已过季的没果子不算,其它果树一棵棵多果实累累。苹果、柿、枣等压满枝头,在山风中轻轻摇摆点头,令人垂涎欲滴,对爬山爬得要死饥渴难耐的钦差团队更是眼热得口水直流。

    再细看同种水果的品类还不一。

    这一片是既大又圆的红通通苹果在树叶掩映中露着笑脸,那一片却是青翠诱人如玉的。

    这片是暗红的大枣。那片却是血红而晶莹的小枣......

    只苹果就怕不有七八个品种。

    不止是这些,山上还有其它的,钦差团怎么也不认识的果树林或水果,更有从未见过的多种树木植被夹杂在山野中。

    这些树,有的树干挺拔老长的,只奇怪的在树顶有枝杈如伞如华盖;有的叶子金黄,山风一吹哗哗中如金叶翻飞......

    钦差团中不少人看着如真金片翻飞的叶子流下口水,有的恍然不觉丑态,有的则狠狠咽下口水。

    梁山上的野草荆棘藤蔓等植被也和大宋其它山野上常见的有很大差别,显然也是被赵老二特意改造过了。

    钦差团队看到的是在金沙滩那见到过的许多种类的牧草布满了山野,形成一种生机勃勃的美,荒山不再难看不入眼。

    梁山长满了牧草等植被,钦差团接着注意到的是山野各处的一群群牲畜家禽。

    牛、驴、猪、羊......皆是放养,满山遍野不知有多少,而且同样是一群一群的种类繁多。光是牛就至少分有角无角。

    不少小山头被圈了起来,里面放养着成群的鸡,一处处各种各样的鸡。

    细看,很多鸡的品种,钦差成员也从未见过。

    这些鸡就在山头围子里的树荫下草丛中自由自在地啄食觅食,或在成排的窝中欢快的下蛋,都长得活泼精神有野性。

    鸡场附近则都有一两所就地势所建的小房子,显然是负责看管和饲养的人员所居之处。

    放眼望向山下的溪流等地,岸上是牧草中悠然啃食的奶牛等大型牲畜。水中是这一群那一群无数的鸭、鹅等。

    钦差成员无不被梁山如此模式和规模的养殖惊诧异住了。

    这梁山,不算别的,只这些牲畜家禽就值多少钱?

    一个个的口水流得更多了。

    二奸贼扫视满山的财富,眼神闪烁不停,心里的阴毒恶念如今又添了上无尽的贪婪,脑子里算计得越发飞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