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皇后系统〕〔最后一个上门女婿〕〔左苏〕〔全能护花学生〕〔开局从杀猪开始〕〔相爱时时光刚刚好〕〔农门春来早〕〔国公府的庶女〕〔从千万家产被骗开〕〔马过江河〕〔慈善家的日常生活〕〔大明星超级时代〕〔山野闲云〕〔我的专业是神祇〕〔网恋一线牵之彼岸〕〔大道从心〕〔木叶的路人女主〕〔我有了兆亿余额〕〔玩家请自重〕〔一吨超人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51节民的规矩,5
    在众人默默注视下,女郎和小胖妞娴熟合作,把床单一件件叠起,叠好一件先挂绳子上放着,全叠完了,女郎把床单一一取下放给小胖妞抱着,她自己把重又大的被子收了,然后两人一起笑着去了正南正北的房子正中那一间,消失在屋子里。

    看不到绝妙女郎了,罗汝楫心头一阵失落,感觉到一种强烈刺痛,心象刀扎一样的难受。

    这里是赵老二的产业。

    最正中的房子一定是赵老二个梁山上至尊主人的居所,不可能是别人住那。否则乱了尊卑体统。

    女郎进了那正中屋子。那个胖丫头,朱管家所说是赵老二贴身丫环。

    二女却在一起。如此可推断,女郎也是赵老二的身边人。

    女郎生得如此美妙,声音体态无不是万种风情。只远远一望,魂就能差点儿被勾走了,此女必是赵老二的侍妾什么的。

    好个赵老二,你这样的粗鄙莽夫草民何德何能享受如此绝世尤物?

    哼!

    罗汝楫心头只觉得一股无名之火狂冒,嫉恨得要死,本就对梁山心怀怨愤和歹毒恶意,这下不禁失态地怒哼出声。

    按奈不住那股狂燃的邪火和此来的阴毒,他霍然转身,在众人或对消失的女郎神志恍惚或对他怒哼的诧异中对朱贵不阴不阳皮笑肉不笑问:“敢问这位管家,适才那女子进的屋子是你家主人的居所吧?”

    朱贵破例居然肯搭理钦差之外的人,给回应了:“不错。”

    简单两字却刺激得罗汝楫的妒火差点儿爆出来。

    果然。

    果然呐,女郎是赵老二的侍妾什么的。如此尤物却被赵老二这个下贱败类纨绔糟塌了!

    一想到赵老二可以尽情享用女郎的千般温柔万种风情,一想到赵老二可以肆意粗鲁糟塌这么个宝贝尤物,而自己怕是连亲近示好的机会都绝得不到,罗汝楫双眼不禁冒火,心绪也越发冲动。

    可恨!

    他恨不能立即给赵老二安上罪名砍了,把女郎夺了,但此刻绝不能露出对女郎有心思,否则那太下作丢体面,会让此行的人质疑他品行都看不起他,传到皇帝耳中也没好印象,并且再心热着急也不能强硬直接问罪威胁来巧妙索要女郎。

    玩硬的,怕是梁山不怕这个,不但不会乖乖奉献上尤物,还会借此恶名打击报复。

    必须私下威胁暗示,让梁山害怕了转为积极主动讨好,才有机会委婉索要女郎。

    至少在梁山这段时间能让女郎陪伴侍奉着,能玩到。

    这厮贼眼滴溜溜一转,“呵呵,朱管家,我观这处的建筑当真是奇特。本官孤陋寡闻,对此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见此异景心中难免好奇,想进去一观,看个仔细,开开眼,也算饱饱眼福,不知可否哇?”

    不待朱贵答应或拒绝,他又迫不及待抢着说:“我想诸位心中也必定和本官一样好奇,怕是也有和本官一样的念头。”

    一转头看着薛弼,声音暗藏威胁,“你说是不是啊,钦差大人?”

    众人确实也对这里的建筑之奇特有些好奇,更有人怀有别的心思,也想仔细观摩一番,都看着薛弼,以目光隐隐施压。

    薛弼心中这个窝火,却无奈。

    他顶着钦差名头,却根本管不了这些人,明知其是又想搞事,但阻止不了这些人强为。

    与其让这些人私自强行四处乱搞,不如妥协答应了,由自己带头领着参观,还能多少控制一些恶心事。

    再说对方未必肯。

    一念至此,薛弼顺势笑着含糊道:“这处山顶奇特。建筑也奇。相辅相成,确实很引人一观。”

    朱贵鄙视地瞧了罗汝楫一眼,心有算计却毫不犹豫拒绝道:“此处是我梁山家眷之所,不方便外人乱看。这个要求很无理。”

    你妈的,你家是陌生的外人能乱进乱看的?你老婆是外面的野男人能登堂入室乱接触乱靠近的?

    知道你们这些人无耻,根本不要脸,但你这样无耻也太让人厌恶太让人瞧不起了。

    带队军官是怕了,吃过大亏,刚丢过大人,不敢借皇威炸刺再乱搞事,没敢出声。

    但另一奸贼万俟卨立即笑道:“在外面观摩一下又有何不可?”

    罗汝楫一心想钻进屋子里近距离好好仔细看看那勾魂女郎到底是如何美艳勾人的,当然最好是能趁机接触勾搭一下,又有别的算计,想一探究竟,按不住火热迫切的心,紧接着又无耻道:“老朱,你家主人赵二不是不在吗?”

    “别的居所不方便。赵二年少没成家,没家眷,他的居所没人。这总可以进去看看吧?”

    万俟卨心知其意图,也想探探赵老二是不是藏匿在这故意避着不见钦差,顺便也见识一下适才那惊鸿一现的美人,接话帮腔道:“罗兄言之有理。朱总管,你还有什么忌讳不能让看的?”

    二贼一唱一合的,故意没把正妻这角色以外的女性当女眷。

    这时代,妾经常象货物一样在士大夫等富贵达人之间交流着玩,越是自负风流豪放才华的越如此,怀孕的也照换不误,妾这角色的命运如鸡犬一样无保障,在贵人眼里确实算不得‘人’,妾尚如此,陪睡的侍女丫环就更不算什么了。

    当然了,在二贼心里,无官无爵是平民身份的赵老二也不算‘人’,有家眷又怎么了?官爷想进屋看看勾搭一下就得进去,若不是顾忌梁山危险,也不方便乱来,看上了赵老二的女人,玩了就玩了,这是贱民主家待官贵客的应有之意,贵客肯玩主家的女人是看得起主人,已经是主家的荣幸,只观赏一下房屋还有什么无理不无理的?

    所以,他们象叫张三王二麻子一样随口赵二赵二的叫,既在心里没把赵岳当回事,也是有意如此轻贱。

    朱贵没恼,脸上反而露出一抹古怪笑意,语气淡淡地问配合默契的二贼:“你们真想看我家主人的住所?”

    万俟卨有意语气强硬了一些,试探道:“有何不可?”

    朱贵呵呵一笑,貌似随意介绍道:“你们是外人,初次至此有所不知,我梁山法度森严。我家二爷有令,未得他允许,任何人不得进他的屋子。这其中包括赵庄或梁山有身份有分量的任何要员。敢进的要受惩罚。”

    万俟卨哼了一声,不屑道:“你们梁山也知道法度?”

    知道法度岂会如此不知死的傲慢粗野对待钦差团?

    “朱管家,不过是欣赏一下梁山上的荒野民居而已,这算个什么事?至于你如此一而再的阻挠甚至出言威胁?嗯?”

    万俟卨贼眼一眯,“莫非,”

    “莫非你家主赵二根本没出门?”罗汝楫接口厉声质疑喝问:“莫非赵二就在梁山这,就在这家里悠然待着享受酒肉美色躲避迎接钦差的规矩和爬山的繁琐劳累?若不是如此,为何看个破房子,你也推三阻四的?梁山把钦差当什么了?”

    罗汝楫此刻是精虫上脑,神经和行为就不正常了,喝问中就迫不及待走向赵老二居所,边大步流星的走还边质问着:“嘿嘿,还法度?你家主赵二也懂法度?本官倒要亲眼查看一下这,定要看个仔细明白,验证一下赵二是不是在有意逃避钦差藐视皇家天威。哼哼“

    朱贵没再开口阻拦,僵在那似乎被质问得吓住了。

    万俟卨见逼问住了一直嚣张对待钦差团的这位梁山管家,不免大为得意。

    但这厮比罗汝楫更狡诈,也不象罗汝楫那样完全是精虫上脑冲动不可理喻,嘴上说是要看看,但却没跟着去,丝毫没动地方,就在那端起士大夫的架子昂首挺胸背着手和其他人一样看着气势爆棚的罗汝楫奔一样到了赵老二屋子。

    屋内。

    潘金莲把刚晒好的赵老二的被子和洗晒好的多余床单往柜子里一一收好。主人不在家,但该做的还得做好。二爷是很重视生活品质的人,更重视职责。潘金莲很勤快,也愿意为赵老二勤快。再者寒季还快就会到来,得趁着此时日头足把冷时要用的东西好好晾晒准备一下。住在潮湿水泊这尤其马虎不得。

    小甜妞帮她把东西放置好就跑去胖厨子夫妇那了。

    她今天很想吃面条。胖厨嫂就决定今中午就吃面,正在邻屋赶面。

    小潘独自在铺床单。

    她慢条斯理地干着,心里不知在想着什么,神情上干活似乎是一种享受,站在床边利索拽正褥子,正弯着腰用雪白纤长的手轻柔缓缓抚摸平展着床单,就象抚摸心爱的情人一样,突然就感觉身后似乎有人,是陌生气息,而且还是个男人的。

    她警觉又诧异地霍然直起身扭头一看,脸上挂着的悠然温馨淡笑神情顿时一僵。

    只见一个官吏或有身份的随从的打扮的陌生汉子不知何时进了屋子,居然没听到他发出一点声息,此时就站在她身后很近处,脸上满是女人很敏感的那种神情,两眼更是放射着毫不掩饰的某种贪婪饥渴放肆目光,正直勾勾死盯着她某部位。

    小潘惊诧厌恶地瞅着一脸猥琐的这个陌生人,一想到自己刚才弯着腰撅着屁股的姿势,顿时明白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是在盯着自己什么部位看,又是在怀着什么恶心心思,顿时柳眉倒竖,拳头都握了起来,没惊怕退让半步,而且另一手叉起小细腰,以俯视的目光瞪着这家伙厉声喝问:”你是什么人?敢擅闯到这里。“

    若是以前的潘金莲,虽有勇气反抗总想占了她身子的张大户,但对上有钱有势的,别说是大权在握的尊贵官老爷,就是对寻常平民小地主和社会地位卑贱的商人这种所谓的社会‘大官人’也是卑微温顺恭敬甚至敬畏着,哪有真胆子敢直面呵斥这种人,发生冲突,受到再羞辱的欺负也害怕的连愤怒表情都不大敢露出。

    但此刻,她却很自然地就呵斥了这个看着应该是尊贵士大夫官老爷的人,丝毫没察觉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妥。

    不止是不怕、不让,一股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当家作主高贵夫人范气势很是自然的就摆了出来。

    这个陌生家伙若不给个妥当交待,就要好好教训让他好看。

    而罗汝楫听到呵斥,丝毫没当个事,盯着小潘的目光不但没收敛反而越发放肆而贪婪。

    直到此刻正面近距离相对瞧了个清清楚楚,他才惊叹这小娘子比远观时居然更妖媚动人数倍,简直是个活生生在世的小妖精。

    雪白娇嫩的小脸,勾人的细眉,勾心的红唇,摄魄的眼睛,瞪眼发怒都是那么媚惑得让人冲动不已。

    瞧瞧这小粉拳,娇嗔打身上还不让人舒服死?

    瞧瞧这一叉越发勾人的柳腰,办那事时若是在上面那么一扭,还不得把人爽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