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魔术秀走向娱乐〕〔出名太快怎么办〕〔远方寻梦〕〔我偏偏是巨星〕〔你的爱如星光〕〔偷爱〕〔金主大人,请矜持〕〔生活系文娱教父〕〔我的巨星败家女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穿书后,胖喵儿在〕〔最强兵王〕〔我不想酿酒〕〔从退出娱乐圈开始〕〔重生小娇妻:总裁〕〔天庭紧急电话〕〔你的爱如星光〕〔凤图传〕〔末世之异能进化〕〔豪门契约:总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69节惊心唏嘘
    最有意思的是朝臣大佬们被刺杀死了,甚至满门被灭绝,就算官府抓住了凶手,也拿不到沧赵的把柄。

    聋哑人不会说话。你打死他,他也招不了。

    无声之言也不能做定罪的证据。朝廷不能说聋哑凶手一定是沧赵派的,硬定罪,也无非是逼沧赵彻底造反。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间良者贤能慈悲也自有好报。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薛弼惊出一身冷汗来,知道事情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若不能做点什么全力扭转梁山人的怨恨和随时会爆发的疯狂,那么不止是此次任务完蛋了,大宋政权怕是也随即面临着轰然倒塌的风暴。最起码朝廷要员大量暴亡,政局会失控。

    谁知道京城中是不是已经潜伏了很多聋哑杀手?

    别说困在这发不出预警消息,就算能,等消息传到京城,朝中会信吗?信了又能来得及布防吗?

    沧赵家族的智慧可是不容小觑。谁特么敢小视文成侯最出名的远见卓识?

    若是梁山真有心玩刺杀搞清君侧,一发动,一准能杀个狠的,蔡京、张邦昌、白时中、高俅、糜烂勋贵这些祸国殃民的大贼怕是一个也逃脱不了。祸害该死,死了才好,可失去这些骨干权臣支撑,大宋怕也倒了。

    祸害了大宋根基,该死却不能杀,还得靠着支撑大宋政权,这特妈算怎么个事呀这个?

    这不成王朝怪相大笑话了吗?

    薛弼联想了很多,心中一阵悲凉,却不得不打起精神果断道:“就麻烦梁山把尸体烧埋了吧。一具尸体一万贯烧埋费。请放心,本钦差是什么也不是,但保证有办法让周围的官府即时结清这笔账,就当是以钱财向梁山致歉吧。”

    欧鹏诧异问:“你坚持?你没必要如此。不干你事。”

    薛弼神情凝重点头道:“我坚持。我也自信。”

    欧鹏沉吟了一下,在钦差队全体的紧张注视下终于微微点头,却淡漠地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朝廷对我主的无情已经寒透了我们沧赵人的心。看看俺们大公子如今所处的险恶糟糕尴尬之极的处境,俺们上到老太君,下至寻常农夫属从都心疼死了大公子,都无法容忍大公子再受这委屈吃这种活罪,都不想让大公子再当什么官。

    老太君也说‘既然对朝廷有大功的还为大宋奋勇守边吃苦的忠臣,却不得皇帝意,甚至有罪该死,那些在京城和内地尸位素餐甚至祸国殃民的奸贼烂官反而有功,得皇帝心,能悠然自得安享富贵,那咱家还当什么官?咱又不是脑子不好愿意受虐。’她老人家要大公子赶紧弃官归隐,从此在家安心务农,用聪明才智和血汗为家族清还债务出力才是正理。

    若是大公子不当官了,不碍着那些奸贼什么事了,可官府胆敢趁机欺上门来,甚至朝廷都放不过俺们大公子,就是想要俺们全死光。哼哼,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俺们沧赵人从不畏战,就是不怕死,能让凶悍的辽寇晓得厉害,对付区区大宋烂官烂兵又有什么难的?

    薛钦差,你做不到什么也没什么。你是正经钦差,我梁山也不会真拿你怎么样。只是回京后带个话,告诉诸贼,我主大度,首重大宋万民幸福安稳的大义。他们可以欠我主上的,但休想欠我沧赵人的。该还的,他们一定会全部还得一点不剩。再敢耍阴谋诡计冲我主伸黑手,我梁山立马就能让他懂得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看特妈的谁家先死光。“

    ”让诸贼都特妈小心着点。”

    钦差队的人都胆战心惊,但无论怎样终于挨过了要命这一关,田师中等松口气高兴了,薛弼却心情分外沉重。

    随后去了另一个死者处。

    当看到居然是死在生机勃勃的天然藤网中,众人诧异中皆吃惊不小。

    欧鹏介绍道:“此藤是异域之物,在当地有个名号叫魔鬼爪,我们梁山人叫它天罗地网,是种吃肉的植物,在异域别说是人,就是强如猛虎雄狮中招也得被活活困死在里面慢慢吞噬为养料。”

    众人瞅着网下好大那片血痕,怕是死者全部血液都流干了,招了那么多蚂蚁,黑压压一大片看得人头皮发麻,本就感觉这藤萝的诡异可怕,再一听介绍,更惊渗得头发都竖起来了,浑身似乎都起了毛。

    胆小的更吓得情不自禁连连后退,远离这片貌似绿意盎然很美丽的区域。

    别人能退,秘谍司头目不能退。

    他必须把死者的身份腰牌拿回来,所以持了禁军长枪硬头皮上前。

    死者名义上又是禁军士兵,李虞侯这个禁军长官也不能袖手旁观,只得咬牙鼓起勇气跟着上。

    他倒是很想喝令逼迫部下小兵冒死去解尸体,但此前贪生怕死丢了人,这回没大有脸耍官威,也是想表现一把奋勇弥补之前的形象。否则钦差怀恨在心,回去一乱张扬得满京城都知道,他也不用在京城混了。

    二人远远用长枪左右挑尸体脚下的藤,不料一伤了藤蔓,藤网居然象人一样有反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得更紧了。如此可怕事吓得二人惊退而回,生怕这怪物突然降下藤蔓爪子把他们也抓住结困成网里扎死活活放干血。

    有梁山汉子嘲笑道:“不要怕。它不饿,不会抓你们的。”

    二人可不敢相信对他们不怀好意的梁山人,但鼓起勇气迅猛上前伸枪左右猛力一挑,挑开了网底。尸体带着扎入太深而坠断的刺扑通掉了下来。神奇的藤网没了重物负担,呼一声飞回到树空,又缓缓张开了网口,若是不知此物是个杀人网,上面还带着血痕,怕是谁也看不出来这美丽喜人的植物会如此凶险可怕,惊得李虞侯和探子头目二人怕倒出“嘴”的怪网扑下来把他们俩当食物捕捉了,魂都飞了几个,连窜带蹦地赶紧避开,再一瞅死者的惨相,又惊得差点儿跳起来。

    全身这是扎了多少个窟窿?

    这刺居然枪一样坚硬锋利。看扎入眼睛的这根长大刺怕是差点儿贯脑而出,这藤萝又是这么多刺,杀人放血都何其有力何其快。一旦中招还有个活?这,这也太可怕了,比特妈的乱箭攒身还恐怖。

    秘谍司头目反复平息一下惊恐的心,装作把尸体拉出藤蔓危险区,迅速拖出尸体并趁机把死者怀中的腰牌摸收了。

    其他的就顾不得了。

    腰刀或死者的随身钱财什么的就便宜收尸的梁山人吧。

    钦差队全体成员一刻也不想在这诡异凶险地多呆着,也无心责问梁山人为何要种植如此凶物在这,赶紧离开了。

    下一处发现的尸体却是在另一边的山谷中,累死累活赶去一瞅,这尸体就算想收敛好运出去也无法收拾了,粉身碎骨全摔烂得不成人形了,脑浆崩裂,血呼拉的好不吓人,指定是从悬崖上不小心跌下来的。

    钦差队这帮人打死也不愿收拾这种尸体,现在格外感觉把这活给梁山人干花一万贯也值得。钦差大人英明,做是对。

    死的名义上是禁军将士。秘谍司头目不好次次都上前热心“查看”和处理尸体。

    倒霉的李虞侯不敢和皇帝的亲信间谍爪牙作对,在探子头目的暗示和强逼下,只得强忍着恶心和胆怯装作查看死亡原因,上去把腰牌迅速摸收了就赶紧退回来。

    第四处发现就是那位带队军官了。

    众人一看,很明显这位皇帝的亲信大将很倒霉,也不知窜这干什么,被藏树上晒太阳或捕食的毒蛇咬死了。

    瞅着中毒而脸色乌黑的雄壮尸体,众人不禁一阵唏嘘。

    此人前半生是边关浴血厮杀的猛将功臣,活得坦荡磊落,卑微却令人打心里尊重,肝胆相照的乡邻战友朋友很多,后半生进京当了皇帝的身边走狗就变成了烂乌傲慢阴毒罪恶皇室爪牙,高贵了,有地位有面子了,却被人打心眼里厌恶不屑甚至痛恨,在京城朋友貌似更多,但没一个是真心的,连他老婆都不再信任他,不愿意也不再敢对他说心里话。

    不论是人还是事,只要和皇家一沾上就会变味。

    可怜这位猛将混成了皇宫大将,得意洋洋,结果却是如此丢人的完蛋。

    秘谍司头目却是有心的,注意力不在尸体上,而是留意查找这位将领跑这来的动机,结果发现了藤萝遮掩下的山洞石门。再一细瞅掩在这片山谷中的庞大物体必是处人工构建的类山巨大山洞,心中顿时一动。

    他猜到了将领来这的原因了。确实,这里要是用来藏兵,那得能藏多少?怕是几万也不成问题吧?

    他的小厮身份不方便提出查看,就暗中示意薛弼配合,然后故意装作无意中发现了此地的异处,惊咦了一声,指着石门道:“那是什么?怎么看着象是个神仙洞府呀?”

    欧鹏早发现了他的鬼鬼崇崇,心中暗笑。

    薛弼却只能老实配合“小厮”,看后也故作惊讶道:“哟,还真是呢。”

    “欧总管,梁山居然有这么个妙处,何不让我等一观开开眼界?”

    欧鹏却故意推托道:“不方便吧?那是我梁山的秘密。外人还是不知道的好。”

    “小厮”更想查探了,立即装作随意的样子窃笑道:“荒山野地的有什么不能让外人看看的秘密?”

    欧鹏立即怼了上去:“你家没有秘密呀?你家的秘密可以让外人随便观看随便知道啊?”

    “小厮”无言以对,但必须查看一下秘密。

    薛弼只得硬头皮道:“本官对神仙事一向着迷,看这里太玄妙迷人,实在忍不住心痒。总管可不可以破个例?只我主仆二人过去入内一观。我可对天发誓,绝不会泄露看到的秘密,否则天打五雷轰。”

    欧鹏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皱眉想了想才道:“大人那么想看?”

    “确实。不看看如此神妙之处,怕是遗憾终生。”

    欧鹏叹口气道:“大人既然如此坚持,那,自无不可。”

    一个随行的梁山汉子得令吹响牛角号,只一声,但音很长。

    过了不多久,一条小船飞快地沿山谷内河过来了。

    架船者在河边插了竹杆泊了小船,过来抱拳道:”总管有何吩咐?“

    欧鹏道:”钦差想参观一下。你去打开石门吧。“

    那汉子一听这个,脸上的恭敬之色顿时变了,低声抱怨道:”总管,狗官把咱们主上害成这样,还让他们参观?“

    欧鹏一摆手,”休得罗嗦。“

    ”诺。“汉子满脸不情愿,但还是老实遵令和这的几个梁山汉子去了。

    开锁后,石门看着很大很厚重,但推开却并不难,原来下面有球轴承和运行轨道,几个大汉合力一使劲就推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我的兵王女友〕〔约会从美食开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