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陈玄王千语〕〔水墨云清〕〔看来这个世界已经〕〔花掉1000000亿〕〔重生主神混都市〕〔甜蜜的冤家〕〔我的意识好神奇〕〔文娱之传奇巨星〕〔魔教教主的退休生〕〔都市少年狂兵〕〔第一神婿〕〔请和我谈恋爱吧〕〔都市之我是武神〕〔透视神婿〕〔娘子当家:拐个王〕〔我在同一天活了千〕〔侯爷缠婚:青梅小〕〔燧灵记〕〔头号战神〕〔第一战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87节关我屁事
    可未等宿太尉费尽心思劝说完,赵公廉就淡漠的轻笑一声道:“惭愧呀。我这样的岂配十万贯的大方赏赐?”

    “请大人回禀圣上。恩情,某记在心上。但我家的债,我家会设法还掉,五年不行就十年,十年不行就一代代还。这是我家的命。我家认了。我的错,我自己担。曾经贫贱了上百年,如今重归贫贱也不是不能过。草民不敢领朝廷所赏。”

    “还有,世间总说我家是富可敌国的天下第一巨富,却不知我家一直是举债经营,那些年为国为民以命搏层出不穷的各种凶顽海盗、海啸暴风巨浪、异域刁钻凶残愚昧野人和各国贪婪霸道狡诈歹毒统治者及他们的凶暴军队,还有更多未知的人力不可抗的凶险灾难,比如骤然暴发的海底火山,历无数宋人无法想像的大险,牺牲了我家太多宝贵生命和利益才从海外换来大宋能吃饱饭的今天,推动了大宋经济跳着高的繁荣轻松十几年,加上各种不得不支付的巨额政治勒索损失,我家净产一直并没有多少。世间更不知大宋真正富可敌国的人家可不少。上至朝廷权臣,下至地方官僚士绅甚至小吏,个个用权有术,发家有方,官家又打赏得大方,动不动就是金珠财帛数万数十万的赏,人家只进不出,那才是真豪富。”

    ”象我家这种名声在外几乎无人不知的人家,从来不会是真富有的。想必太尉大人心底也清楚,那些不被常人所知从不出现在富豪榜上,却由复杂的权力社会关系网掩盖的隐形掠夺者才是大鲨鱼吞金兽。那些人才配得上顶级豪富身份。”

    “说到眼下。河北出事可不是我的责任。”

    “我算什么?稀里糊涂,瞎热血太久的傻子一个。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威力?”

    “那是朝廷与地方官吏豪强默契的上下齐心协力这么些年形成的能耐。”

    “不客气地说,就算河北军民这次全叛逃光了,又关我屁事。“

    ”寻常百姓也懂得享受了权利就要担负相应的责任和义务。朝廷不是一直就在这么教化大众并着重强调这个?”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是个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怎么着?“

    “上下欢快折腾了十几年,如今玩出了大事,反而是我这个无关者的责任,是我有罪了?“

    “呵呵,朝廷不追究所谓的我辞职引起的这种风波大罪就是天恩浩荡了?”

    “是,理全是朝廷的理,权力者的理。谁有权,谁势大,谁就嘴大。可你说说有这么可笑的罪过与天恩宽恕吗?”

    “是不是我若不听招呼,不肯接下这个乱摊子,不肯再牺牲自己去维护他们的利益,或者听招呼了却不能为他们作下的孽擦好屁股,改变不了叛逃局面,那就没用了?就是罪该万死了?是不是问罪的旨意和围剿赵庄的军队早已经准备好了,我敢拒绝,就会立即凶猛有力杀来,杀得我满门鸡犬不留了?”

    “太阳高照,朗朗乾坤。苍天在上,真当权力是一切,史册是可乱写的,天下万民是可随意虐待愚弄的?”

    “我是傻了点,可也没那么傻,也不愿总被拿着当傻子利用。”

    “管它天塌不塌地陷不陷的。出事总有高个先顶着,死也是有该死的人先死。我当官时,没人在乎我家被肆意伤害。如今我成了草民了,为什么要在乎国家难不难?我操什么闲心?我操心得着么我?国家大事关我个草民屁事。”

    “我就在家劳苦务农,孝顺祖母,尽量清还债务,贫贱了此一生。谁若是连这点权力也不让我拥有,哼哼”

    “那些人既蒙受皇帝恩宠信任,得重赏重用,可谓有才有根又有势,什么都顺风如意,舒服享受了一切太久,那么国家有事自然也要担起来以回报圣恩。只为切身利益不受侵害,他们也该挺身而出解决一切危难,您说是不是宿大人?”

    讽刺完了,赵公廉也不再客气,直接道:“想好好招待大人您,可我家现在实在拿不出象样点的饮食。心意在,心诚则灵。大人也不是那些无耻官僚,想必也不会为招待不周这点事怪罪于草民。如此,草民也就不客套耽误大人时间了。”

    “大人也不是我这样无官一身轻的草民,位高权重,职责在身,朝廷大事推脱不得,在这个时候必有太多要紧大事要紧着处理,草民也不敢耽误大人。我想,大人也不会有心思在这吃吃喝喝的浪费时间。”

    这就是直接赶人了。

    再下去怕就是立场不同话不投机,要翻脸了。

    宿太尉被赵公廉的一席胆大露骨的话说得莫名震撼。

    说赵公廉心怀无穷怨恨和怒火,已有心准备好了随时应变抵抗来围剿的官兵索性造朝廷的反,这个暂且不说。

    宿太尉最深切感受到的是赵公廉从骨子里透出的对朝廷事务的不屑和不耐烦。

    无法伸张,甚至无法诉说的委屈和压力无疑让这位年轻有为总是能镇定从容应对一切的奇才无法再保持平常心。

    宿太尉也是久处高位虚伪官僚惯了的,骤然被人如此失礼也可称是无礼对待,感觉官威体面受损,很自然的不免心中很不快甚至颇为恼火,但对赵公廉这样的强者能人,还真是只能干受着,他没资格,此时也没心思在这上面计较。

    暗暗恼火中,他心里也多少有些羞愧。

    自敏锐察觉风头开始变了起,他就从来没有为沧赵被上下官僚们肆意不法侵害说过一句公道话,一个字都没有提过,事不关己,冷眼袖手旁观,确实不在乎。赵公廉嘲讽没人为他家说公道话,所指的人中就包括他的无情无正义。

    唉!这一趟果然失败了。

    就知道不会有那么容易说动赵公廉。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何况是为国为民做出不可估量的贡献,名动天下却下场如此凄惨的一代圣人般奇才。

    此时此刻以他的立场利益说什么都不对,说什么也不好。

    他只能仰天幽幽长叹一声,心事重重缓缓起身向赵公廉一抱拳,低沉道:“贤弟切勿急躁。请多多保重。”

    被赵公廉笑着客气礼送到西河桥,告别,分手,宿太尉唯恐归路上恰巧遇到叛逃成凶残流寇的河北西路军民什么的,不敢慢腾腾赶路,也没敢顶着四处闹得正凶的叛乱风潮凶险回他的河间府,飞马就近去了沧州城。

    他也有事必须去沧州城搞明白才能更有针对性的申报朝廷怎么处理赵公廉的事。

    宿太尉是官场老油条了,见识和头脑都不简单。

    他总感觉是赵公廉回家务农后又遇上了什么不开心的大事才会变得对朝廷如此露骨的不屑和不耐烦。

    到了沧州城,看到郑居中立即堵上来的那张关切宣旨结果关心朝廷安危的嘴脸,宿太尉敏锐感觉到郑居中得知他此行失败的窃喜,看出这位形象极是忠君爱国儒雅高贵的高官才子心里只恨赵公廉满门不死,只为有机会问罪剿灭赵庄高兴,这人只在乎他那点受损的颜面利益和私怨,根本不在乎什么江山社稷安危什么大局。

    这,这就是大宋的高官重臣!

    宿太尉听着沧州主要文武虚假热情但很周到的迎候客套,瞅着为首的郑居中石符练脸上不自觉间流露的得意洋洋和阴险,不禁暗骂这些所谓的朝廷要员都是那么虚伪无耻,也头一次感觉官场上的这一套迎来送往是那么无聊。

    他推辞累了,谢绝了酒宴盛情招待,自己草草用了点饮食,闭门休息,实际心里火烧火燎的哪睡得着哇,努力静下心再推敲分析了一下今天的所获,越发认定必是赵庄又出了什么事,也清楚想打听事不能找郑居中这些人,发愁间猛然想起那位说是年纪大了身体欠安而缺席迎接的沧州老通判,立即有了主意,后换了便装,趁夜色掩护偷偷从小门去了通判家。

    在得知宿太尉的来意和急切后,老通判倒也爽快,说了些宿太尉最关心最想知道的事。

    果然呐,果然!

    在赵公廉辞职回家后,赵庄又出大事了。

    国难后,经过一两个月的社会逐渐稳定和消息流散,大宋各地直接或间接知道沧赵家族破产了的债主们无不震惊和发急,但是,在赵公廉仍是高官显爵时不敢上赵庄堵门讨债闹事,或许也还抱有赵庄能重新崛起缓一缓还有能力还清债务的希望,都还能耐着性子等等看,可一听说赵公廉居然辞职了被官场排挤掉了,被朝廷和皇帝抛弃了,灰溜溜回家成了农夫草根一枚,这些人顿时就急眼了,坐不住了,再也不敢给沧赵留什么情面和还债时间了,但畏惧沧赵骁勇善战的凶名,仍然不敢擅自到赵庄强行追讨债务,免得激起本就窝了一肚子火和凶戾的赵庄人一怒行凶,债没讨回来,命还搭上了。

    沧赵家以前是最讲信誉最重商业规则和体面,这不假,可特妈的,谁知道如今陷入危难的沧赵还会不会仍然如此?

    人过得顺心如意时自然大度守约定,愿意讲讲良知什么的,可一落难了,甚至活不下去了,没心思穷讲究了,顾不上脸面不脸面名誉不名誉了,变得翻脸无情不认账甚至穷凶极恶,这也是人之常情不是。

    但,谁有钱也不如自己有钱,谁倒霉也别是我倒霉。

    债主商人唯利是图,能有什么好东西?都认为有罪吃苦受损失不能是我这个债权人,还是沧赵自己倒霉自己担着好。

    再怎么着,这债也必须讨,必须赶紧讨。

    债主们也要吃饭,也要养活一大家子,讨债是天经地义的事,都害怕追讨得晚了自己的债权利益损失得干净什么也捞不回来,不敢单打独斗上赵庄讨要,于是就纠集在一起壮胆,并推举了最熟悉了解赵庄和赵公廉的人为代表,一纸诉状把沧赵家族告到了沧州官府。

    “柴进?”

    宿太尉诧异了一下问老通判:“这个柴大官人又是什么人呐?他如何就有胆有资格担负起代表向赵公廉追债?“

    老通判对宿太尉不知柴进是谁丝毫不奇怪。

    大宋立国上百年了,如今别说是朝廷,就是地方上的官吏,若不是沧州这边的,谁还记得昔日皇族柴家。

    他淡淡解释一句:”就是大宋当初能接了位立国的那家之后。”

    “哦——”

    宿太尉恍然大悟。

    是了,昔日皇族柴家是没落成平民百姓被官场早遗忘了,但柴家却仍然不是真正的寻常百姓。

    当初开国太祖仁厚,虽然仗兵势权威抢了柴家孤儿寡母的位子显得背主忘恩负义,但并没有象历代背叛者那样索性把前皇室铲除干净彻底斩草除根并掩人之口甚至颠倒黑白篡改历史真相,而是仅仅剥了柴家的权力尊贵荣华却给了安稳生存的保障权,赐予了财帛和一些不同于正经平民的权力,并且历代皇帝都坚持了这一仁慈,或者说是赵宋权力在握,位子稳固,不必在意没落到毫无威胁了的柴家,曾经严密控制监视柴家很多年,逐步剥夺了特权任其自生自灭,时光荏苒后来就完全忘到脑后干脆无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