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吃货大帝国〕〔剩女高嫁〕〔萌妻有药:总裁别〕〔封灵星神〕〔染爱成婚:老公别〕〔重回八零:盛世小〕〔万古第一神〕〔首富心尖宠:多面〕〔我在大夏开黑店〕〔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农门福女〕〔爆笑王妃宠翻天〕〔西游之斗战圣佛〕〔一剑独尊〕〔都市全能奶爸〕〔上神种田之后〕〔逆流纯金年代〕〔一直觉醒一直爽〕〔贴身狂医混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90节历史转折时关键的领悟和开导
    宿太尉赞叹着好话,实则暗藏深意。

    他清楚,在这个时候,朝廷越是退让,越是对沧赵家族展现宽厚恩宠和信任,沧赵家族最后越是不会有好下场。

    免死金牌?

    哼哼,那有什么用?

    自汉高祖刘邦创立这东西以来,它几时真正起到了免死的作用?

    越是免死说明朝廷越是忌惮这家,这家越是危险。

    本朝虽然格外重视和优荣士人,施政格外宽厚,对获罪官员格外宽恕,但该狠的时候照样凶残无比。

    这是政治本色。哪家当皇帝也脱不了这一点,否则他家就不配当皇帝,也坐不稳那个位子。

    本朝皇室对失去江山宝座的柴家够仁慈的,不但没象历朝历代那样斩草除根,而且反而给予额外保护,特赐了丹书铁卷以保其家,并且直到现在仍有效,确实真正起到了免死之效,让柴家子孙得以悠然安稳延续到今天,并且能出头代表天下的商贾债主向赵公廉这样的大人物发难,证明了本朝皇室言而有信和宽厚大度,但这照样不意味着沧赵也能如此。

    要是沧赵这次得到的也是和柴家类似的那样的牌子,那说明皇帝还真可能有那么一点宽恕之心,真可能给沧赵满门一丝生机,但现在给的却是真正的金牌,且超贵超重,可越是贵重郑重,反而越证明了皇帝对杀掉沧赵满门的心意是多么坚决,越证明朝廷不会放过沧赵家族一丝血脉延续。

    谦受益,满招损,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月盈则亏的天道大理早已向天下人说明一切。

    幕僚也是多智有识之人,虽不当官,却也对官场的门道看得很清摸得很深。

    他听出了宿太尉话中有话是在明赞暗嘲沧赵家族能力和胆略都太突出,聪明绝顶却无大智而必然招来的悲惨结局。

    他也摸着胡须嘿嘿笑了,感叹道:“这家人确实是千年也未必能一遇的奇人家族,可惜到底是底蕴太浅,历代都是窝在边关乡下的草民,无人出仕,也就没能积累下做官的诀窍和当臣子为保身所必须防范的那些道道。可惜!可悲!可叹!

    宿太尉听着幕僚直言不讳的评价,眯起眼睛,手下意识摸着胡须也不知想的什么,只是神情凝重,最终也叹了口气。

    他为人为官都不是坏蛋,即使被这次折腾得不轻,对赵公廉也只有敬佩,没有怨隙,甚至只有一个服字。

    毕竟,他是有良知底线的,作官这么多年一直尽量坚持读书人讲究的君子节操,也理解赵公廉的难处。

    换作是他,只怕表现得比赵公廉更激烈更过分,岂会还讲究往日那点早已偿还清楚了的仗义而保持克制给以礼遇。

    但再有良知,再讲究君子之德,再同情赵公廉,他看破也不会说破。

    他绝不会点透皇帝在表现的极度恩宠中暗藏的阴险与杀机。

    点破了,吓着了沧赵家,甚至激得这家人更愤恨不平,那么他劝说赵公廉出山的使命就搞砸了。他的麻烦就来了。

    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他也绝不会给予善意提醒。

    这做官就和修仙一样,最讲究悟性,最讲究功参造化。

    决定官场成就的不是当官的品德与能力,类似于修仙的成果不是靠最能打能杀。

    你身在官场却悟性不足,勘不透其中的凶险和玄机,功力不足,抓不到必须避开的忌讳,掌握不了窍门,参不了造化,无法趋吉避凶,辛苦忙碌千年万年也修不成正果飞升不了仙界那境界,那么结局只有灰飞烟灭,可怨不了别人。

    官场最讲究同气连枝结党营私,也就是最讲究派系关系网,但说到底却只是个人福祸个人担,全在个人造化。

    你高官得坐,大权在握,春风得意时,自然高朋满坐被敬重追捧爱护着。

    你落难了也自然形单影只,门可罗雀,没人真会舍身处地救你。

    赵公廉聪慧绝顶能力惊人,但参不透官场,看不破皇帝的用心,热血出山奋斗一场换来的却是族灭,只能怪他自己。

    这也是命。

    自古就是能干的不如有福的,生一副奇才本领不如生一副好命。

    命不好,死的惨,死得太冤枉,你可怪不了别人不够仗义不讲究品德在最关键点上不肯帮你。

    宿元景一无反顾地走了,甚至走得有点儿心安理得,对于是自己劝说诱使赵公廉再当官涉险不得善果没有愧疚之心。

    他叹气只是为大宋摇摇欲坠的凶险前景。

    他实在想不出这世上还有谁真能力挽狂澜重整大宋王朝恢复兴盛安宁。

    他也不敢想像当朝廷杀了赵公廉后,大宋没了这位能力与气魄皆能碾压世人的强者救难扑险,王朝会是怎样的结局。

    说到底他是在为自己莫测的未来深感忧虑。

    毕竟大宋这个大树上的窝若是毁灭了,他这样的寄身其间享受窝的好处的鸟蛋岂会有好下场。

    必是巢毁蛋碎。

    当然,叹气也有那么点为赵公廉感到惋惜之意。

    而与此同时,在赵庄,老奶奶随意拍拍巨大的黄金免死牌子,嘲弄道:”皇帝这次是真用了心,下了大功夫啊!“

    赵公廉脸上此时哪还有半点激动得热泪盈眶的热血奋发痕迹。

    他轻笑道:”演戏就演全套的呗。这位皇帝还是极聪明的。他愿意倾情表演。咱们就配合着演得他满意得意。”

    瞅瞅金板上那免死字样,赵公廉又笑道:“皇帝明知道咱家负债累累却赐了这么大一块金牌而不是金子,无非是想咱们再着急筹钱还债也无法用它顶账。咱们只能老实留着它等待最终抄家又回到皇宫,到那时,他还可以用这东西好好嘲讽咱们,把咱们的心践踏得更悲更碎,好更狠更解恨地吐口恶气。那咱们就留着它当个历史文物吧,给后世子孙开开眼。”

    老奶奶也笑了,微微点点头感叹道:“说起来,赵佶并不坏,就是个轻佻自私的孩子,人呢聪慧有才有情趣知孝顺,浪荡不羁却不闯祸,说到底还是个容易惹长辈喜欢甚至溺爱的不着调纨绔小子而已。可惜啊他却当了皇帝,阴险狠毒也就来了,成了个祸害最大,最可怕也最该死的大坏蛋。”

    老奶奶说着说着,神色间就流露出某些意味,瞧着心爱的长孙,收了笑容淡淡道:“权力这东西,啧。”

    赵公廉如今的官场智慧和灵敏性远非当年可比,成熟老辣得很。

    他一听祖母感叹这个,顿时领悟到祖母的心思,神色转为郑重:“祖母,孙儿不会被权力迷惑。你一手教导出来的长孙永远都是赵庄的农夫。我也永远不会做对不起弟弟的残忍事。哪怕他有一天对不起我,我也决不会手足相残。”

    老奶奶满意地嗯了一声,却道:“不忘本才是我沧赵家的子孙。”

    赵公廉也笑了:“祖母,你应该对孙儿有信心才是。”

    “奶奶当然对最疼爱的宝贝儿有信心。”

    老奶奶笑呵呵的,又说:“奶奶想提醒你的不止是要爱护弟弟,也想提醒你坐到那个位子后不要试图改变你弟弟一手建立并极力推行和维护的体制。皇帝的权力被大大约束,不再能随心所欲生杀予夺一切。官员的权力被约束,不再能高高在上对百姓为所欲为坏了就可肆意祸害苍生。百姓有了权力监管政府包括皇帝,不满意了可以说不。这些新鲜事都不是坏事,虽然损害了皇帝的一言九鼎至尊威严和官员的一些权威体面,但它能保证国家长治久安、国正富强、百姓幸福,也能保证咱家子孙富贵长久,最重要的是能名望不毁血脉不绝。”

    “你弟弟说过,很多皇帝明明聪慧可有为,却偏偏祸国殃民,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至高无上,没什么能约束他。唯我独尊的结果就是容易自我膨胀,迷信权力和天命所归,变得霸道自私狂妄,自觉不自觉就陷入‘我死之后哪管它洪水滔天’,穷奢极欲,肆意妄为。赵佶就是眼前的最好最鲜活的例子。只为他一人享乐,祸害苍生毁灭了祖宗江山不说,还耗尽了整个家族后代的全部福泽,祸害得家族连生存权都没了。这简直是混账之极,不可饶恕。咱家决不能犯这个错误。”

    “奶奶知道靠家族教导,靠什么祖制劝戒,靠良臣劝勉监督辅佐,靠自我约束,这都没用。他当了皇帝,性子使然该混账,到时依然为了一时的快乐会不顾一切后果的任性乱搞,不大祸临头不知悔改,甚至刀架脖子上了也感觉活够本了,死了也值了,至死无丝毫愧疚忏悔之心。只有体制强力制约才能有效避免败家子的出现和导致的大祸害。”

    “你弟弟创立的体制是能福泽天下更能福泽咱家子孙后代的千秋大业。孙儿啊,你是个好孩子,可不敢做出让人耻笑万年的败家事。你要是做了,那奶奶可就伤心碎了。新生的国家,只要在你这一代手上,体制得到维护和进一步完美加强,那么以后它自会形成谁也改变不了的惯性一直这么正常演变下去。咱家,也是你创立的千秋大业也永成了。”

    “孙儿啊,你也清楚,你弟弟是不会和你争什么政治权力的。你看看他从小到大所做的事和为人性情就能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最在乎的是什么。他成就你的政治抱负,也能成就他在意的梦想。一个家族仅仅两个子孙,却一个是开天辟地般睿智英明无双的万古一帝,一个是智慧通达神灵一般的智慧之王。这得是多大的幸运,多大的福气?”

    “奶奶我每每想起这些就会幸福得在梦里都是抑制不住的笑。就盼着你们小哥俩光辉交映,炫耀当世,活着时威荣无限,身后也光耀千秋无人可比,让千年万年后的人读到你们的功业时也万分激动敬佩为有你们这样的祖先而自傲。”

    老奶奶想得深,看得远,劝诫得也很艺术,不是让人反感的强硬说教和强行要求。

    赵公廉凛然受教。

    对长孙的脾性,老奶奶也很了解,因而对最爱的长孙也极有信心。

    沧赵家的人总是说到就做到。

    这是极难得的门风和形象。

    但老奶奶仍然要就着这次机会多说些,说透些,让心爱的长孙能更领悟些更有恒心毅力坚持做到,避免那万一。

    若是最爱的孙子最终却变成了个国家民族的祸害、沧赵家族的最大耻辱,那她死了,魂在地下也会心痛得碎了。

    “奶奶的心肺宝贝儿,你对咱家上百年间一直是险险单传有没有感叹过?有没有奇怪过?”

    赵公廉一愣,摇摇头。

    这个问题他还真从来没有想过。

    他从小到大,家里就一直这么说,庄上也是这么一直说,他也就这么很自然的当成历史事实的观念了,长大后,庄上对外这么说的,社会也是这么认为的,连朝廷也是这么个印象,没人真注意沧赵的过去,他自己哪会动脑子去琢磨这个。

    老奶奶轻叹一声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去想这个。这也很正常。这方面的事到底是怎样的,其实是应该由你爹在你而立之年成熟稳重也能更理解事物的时候跟你讲清楚。今天就由奶奶给你说道说道这里面的秘密吧。”

    “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就是有个很浅显的道理。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但一个家族能在乱世中,尤其是在紧挨着北方蛮子的凶险沧州这处荒野偏僻之地开辟出一片很长时间内近乎独立的生存繁衍小天地,那么这个家族必定人口充足人丁足够兴旺才能做到,又能一直存续下来直到今天,这样的家族岂会是因为缺丁少口或天命什么的生育问题而成了百年险险单传的人家?”

    “孩子,咱家从来不是不能生出足够多的男丁。那方面从来不是问题。”

    “你看看你这一代就明白了。你娘可是生了三个儿子,只不过真正的老二在襁褓中就夭折了。你自己一堆淘儿子更是明证。”

    赵公廉点头。

    “病逝夭折是咱家男丁单薄的原因之一。另一个原因,现在你想必也想到了。”

    ”祖母,你是想告诉孩儿,咱家单传的根本原因其实是战争?“

    “是啊!”

    老奶奶长长感慨一声。

    “咱家一代代实际上除了你爹这一代哪一辈怎么着也生有三两个男丁,可主要是都在一年年的抗盗抗辽寇的战斗中阵亡折损掉了。单传的那个都是最小的不能上阵的或是命最大最硬的那个。你爷爷就是最小的刻意保存下来的那个。”

    “当初,咱们沧赵可是个大家族,叔伯兄弟远近嫡庶几十口汉子,是上百年战争耗光了,成了如今这样。”

    “咱家能血脉存续下来,着实不易,可已经是够幸运的了。边关不知多少兴盛一时的家族早成了战火中的烟云。”

    “奶奶想跟你说的是,咱家或者说是咱赵庄能存续下来是一代代鲜血换来的,更是靠血亲一体紧密团结才可以。你爷爷当年也是出挑的好汉,当年虽然年纪小,可杀贼卫庄照样英勇敢战,不让上战场,他偷着上庄墙杀敌。他的命实际是在一次战斗中由他兄长奋不顾身替着挡箭阵亡换来的。你爷爷活着时没少对家人感叹过往事。咱沧赵一代代就是这样相互舍命相护,真正的秘密和难得的是没出一个真正的孬种。平时可能不着调,可关键时刻总会变得红眼而奋勇。”

    “为什么奶奶说你弟弟的诞生是打破了咱家单传宿命的吉祥宝贝儿?为什么对外对朝廷就这么强调闹得举世皆知?”

    老奶奶说到这个有些激动地拍拍手:“只因为从有了你弟弟,咱家才从根本上扭转了总是靠咱家奋不顾身亲自领头和庄丁一起搏命厮杀才能生存的上百年困窘。有了你弟弟,卫庄的战斗就成了游戏一样的轻松事,甚至是收获季节。不怕辽贼或强盗什么的来打,就怕他们不敢来了。从此,你爹再不用冒死年年玩命打仗了。满庄妇人不用再顶个男儿顶着下雨一样的箭上城墙帮助汉子们阻击敌寇了。你也不用再象历代少庄主那样年纪再小也得表现得英勇无畏敢为庄户上阵冒险证明是个合格继承人了。咱家一转眼就富强了,而且强大到无敌,男丁生命真正有了保障,真正破除了单传根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