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继承千万亿〕〔霸道兵王在都市〕〔重生八九甜蜜蜜〕〔首席大人的挂名妻〕〔弱渣的逆袭人生〕〔一号狂兵〕〔学霸的黑科技时代〕〔神级狂兵〕〔重生之修仙归来〕〔顾少的亿万甜妻〕〔清妾〕〔路边捡到一只猫〕〔要我教你做人吗〕〔我是勤行第一人〕〔奶爸的修真人生〕〔傅先生谈个恋爱吗〕〔别叫我歌神〕〔帅府悍妇惹不起〕〔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娱乐圈奇葩攻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04节布局与破局
    王府的这位幕僚高参的计谋正合安庆王之意,被立即派往沧州担负巧夺的任务。

    高参到了沧州,本想在安全的州城里抢地设立工厂,当然只是做做样子有堵沧赵嘴的正当由头。可沧州城此时的商务已经异常繁华,天南海北的人汇聚在此营生,把个陈旧老城挤得满满的,根本没半点空地,而且其中多有权贵家的商业代表圈的地盘,知州何灌就算畏惧安庆王想趋炎附势照顾一下王府,也没地盘可硬挪给安庆王盖工厂,而且他也不敢得罪城内众多的权贵家代表。毕竟,谁帮助了安庆王府达到了目的,谁就等于断了权贵们插手沧州商业的根本利益,就是差不多和全天下的官僚士绅为敌。官僚士绅们或许收拾不了安庆王,但还收拾不了区区一个沧州知州?

    随便寻个事由发难也能整治得何灌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倒霉得无比憋屈。

    也因此连好欺负好收买的本城平民百姓家占的地,何灌也是不敢以官府势力帮安庆王府强压着腾出来的。

    总之州城没地建房开工厂。

    盐山县更是如此。

    那是赵庄所在的县,属于沧赵家族的根基地。商业更发达而繁忙。权贵们在此设的联络点和具体做事的人更多。

    这的人,无论是外来的还是本地的一切营生几乎都直接间接受到沧赵商务的深刻影响和控制。

    王府高参一看在安全的城里建房不行,想着反正只是糊弄沧赵好合理讨要秘方,于是就近选在盐山县城外附近开建。

    你沧赵不是最讲信誉,被世人评说什么气节壮天下,信誉天下第一?不是要我在沧州开厂才行吗?

    很好。

    那我就在你眼皮子底下开给你看。

    我看你到时还能怎么推托。你敢耍赖推托吗你?老虎不发威,你还敢真当是病猫?

    也真下本钱,

    盖的所谓厂房要求一水的青砖大瓦房,咣咣大面积挖地基,众多工匠开干,有水泥的便利,房子一间间飞速起来。

    高参心里明白,等秘方到手了,不可能真在沧州开厂,此时下本钱盖些房子装门面所必须付出的也不算什么。

    在乡下占地皮盖个房子才几个钱?

    盖一大片足够堵住沧赵家族的嘴的房子也至多千八百贯的小事而已。

    这点钱对安庆王府毛都不算一根,这点成本能换来的却是一棵棵摇钱树,是转眼间的以后无穷无尽滚滚而来的财富。

    再说了,盖好的房子不用也可以卖掉。

    沧州如今发达了。有钱人有的是。盖得好房子不愁卖,而且能卖个好价钱。也是一笔收入和功劳。

    这事得干漂亮了,让王爷满意了,看到他的本事,自然会更重用……

    好笑的是,

    之前强硬得敢直接上手杀人的沧赵家族和赵庄此时老实了,不但不敢来阻挠建厂,而且还老实的积极配合着,把赵庄发明并造得最好的水泥卖给这边,虽然没降价明显表示臣服,但这些乡下的无知蛮子显然总算晓得王府的决心和厉害了。

    房子很快起了一片。

    高参得意洋洋,有足够借口了,正要理直气壮地杀到赵庄要沧赵家族兑现承诺,等收了众多秘方,他就可以打道回府向王爷邀功请赏了,这的房子出售等后续些须首尾自有其他卒子管事处理,不料,在这不夏不秋的季节辽寇突然来了。

    内地人只以为辽人通常只在夏收秋收,尤其是秋收后边关人最有钱有粮值得抢,辽人又最有闲的时候来烧杀抢掠。

    当然安庆王府的田产生意多,分布广。身为王府高参,眼光不能太窄,视野放的很宽很远,可称放眼全国,也不会象寻常内地人那样对边关事的认知那么幼稚,不会只有宋人道听途说日积月累形成的大致常规说法和印象。

    高参知道辽人犯边是没有规律的,只有规模大小的区别。

    燕云的辽人早已习惯了手头一紧缺什么就来宋国“借”。小股辽人犯边,打的就是出其不意,所以随时都会发生。

    高参知道这其中的凶险,来沧州糊弄沧赵,也一直是很注意防范辽患的。

    敢选择在盐山县城外盖房子,却正是因为有骁勇敢战的沧赵乡兵在。在沧赵影响带动下,盐山人也越来越难惹。这几年,小股辽人犯边是越来越不敢杀到盐山县来的。来了,有命可能发大财,可没命带回去花呀。

    而大股辽军,因为镇守沧州的是知兵善战的神箭将军何灌,辽军也畏惧,边关防守的有声有色,莫州的辽寇也越来越难强取或偷越莫沧边界快速闯进来象以往那样肆意劫掠。但沧州军本质未变,仍不堪用,只能缩守城寨。沧州危险仍在。

    远在南边更内陆的沧州三个县,辽寇照样能凶狂抢掠,有时连县城也没安全保障。

    总之,沧州这地方,除了州城,哪也不如盐山县境内安全。或许可以说州城也不一定比盐山县这安全。

    高参有见识,来沧州的时间和开干地点都仔细掂量过,都能错过避过辽人抢掠点,考虑的不可谓不周详。可他什么都算计到了,就是没算计到盐山县正因为有沧赵在才是辽国最重点的报复对象。

    盐山县今安全,明安全,后天仍安全,但在辽人蓄谋突袭教训下,必定会突然一天不安全。

    赵庄人抗辽打老了仗,早了解透了辽人习性,非常清楚自己是辽人恨之入骨总想狠狠教训的对象,时时在防范突袭报复,连下地干活都常常带着武器,更有眼线一直紧盯着辽军的动向。可,东京来的这位高参对此没有深刻认识啊。

    还有,凡事总有意外。有了意外,世界才奇妙,人类生活才格外精彩起来。

    高参自诩多谋有能耐,在这耍手段拿由头想硬赖着强吞赵庄发家绝技,那么,盐山这没有意外,赵庄也能创造意外。

    太简单了,只要派些人潜入辽国以沧赵的名头撩拨一下辽军就行。

    以燕山府辽国官员和军队对沧赵家族的强烈仇恨,看到沧赵人居然敢到辽国的地盘行凶撒野占便宜,吃了亏丢了面子不咬牙切齿立即想方设法报复回来才怪了。沧赵家族想利用自大傲慢的辽军搞点事,简直象自家养的狗一样容易而方便,只要随便招招手,“我大辽国骁勇善战的契丹勇士”就必然来了。

    高参知道莫州辽军在非农收的时节轻易不会突袭进来,也不大容易闯进来,因而放心不少。但辽国那时还没女真之患,仍强大而牛b的很,对付宋国的边军多了去了。莫沧边界不易进,别的地方还可以呀。比如沧北边关。

    突然杀来的这几百精锐辽寇正是从沧北那潜入的。

    此时的沧北四军州镇守者正是以田师中为典型代表一类的那些乌烂官员和将领。边关漏洞象筛子。

    别说这几百辽军是乔装打扮成宋人商队模样分批偷偷摸摸潜进来寻机报复并顺手狠狠抢掠富裕的盐山县发个狠的大财的,就是直接大摇大摆闯边界进来,以田师中这些重视国际友谊强调和平友好相处的人也多半装看不见不知道有这回事,任这伙敌人深入到沧州杀人放火发财,并且还会放任这伙敌国强盗再带着战利品顺利从沧北紧急逃回国。

    这些沧北贪官烂将根本不敢招惹辽国,生怕遭到报复危及性命,还坏了双方友好关系,毁了巨额边贸走私利益中的油水。若是闹出事来,惊动了朝廷,也无非是死咬着不认账,就不承认辽寇是从沧北进出的。打烂账总能扯黄了事。

    反正吃亏的是沧州,是沧州的责任。而沧州拿不出证据证明敌人不是从莫州来的,就是从沧北过来的。

    事实上,这伙辽寇不是沧赵撩拨来的。

    赵庄看到高参把房子盖得这么快,估计他要来理直气壮讹诈了,本打算去燕山府撩拨一下辽军的,没想到辽军居然配合得简直是妙到豪巅,积极主动立即就来了。

    这真是时来天地皆同力。

    而对高参就应了‘运去英雄不自由’这一句,正是不走运时,喝口凉水都塞牙。

    这伙辽贼装客商潜入到盐山境内潜伏着观察好情况,突然发难,亮出弯刀冲入几乎毫无防备的盐山县城,首先攻击了县衙,破坏本县的指挥系统,杀了从内地来最安全也最富裕的盐山县为自己也代表朝中某权贵搜刮财富却来此时间不长还不太了解边关凶险程度的县令大人。

    这位狗官攀附安庆王并为高参大力提供便利,跃跃欲试跟着王府想顺手从沧赵家狠刮一层油水,却人头落地,死得突然、惊骇、不解,又很委屈而愤怒。因为县城的官兵和绝大多数衙役居然根本不管他死活,辽贼杀到衙门来就轰,飞快离他而去,放任辽贼肆意屠杀他和他带来的捕头师爷等所有人。

    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

    他断气前或许脑子里灵光一闪总算明白过来:盐山早已是沧赵家族的天下。他在这当官就是个傀儡。

    官衙的人就算是和他是一样的贪官污吏,是一样的无耻坏蛋,可一旦有外人来沧州试图抢夺甚至霸占沧赵商务,不管来的是官还是什么人就会成为本地绝大多数人的共敌,尤其是衙役有机会就会巧妙配合帮着沧赵家族除掉或赶走敌人。

    只因为外来的贪婪者也威胁到他们家的切身利益。

    当地人就是靠着沧赵家族吃上发达饭的,并且认识到只有赵庄人的聪明才智才能创造并发挥好秘方的作用。也只有仁厚守信又讲公平的沧赵家族愿意与大家分享利益。其他人,无论是谁有能力坑毁了沧赵,都必定把秘方转移到安全便利的内地设工厂发大财,就断了本地人的财路和希望,就等于要了他们满门的命,这是比杀父之恨还强烈的不共戴天之仇。

    有机会成为富豪,至少是生活小康,谁特么愿意过三餐不继的苦日子?

    已经尝到甜头了,就更不肯重归过去。

    说到底,都是利益惹得祸。

    进犯的这伙辽贼轻易杀了文武主官,抢了其家,瘫痪了县城指挥系统,本就没把宋军放在眼里,这下对上散乱的县兵信心更足,胆子更大了,嚣张地挥刀想肆意烧杀抢掠本城的富户,不想没了主官的县兵和衙役却能组织起抵抗,并且也颇有些不怕死的劲头,有的貌似平民却更骁勇而且精通指挥,结果这伙人到处行凶能容易杀掉的只是那些权贵们在此设置的利益代表这些外地人,也确实抢到了不少财富,但看到本城越来越多人拿起各种能杀人的家伙什,随着官兵摆着盾牌推着车子什么的浩浩荡荡吼声震天的围堵追杀上来,乱箭纷飞也威胁到他们的性命,他们怕陷在城中只能迅速撤离。

    县令倒霉,死得委屈。那位高参却是更倒霉,死得更委屈。

    事发时,他根本不在城里,就在城外欣赏着盖起来的那片所谓厂房,认为这足够堵住沧赵家族的嘴了,正美美盘算着怎么一步到位逼沧赵老实低头就范,想着还得是我这样的大才子高手一出手就马到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农女不替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