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第九特区〕〔金牌甜妻,总裁宠〕〔魔帝在上:盛宠腹〕〔大唐坑爹穿越系统〕〔浑沌记〕〔我的前世是游戏bo〕〔在妖魔战国当狗的〕〔巅峰制作人〕〔天道梦境系统〕〔荆藤芳华〕〔林宜应寒年〕〔王牌宠妃惹君心〕〔总裁爹地悠着点安〕〔宠婚撩人,总裁的〕〔你不负我我生死相〕〔原来你在我心底〕〔超级弃少〕〔吸血鬼女王又黑化〕〔邪王嗜宠:无赖小〕〔咸鱼锦鲤的败家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08节夜袭
    是夜,就在安庆王忐忑又并不真太在意神臂弩事件,仍能高贵悠然搂着美貌妃子从容酣睡中,一声“捉刺客”的暴戾突兀呐喊把他从好梦中惊醒。而这时,他府上今日负责巡逻值夜的保镖卫队实际已经被潜入者突袭杀掉了。

    此时,王府的其他打手已经全被惊动,安庆王暗中收服蓄养的什么绿林好汉、江湖侠客、武林教派门徒……以及王府自身拥有的卫队成员,人数总共不下于三四百人正各展其能,在诧异困惑或仓皇惊恐中正和大批蒙面的悍然突袭者激烈厮杀在一起,混战各处杀得难分难解。

    安庆王早有异志,野心勃勃,府中多年收养的所谓民间好汉者武林败类高手可是不少,既为看家护院,也是蓄备夺权时控制军队的将领人手。

    这帮人武力高强,也仗着安庆王府的势力惯养得异常骄横狂妄凶悍骁勇。

    他们在酒足肉饱后大晚上正睡得沉的好梦中被猛然惊醒,匆忙起床穿衣抄家伙冲出屋子参战,转眼陷入凶险厮杀中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更不知偷袭者的底细,只习惯地以为是王府坑害了的什么大仇家纠集人手来报仇,虽然惊讶于突袭者的人手之多、武力不凡和胆敢在守备森严的京城大规模攻击宗正卿王府这样的重地简直是不怕死的胆量,但也没太当回事。

    这可是向安庆王表忠心和能力,建功争出头得宠得财谋日后大富贵前程大利的时候,机会难得,可得抓住了。

    他们多多少少可是知道些安庆王这位主子是在暗中逐步谋夺皇位的,而且照目前的形势看,眼下的皇帝昏庸无能不得人心,皇位动摇,有心有能力的安庆王大有可能真正夺权上位成功的。这要是表现好了,以后说不得就是富贵豪爵大将军……

    怀着这心思,一个个好汉雄心大起,满怀豪勇激情,精神空前亢奋,个个大呼悍斗,颇有为主英勇取义悍不畏死的劲头。

    这情形落在突袭者眼里就是早有预谋、凶残邪恶、佞顽不灵,在困兽犹斗负隅顽抗,所以攻击得更狠了,但他们虽然训练有素,个个武力不一般,但总体上不仅人手少,武力也比不上对手,尤其是王府几个高手实在厉害,刺客被杀得开始不支。

    眼看突袭者由攻势迅猛狠辣似乎势不可挡向死伤惨重节节败退快速转变,投效王府多年的河南赫赫有名金刀门门主朱豪越发豪气勃发,哈哈狂笑戾喝:“哪来的不知死毛贼也敢来尊贵的宗正王爷的府阺行凶?敢来就别走了。受死吧。”

    一摆血淋淋的沉重厚背大砍刀又剁下一个刺客的脑袋,一脚踢飞得那脑袋砸翻另一刺客,他大笑带着两儿子朱勇朱雄和几个高手门徒厉喝着,个个带着一身血迹一齐挥舞大刀结伙齐头并进,一路大开大合更狂放凶猛自信地展开反猛攻追杀。

    朱豪生得异常高大雄壮,面目也阔大粗豪,狮鼻环眼暴睛,一脸钢针一般的络腮胡子,嗔目暴吼发威之时,眼珠子突着似乎能暴出来吃人,恍如索命夜叉现世般可怕,大刀纵横劈杀勇不可挡。

    他两儿子也生得高大雄壮过人,力量强横,还不乏敏捷身手,武艺尽得本门真髓,战斗力也个个了得,确实难得。父子三人带头反冲锋,一时间杀得刺客连连倒下败退得更狼狈。

    其他王府打手听到朱豪如雷鸣般豪放嚣张的大喝,看到金刀门一派杀得刺客惨败后退,也不禁勇气倍增,纷纷抛下诧异惊惧等情绪,在其他高手嚣张狂笑狠杀的有力冲杀带动下纷纷狂傲叫嚣着更加凶猛悍斗,战局由被动反抗迅速向主动反攻推进。

    刺客团眼看不敌王府打手,这时一声尖厉的口哨响起。

    随即又是长短不一的几声尖厉口哨,正奋力支撑苦战的刺客闻声顿时抽身急退,纷纷逃往就近的黑暗中。

    朱豪等高手杀得正兴起,哪肯放过,纷纷狂笑叫嚣着带头紧逼着追杀不放,不料突然一阵嗖嗖声从各黑暗中密集响起,“有弩箭?”朱豪等高手吃了一惊,脸上的狰狞狂笑一僵,反应迅速,急收身躲避着舞刀剑防御。

    他们本事大,在骤然的箭雨突击中仍能险险逃过一劫,但其他跟上来的王府寻常打手就没那个本事和幸运了,在一阵箭矢入肉的密集噗噗声中转眼射翻一地,猖狂叫嚣声转眼化为无数嘶叫惨嚎,撕破夜空,在黑夜中格外显得渗人。

    朱豪隐匿着身形,横大刀警惕盯着漆黑一团的假山等一片片黑暗处心中惊疑:“怎么会有这么多弓箭刺客?这可是京城……”

    一旁与他交好的铁拳门掌门赵正仁瞪眼低声道:“不对头。这不是仇家寻仇。我怎么感觉似是军队的手段。”

    朱豪闻言一惊,

    回头再一想所斗的刺客虽然也多是江湖手段,可这些刺客却有内甲又精通军队战阵一样的相互配合,正是有甲和有效配合才避免了武力不支下死得更多败得更快更惨,这怕不是民间好汉所能为的,这帮刺客的严厉怕是不简单……

    这是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府到底出了什么事?

    正疑虑间,各处黑暗中突然现出一队队黑影,在府院中越来越多亮起来的火把映照下终于现出真相。

    一队队黑影居然全部穿着盔甲,而且全是铁的,前排都长枪戟刀在手,密集银亮的锋刃在明灭摇曳的火光中闪烁着渗人寒光,枪戟上血红的红缨在黑夜中也照样是那么娇艳,后面则是随着枪兵前进仍在不断向没倒下的目标射击的弓箭手和护卫弓箭兵的刀盾手,更有军官模样的人持着战刀铁枪等利器瞪眼低喝带领指挥着队伍一步步不快却稳定整齐地逼围向王府打手。

    制式武器,制式装备、军官……

    这,这是军队,不,这怕是皇宫卫队。不,这肯定是大内御林军精锐之类的军队……

    朱豪、赵正仁等不禁倒吸一口冷气,惊骇得不禁头皮发麻,心一个劲地往下沉。

    这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皇宫的军队怎么杀到宗正王府这来了,还是暗夜突袭?

    是有人阴谋造反,蛊惑发动了禁军要剿灭皇族?还是皇帝翻脸想除掉安庆王?安庆王做了什么惹来如此杀机……

    这关头上哪去搞清疑问。安庆王不知在哪里,从事变起就一直没露面,不见踪影。一切不得而知。

    但随着一声尖厉却阴柔的声音大喝:“大胆贼寇竟敢擅闯京城攻击王府,来呀,与我把刺客剿灭,格杀勿论,全部就地正法。”朱豪等顺声一瞅见发令的那人大约四十多岁却面白无须,旁边几人也是不长胡子的。他们的心瞬间寒到了底。

    太监啊!

    来攻击王府的指定是皇宫的人,不是别人伪装的队伍,再无疑问。

    只是为什么带刺客来的太监喝喊的居然是杀刺客?

    嗨,这要命关头也没工夫想其中的古怪了。

    参战禁军回应那太监的指令,齐齐大喝一声:“杀。”

    刀枪如林,如墙而进,无情围攻上来,更有弓弩更狠的攒射。

    被围在一处处的幸存王府打手们哪还有之前的傲慢嚣张自信,个个露出惊恐不解之色,有的转身仓皇逃窜,有的想窜入附近房中躲避弓弩和围杀另找路寻机逃走,也有的眼看逃无可逃,避无可避,一想反正格杀勿论是个死,那干脆反抗到底杀个够本,不退反进,凄厉绝望嚎叫着挥舞兵器奋勇冲杀上来,试图凭高强的身手能杀出一条血路一口气逃出王府……

    朱豪赵正仁等两伙高手聚在一起躲在暗处,眼看着凶狠冲上去的同行在乱箭下倒下在乱枪密集捅刺成了漏水的血布袋,就算有高手能强横的冲破枪阵围堵杀进队列中去大逞凶威也会转眼就被刀盾手围住一阵乱刀砍死,他们脸色大变,无不露出惊惧。

    尤其是看到熟悉的好友,一位轻功奇高的兄弟自信的燕子般轻易掠过逼到眼前的枪林箭雨窜向队列后凌空舞剑如电想狠杀后尾几个官兵就能脱围翻墙逃走,却被队列后暗藏的长枪手突然群起攻击,数枝长枪乱捅上去直接把轻功兄弟扎死在半空中,在齐齐大喝一声中合力挑开尸体,队伍又无情地继续稳定前进,朱豪赵正仁等无不惊得脸皮子抽搐眼睛直跳。

    好汉难敌四手。

    恶虎也害怕群狼。

    今天才算是见识到了军队的可怕。

    对上个人武力不算什么却训练有素的官兵战阵,英雄好汉也得退缩,不退怕就得趴下。

    走。

    趁着禁军没围向自己赶紧寻路逃走。

    至于安庆王,这时候谁有工夫管他死活。

    什么对主的知遇之恩感恩戴德,什么对主忠义骁勇不惜死,这时候就不必装了。

    他们悄悄转进,凭丰富的江湖经验仔细辩着声音向没有厮杀埋伏的黑暗中急速遁去。

    王府很大,亭台假山阁楼众多,地形复杂如迷宫,来的官兵又不够多,十几个人仗着久居王府熟悉地形,又有黑夜掩护,很快成功逃到了没官兵没刺客的一处围墙处,

    翻过墙就能脱离王府是非要命窝了,心喜之下各展本事飞蹬墙壁翻上高大的院墙。

    朱豪长子朱勇身手最是敏捷,第一个上墙,第一个急急跳下去。可漆黑中却猛响起凄厉痛楚的啊一声。

    后面上了墙的人一惊间就听到有人大喝拿刺客。

    顿时高墙外亮起无数火把,露出布列封锁王府外围的密密麻麻禁军和竖起的枪林。

    靠近围墙处十几米内并没人,黑暗中却是安放着一些倒插锋刃的木排。这是守城阻击攻城敌人的利器却被官兵用到了这里,黑暗中不知其存在从墙上冒然下来就会中招,就算知道了,或有所防备,任你武功再高,轻功再妙,黑灯瞎火中也难跳过这么宽的一道封锁落到安全地上。

    当先跳下的朱勇就是穿在其中一个刃排上,一双腿脚皆血淋淋的,倒下后更是身插数处,刃透胸腔,躺那几转眼就没命了。

    墙上的人惊骇间不及思索,一阵密集的箭雨已射了过来。

    这些凶悍狡诈的好汉高手个个身中数箭成了刺猬,下饺子一样载下墙来,死前才看清上面一幕。

    今夜负责主持外面围杀的领导不是别人,正是身体刚刚恢复了点样子的三衙太尉高俅。

    高俅是赵佶的心腹宠臣,但他也并不知今晚的内情,但自然亲自出马积极认真地执行了皇帝私下交待的这次任务。

    其他侥幸逃脱府中围杀的王府凶徒也是同样难逃一死,全死在埋伏在王府外的数千官兵手中。

    王府里的屠杀在众多御林禁军的军阵弓弩攻击协助下也很快结束了。

    在王府内主负责围剿任务的所谓刺客主力其实是皇帝的家奴——秘谍司的人。

    喝令杀刺客的领队太监和几个参战太监刺客却是皇帝赵佶稳居皇宫大内的绝秘心腹护身底牌,全是有秘技的高手。王府蓄养的象朱豪这样的其他高手,大多死在这些阉人高手之手。

    这一晚,尊贵的安庆王王府从男女主子到最卑贱的仆役,不论男女老幼,所有成员全部被秘谍司成员和参战太监杀了个干净,不算死的王府打手也死了数百人。安庆王的几十个儿子,连襁褓中的,在府内的全完蛋了,在府外别处庄园什么的地方负责或公开或隐秘事务的能干儿子也在军队突击中和隐藏的军事势力死光了,这一脉彻底死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万能神医〕〔逆天妖妃撩君心〕〔重生日本当神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