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神符师:君上〕〔轮回三千年〕〔福运宝珠〕〔最爽新人生〕〔蜜婚娇妻:老公,〕〔猎户出山〕〔医品至尊〕〔快穿之拯救黑化bo〕〔至尊战神〕〔王妃C道出位〕〔都市最强战帝〕〔农门金枝〕〔男神超智能:夫人〕〔狐妃嚣张:独宠高〕〔超神从主播开始〕〔一顾芳华〕〔重生娇妻已上线〕〔最狂弃少〕〔我有一座冒险屋〕〔大红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14节神争吗,上
    皇后第一眼没瞧清法缘的丑态,云姑急了,赶紧又拽拽娘娘的衣袖,并且向法缘方向微努努嘴,加上眼神示意。

    郑皇后微微一愣,不解地再次看向法缘。

    这一看,她才惊觉异样。

    法缘在药效中越来越癫狂,赤睛火眼越发显得贪婪恐怖。在这种盯视下,娘娘不禁吓了一跳,随即是勃然大怒.

    她是尊贵的皇后,天下间除了皇帝丈夫可以对她色迷迷,其他任何人敢如此盯视她都是大逆不道,是找死。

    这和尚是怎么回事?

    这就是大相国寺方丈也倍加推崇隆重推荐的高僧吗?怎会如此嘴脸,如此不堪......

    云姑说到底也只是个困居在皇宫大内的小女人,缺乏一些见识,哪知外界的诡异险恶,不懂法缘是着了绿林手段的道了此刻已经不是正常人了,甚至不是人了。这位高僧失去理智完全进入狂想妄念魔化,随时会暴起行凶。

    她只认为这和尚是经不起皇后高贵美艳的诱惑起了私欲杂念坏了道行,一时把持不住心猿意马而坠入了魔道。

    她没意识到凶险,以为喝斥就能惊醒法缘,自信皇权威严必能让狡诈无耻太狂妄胆大的贼秃老实下来求饶。

    她自然也不关心法缘的死活。

    她很忠心。在她心里,这和尚既亵渎了主子娘娘,那就该死。不死不行。是大名鼎鼎的高僧也得死。

    主子亲眼看到了罪恶丑态,这就有底了。这下轮到她发威了。

    云姑立即起身戟指法缘尖声怒喝:“大胆。”

    可惜,这一声断喝只惊到了门口值守的两太监惊骇立即看过来,并没有让应该惊醒的法缘醒悟回归现实。

    在皇后娘娘的惊怒中,在两太监的惊诧中,法缘瞧着由胆怯畏缩突然变得颐指气使威风凛凛的云姑,不是畏惧而是哈哈大笑。在他眼里,随着女菩萨的苏醒和对他的‘殷殷关注’,云姑这个妖女魔女神仆得了女菩萨主子的暗示又开始对他的神通与佛心展开新一轮的挑衅勾引试探考验了。

    这得表现一下。

    也到了好好表现一下的时候了,让女菩萨好好看看本佛陀的本事和心意。

    身随心动。

    放肆的笑声中,法缘索性干脆长身而起,更大声地哈哈大笑几声,一手转捻着佛珠,一手竖掌当胸,瞅着云姑庄严笑道:“好个妖魔,倒是对主子菩萨忠心,只会小小妖法,魔法低微,修为有限却为了主子心愿居然敢一再试探本佛陀无上神威。”

    在郑娘娘等的惊愕间,法缘贪婪地盯着云姑的成熟丰腴身姿,又笑道:“也罢。看你如此风流美艳动人,又对主子菩萨如此忠心,虽为妖魔却也有可爱之处,是值得收用的好神童玉女。本佛陀怜惜你,待和女菩萨结成仙侣尽尝欢喜天的美妙,享尽其中的销魂蚀骨滋味,修得佛法更精深,神通更广大,和女菩萨同登顶级正果,心愿得偿。你也有功。本佛陀慈悲为怀,普渡众生自会布施于你,让你这卑微的小小妖魔也尝尝本佛陀高深玄妙的功夫,享受本佛陀的雨露滋润,让你也修为飞进得个正果。”

    这一通话让包括郑娘娘在内的人全目瞪口呆。

    这和尚莫非疯了不成?

    还神,还本佛陀?还神佛顶级正果?

    你是白日做梦,既梦成神佛又贪婪美色想染指尊贵不可侵犯的皇后,还绕上个风韵犹存的宫娥女官?

    秃驴真是敢想,欲壑难填好不贪婪无耻。

    郑皇后几时受过这种羞辱,气得浑身打颤,身体不好,一气脸色越发苍白,心生杀机却一时间竟气堵得说不出话来。

    云姑呆后也浑身发抖,不禁气得也是惊的。

    她活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看到天下有人敢如此狂妄,指着法缘,以往伶牙利齿的,此时嘴里却结巴着只剩下:“你,你这该千刀万剐的贼秃驴。你,你,该死的……”

    法缘只当妖女继续在试探考验他神通,眼瞅见云姑怒指而从袖子中露出来的浑圆如玉欺霜赛雪皓腕,呼吸猛然一粗,淫心更是大动,再一瞅那如玉的手那尖尖的玉指,好个魔女妖孽,这杀人的爪子也能生得如此勾人销魂,本佛陀怎能不收享了?

    他浪笑一声,在幻觉中自觉笑声也豪迈神勇神圣无匹,大步上前,无视妖女伸来的利爪威胁,大手在幻觉中是佛法无边的无敌如来神掌直接贪婪抓向云姑的胸襟一拽。

    云姑哪料到会如此,不及躲闪,又哪敌吃得极好养得极壮又正当壮年的法缘这一拽,只听哧啦一声,她的胸襟宫装被撕开个大口子,露出大片雪白细腻和里面穿的粉红丝绸肚兜,落入法缘眼中更是引得心火更旺,再听得跌倒的云姑无助惊叫,更刺激得法缘心火直窜顶门难以自抑,行为就更邪恶失控。

    法缘想揪着手中的衣襟拉起云姑,却没拉成。

    宫装上好的丝绸衣料太滑溜,法缘猛一使劲却拉脱了手,只把云姑的衣襟撕得更开。

    他眼盯着那片诱人的雪白不放,想俯身继续撕扯侵犯倒在他脚下的妖女,让这个别有一颇滋味的妖女好生晓得本佛陀的厉害,这时两太监从门口扑过来了。

    服从皇后,保护皇后是二太监的职责,就是死也得奋勇向前,不拼死向前也不行,事后仍是个死,而且会更惨。

    马成年纪大却最先反应过来,当先扑上。小太监惊呆了,反应慢了半拍,随后也冲上来。

    马成尖声呵斥大胆,手中也没别的家伙,本能奋力挥舞拂尘狠砸法缘。

    哪知法缘会武功,而且本事不低。

    这年头,大宋吏治腐*败,人心混乱生恶,强盗黑店剪径毛贼众多,瞧着是本分良民的却可能转脸就化身歹徒,都为劫财杀人过好日子,象法缘这样的高僧,佛心不静,喜欢到处云游交友扩大知名度,想到处安全旅游,想到好山却荒野之地的寺庙做客,路途没点自保手段是肯定不行的,手段太低了也不行,就算随身有一二战斗力强的护法金刚僧人,在对手多的混乱突袭厮杀中,谁又能顾上他?只能先自保不失。

    况且,社会一乱,风气大坏,出家却难脱俗的僧人也照样难免会起坏心歹念。法缘又是高僧,极要脸面,可不会拉下脸一路靠乞丐一样化缘那样到处丢人现眼,也不肯靠运气化缘饥一顿饱一顿的遭罪,云游天下就必须有钱,沿途寺庙又不会大把钱无偿赞助他,他自然会在对付强盗黑店什么的时候,顺手反抢劫一把,抢的钱财少还好,若是多了让人红眼,怕是本就酒肉杀人皆不禁尘缘不断的随行武僧难免动心悍然杀了法缘这个主子,脱了僧衣,卷了钱财入世逍遥去了。

    有大把钱花,年轻力壮的大男人,有几个愿意当清苦和尚啊。

    法缘既要对付歹徒,又要防范身边僧人,能零件一个不少活蹦乱跳活到现在,混到大相国寺做受尊重的光荣高僧,自然本事了得。

    他此时又处在幻境中,把自己当成了神佛,加上人体潜能随着心魔越盛越狂在药效下越暴发,只感觉法力无边,力量无尽,翻江倒海,拿捏日月,颠倒乾坤也是易尔,神通广大哪会把扑来的两弱鸡太监放在眼里。

    而且面白无须非男非女张牙舞爪扑来的两太监在他眼里就是两形象狰狞扭曲虚幻不定的怪异魔界小妖,是困扰他心境的心魔,根本不是人,是误他修成正果和好事的该死该消除的孽障,他出手更不会容情留力。

    马成的雪白拂尘胡乱打在法缘身上,别说法缘此时痛感迟钝几无感觉,就算知道痛,拂尘这点有气无力的打击落在身上也如同挠痒痒,可笑的被法缘当成了是心魔在**骚扰破坏他心境意志。

    法缘一胳膊扫开搔痒却碍事的散乱拂尘毛,金刚怒目神圣暴喝一声:“孽障受死吧。”另一拳如电轰在马成胸膛。

    他内外兼修,本就武功了得,出手狠辣,加上潜能,这玄妙一击不下于千斤之力,速度又快得惊人,怕是花和尚鲁智深或行者武松轻易也抗不住。干瘦的马成又哪经得住。

    可怜的老太监被直接打得凌空飞起,飞出老远,轰隆一声撞破了木制的静室墙壁,破墙飞了出去,胸骨塌陷,脖子腰也折了,落地后口鼻窜血,人也早一步昏了过去,哪还有命在。

    法缘对自己这一拳的神威很满意。

    果然成了神佛就是不一样,他畅快自得地哈哈狂笑,越发自信天地虽大却尽可自由纵横。

    紧跟着马成扑上来的小太监吓得不轻,却收势不及了,惊恐昏乱中低头尖叫着蒙头蒙脑胡乱撕抓踢打法缘。

    这种连撒泼的娘们都不如的攻击就更可笑了。

    法缘狞笑一声,单手劈胸一把就把小太监拎举了起来,暴喝一声,很是轻松泻意随手一掷。小太监就尖叫着飞了,却是正撞在门上,把个沉厚华美的清修静室大门撞烂倒塌,刺耳声中,小太监跌了出去,脖子折断,落地就一命乌呼了。

    又轻易除掉了一个妖魔孽障,法缘感觉更玄妙更好,忘了倒地正惊恐爬向一边的小小妖女云姑,心思重新专注在渴求的女菩萨身上,如火的眼睛死盯着高贵美艳的郑娘娘,看到女菩萨正呆呆盯着他,(吓呆了),就当成是女菩萨被他的广大法力神通和潇洒雄姿完全帅呆了迷住了而深情无限关注着他,不禁开怀哈哈大笑道:“女菩萨,本佛陀之诚心之能,做你双修伴侣,你可满意?”

    口中说着,脚下大步而行,隔着长条案几就伸手迫不及待的抓向郑娘娘高耸的胸口。

    法缘等不急了,立刻就想和女菩萨共度云雨妙界。

    郑娘娘瞅见法缘的大手贪婪抓来,惊恐地一颤,这才从呆滞中清醒过来,仓皇急躲间想起身后退,但她是盘坐的,平日里养尊处优,在宫中身为皇后又极讲究端庄优雅,行走坐卧等动作包括说话都要缓慢大方,缺乏锻炼,又正处在病恙虚弱中,再被惊吓,浑身更没力气,急切间哪起得来呀,身子本能后仰,结果从铺团上倒地,惊、气、急,加一跌,脑袋撞在地板上,胸中发堵,一口气上不来,在这关键时候竟然昏倒了,躺那一动不动。

    这落在法缘眼里就成了女菩萨欲拒还迎躺倒静等他扑上去好生爱抚施爱,不禁越发心火高炽,目射淫光。

    而静室外值守的几十个御林军之前隔着厚厚的木门听闻室中动静异样,职责所在已经起了警惕,但没听到皇后娘娘的指令招唤,他们心中疑虑却未敢造次扣门询问,更不敢直接闯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