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都市狂枭〕〔都市超强霸主〕〔二师兄〕〔我有石磨磨啊磨〕〔全职戏精〕〔八零炮灰大翻身〕〔拐个老婆当ceo〕〔肆记〕〔因为剧本是这么写〕〔老板,夫人逃跑了〕〔天道制霸计划〕〔剑行大道〕〔吞噬星空之黑龙传〕〔万界基因〕〔我夺舍了太阳神〕〔还乡初记〕〔我真不想救人了〕〔海贼之祸害〕〔另一个奥特曼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16节神争
    法缘和尚眼见魔将(指挥使)勾结那个妖女侍女,不知使了什么魔法让女菩萨昏迷不醒任其掳掠装上玉辇载着,顺着平坦的水泥路骨碌碌滚滚而去,他顿时急眼了,怒火暴发,彻底发了狂。

    佛陀的威严岂容小小妖魔挑衅?

    本佛陀得道成神,佛法无边,神通无限,岂容你卑贱邪恶魔将妖精配合当面抢走本佛陀的爱侣?必须把你们彻底打为虚无魂灵俱泯灭无踪,再不得超生,方解我心头之恨,方显我能。否则传出去,本佛哪还有脸位列庙堂和诸佛比肩。

    “孽障,哪里走?”

    他声嘶力竭暴吼一声,拔步疯狂追赶,鼻孔急促息张喷出白气来,似乎要喷出神火。

    可恨还有这些妖魔兵将阻挡在眼前,不自量力,不知死活,却也能阻碍追赶,耽误事。

    法缘不屑,又愤恨之极,狂舞宝杖轰击开路。

    熟铜打造的禅杖华丽中却是既长又沉重,但此刻在法缘手里简直轻如灯草,舞得如光似电风声呼啸,似乎带着风雷,恍若有雷霆之威。而法缘就是雷神下凡,手持雷电锤,神威如狱,能摧毁一切,能惩罚一切,打得家中没权贵老子亲戚撑腰庇护免罪而不得不遵守森严军令鼓起勇气断后的御林军凡是敢奋勇上前的无不是禅杖一击就刀毁枪折肉体暴裂鲜血飞溅魂飞魄散。

    几眨眼间又死伤十几个后,剩下的御林军汉实在被这个魔鬼和尚杀怕了,个个胆战心惊,本已丧失再战的勇气,又一瞅皇后玉辇已经走得较远了,哪还敢舍命再阻拦,纷纷抹头也逃,堪称不约而同。

    他们放弃阻击了,这在法缘眼里却也是罪过。

    知道本佛陀的厉害了,怕了?

    破坏了本佛陀的美事,扰了本佛陀心境,损了本佛陀颜面神威,激怒了本佛,现在知道不敌了还想抽身逃走?

    哪走?

    统统受死吧。

    拔步如飞,其速度远超百米田径赛上的创纪录飞人。

    这些断后的御林军汉又没小宇宙暴发,虽然都是军中精选的武力好手,却都是常人,没有法缘这种变态的速度,加上惊慌乏力和身上的威风体面却分量不轻的盔甲拖累,哪跑得过法缘,可怜的,一个个就象猛虎追杀的弱鸡一个接一个被撵上轰杀了。

    侥幸没死的也不敢再追护向玉辇狂奔了,急喘如吐着舌头的疲惫狗,纷纷钻向周围的庙宇花丛树林间小道亡命逃窜。

    法缘深深陷入自我幻境中,神志昏乱,就没发现既然自己成神了,为何还要靠两腿跑路费劲追杀而不是腾云驾雾飞赶。

    他心里已没有其它,一心只盯着抢走他心爱女菩萨的玉辇飞奔,快如奔马,威势不绝,越追越近。

    护在玉辇旁的指挥使听得后面越追越近的脚步声和疯魔僧时不时的威严又狰狞如雷的怒喝声,知道断后的阻击果然失败,急得不禁惊出一身身冷汗。

    他很清楚自己也远不是疯魔僧的对手,真若较量,只怕也是几下子就被轰成渣渣的份,此刻也是被这身体面却碍事的沉重盔甲拖累,这一通全力急奔,已累得汗透衣甲,心跳如鼓,两眼发蒙,两腿如灌了铅般沉重,这种状态下和疯僧交手更是渣,只怕一个照面就被凶僧的禅杖毙命,如此也不敢停下来反身战斗。

    再说了,到了这会儿,随护内寺的其它人都不顶用,都靠不住了,他必须留得性命全力保护皇后逃走,不能轻易死掉。

    今天这事透着邪门。太邪气了。

    谁知道这大相国寺是不是还有其它古怪邪恶?

    军人宿将的直觉让指挥使感觉到这寺中风云诡异怕是还有暗藏的邪恶随时会暴发显露出来。凶险邪恶的不止一个法缘。

    不得不防。

    指挥使心中异常忐忑不安,紧提着一口气。

    他听得追击的脚步声更近了,扭头一瞅身后,看到法缘那佛陀高僧化身魔鬼的恐怖形象,更吓了一跳,又瞅见不听军令而第一时间逃走正随着玉辇玩命狂奔的这些勋贵子弟部下,心中愤恨又无奈,急眼了就大喝强令这些公子哥断后阻击。

    可这些公子哥平日就心里压根儿没把他这种无根无靠的小小将领当回事,瞧不起,到了此刻逃命时,更哪会听他的军令。

    公子哥们心里还有理呢。

    你叫我们玩命?你怎么不反身奋勇阻击呢?

    你可是头,护驾有责,关键时更应该舍身用命。你自己贪生怕死不敢,还想叫我们干?你当我们是傻b吗?

    老子出身高贵,命可比你这种低贱出身的下贱之辈金贵多了。你不肯死战。老子更死不得。老子死了,你担得起责任吗你?

    再说了,你随护着玉辇逃跑。老子跟着跑也是在忠心护驾,谁也说不出什么来,只有功,没有罪过,凭老子家世说不得还能就此捞一个护驾大功,升官发财就来了。岂是你一个小小指挥使一人能诋毁老子的忠心功劳的?事后,只怕老子升官了,官比你大,位置在你之上,以后你就归老子管了,得听老子的辱骂整治,有危险时,老子叫你干,明知是个死,你也得老实服从……

    鸟都不鸟指挥使一眼,照逃不误。

    指挥使也只能干瞪眼,拿这些公子哥没辙。

    他得罪不起这么多纨绔家的权贵,不能以战时军法断然杀人强迫这些公子衙内不得不迎敌送命。否则得罪了权贵们,即使成功护得皇后娘娘的周全也绝没好果子吃。

    被这么多权贵一起仇视算计,别说他一个小小指挥使,就是当朝大将军也难免转眼失势下大狱。

    在大宋朝,草根武夫丘八算个屁。功与罪都是士大夫们说了算。也是那些皇帝依赖和依仗的勋贵说了算。权贵们说你有罪就一定是罪,护驾大功也能轻易化为罪该万死的大罪。说这些只顾保命逃走毫无忠心勇气的公子哥是护驾有功,它就有功……

    说起来都是心酸泪呀!

    再说了,在这节骨眼也没工夫杀人行军法强迫部下服从。稍一耽误,那恶魔僧就追上了。

    指挥使心中发苦,心头涌现无限愤恨不平。

    眼见得魔僧赶到,凶险在眼前,就算侥幸保了皇后并逃脱得命,事后又不知有多少冤枉灾难在等着自己,指挥使双眼变得血红,心中发恨,冲动下再也顾不得什么了,撕破脸再次强令这些公子哥部下断后阻敌,也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听自己的,这么做只是让玉辇上清醒的云姑见证,他急赶几步上前,一把将慌慌张张越赶车越哆哆嗦嗦赶得不象样子的车夫拽下车,他飞身跳上去亲自驾驶。如此他既不用玩命奔跑了,能借助马车更快更轻松地逃命,也能节省体力,在必要时能一搏之力。

    玉辇被他驾驶得更快,片刻间又多拉开了些法缘的追击。

    而随着奔跑的这些公子哥衙内们终于倒霉了,本就没本事没多少体力,一通急奔,长这么大就没这么累过,本已经累得狗一样吐着舌头喘不过气来越跑越跑不动了,只想躺倒休息,马车猛然加速,顿时把他们甩下了,只能眼睁睁瞧着玉辇飞奔而去。

    如此就形成了不肯断后的断后。

    法缘正潜力暴发跑得起劲呢,浑身都是劲,可不觉得累,越发自信是力量无尽的神佛,发急追上更快的玉辇,双腿发力下,本不擅长轻功,此时却雄壮肥大的身躯居然如大鸟般飞起,几个起落就追上了公子哥御林军们,暴喝一声弥陀佛中,大吼孽障受死吧,禅杖飞舞狠狠扫荡这些阻了他通路的可恨该死妖魔兵将。

    呯,呯……

    啊,啊——

    一连串混杂的声音中,公子哥御林军们脑浆飞溅,血肉残躯横飞……

    前面,看到逃走希望的指挥使刚松口气,稍享受了一把坐玉辇的快乐轻松,娴熟自得转弯减速经过一处庙宇,正是大雄宝殿,他看到了巡逻护持在这一带的一些持棍僧人,警惕急瞅间,感觉这的僧人正常,应该对大宋和皇家仍保持着高度的敬重和忠心就大喊护驾,召唤也是喝令这些僧人赶紧奋勇去阻击发狂又逐步追近的法缘好赎罪。

    如若不然,官家盛怒,大相国寺的僧众,无论是本寺的还是外来挂单的,无论是高僧还是低贱僧人统统是罪犯,统统有大罪,以后就别想悠然享受供奉当富贵佛爷了。最轻的惩罚怕也是拘作苦役干活赎罪去吧。天子威严和怒火岂是不可怕的?大宋眼下劳力又正紧缺,达官贵人,地主士绅拥有的无数田地正愁无人耕种,作坊矿山正愁无人可用......

    武僧们,赶紧老实自觉为大相国寺除了此孽,换取消灾吧。

    可是,当这些巡逻把守的僧人看到法缘如神魔般带着一身血腥煞气追来,又听到法缘以一种庄严又恐怖的古怪却极有震撼力的声音大吼“妖魔孽障哪里逃?识相的立即放下女菩萨,本佛陀慈悲为怀或可饶尔妖孽邪魔一命,收你做个护法金刚也修个正果......”,他们一个个似乎被此情此景瞬间触发了灵性,也霍然悟道成神,不但没去阻击法缘,反而纷纷围堵向玉辇,似乎是想阻拦去路截下皇后。不少的在喝吼奔过来时,所持的棍棒已经高举了起来,一双双眼睛变得血红邪气......

    怎么会这样?

    指挥使遇到僧众这种太不可思议的骤然变化,大吃一惊。

    果断邪门。

    这大相国寺果断不再是那个庄严慈悲祥和地,果然暗藏了邪恶凶机......

    指挥使不及细想,连忙狠抽拉马几记加速再次狂奔。

    玉辇豪华宽大而沉重,本就是显示皇家威严,在御林军森严护卫下威风悠然慢行并沿途接受民众敬畏和膜拜的形象工具,不是用于快速轻灵行进的用具,更不是用于战阵厮杀间用于逃命的工具,原本在这种危急情况下不可用,好在玉辇造得极结实,所用的木头都是大宋能搜罗到的最坚固最华贵的木料,快跑也没那么容易散架,又是皇后所用的,此次由四匹雄壮健马所拉,行的路又是不差钱的大相国寺耗费水泥铺就的坚实平整干净的大道,逃跑间速度能提起来并有保证。

    寺里的武僧巡逻僧也是被杨林时迁的计划特意下了药的,在药效下本也已先后坠入幻境,有的感觉自己成了神佛,有的幻想和美妙的菩萨魔女欢快交流,好事将至,有的心性险恶凶性酝酿着想杀人,总之心底的世俗却染着各种神话传说的各种欲望心魔在躁动,只是安静祥和的环境缺乏刺激,心魔邪恶暂时没有发作,战在那看着还正常象本分僧人,此刻却触景生情,准确的说是由法缘、华贵玉辇、高贵美艳如魔女妖精诱人的皇后等因素综合一起形成诱因激发引暴了心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上门龙婿〕〔道神乾坤〕〔许你一生宠你一世〕〔波旁之主〕〔温吞〕〔女总裁的护妻高手〕〔带着淘宝到古代〕〔封寒狱〕〔我爸真是大明星〕〔最强女装大佬〕〔堕落的魔术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