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继承人〕〔穿越六十年代农家〕〔我不是兵王〕〔一眼定情:冷少甜〕〔愿无来生〕〔八十年代之悍妻有〕〔都市战神无双〕〔吾家娇女〕〔麻烦请叫我上仙〕〔凤求凰之引卿为妻〕〔萌狐悍妻〕〔阿加斯特的魔石舞〕〔盛宠小淘妻:总裁〕〔我真没想有天后姐〕〔真五行大陆〕〔心魔狩猎者〕〔抢救大明朝〕〔征服新大陆〕〔我要死七次才能回〕〔打穿西游的唐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22节陶大仙
    人信什么,没理它也会有理。纵然破绽百出,也会自动脑补得合情合理甚至尽善尽美,绝对可信。

    陶大仙的话,赵佶一听感觉太有理,太合理了。

    没有巨额钱财支持,小小河北一鄙夫猎户田虎怎么可能迅速成长为一方大盗并兵强马壮能迅猛破府冲州裂土分疆建立伪晋政权,并且兵势强悍,越是追剿反而越是兵力广大能征惯战的悍匪头领众多越无法剿灭?

    别忘了负责追剿的已不是内地无能的将领,而是抽调的西军悍将。为首的主将王禀可是武艺高强,忠心朝廷,愿意死战又极擅长带兵的人物,即使是在武将人才众多的西军也是威名赫赫的顶级大将之才,却追剿至今仍不能建功。

    怪不得东京一小小排军粗汉王庆被刺配淮西,人生地不熟的,举目无靠,匆忙间杀人流窜占山为王逃避官府追捕却一转眼就成长为一方巨盗也建立了伪政权,可以公然和朝廷叫板了,而且也是由西军大将杨惟中领兵却奈何不得。

    仅说这两股反贼,背后若是没人强力支持,尤其是没有巨额钱财在前期投入扶持,怎么可能做到?谁信啊?

    那些反贼苦哈哈造反为的不就是眼前的钱财享乐?要没这个好处岂会提着脑袋造反。

    肯定有人用巨额钱财扶持,让反贼及时尝到了甜头坚定了意志和反叛信心。不然没得解释。

    “可为什么大相国寺会这么做?”

    大宋,尤其是皇家与满朝权贵们对大相国寺可是不溥啊。不仅不溥,而且优厚得不能再优厚了,简直把它捧上天了。

    这些僧人如此体面享受,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好好的富贵悠然自得日子不过,他们为什么要冒险做如此丧心病狂罪恶事?

    这太让人无法理解了。想不通啊。

    陶大仙闻言不禁轻叹一声道:“陛下,这有什么无法理解的?”

    “陛下不防想想,您信的是什么?你最亲近厚待的又是哪教人氏?最简单地说,陛下本身是哪教仙神转世当帝王来凡间享受这一世荣华富贵的?”

    赵佶恍然大悟。

    是啊。朕是道教的上仙转世,和佛门不是一伙的,在凡间为帝王再善待佛门也不会得佛门欢心,更不会赢得佛门爱戴和忠心支持。

    这是根子上的问题。与怎么做无关紧要。做得再好,佛门该排斥反对朕还是会暗中极力反对。

    赵佶感觉找到了根源,但还是觉得佛门反对道门人当帝王可也不至于造反甚至不惜死战悍然祸害皇妃公主并闯宫刺王杀驾,毕竟他们的小日子过得不但不错而且富裕快活悠闲自在尊荣得很,不是被道教皇帝煎迫得生不如死不得不反。

    难道真是上界的二教纷争导致的凡间冲突大祸?

    赵佶惊恐的眼神询问陶大仙。

    神威无边的神仙呐,区区凡间帝王触动了神仙的利益,陷入仙神间争斗的旋涡,哪还有好日子过?能有好下场?

    他迫切需要答案。否则寝食难安。

    至此,赵佶身为一言九鼎的帝王却懦夫苟且不如一乡野村夫的本质暴露无疑。果然越是富贵越是怕死。

    陶大仙心中鄙视冷笑,但面上却丝毫不显。

    他不但收起了一向的春风化雨阳光明媚般的笑容,而且越发严肃,在皇帝的询问眼神催促中神情变得凝重而迟疑。

    赵佶第一次瞧见陶大仙这种神色,小心肝顿时提了起来,心脏扑通扑通一个劲狂跳。

    也就是他喜欢踢球,经常运动,身体素质不说不错也是没大毛病,又正当壮年,否则非紧张得爆于心脏病不可。

    他指指上天,“天师,莫非对朕这样的转世上仙道友也有什么不能说的隐情忌讳?”

    赵佶用疑问带商量的语气说的,眼神却越发急切而凌厉起来隐有凶光:快说。朕要知道答案,心里好有数,才不管忌讳不忌讳。你就是泄露天机会遭到天谴,死也要让朕明白。朕才不管你是死是活,朕没心思管你这个那个......“

    这一刻,他的帝王自私独夫本质也充分暴露出来了。

    对面的陶大仙目光敏锐,对赵佶的眼神瞧得清楚,心中冷笑:”就你这样的,贫道一小指头就能弄死你。宰了你,贫道还能杀出皇宫逍遥而去。赵佶啊赵佶,你以为就凭你身边所剩无几的太监高手和大内御林军就能奈何得了我?“

    心思是这个,他却故意又迟疑不决了好一会儿才象是一咬牙终于结束了内心挣扎下了某种决心一样,又露出往日那种温暖喜人的笑容,只是笑容淡了点又含有些苦涩之意,指指天轻叹一声道:”此事涉及上界秘密,属天机不可泄露。也罢,为了道友未来,贫道就说一说吧。“

    他的慨然愿为万全道友而牺牲自我的高风亮节让赵佶有些感动。当然仅此而已。赵佶决不会因为道友陶大仙泄露天机会有天谴什么的麻烦甚至性命凶险就不让陶大仙说下去。只要能成全他自己,必要时谁死了谁牺牲了他都不在乎。

    ”陛下知道,我道教中人修的是仙,参的是天道玄机,讲究的是参天道成就仙身以求脱凡举霞飞升。所以,我教中人总是避世隐居,追求清静无为,人间若清平祥和无灾难需解救就不现身掺和。而佛门则不然,与我们不同。他们修的是人道,讲究出家却入世经历红尘诸般劫波,经受考验,洗炼内心再出世脱凡,修的是心,其实是修神。“

    赵佶微微点头。

    这方面区别的常识,他是懂得一些的。

    ”修仙和修神同为成就神仙,飞升上界长生不老,得永生大自在,殊途同归,但这个过程却是有很大区别的。问题就来了。我们道教中人修炼,只需要修炼自身管好自己就行了。难就难在对修炼者自身的根骨要求极高,讲究的是仙缘。根骨不行,是浊胎浑骨,缺乏仙根,悟性再高,修炼再虔诚勤奋也没用。没有仙缘更不行。“

    ”佛修则不然。“

    ”佛家讲究众生平等。说凡慈悲心诚持之以恒,众生皆可成佛。禽兽有灵也可成佛。何况是万物之灵长的人?“

    ”也就是说,修佛是不讲究根骨资质的。没有这方面的限制。只要你想修就能修。大开方便之门,也就赢得了人心。这一点比我道教高明多了。我道教是精英修炼。佛修是众生皆可的普及修炼。至于能不能修成神佛,那得看你心是不是够虔诚,自身是不是够努力,有没有慧根,与佛门是不是有缘了。“

    ”我道门参天道,借天力成仙身,其间自耕自食,自己(玩)就行。佛门修人道,参红尘,纠缠在俗世中,又不论根骨好癞皆可,又无参悟的天道可借力脱胎换骨,想了道修成神飞升就需要另一种力量——众生念力。“

    ”念力来自信徒,来自追随者。谁的名望大,信徒多,谁得到的念力之助就多,谁就可以更有成神的实力和机会。可天下就这么多人,就这么些念力来源,怎么可能供养那么多僧人成神?所以要争,不仅要和外部争,也要和内部争。寺与寺之间要争。同寺中的僧人也要相互争。(不争,如何能当上舒舒服服指使别人的僧大爷僧头)所以,陛下看到同为佛门,天下却是分为很多流派,各执一套宗旨,各拜自己的祖师,表面是天下佛门是一家和谐团结一致,实则各派竞争激烈,甚至信奉的佛陀菩萨都不同,东南西北的典籍也常常迥异,矛盾多多。而各自对信守的宗旨决不妥协融合。“

    ”所以,佛门中人出家却混世,总积极干预人间,为获取信众和念力,就迎合世俗人心,把庙宇建得尽可能金壁辉煌,象天宫,实则象俗人敬畏又梦想的皇宫,让世俗之人更容易膜拜和向往。也是为更多获取信众捐献钱粮过日子,不然佛门专等世人供养,不事劳作却无人供养,饿也饿死了,还修什么神佛?“

    ”每当兵灾乱世,人们忙着如何在凶险艰难中挣扎着活命,自然没心思顾及信仰、僧道、修仙修神,生计艰难,钱粮不够自家活命的,甚至易子而食,也没能力没心思关照出家人。这时候入世布教也太危险,佛门就退世避居,不理睬天下苦难。等天下太平了,天下人又有闲心了,佛门又出世了。而且越是太平盛世,佛门越是积极,甚至不惜蛊惑人心,“

    ”佛门要争念力,争供奉过日子,就得全力争信徒。和我道教的矛盾和冲突就在这个。“

    ”我道教修仙不需要念力相助,教中人少而且也多自耕自食,不需要争信徒,本不需要和佛门发生冲突。“

    ”但还是要和佛门争。“

    说到这,陶大仙又指指天,”不得不争啊。这就涉及到天机与上界秘密。“

    ”同为至尊大教,二教,一方信众兴盛,倍威风体面,而别一方却信徒寥寥太丢人,这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还涉及到一个最至关重要的方面——气运。上界至尊们争的是面皮,更是本教的气运。“

    ”没了气运,失了天意,再强大的神仙教派也得玩完。少了气运,教派就得衰败。可气运和念力一样就那么多,而且和念力可随着人数增加不同,它是恒定的,是天道定的就是这么多。你教获得的多了。我教就必然少了。“

    ”所以,上界二教在争。在凡间,我道门也要和佛门争一争。“

    ”不然,没人信我教,没精英入教修仙成仙补充上界。而佛门却精英倍出,信徒众多,得更多念力支持了道成佛的不少,不断飞升增强着上界佛门的实力,原本相对势均力敌的上界局面就会打破。我道教就落在下风,被佛门压制,渐渐失去对上界的主导权,没了地位权力,失了面皮不说,这也会反过来影响天道对气运的分配,气运大跌,越发不济。“

    一说权力、尊贵、统治权什么的,赵佶是皇帝,对此最是敏感,最重视这个,也最容易理解陶大仙的一通解说。

    他信服的连连点头赞同。

    陶大仙一笑,轻摆拂尘道:“陛下你看,你是我道教上仙,当帝王也亲近的是道士,无形中就提升了道教的地位和影响力。这就触动到了佛教从上界到凡间的根本利益,让上界的佛陀也不喜,你就是善待佛门又如何?”

    “最重要的是,陛下是我教上仙转世,在上界时本就是我教核心力量,对抗了佛门,哪怕与佛门友善也是佛门天然的大敌。陛下又成了人间帝王,实则是我教在上界争得了气运,这一次压了佛门一头。陛下又直接影响到下界二教态势,完全可以左右局势,直接威胁到佛门的生存。如此,不论您心里想不想对付佛门,对佛门都是一种致命威胁。只有推翻你才能安心。”

    陶大仙指指上天,神色又变得沉重:“上界佛门不允许你代表我教气运兴盛长久把持帝王权威。下界僧众自然有感应和使命。如大相国寺中这些所谓的高僧骨干僧,不过是些贪婪荣华富贵的佛门中人,所以才留恋东京繁花聚集而来定居或挂单却长时间不肯离去,而不是行善天下进行苦修。皆是庸俗之辈,没可能得道成佛,但赶上机会,得了上界启示,对付陛下,最好是除掉陛下中断道教气运增加,为佛门牺牲,死可飞升,而不是下地府继续轮回。他们自然谋逆,而且愿意悍不畏死行险一搏。此次行凶,这些原本慈悲祥和又文弱没什么杀伤力的高僧表现出来的妖魔般强悍也是源于上界。”

    “这也是天机。上界佛门为防止我教测算出来防范了,就以大法力混淆天机,试图蒙蔽。之前,贫道心有感应,感觉总似乎有什么大凶险在威胁着陛下或我教,却反复推算,耗尽全力也总不得解,什么也算不出来,如今才知道内情。”

    赵佶信服地点头。

    大相国寺身为佛门事实上的领袖,高僧们岂会让朕悠然安稳长久做帝王,自然想着设法推翻朕让朕早点结束此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