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噬天丹皇〕〔陈情之偷心贼〕〔诡楼异闻物语〕〔秦墨琛苏可可〕〔超级医生在都市〕〔超品神农〕〔回档八零好事多磨〕〔锦绣田园之我有锦〕〔沧元图〕〔超级医生俏护士〕〔美女总裁狂保镖〕〔我只想安静地打游〕〔霍少的闪婚暖妻〕〔萌宝来袭:薄先生〕〔魔尊的重生嫡妃〕〔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神级护卫在都市〕〔太古龙帝诀〕〔一世独尊〕〔贴身狂医俏总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40掠北4
    大家都知道咱们的东北是宝地,只说煤炭铁等矿产就很富有,在辽代已经有不少矿场开设,是辽铁器重要来源。

    这后来也成了金国能灭亡辽国的一个重要物质基础。

    此时,金国已经集中俘虏力量优先加大了辽统治时就有的几个重点矿场,搜集工匠加强了冶炼规模。

    因为路况太差,很多地方不是野兽出没的危险森林就是随着雨水河流影响而会移位变化的更可怕黑泡子——人兽皆吞噬的沼泽陷阱,交通运输条件太差,人口又太少,技术条件也不行,金国实在没能力大肆修固从矿山到城镇的路,不方便运输沉重的铁锭铜锭粗胚等,为了节省人手和时间减少麻烦,金国就把深加工工坊也大多开在了矿场,让工匠就地把金属冶炼成需要的成品,比如武器,比如精品金银块。

    把这些成品再运回城镇或京城自然就容易多了,实在不方便用车拉的地方,用马用牛驮也能很快搬回来。

    这几年金国战事顺利,矿场也一直平安无事,矿山产业越来越显示出支持金国对外扩张的重要性。

    海盗虽然偶尔会抢来,但不会深入内地和凶野围追的金军大战,更不会抢那些沉重的不方便带着迅速撤退的死物。

    金国早听说过海盗的厉害,知道辽国被海盗屡屡侵犯祸害得不轻,但他们不以为然。

    辽国弄不住海盗,总被肆意抢掠,那是辽军不行。我大金国勇士骁勇无敌,不怕海盗。

    海盗敢来象祸害辽国一样祸害我大金国试试?

    弄不死他。

    保证杀得海盗死伤惨重一次就怕了。

    海盗就是海盗,玩玩水,欺负欺负儒腐了已经变得懦弱胆小矮化了的辽人在行,想陆战我大女真猛虎勇士?

    哼,差得远呐。敢来战就是找死。

    客观地说,金军也确实有资格这么自信。

    那是以少胜多,总能创造战争奇迹的辉煌经历硬生生打出来的信心。

    若是没有武器代差,同等数量的将士较量,同样都是悍不畏死,训练有素的海盗军仍真未必能干得过金军。

    女真人从出生就挣扎在诸多险恶间,一生真正是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几乎与一切斗,打小在战斗中成长所成的战士不是后天训练的能比的。哪怕武艺高女真战士很多都不一定行。女真的战斗素养、战场敏锐度奇高,象天生为战争而来的。

    但,尽管如此,金军小看海盗还是大错了。

    科技的力量远不是猛虎野兽一般的强大战斗力就能比的。

    女真的清朝,数万蒙古骁勇骑兵拼命进攻只三两千拿着原始火枪的八国联军却几乎全军覆没,拥有数亿人口的自大清朝大国,首都被欧洲那些面积没中国一个省大,人口更没法比的小国联军几千人转瞬就不战而占了,这形象说明了问题。

    女真pk海盗,拼野蛮已经落伍了。

    勇悍的女真族再不怕死也注定败亡。在赵岳处心积虑的灭族计划下,金国比他们的后裔建立的清朝会输得更惨。

    现实是,狂傲的女真不知道科技时代已经悄然迅猛到来,不知道自己是被飞跃的时代淘汰的种族。

    打得强大无比的辽国都惨败再惨败,金军就以为自己是天下无敌了,已经有了统一天下的万丈雄心。

    自然,他们也不知道,海盗不深入金国内地抢掠,也不抢核心区和要害地,却不是不敢、不能,而是没到时候。不能过早削弱金国以免耽误女真收拾辽国。也是金国刚立国不久家底太薄了,从辽国抢来的那点财富,海盗根本不稀得抢。

    就比如这一次,海盗杀来了,却仍然不稀得去攻击女真的城镇夺钱财什么的。

    马场被抢。矿场被抢。制造的武器、提炼好的成品金银铜铁......被抢。金属粗胚和金属工具也被抢。工匠被抢光。精通采矿技术的人才、有经验的采矿工被抢。从辽国和渤海国抢来弄来的最好用的汉人不论是工匠还是矿工什么的奴隶都救走了。海盗不知何时潜进来的,突然在金国各地发动袭击,得手奇快,撤走也奇快,沿途又嚣张洗劫牛羊马鹿......

    除了不会什么只能当卖命苦力的各异族奴隶,其他有用的全被抢走了。

    海盗国有的是异族苦力可消耗,不稀罕抢这些并不老实的奴隶。留着船上运载空间好多抢人参药材兽皮牛羊马鹿......

    完颜阿骨打坐镇京城,本就被辽军全面开花的游击战刺激得愤怒之极,正拼命想办法挽救,骤然又听到这个消息,被打击的当时脑子嗡得一下子差点儿脑溢血直接挂了。

    好不容易被唤醒过来,完颜阿骨打到底是一代骇人的枭雄,意识稍一清醒立即就进入应对状态。

    他有点儿不明白:海盗能潜伏进来不算什么。无非是和辽军一样欺负金国人少。但他怎么就能如此轻易地得手呢?

    马场、矿场不是缺乏防守的,都布有兵力,平时用于看押监管奴隶死命干活和负责押送成品到城镇。

    虽说这些兵都是女真战士中最弱的,但也是骁勇凶悍不怕死的,打仗也比辽军强。况且这次为了防范辽军胆大心太恶毒也悍然突袭破坏这些地方,又调派了些精锐去进一步加强防御。虽然没什么名将坐镇,有头脑的善战将校都抽去分赴各地截杀震慑辽军了,但只这些几百甚至上千的真正女真战士凭着马场矿场熟悉而有利的地形加上驱使成千上万的奴隶助战就是不可战胜的,最起码是不可轻易攻破的。对上海盗,它怎么就说完了转眼就完了呢?

    女真不愧是战斗民族,反应是迅速的,连最底层的人也知道什么是重点,应该赶紧向上面汇报清楚什么。

    从最近的遭难地紧急来的汇报中,很快的,阿骨打就了解到了海盗的战斗情况。

    原来,除了突袭打得驻军虽不缺乏警惕却仍有些措手不及、海盗人数也较多之外,海盗真正厉害的是弩箭和妖法。

    矿场修筑的坚固石头关障和防御体系,若是辽军,数万人进攻短时间内也休想撼动,但对上海盗就卵用没有。

    海盗不可怕,会妖法的海盗就可怕了。

    一阵天雷轰鸣,远远就炸得防守金军血肉横飞震得魂飞魄散,负责指挥的将校头目在示威和呼喝中总是先被轰掉。天雷巨响硝烟弥漫中,简单堆砌的石头关都可能应声塌掉。防御缺口一开,海盗立马就咆哮呐喊着杀了上来,不用妖法了,换了方式,远远用弩箭,二三百步甚至三四百步外就能贯穿铁甲夺命,更别说是只有破烂皮甲可穿的那些镇守矿场马场的女真劣等兵能抗得住的,木盾再大再厚也会被弩箭射穿,铁盾也照样能射透,强大的冲击力下连带后面的人都被射飞甚至射死,以盾防射击根本不顶用,而且如此可怕的弩箭连射还很快。这已经不是人能硬抗得住的打击。

    更可怕的是,接近到几十步时,海盗大白天却亮起了火把,原来是又换上了妖法。

    只见一个个黑乎乎长条形家伙冒着烟飞过来,随即就是可怕爆炸,虽然妖雷声比之前的小不少,但照样能轰倒数人。

    再然后就是吓人的呐喊中闪亮的刀如一片片闪电般猛扑杀上来。

    海盗也甚是骁勇,大有和女真人一样的逢战悍不畏死奋勇杀敌奋抢战功,而且个个武艺不低身手敏捷,只这一点就不是矿场马场守军能对付了的,且海盗和女真军一样在混战中会自动结成一伙伙小队合力作战和冲击。

    命大还没死的那点女真军死了头领,没了统一指挥,没有骨干头领在弩箭和妖雷打击下还能站着象对付辽军那样带头奋勇冲杀展示勇武为部下撑腰壮胆,又被射被炸得崩溃,晕头转向,哭喊乱叫,有的惊恐逃窜;有的丢下武器抱头蹲地口中念念有词,祈祷满天神灵宽恕和保佑,希望信仰的神灵能显灵镇压这些海盗妖孽,可惜神灵就是不显应不理睬信徒的仓皇却虔诚乞求,结果吓得只顾噖噖发抖,胆小迷信的甚至吓瘫在地动弹不得。

    乱作一团,没几个还能抖胆奋勇抵抗的,有也转眼就被数把乱刀剁翻,这样的守军如何能抵挡海盗的狂猛冲杀?

    只能是被一边倒的砍杀在地,就象被女真杀败和嘲笑的几十万辽军一样不堪。

    矿场马场就这么转瞬就破了。

    完颜阿骨打听着一个又一个大同小异的惊恐汇报。

    “妖法?”

    他瞪眼喃喃着,但到底不是底下那些愚昧无知的野人女真兵民,有一定听闻和见识,判断那应该不是什么妖法神通,而应该是火药,一种被海盗搞明白了真正威力并且制造出可怕武器的火药。

    火药在这时代已经不稀奇。

    宋国就玩火药武器,并且玩出了不少花样。

    宋国有的这类武器,西夏也有,辽国更有,并且不次于宋国的。比如以火药催发或加强威力的各种弩箭。

    以前和辽军交战,金军也屡屡尝到过辽军火药武器的滋味。完颜阿骨打本人就领教过。但也就那样,威力和威慑力并不大,就是声音听着可怕。而且装填缓慢,在瞬息万变的战场常常是一次性的。知道了,熟悉了,就没什么可畏惧的。

    海盗做的无非是更巧妙更好用了些更厉害了些。应该总有法子对付的。不必那么害怕。

    “什么妖法?”

    完颜阿骨打转眼间见身边的人也有不少信了妖法之说,甚至骄傲又无畏的勇士也露出惊恐之色,气得本就焦躁恼怒之极的心越发恼怒,不禁怒吼一声,一巴掌把面前的桌案拍成了一堆乱木头。

    面前的将校和男女仆从被阿骨打的雷霆之怒和犹如实质的凶悍吓得赶紧跪了一地。

    阿骨打愤然而起,本就瞪着的眼睛瞪得更大了,目闪骇人的凶光扫视众人厉声喝道:“那不是什么妖法,更不是什么道术神通。那是火药。”

    “火药,火药,你们这些狗才难道没听说过?”

    “咱们以前打辽国难道没见识过?你们少见识过了吗?”

    他气得鼻子咻咻的又怒吼:“不就是软蛋硬战不行就取巧,造个东西在战场上闹个吓唬人的响声,也有些爆炸杀伤力?居然就信了是什么妖法?居然吓成这样?蠢猪。你们都变成了废物辽人也有资格鄙视嘲笑的蠢猪吗?”

    “你们还是不是骁勇无敌更无畏的我大女真光荣勇士?”

    众人羞愧,纷纷表示明白了,不怕了,请大王恕罪,别生气,别气坏了大王金贵的身子。咱们女真族和大金国还指望着大王领导走向更辉煌的胜利过上更好的好日子呐。

    军将则积极请战,要结兵奋勇追击海盗,必把海盗杀个落花流水,让海盗晓得我大女真真正的勇士的厉害,云云。

    阿骨打借发怒吼醒了部下,震慑安抚了人心,但嘴上说着火药不足畏、海盗没什么可怕的,我大女真勇士才是可怕的,而他心里却不会如此轻视火药的威力,更不会幼稚地轻敌。

    他这一生是战斗的一生,打老了仗了,活到这把年纪,不是毛毛躁躁冲动不稳喜欢一味逞强冒险的小年轻或莽夫。

    他心里清楚,矿场马场的守军不是那么脆弱不堪吓的,能被海盗轻松击溃甚至团灭,海盗必然有强悍难敌之处。

    原本他还有心亲自带兵出击,要就此好好教训一下海盗,杀狠一点,争取震慑住海盗从此不敢再侵犯金国。但在了解清晰了海盗在各地的作战情况后,他虽怒到无法冷静却保持了理智。

    既然海盗已经得手了,迅速撤退了并没有继续大肆破坏金国各地,此来的目标也不是屠杀消减女真人,那么最理智的作法就是让海盗离去。

    以他的强悍自然不愿意低头,更不愿意对海盗示弱退缩。

    但没办法。

    他虽然体格异常雄健,武艺高强,箭法超众,胆识和勇武超人,在后辈精英还没完全成长起来的此时实际上是女真第一勇士,别说是尚年少的儿辈,就是有熊虎之力的弟弟完颜乌乞买也不是对手,但这对付海盗不顶用。

    海盗的弩箭可怕,怕是传闻的宋或西夏才有的神臂弩,上弦又快,比神臂弩无疑更厉害。这已经足够可怕。

    加上不了解的火药。

    关键是,兵都泒出去了。他手头只有一千卫队,也没有大将,身边只有个虽已经显示了勇猛大将资质却还太小并不堪真用的宗弼(也就是金兀术)在,这点力量,在辽贼威胁潜伏四处作恶未必不会打来时,要守卫京城保卫大将和重臣的家眷,要防御完颜本部根基民众,要......他哪敢擅自出兵去追击海盗。

    他内心里其实很担心海盗没吃亏变得更猖獗又起意来打这里。

    真打来了,按海盗可怕的武器优势,他领军也未必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帝国吃相〕〔蛊真人之齐天传〕〔有福的江湖〕〔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