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配拒绝当炮灰〕〔穹顶之上〕〔逆流纯金年代〕〔挚求〕〔五零俏花媳〕〔天降我才必有用〕〔诸天之主〕〔弃妃翻身,这个陛〕〔重生80医世学霸女〕〔奶爸他不务正业〕〔战国大召唤〕〔大胤钦天监〕〔向往的生活之悠闲〕〔狂婿〕〔重生农女去种田〕〔锦缘绣程〕〔穿到异世去打架〕〔忆寒思糖〕〔剑傲九天〕〔我在同一天活了千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41节掠北5
    雄强了一辈子的完颜阿骨打咬碎了牙强忍愤恨,放任海盗兵分数路撤退沿途又大抢了无数牛羊鹿......上船逍遥而去。

    金国核心统治区自然是金军四处抢掠敲诈到的牛羊战马等财富分配最多最富裕的地区,海盗虽然没抢掠城镇的财富,但金国的损失已经算得上惨重,更是奇耻大辱。而海盗真抢了乡下就退走,其实是让阿骨打在愤恨之极中也稍松了口气。

    算起来,海盗嚣张凶横但此次并没有杀多少人,更没肆意祸害人命,抢劫中以吓跑人为主,对不自量力敢张狂反抗的坚决剁翻,其他的放下武器任其逃走,也不纵火行凶大肆抢掠或破坏当地人的生活用品,但武器全抢走了,哪怕它只是一把女真人日常切肉吃的手叉子也不放过,还抢走了些女真女人小孩及少有的主动愿意跟着走的女真家庭。

    矿山也没遭到破坏。

    海盗有威力可怕的火药,但并没有炸塌矿场和作坊,也没抢走或消灭矿工,采矿可以继续,就是提炼加工成了问题。

    包括女真技工在内的工匠及学徒一个没有了。技术活自然就没法干了。

    没有失去就不懂得珍惜。野蛮愚昧的女真这时才深刻意识到工匠不可替代的存在价值,有点后悔没给予区别善待。

    但他们也不是太在意。

    海盗是强盗。女真也是。没了工匠,还可以再抢嘛。

    那些工匠奴隶本就是抢来的勒索来的。

    只是再想轻松勒索到技术高的工匠怕是没地了。

    辽东在当初还属于辽国时,工匠和作坊早几年就被海盗在解救汉人时顺手反复重点抢劫过,无论是汉人还是异族各类实用人才,海盗一律都不放过,连其家庭甚至家族全部打包带走。剩下的那点工匠,在金国帮助渤海人造反建立渤海国后,做为交换条件之一,除了实在老弱不堪用的,已经几乎全被金军勒索走了,却闹来闹去闹了个归齐还是归了海盗。

    金国并不知道他能抢掠的辽国紧跟着也会遭到海盗有重点的抢掠,想从辽国身上弥补工匠缺失怕是没什么大收获。

    论天下的强盗谁最懂抢劫的精髓,谁最会抢劫,那无疑是海盗帝国的强盗军。

    海盗计划抢辽国的工匠和兽医什么的各类人才,那么执行时指定能很有经验地把人才不说刮个干净也漏不了几个。

    但无知的人是快乐的。

    金国核心区统治者,包括完颜阿骨打在内,对工匠一事很乐观。他们心里此时在为此次的海盗事件暗暗庆幸。

    这一次海盗仍然保持了不乱杀不乱破坏的一惯优良传统作风,明明是强盗却和其它强盗不一样。

    女真人实在难以理解海盗的这种作风,觉得:既是凶悍强盗又怎么会讲仁义人性?

    难道是为了让遭劫者有人手有条件能生存下去并迅速恢复生产继续创造财富好方便海盗下次再来抢?

    女真蛮子没文化,但至少懂得剪羊毛这个质朴的道理,觉得海盗所谓的强盗者仁义其实是居心叵测,并非真仁慈不乱杀乱毁。他们不禁破口大骂:你们海盗把俺们的家当当羊毛剪了,这次抢得了手,还想着有下一次啊?

    有混在金国统治圈中的“我辈读书人”汉奸卖弄说:“海盗不乱杀乱毁的仁慈,除了为下次再抢,聪明不竭泽而渔,也是信奉儒教,至少是受我孔孟大道真义的感染开化才如此。据可靠消息,海盗国也是以汉人汉文明为主体的国家嘛。”

    他如此说,除了儒教书生传统地不注重实际调查而习惯一拍脑袋凭空自以为是的真有些如此认为外,主要是想提醒和刺激女真蛮子重视儒教,也就是会重视和提升他这类汉奸在金国政治上的地位及待遇,日子能过得更有尊严更惬意些。

    先是当效忠辽国的汉奸,后又当效忠金国的汉奸,一再背弃祖宗和民族,彻底不要脸了,死后没资格埋入祖坟,也没脸在地下见到列祖列宗,若是再不能在忠心耿耿效力的异族这混得自在得意,那也太对不起我辈读书人的身份了。

    你们女真人全是无知的蛮子,除了打打杀杀,你们懂什么?

    以后,大事还是尊重地多征询一下我辈读书人的意见吧你。

    这次吃辽国和海盗这么大的亏就是不重视我辈读书人的价值和智慧的结果。早对我好,早重视我,早好了。

    女真整体上确实是愚昧无知,此时除了极少数人以外,对儒家文化是什么都没听说过。

    有金将一听汉奸书生这么说,立即用好奇和满怀希寄的目光盯着那汉奸兴奋急问道:“你是汉人,也是读书人,你有文化聪明,那你也知道怎么制造海盗那种火药武器?”

    屁,我知道什么呀我!

    我只知道孔孟大义和汉民族最博大精深的阴谋伎俩玩权手段,深知汉民族从肉体到精神上的弱点,哦,还有,我会数数,会算术,会写表章文章诗词歌赋,会记帐算账写信记录东西......嗯,我就是比你们强。你们连1+2等于3都不会算。

    至于火药,那是什么东西?

    奇淫技巧而已。

    我辈读书人是优雅高贵君子,不屑于研究那个搞那个。那是下贱而蠢笨读不成书的人才从事的谋生手段。

    想要制造火药,抓个相关的工匠来研究不就行了。

    汉奸书生心里这么嘀咕,但他知道蛮子粗鄙只注重实用性,更知道,女真这次是被火药真炸怕了,眼下迫切想搞明白这方面其中的道道,更想拥有那种火药武器,所以他不能说出口。

    那金将没文化却半点儿不傻,惯于打猎捉鹰的眼睛更不瞎,一瞅汉奸书生的神情就明白了,也不懂说话要注意给人留脸面,女真不是和野兽搏斗就是战场厮杀,说话从来都是习惯直来直去的,要不得含蓄委婉,所以大嘴一撇张口就失望道:“哼,原来你这个高傲的文明人也不懂火药啊!那你在这炫耀什么?这不废话瞎耽误工夫吗?”

    汉奸读书人脸一红,心恨这金将蛮子如此呵斥他太不懂人情太不尊重他,但在野兽女真面前不敢怒更不敢流露恼恨。

    却又有金将满怀希望地盯上书生:“不会火药也情有可原。文化人也不可能啥都会。我想知道,火药据说是你们汉人发明的。你们汉人最懂。你有文化,见识广,那你至少应该知道怎么对付火药吧?”

    不会造,懂对付也行啊?

    只要能有效克制火药,我大女真骁勇无敌勇士再对上海盗也不用害怕了,照样杀得海盗屁滚尿流不敢正眼看俺。

    那汉奸书生闻言眼睛一亮,张嘴就想说什么,却转眼又闭上了嘴,那脸臊得更红了。

    他本想说火药怕水啊。

    但这点事,至少完颜阿骨打清楚得很。人家是有丰富的对付火药武器的实战经验的。

    他懂的这一点常识,若是傻比比当卖弄说出来只有更丢人。就不必再现眼更被鄙视轻看了。

    这位金将失望下更重地哼了一声,连骂都懒得骂那汉奸了,只感觉被愚弄羞辱,自己丢人了,再不正眼瞧汉奸一下。

    满腹忧虑的完颜阿骨打则不耐烦地对面前的金军众文武道:“火药,问他个书生有什么用?他只会卖嘴,不会干事。你们难道不知道?”

    这位女真王从骨子里看不起汉人,更看不起包括宋朝全部官员在内的汉人读书人。

    在他的认知里,汉人那么多人口,占着那么好的地方,堪称被神偏爱,却被辽国甚至西夏小国肆意欺压,就是汉人不行,汉读书人统治者全是只会卖嘴和风花雪月享乐的弱小草包。汉人之所以这么弱这么可笑就是弱在儒腐坏了脑袋上。

    什么孔孟仁义,什么书画诗词歌赋,什么君子文雅风流,什么......统统有个鸟用。

    仁义能抢来财富?能让国家民族强大?

    学儒是能当饭吃,还是能不被欺辱屠杀?

    辽国也是马背民族,曾经也很强大,女真虽勇却不是对手,被契丹人肆意欺压屠杀了上百年,如今却不行了,反被俺们女真这样的小族反过来尽情抢掠欺负,还不是辽国统治者,尤其是上层热衷学南朝的儒教文化和做人也弱化可笑了。

    立国,卫国、治国,还得是我大女真的骁勇强悍,还得靠快马弯刀,还得靠实用的真本事,比如制造强弩和火药。

    哼,鄙视我们野蛮没文化。但我们正是野蛮而强大,就是能欺压抢掠文明国文明人,就是当了你文化人的主子。

    那汉奸被完颜啊骨打毫不留脸面地当众极尽轻蔑凶悍的呵斥,先是惊得浑身颤抖,两腿发软,脸色苍白如纸,冷汗都流下了,被包括奴仆在内的在场的所有女真人更鄙视,后见阿骨打没真教训他的心思,不会因心烦而随意砍了他,他心里安稳了些,转瞬又回到羞耻心上羞臊得脸都紫了,再不敢吱一声,又不敢擅自离开,只能谄媚讪笑着躬腰退到角落。

    女真人越发鄙视之。

    这种所谓有本事的汉人读书人真是连鸡都不如。鸡急眼了还敢啄人呐。这个读书人虽也是个人,却敢做什么?

    完颜阿骨打却不在这方面多浪费心思和情绪。

    他在庆幸。

    意外遭遇强悍海盗的抢掠,但金国的核心部根基总算没遭难太惨,这已经是件好事了,不值得庆贺,此仇早晚必报,但确实值得庆幸。

    以前对海盗没真正的了解,太轻视了,没高度重视和加以防范。随着攻辽的节节胜利和金国的日益稳固,女真确实有点太自大了,变得盲目张狂自信......

    这都是教训。

    好在女真承受得苦难吃过的亏太多了,有这个教训,不可怕,能承受得住,反而是得到警醒,有利于以后。

    对这件事的得失,阿骨打想得通透,并不沮丧。

    但他担心海盗感觉金国遭遇辽军大破坏正陷入内乱好欺再杀来,为保根基地,他赶紧下令调了一万精锐军回防老巢。

    有重兵在手,他的心这才安稳不少。

    他相信打仗最重要的是人。只要人足够勇猛。武器厉害又怎样?

    就象当初舍生忘死冲击辽军几十万大军一样,英勇快速冲上去混战在一起,别管是弩箭还是火药,威力再大还能在双方交织在一起的混战中用?海盗还能真和我大金国勇士一样不怕死?还能在混乱中用火药连自己人甚至他自己也炸了?

    有厉害火药用还不是照样得被勇猛无敌的金军杀败.......

    制造武器的工匠眼下都没有了,研制火药就更别想了。完颜阿骨打有了对付海盗的主意,转瞬就抛下对火药的迫切却不切实际念头,把心思又全转到怎么破解辽国这次的阴谋上。辽军满地开花地破坏,对金国的损害更大,更紧急。

    可到底怎么才能克制辽军的这种大失大国战争风范与体面的无赖手段呢?

    人口少兵力不足的弱点,除非是神灵出手,否则怎么也无法很快就弥补上。就算是去抢杂胡人手来补充人口,金国目前也抽不出兵力呀。全用于防范海盗和截杀到处都是的辽军强盗,兵力还忙不过来呢,根本就不敢抽走人手去抢掠别人。

    连调兵猛攻辽国逼迫辽国主动退大军全力回防的手段都不能用。

    辽国肯定留有兵力做机动防范。他人多可用兵多啊。

    大金国若是敢在这个时候抽兵去威逼,辽国也不必死守硬战,只要守住核心城池,宁可牺牲一些地区的利益,以损换损以兵力牵制来犯金军就行了。而金国却拖不起时间,损失不起,犯境辽军少了威胁只会更猖狂,一耗,金国就完了。

    说来说去还是缺人手。

    唉妈呀,真是愁死个人。

    这时,尴尬在角落的那个汉奸突然再次勇敢站了出来,提出建议。

    “大王,咱们大金国有帮手啊。”

    “嗯?”

    完颜阿骨打和在场的人都立即把目光投到那汉奸身上。

    阿骨打道:“你是说渤海人?”

    有金将立即不屑地冷哼一声道:“渤海弱鸡好干什么?渤海人造反建国是靠他们自己吗?哼,是我大金国帮忙震退辽主力军,渤海人才杀败辽东的契丹部落有机会称国。”

    汉奸在一双双狼一样的眼睛盯视下紧张地吞吞唾沫:“大王,诸位,渤海军攻打辽国,帮咱们逼迫辽军退兵是不行。但咱们可以调他们来金国帮助驱赶辽军呐。”

    有女真冷笑:“哪还不一样?辽军不济,但也不怕渤海军,岂会吓退?”

    “是呀。”有人符合:“逼渤海军来助战,却被辽军杀败甚至杀灭,只会更助长了辽军气焰。还不如没有。”

    汉奸却有了勇气,摇头道:“非也。辽军并不敢和我金军交战,闻风即逃避。咱们只要渤海人来冒充就行了。”

    “还有,咱们兵多了,那些奴隶也就不敢趁机闹事甚至反叛逃走了。至少渤海军可用来震慑奴隶。”

    完颜阿骨打听了不禁嗯了一声,微点头赞许。

    汉奸得到鼓励顿时勇气值暴涨,“我辈读书人”的气势与自信也再次出来了,侃侃而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神乾坤〕〔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帝国吃相〕〔富家女总裁的贴身〕〔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五代梦〕〔亿万豪婿〕〔女总裁的贴身强兵〕〔蝶谷修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