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乡村透视仙医〕〔丧尸进化之杀戮暴〕〔狂妃来袭:丑颜王〕〔九阳踏天〕〔三国之傲视天下〕〔英雄联盟之无上荣〕〔小人治宋〕〔大唐神话之战神崛〕〔破晓暮夜〕〔重生后我嫁给了死〕〔龙魂出击〕〔隐婚,天降巨富老〕〔重生我要当学神〕〔日常系大侠〕〔一世兵王秦风〕〔都市之无敌至尊〕〔奇门小神农〕〔帮主她不是人〕〔戮神〕〔超次元卡牌对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64掠北28
    用床弩暗算赵岳,此事有辽将很积极,很亢奋。23s.更新最快

    说不定能一射定乾坤呢?

    海盗死了主子,没了主心骨,又担上大罪,军心大乱,一慌而退,眼前的大灾转眼就解决了。

    想当年,宋国不就是侥幸以八牛弩射杀统军萧挞览才意外获得了《澶渊之盟》的机会,得以保住了宋朝廷。

    这正是一箭定乾坤的最好案例呀。

    此情此景和当年的《澶渊之盟》前何其相似。只是悲哀地换成了是大辽国被肆意吊打欺负。

    若是把宋国当年那一手活学活用在势大鸟强的海盗身上干掉海盗王子......

    好刺激啊!好划算!

    跃跃欲试。

    比如贺重宝贺家兄弟三人为代表。

    但也有大将认为在这个特殊关头万不能莽撞。此次被围,能谈判,能和平解决最好,得留有余地,不能做绝了。

    代表有,比如保持了冷静的王帐军大统领兀颜光。

    其实对绝大多数王帐军来说,也包括一些明白些大事大道理的普通辽民,都多多少少明白些这其中的厉害。

    射死了海盗王子确实是一件很过瘾很解恨的事,但未必是好事。

    更大的可能是给辽国招来大祸,更惨重的大祸。

    且不说杀其主彻底激怒海盗,这次就会遭到疯狂报复,怕是迎来的不是退兵而是招来更多的海盗暴怒围攻,怕是不杀光这所有的人以祭奠其王子英灵对海盗王做个交待决不会罢休,这是摆在眼前的最现实危险。

    抛开眼前,单说只是和海盗结下死仇的最轻结果,从此海盗记恨在心动不动就杀来报复,今来杀这,明来抢那,烧杀抢掠......到处.肆意破坏,尽展海盗以前从没展现过的真正强盗作风......尤其是在辽国对付女真等敌的关键时刻入侵辽后方......

    就象这次这样......

    那滋味必定酸爽之极,爽得以辽国的体量也万万享受不了。

    大海是海盗的。

    毫无疑问。

    海盗对辽国,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漫长的海边、大河,从哪都能随时进来和离开,就象邻居串门子一样方便。辽国虽大虽强却拿海上毫无办法,激怒了海盗处心积虑成心祸害,专门攻击辽国软肋,你再恨又能把海盗怎么样?

    还有哇。

    宋国物华天宝,人口与财富资源无匹庞大,连同优越地理在内,都让人无比眼馋,却也是兵多财雄的庞然大物。自负霸主无敌的辽国和宋国对峙了上百年也没能真收拾了宋国,只能以老大自居敲诈些好处,可海盗呢,却能轻易洗劫宋国,没听说怎么使劲,仅仅几个月就整治得宋差点儿直接解体,可见原本就让辽军有些畏惧的海盗战斗力远比想像的大得多。这次海盗都杀到腹地把辽王都围困住了,辽王这边却事先一点不知道入侵,没人能来通报,也证明了海盗势力之强。

    以今天的辽国能抗得住海盗这样的强敌神出鬼没紧盯上?

    雄霸大海,海盗想进攻辽国实在是有太多便利,就算不动硬的也有太多让辽国只能束手无策干挠头的优势办法。

    不说别的,海盗只断掉食盐供应,辽国再过三五个月怕是就得自动趴下八成。

    因为宋国食盐也掐在海盗之手啊。

    辽国想靠被海盗间接主宰的宋商偷摸走私以及从遥远的西部太难运来的西部井盐那点供应根本不可能撑住。

    更何况海盗还可以资助威逼宋国或女真野兽一齐泡制大辽,轻松玩借刀杀人,只遥控着耗也能早晚耗死大辽。

    海盗只凭对食盐的绝对控制这一项就能自如地影响金军更狠更卖力地攻击辽国。

    历史上从未遇见过这样的对手。

    ......实在是......惹不起这样的对手啊。

    回到眼前的这一仗就很难打。

    听海盗军在外面抢劫时四处招呼说此来只为财产,不为杀人,不是灭辽,想必也不会真干掉辽王摧毁辽国.....

    那么此战必须抗住海盗进攻守住营盘,同时还特么得必须郑重考虑不能把海盗杀得太狠死得太惨,免得......

    这种仗可怎么打?

    嗯,就算这一仗能放手死磕海盗,先过了眼前的难关再说,也不怕和海盗结死仇,那暗算海盗王子的命令也得狼主本人亲自下命令。别人都没资格,也抗不起招致的后果。

    干死了海盗王子,眼前有大功,却破坏了辽海两国以后“友好相处”和平的机会,结果获重责砍了脑袋,甚至满门满族被交给海盗处置泄恨以求得海盗王的大度谅解......这种事不是没可能,而是大大可能。

    个人的生死荣辱对国家大计能有多重?

    为了国家的安危生存,牺牲个把人或什么家族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达到政治目的,朝廷肯定会毫不犹豫牺牲掉那谁谁,尤其是耶律延禧这样的荒唐皇帝.......

    那么,这种傻事还真不能莽撞干了。否则死了多冤枉啊......

    要干也得辽王亲自下命令,嗯,最好是辽王本人亲自动手。这样有事就怪不得别人头上......嗯?也不对呀!就算是狼主亲手干掉海盗王子,为了推御责任让海盗王解恨和谅解,狼主也完全可以找个替罪羊硬赖他头上当凶手交待给海盗.......

    皇帝嘴大,在大辽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说你就是害死海盗王子的罪魁祸首,不是他干的,你还敢不是......

    跃跃欲试的贺重宝兄弟不,也想到了这些,不禁擦把惊出来的冷汗,那狂热的心也不禁凉了。

    一向骄横霸道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的辽国如今变成打仗直面交锋时还顾虑重重不敢放开手,只证明辽国真没落了,并且骨子里也已经真怕了海盗,嘴上逞强说什么不重要,潜意识里已经默认了大辽弄不过海盗国的事实。

    眼前貌似有机会偷袭射死海盗王子,到底要不要干一把?

    王帐军只能赶紧去请示辽王,同时也调床弩做准备。

    这犹豫的工夫,对面的海盗一面旗帜高高升了起来,正是那面亲王旗,这回由手持换了个极长的竹杆挑高起来而已。

    方便骑马飞奔手拿的旗帜才有多大。但就是这么一面小小旗帜一升到高空被其它三面的海盗远远看到了,顿时引起四面海盗军狂热的回应,响起雷鸣般的欢呼和喊杀的渗人吼叫呐喊。却把辽军和王帐营辽皇贵族官员全体惊得脸色一变。

    海盗国海盗军是东方诸家以前从来没遇到过的对手。海盗出行和作战也和别人不一样,或者说是和东方传统不一样。

    传统是,无论骑兵、水军还是步兵,那都是必有将旗的,赵钱孙李......柱国上将、骠骑大将军、钦命扫北大元帅大将军王.......旗帜上一标明身份,敌人好识别面对的对手大体是谁,但己方为方便在战场上聚军心和醒目有效的指挥也需要悬挂将旗。至少要告诉将士们:老子在这呐,旗不倒你就踏踏实实地听我指挥狠狠干。

    但海盗军不是这样。

    没有标明身份的将旗,也没有传统军队那么多绣着龙啊虎啊狮子啊......制作得别致看着也很威风很体面的旗帜飘飘展展。

    战舰上的旗帜统一是黑底白骷髅旗。到了陆战就变成统一的红底白骷髅旗,比黑底白骷髅旗更醒目,实际也更渗人,红得象血。血流成河,染红旗帜,血海中飘起白骨骷髅,望一眼旗帜可以想像到血战制造了无数冤魂或不屈的英灵......

    辽军眼前的黑压压海盗大军各部军阵中都只有一面比较大的红底白骷髅旗作统一指挥用,挑得也不高,刚够将士们在厮杀时能远远醒目看到。辽军无法搞清自己面对的对手到底是什么姓氏什么身份的将军什么称号的军队。

    海盗军将领都是统一制式的黑盔甲,在辽军看来除了罩面甲式样就没其它区别,黑压压数骑停在那里,外人无法从盔甲上识别谁才是海盗主将。

    当然,实际上是有区别的。

    官大官小,什么品级,战时谁主谁次......都有缝或临时捌在上臂甲外侧的臂章标明。海盗自己分得很清。

    再说熟悉了,将士们战时不用看具体臂章,只看将领自己喜欢并定制的特色罩面甲的绝无相同的各种式样就知谁是谁。杜司令是严肃正经的微黑罩面甲。萧总参是立眉的,王二虎将军是黑虎脸的,李二麻子将军是斑点脸的......

    谁是谁,本部将士们们一目了然。

    但这对辽军就造成了视觉混淆,无法判断谁是所部主将也就罢了,也不知道敌人的统帅到底在哪要重点针对哪。

    现在海盗王子的特别旗帜高挑了起来,看海盗反应也进一步证明了白甲者的非凡真实身份。辽军也总算清晰确认了要重点对付的方向和人。但让辽军忧虑的是:

    这是升起了帅旗?

    海盗要展开进攻了?

    ......

    辽王营中注视海盗的无论是官是兵是民是贵是贱人顿时全紧张起来。

    打仗是要死人的。要死很多。

    而看看海盗如游牧族一样纵马如飞骑术精湛,步调协调一致忙而不乱......肯定是精锐,无疑凶悍强大......

    辽皇这边,耶律延禧和众贵族官僚要员获悉了能偷袭暗算海盗王子的机会,却也照样委决难下。

    位置高,看得清,看得全,也看得远。

    他们这些上层人物更清楚射杀计意味着什么后果。

    可别倒下大宋这个庞大对手,刚感觉轻松如意了,转眼又惹上一个更难对付,不,是无法对付,更可怕的敌人。

    还是沉住气先摸摸海盗的底细再说搞不搞死那招眼找死的王子吧。

    正紧迫讨论着,骤然就听到海盗雷鸣般的呐喊。

    开打了?

    海盗要杀进来了?

    ......咕咚,咕咚,咽唾沫。

    好紧张!

    耶律延禧感觉又回到了当初带几十万大军狂傲自信亲征金军想一举荡平叛逆却惨败逃跑的危险那时刻经历。

    或许此时是更凶险吧。

    毕竟,那次还有大队王帐骑兵随身保护,实际有惊无险。

    而这次却是营中只有千把马匹,主要属于贵族官僚自己用,四万亲军几乎都成了无奈的步兵,不能有力的再次纵骑一路陪护着他逃跑,逃跑,一直逃到安全的地方还紧随左右保护着他。这次被困这了,能不能闯出去难说,也不知道该往哪逃才是安全的。耶律延禧感觉,怕是整个燕云哪也不安全,若是不能快速冲到关外,强行出去极可能正好落入海盗手。

    只有死守了。

    先抵抗着观察好再说。

    谁知海盗仍没杀进来,刚才的吓人动静仅仅是升起了帅旗。

    虚惊一场......

    吓死宝宝了......

    这个羞臊,这个恨呐。

    该死的海盗王子,真该千刀万剐......

    你弄块破红布随便手写的小破旗有那么大魅力?至于让群盗欢呼亢奋成那样?

    嗯.......既然那王子如此重要,若是设法拿住了他......

    嗯,活捉才是真正能一举定乾坤的妙招。

    耶律延禧聪明地想到这一点,干脆把暗算掉赵岳的毒计抛弃一边几乎放弃了。实际是证明他隐藏在强大背后的懦弱。

    他本质是和宋皇赵佶一样的货色。

    不同的是他是游牧民族的皇帝,看起来让人容易错觉他是精通骑射勇武有本事面对战险比宋皇强的。

    辽王能战的形象能蒙蔽住当代人,却无法蒙蔽了解历史的赵岳。

    赵岳正是了解耶律延禧和赵佶父子一样的不堪本质才敢早早放言能轻易逼辽王屈从,并把大将们都调走了。

    有了妙策,耶律延禧自己是不敢冒险亲自去面对海盗威胁的,赶紧打发宠信的萧奉先、萧德里底去打探海盗的底。

    二萧是辽国历史上和宋末六贼一样臭名昭著的国害,同样怕死,但不得不听从命令展示愿为狼主效死的忠诚勇敢。

    快马来到车阵后,萧奉先紧张一扫视海盗,亲眼目睹了海盗兵威后他更紧张了。

    看看藏在勒勒车后已准备好暗算的几架床弩,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萧奉先使劲鼓足勇气,装作象往日一样的英武从容有本事,顺着赵岳扫来的目光瞅见立马黑压压中的这位找死的醒目海盗大头子,嗯,王子,主角,马鞭点指着赵岳方向,神气活现昂着下巴提气扬声傲慢大喝:“你就是海盗王子,那个什么自封的宝亲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修仙奇才在都市〕〔总裁,你儿子找上〕〔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快穿之炮灰凶残〕〔我为天帝召唤群雄〕〔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请求帝总不要天天〕〔兵之神〕〔吟游刺杀录〕〔重生八零:农家全〕〔华娱特效大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