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店里都是穿越者〕〔我师叔是林正英〕〔九天御龙诀〕〔最初的寻道者〕〔重生之最强龙神〕〔寒天帝〕〔转世神医在都市林〕〔江颜林羽免费小说〕〔一世兵王秦风〕〔妈咪,我真是你的〕〔林宜应寒年〕〔特工穿越之圣后未〕〔农门小媳妇:随身〕〔启禀九爷,那小妾〕〔妈咪,他才是爹地〕〔夫人你马甲又掉了〕〔龙王大人在上〕〔凌天凡〕〔秦风李秋雪〕〔重生之活在电影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70掠北终
    兀颜光被辽王的行为差点儿整哭了。23s.更新最快

    但他明白辽王瞪着他的意思,赶紧收拾心情又爬了起来,明知摔跤也不是人家的对手,却还要再比下去。

    三次为满嘛。

    这是摔跤的常例。

    不是摔倒一次就算结束了比试定了输赢。和其它能一下子要命的比武终归有些不一样。

    三局两胜才算定局。

    今日真是不要脸了,兀颜光怀着悲壮的心情再次挑战赵岳。

    赵岳也仍然给他机会。

    毫无意外,第二局,兀颜光为尽量拖延时间转圈磨叽了好久才真动手了,但照样转瞬就飞了出去。

    这一回,他躺那不动,一方面真有点摔痛了,需要缓缓,另一方面仍是耍赖间接多耗时间。

    赵岳也不催他,任”逍遥“歇着,但突然高举手臂用力一挥。

    随着他手臂劈下,海盗军中又是一连串几声闷响。

    几道火光飞向辽王营。耶律延禧此时已不在车阵后面了,在大家都聚精会神观看摔跤时已悄悄退走。他看明白了,以兀颜光之能也远不是海盗王子的对手,那王子强大得简直不是人。所以他已经不抱一点比赛胜利希望的侥幸心,想发动后手趁机带着应该带的那些人和已经秘密集结起来的两万王账精锐大军从另一面海盗围困间的宽阔空隙处强冲出去。

    还是逃。

    一定要逃。哪怕甩下所有心爱的财宝和人也要逃走。

    反正那些东西和人是保不住了,怎么也会落入海盗之手,但屈服主动交出和逃走丢下,在政治上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奋勇杀敌闯出去,即使其它的一切都失去了,但他这个辽王的尊颜体面就还在,事后他仍是能体面当皇帝的王。

    反之,怕就是威严丧尽。

    那些有野心也有资格争皇位的人不服,怕是蠢蠢欲动会趁机发难否认甚至推翻他的宝座。

    至于那些他本就想借海盗的屠刀除掉的达官贵人,抛下了就任海盗想怎么报复杀怎么虐待折磨就怎么杀怎么虐待吧。

    但,几发炮弹落在了他逃走方向的百米左右处,随即又是几发落在他差不多距离的前围处。

    这回的天雷却不是可怕的爆炸杀伤,居然冒出一片片烟雾弥漫了一片片。

    烟雾中的人无论是王帐军还是辽民、奴隶或在那一带的大小官吏达官贵人什么的都发出咳嗽,随即是各种怪声,一个个掐着自己脖子似乎自己想掐死自己,无不面孔扭曲地很快无力倒下,死了,面孔却是渗人的怪色,形如恶鬼......

    毒气弹。

    耶律延禧惊骇失色,

    不知这是什么武器,只当真是什么歹毒妖法,吓得差点儿滚下马,庆幸自己不在妖法攻击范围内的同时也明白这是海盗有意放过他,不是打不到他这,只是在以此先警告他一下,见识到厉害还逃就轮到他遭殃了,哪还敢继续偷摸逃走。

    这时海盗那突然发出宏亮的声音:“辽王,你想逃?”

    ”想什么美事呐?你强闯突围只是自寻死路。若敢聚兵强为,那就牵连满营的人全死在这吧。“

    ”反正你们这的人全死光了,也不耽误辽国继续存在下去,更不耽误辽国仍是兵多将广的大国。也不耽误我们继续和辽国友好相处继续做生意照样赚钱......“

    立马投降。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伎俩都没用,拿出来只会成为笑柄。“

    ”比武早输了,还磨磨蹭蹭挡拖延时间有什么意义?让大辽国的第一勇士无奈地牺牲尊颜,丧失为大辽效力的勇气,没脸再活下去,这于辽国何益?我们海盗走了,不会再来抢掠了。但与你们不共戴天的敌人却还需要兀颜将军......我家殿下舍不得杀掉这样忠诚有能力的大辽勇士,给你们留着好更有力量对付金国,你们难道自己反而想抛弃他杀掉他......”

    兀颜光脸色煞白,眼睛一瞬间红了,也不躺那没意义地磨蹭了,慢慢爬了起来,只是站在那不知所措。

    耶律延禧听了,后手既然已经被看破,也不敢任性逃了。

    海盗显然失去了耐心,动了杀机,他被笼罩在妖法范围内,想不死就只能和身边的达官贵人一起选择立即投降。

    辽皇下令。满营御甲......

    做防御用的勒勒车成了现成的工具,按海盗严厉的命令,辽人武器铠甲装备自觉分门别类放到车上。无数财宝人参貂皮绸缎布匹.......在上至辽皇下到大大小小贵人官僚万分肉痛的注视和不得不主动组织下也迅速主动装上车......

    在海盗的严厉搜查检查下,满营财富被搜刮一空。

    连辽皇的玉玺也被勒索走,说是海盗帝国国家博物馆正缺的陈列品,就差从辽皇身上扒衣服了,可想而知,其它人拥有的一切海盗想要的,甭管是身外的还是身上的华贵衣服自然也剩不下。

    年轻的后妃、公主,达官贵人的美人......也在抢掠内。

    不抢的是帐蓬粮食等必须的生活用具食粮。牲畜是一只不剩下的。

    这的辽人虽游牧,但家家也有些粮,不可能专吃肉奶,所以没了牲畜也能够坚持到大米从其它地方来。至于怎么在食物上和其它辽国势力沟通,会有什么冲突麻烦,那是辽国自己的事,应该有辽王和达官贵人自己发愁,海盗不关心。

    此来,赵岳要的就是辽国不得不分裂为两部,就是要辽国内讧起无法平息的矛盾纷争让辽皇耶律延禧没脸再留在辽国故土称尊,不得不选择带着仍愿意相信他追随他的部下转移去西夏那立足。想必也这是辽皇和那些包括达官贵人在内的追随者自己也极愿意主动去那躲避金国锋芒,能从此又轻松快意地继续享受腐*败生活,直到醉生梦死中轰然灭亡。

    当然,海盗信守承诺,借口某些人不老实配合交出财物,按辽王的意图有选择地把只会拖累辽国的那些猪头大祸害们全杀了个干净,让盘根错节复杂无比的辽国祸害势力就这么轻易烟消云散......也为历代屈死的无数汉人报仇雪恨了。

    至于不知所措后又心丧若死,也感觉没脸活下去了而萌生死志的兀颜光,赵岳诚意拳头安慰了他:“你不要为这次的小小挫折就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你很强大,在这个世界上也就是比我差那么一点点儿。辽王需要你保护,辽国需要你,你忠诚的大契丹民族百姓更需要你的武力和才华鼓舞士气对抗女真野兽和伺机扑上来想吃肉的众多杂胡......”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你要认清在辽国危难的这个紧要时期,自己的重要性和有大能力者必然承担的神圣责任。不要小看自己。”

    “我们只是抢了些财物而已。你们契丹也不是一直这么强大的,以前不也被别的种族抢过?这次没死几个人,契丹民族仍在,辽国仍是人口大国,甚至是东方大陆第一强国。宋弱了嘛。西夏,我们这就去收拾干净......辽国仍充满希望......”

    “大辽第一勇士若是轻视自己的生命和必须承担的责任,只因丢点脸面一点小失败就没勇气活下去了,那才是真正的丢人呢。死了也是万众鄙视带着最深的耻辱死的......忍辱负重活下去,振奋辽国,让大辽重回霸主之巅,那才是本事,是家族荣耀,是你没白英雄一世......”

    巴拉,巴拉,一通随意说。

    并且把本应该属于比赛胜利者的武器盔甲都留给了兀颜光。

    “希望用这些,你至少能多杀些女真野兽,多保护些族人。”

    “至于你的宝马,我就收走了。比试一场,我不能没一点纪念品收获。”

    “最重要的是,我有个观战很不赞成你们或者包括所有的国家对宝马的认知。”

    “你们总喜欢把宝马当尊贵者的工具,当大将在战场上冒箭雨厮杀的工具,前者不算什么,尊贵者应该拥有更好的,但总把宝马牺牲在战场上就不应该了。宝马的用途最应该的是当种*马,让它繁育出更多良驹,让马群更强。而不是牺牲在战场,甚至象宋国热衷的那样阉割掉以便更好驾驭......把宝马当纨绔废物子弟的赌斗玩物,就那么得意洋洋肆意挥霍掉......”

    ”你看看宋国马那糟糕之极的衰样。好马都随便牺牲掉挥霍掉了,净剩下些破马在承担繁育后代的责任,三草驴下蚂蚱,只能一代不如一代,只会越来越糟糕,哪来的宝马良种?怎么可能有不断壮大的越来越优良的马群存在?“

    ”你们辽国也一样。占地万里,拥有最多的马和最利于宝马出现的自然环境,可为什么宝马那么难出现?那么少?“

    ”若不是能从更远的异域或没遭受祸害的野马群弄来优良种*马不断补充进来,你们拥有再多马匹也一样早只剩下和宋国一样的驽马,岂有快马弯刀雄风的可能......恶习让你们在自以为是中充当着绞死自己优势项的祸害,也在祸害上天恩赐给整个人类的宝贵资源......“

    在兀颜兴愕然的目光中,赵岳理所当然道:“大将上战场骑宝马干什么?”

    “出征赶路不能和大军分离,否则甩开了大军,跑前边没影了,还怎么统领军队?血战冲杀也要和大军同进同退,这样便于指挥,才有军阵具有的整体战斗力,不能突出自己去冒险;象今日这样战场斗将?你也知道没有的事。打仗斗的是集体力量。个人英雄没多大作用。混战冲杀斗将也不是你有宝马比对手的马强就有优势的。凭的还是自身的实力。并且随时得准备战马死在防不胜防的混乱险恶中随便抓到能抓到的一匹换马再战......”

    “那么,宝马耐力强跑得快有什么用?难道是为了能更快更远地逃走?怪不得你辽国对付个小小女真也总惨败呢。‘

    ”比宝马次一等的马才应该是将领的首选坐骑,也是战场的主力。协调一致,同步伐同速度的军队才最有威力......“

    .....................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

    临行临别

    才顿感哀伤的漂亮

    原来全是你令我的思忆漫长

    何年何月才又可今宵一样

    停留凝望里让眼睛讲彼此立场

    当某天雨点轻敲你窗

    当风声吹乱你构想

    可否抽空想这张旧模样

    ......

    来日纵使千千阕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使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亦绝不可使我更欣赏

    ah...

    因你今晚共我唱

    .........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

    因不知哪天再共你唱

    在婉转缠绵让人几欲怆然泣下的歌声中,赵岳笑着向辽王营挥手作别,海盗大军如退潮的海水一样缓缓而去。

    正沉浸在不知该恨还是该感激一点点的复杂情绪中的辽女,听着陌生却美妙无比的旋律,突然暴发出阵阵哭叫。

    “海盗,海盗,带俺走吧。俺愿意跟你。让俺做你的奴婢也行........”

    “海盗兵哥哥,俺求你带俺走吧。俺不想被抛弃,不想看到亲人在战乱饥饿中惨死,不想绝望......”

    哭喊者有的是敏感听懂了海盗特意用契丹文唱的歌词中隐藏的深层次寓意,猛然感觉到阵阵恐慌,恍惚间仿佛预见到了大辽国轰然覆灭的惨象,而自己柔弱无力无可依靠,只能在国破家亡的绝望中悲泣.......更悲惨结局。有的则是音乐细胞强大,仅仅听到旋律就触动了神经,挑起了灵感,心情莫名其妙悲观起来,彷徨无助中急于抓住什么可借力依靠的东西。

    放牧民族能歌善舞的奔放天资和传统熏陶在这一刻发挥出作用,让音乐的力量张扬了神奇。

    本应该仇视海盗的很多对未来有或多或少幻想的少女,以及仍年轻还对生活有更高期待的女人忘了游牧民族的彪悍独立,比汉人更软弱无助哭叫着扑向海盗马队哀求.......然后在母辈含泪默默挥手或是父辈失望恼恨的目光中带着小包裹抱着孩儿跟着海盗的车队走了,在渐起的秋风中慢慢消失在浩浩荡荡的东去队伍中。

    从此天堂地狱两熏天.....

    音乐又换成了《天高地厚》

    你累了没有可否伸出双手

    想拥抱怎能握着拳头

    我们还有很多梦没做

    还有很多明天要走

    要让世界听见我们的歌

    准备好没有时间不再回头

    想要飞不必任何理由

    不管世界尽头多寂寞

    你的身边一定有我

    我们说过不管天高地厚

    想飞到那最高最远最洒脱

    想拥抱在最美丽的那一刻

    想看见陪我到最后谁是朋友

    你是我最期待的那一个

    ............

    海盗军将士跟着乐曲也吼唱起来,在此地此刻再听再唱这首歌另有一番感受,心中激荡的是另一种情怀和滋味。

    响亮的喇叭把歌声远远飘入辽王营,原本就有些骚乱的营中,辽五的亲信武力王帐军突然暴发起一片片混乱呐喊,许多将士奔出营奔向海盗远去的方向,去追赶跟着海盗走了的姐妹妻子......

    他们对辽国失望了,对辽王失望了死心了,不论大辽以后会兴盛还是覆灭,他们在这一刻都不再关心了。他们只想抓住眼前,只想追上对辽国失望了对他这个当丈夫当兄长.....同样失望而决然而去的家人,要和柔弱无助的家人在一起,背着抱着扶着她们奔向陌生的海盗国,无论新的生活未来是什么,自己总能勇敢地担当一把,若再次面对选择可以很男人的顶在家人面前昂然面对一切危险困难挑战......不管世界尽头多寂寞多凶险,你的身边一定有我。

    相信未来的日子也不会那么糟糕,海盗不是在唱嘛:我是他最期盼的朋友

    重要的是,不管天高地厚,想飞到那最高最远最洒脱,想拥抱在最美丽的那一刻,想看见陪我到最后谁是朋友......

    对,就是这样。

    这不正是我辈戈壁大草原豪放儿女的永恒情怀?不正是我马背男儿梦想的追求?

    想要飞不必任何理由?

    很好。

    太对了。

    辽国这让人太憋屈失望,生活太凶险窝囊,那就离开这,去寻找让我能重新昂扬奔驰的更广阔天地。背叛这个民族和糜烂辽王无能统治者不需要任何理由当自我安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