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神教主〕〔国家终于给我分配〕〔我的爷爷是至尊〕〔妖怪调查局〕〔农门娇娘来种田〕〔神罚鬼门关〕〔黎少你命里缺我〕〔舰娘世界的故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仙界丐帮〕〔名门公子:四少独〕〔大宋男儿〕〔病宋〕〔你是明珠,莫蒙尘〕〔与他有关的日子〕〔末日生存大师〕〔英雄联盟宇宙服务〕〔三国之老师在此〕〔洛杉矶之王〕〔终极小飞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72节平西1
    退走的海盗大军雷暴似一波波的欢呼呐喊传到辽王营仍让辽王等惊恐战栗不已,生怕海盗翻脸突然又杀回来。

    海盗再来,他们可是一点招也没有了,

    手无寸铁,真正完全是等着被一片片屠杀砍倒轻易杀光。死得真正是窝囊委屈。

    好在海盗是真的退走了,越走越远,没有任何回头的迹象,最终完全消失在视野中,就象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辽皇耶律延禧在控制不住的战战兢兢中终于长长松了口气,

    环顾财富一空的身边和四野,我堂堂天朝上国之王居然象卑微小民一样也被转眼抢得家破财净几乎一无所有了?

    明明是事实却总感觉那么不真实,就象是经历了一场极有真实感的恶梦,疑似在梦中......

    他多么希望这真的仅仅只是一场恶梦啊。

    在海盗屠刀下侥幸没被杀鸡一样凶残果决宰掉的贵族、文武官僚们也慢慢吐出久憋的那口气,砰砰乱跳一直悬着的心也终于慢慢放了下来,但一回想就在眼前死掉的那些精明的猪头同僚,那脑袋砍飞的恐怖景象仍然晃动播放在眼前。

    不寒而栗。

    “唉,能活着真好......海盗还真在国家战略级大事上一如既往守信,不趁机把这全,咳咳......也不知是儒腐愚蠢,还是......”

    “嘘。慎言呐。嘲笑海盗,万一被无孔不入的海盗知道了一怒杀回来,你我这脑袋只怕......”

    “是啊,海盗太凶残诡异了。比女真野兽还可怕。危险并未除,还是不要图嘴上一时痛快乱说的好......”

    有的则脖子一梗:“怕什么?海盗若敢再来,老子就和他拼了,无非是死战一死而已。我辈大契丹高贵精英勇士岂惧死战......”

    对这种强往脸上贴金的不要脸家伙,官僚与贵族们不好打击嘲笑:“你如此英勇无畏,早去干什么了?为啥之前不拼死捍卫.......”

    那样攻击会显得自己懦弱怕死不大契丹好男儿,但也不屑其表现或心中疑神疑鬼生怕营中就潜伏有海盗奸细盯上自己而根本不敢符合,于是就集体默契地不搭理那放马后炮狂言的家伙,以冷漠无声让其尴尬陷入表现不成反丢人孤立。

    复活了,来了精神,本想接话还继续自吹自擂的家伙也不傻,一见自己的表现起了反作用,就识趣地讪讪闭嘴。

    但从辽王到下面的官吏辽民在心里无不恨得咬牙切齿,痛骂海盗太贪婪无耻太凶残强霸:抢走了牲畜财宝物资美人.......拐走俺们的婆娘孩儿......俺们以后可怎么过(富贵享乐的)日子?沦同乞丐,哪还能有从前的风光体面尊贵富有......

    但无论怎样,这项上人头还在,小命总算有惊无险保住了。

    有命在,一切就皆有可能,希望还在。

    当务之急不是恨海盗,那一点用没有,也不是设法赶紧调回大军夺回一切,那是不可能做到的,要专注的是如何面对灾后的政治动荡、权力结构大变局,大辽的政治肯定是要重新洗牌啊!连皇帝能不能坐得住位子都怕是疑问......

    当然,首先要做的是竭尽全力去抢海盗弄来的大米食盐。

    眼下要吃饭,不久要过冬,只这个残酷现实就必须全力争夺食物。

    何况谁掌握了最多的食物,谁就有最大话语权......

    这边在骂在想什么,赵岳不知道,能分析猜测个大概,但不费那个脑子浪费精力,也不在乎辽方会是什么反应.......

    他脑子里放映的是:他幼时辽人年年入沧州打草谷肆意虐杀沧州人家婴儿只为取乐的凶残;是史上金军灭宋搞的一次次血海滔天禽兽之举和暴虐嚣张......是满清入关占领中国的同样暴虐嚣张;是民国那些自私凶残的军阀混战中国人自相残杀自己拼命削弱自己的国家民族;更是悲壮的八年抗战及后面列强肆意掐中国脖子的得意嘴脸和种种恶毒强霸无耻手段........

    这民族耻辱与怒火杀机憋在心里,不能在辽国这得到尽情发泄,还得留着辽王朝和金国相互残杀,那么憋屈了近千年的情绪就必然发泄在要灭亡的西夏头上。

    此去有恶战要打,也有大面积屠杀要进行......

    接下来,赵岳接管了教训燕云辽人的军务。

    抢完燕山府的大军铺天盖地迅速西进,对云中这边进行更深层次的扫荡抢掠......而几乎完美完成了堵截任务的北军总司令.杜壆从总指挥位置上抽出了身,和赵岳沟通后按事前战略计划带着五万骑兵立即开拔向西,先一步奔向西夏。

    说要灭夏就真的要灭。不是嘴上说说的欺骗手段。

    赵老二告诉辽国此次是借道灭夏,就一定会立即做到。

    就是要让辽国,以及金宋......都看看海盗到底是如何言出必行,又是如何强大平推一切的。

    看以后谁还想小视敢招惹我们。

    北上辽大定府的北军总参谋长萧嘉穗以炮火等优势,把驻守大定府的三万辽军精锐骑兵死死封堵在了城中无法冲出城混战更无法突围陷入单纯挨打等死,在此基础上也颇费了番心思才迫使强硬的辽北院大王萧干最终不得不低头屈服。

    成功收缴了大定府的辽军武装,在来去的路上也顺便抢掠了在北边接应游击队战果的辽人,这两万海盗骑兵一人多马赶着押运着战果兴高采烈地又迅速撤回到燕云。

    至于在外苦战抢得艰难却仍欢的辽各路游击队或快或慢都会惊闻国内噩耗,就不是海盗需要费心关心的了。

    等辽军从遥远的北方西北方赶回来汇聚成有实力和海盗军团一战的大军时,黄花菜都凉了,一切都无可挽回。

    相信以萧干的智慧,不会让辽远征军累死累活白白赶回来扑空,而是会鼓动游击队汇聚实力转入加紧抢掠富有的草原杂胡以紧急补充能致命的缺失——牲畜等资源。

    出战在外的众多番将中不缺乏头脑的也大有人在,也会自觉这么干。

    毕竟,金国这辽军能抢的已经差不多都抢过了,不能祸害的地方是根本不敢去,滞留金国再怎么抢也没啥大油水,而金军太可怕,比以前更疯狂凶残而越来越擅长突击截杀,辽游击队抗不住这种厮杀与惊吓,金国已不是可停留之地,只能明智地撤离金国全力转攻杂胡。

    如何迅速有效通知到在外的游击队全部调转主攻和防御方向,那是萧干等辽人需要大费脑筋头痛的事,与海盗无关。

    萧嘉穗回来后接手了继续屠杀辽各部落的猪头贵族、头人的任务,完成抢劫的扫尾工作。赵岳腾出身子,带着剩下的骑兵营和从马步军各营抽调出来的骑兵部分,总兵力共计十五万,立即奔杀向西夏。

    先走的杜壆部不是赶去进攻西夏当先锋打头阵,主要任务仍是堵截。

    他们要一直赶到夏国西部封锁夏王等狗急跳墙果断弃国卷了财富军队和民众西逃,而不是进攻灭夏。

    这个任务很艰巨,可不是在云中府封锁辽人这样轻松如意,所以要杜壆这样的强将统帅亲自去完成。此去的沿途也可就手追缴钻空子成功西逃了的少数辽贵族,并抢掠遇到的杂胡部落,既是以战养战补充食物战马并继续抢掠可携带的财富,也是铲除一下离辽国东部核心统治区太远、辽军入冬前难以抢到的一些杂胡部落,清除部落主要头人和一切顽固不从分子,告诉剩下的杂胡辽国和金国发生的灾难,让这些人明白面临的要被辽人和女真野兽共同疯狂屠杀抢掠的可怕不久,使这些没了抵抗不从主心骨的人在既有杀劫又有食物危机难以越冬的逼迫下不得不主动追随海盗去夏国方向求活路。

    也就是说,赵岳才是主担灭亡夏国的最高指挥者。

    至于为什么不用比赵岳擅长统大军作战的总参谋长萧嘉穗这种专业军人担任此次灭夏总指挥官,是萧嘉穗除了收尾辽国这边的事以外还另有更艰巨的任务。

    这个以后再说。

    且说赵岳十五万骑兵浩浩荡荡杀奔而去。

    西夏这边其实早已听说了海盗要借辽国燕云地区这通路过来专门灭亡夏国。

    此事并不是秘密。

    海盗大军在抢掠燕云时就大肆宣扬,并不隐瞒意图。夏国在辽有不少奸细探子,总有能逃脱封锁拼命奔回国报信的。

    这是一个渠道。尽管能快马赶回去报信的探子很少,但确实有人能提前预警夏国。

    另一个渠道是,潜伏在宋西军地盘内的奸细。

    同样潜伏在西军地盘这活动的也有大量海盗国的间谍,素质更高,更专业,也更有超时代及时通讯等便利。这些人接到总部或分部领导的通知,以各种形式巧妙隐秘地有意在西军地盘散播海盗国要借道燕云灭亡夏国的大好消息。

    不和辽国接壤,专门应对西夏和吐蕃的那几部西军无法迅速判断这个消息是真是假可不可靠,但主要应对云中府辽敌的折家军却是有地利便利的,一侦察惊讶发现海盗居然在疯狂抢掠辽国,辽国这也到处散播着同类消息,而且真就有搞不清楚到底有多少人马的大量海盗骑兵奔向了西方,看来应该真是去灭西夏了。

    这个消息让折家军上下全体震撼了,随后是各种各样的情绪。

    海盗这还真是言出必行、言而有信,说灭谁就真去灭谁,不惜在入冬前的仓促时间内劳师费劲远征也要完成放言。

    西夏虽小却是那么好灭的?

    西军,甚至整个宋国曾经倾尽全力要夺领土尽量削弱西夏实力,并不奢望灭夏,却全都失败了,斗了几十年也没个清晰结果,只能干瞪眼就这么一年年耗下去,海盗应该是挺厉害,但水军能比专业陆军西军强多少?国力能和大宋比吗?

    海盗是不是太小瞧咱们西军了?

    把俺们西军当什么啦?

    仅仅是有脾气却没真实力的好斗绵羊?

    自信:强大的绵羊干不掉的对手,海狼却就是有能力转转眼就收拾了?

    海盗真是狂妄自信得太过分了......但......貌似人家也应该有这个自信和嚣张霸道劲......大宋够强,不是西夏小强能比的,今年却不也被海盗说弄就差点儿直接弄垮了......

    折家军中激荡着一种危险的情绪,

    但从将主折可求到下面的大将幕僚高参什么的看到了机会,却谁也没真定心思趁海盗肆虐云中、辽国此时正是空前虚弱无力好欺负的良机果断出兵也杀入辽国大抢大杀一把好好痛快痛快并大发财。

    顾虑重重。

    说到底是包括折可求在内的折家军主要将领忌惮海盗的凶强实力,怕招惹海盗,不敢玩趁虚而入虎口夺食的把戏。

    客观上也有不能作为的原因。

    要出兵大杀大抢辽国,搞趁火打劫,这无疑是直接和辽国开战,这种涉及两国关系大局的大事不是权力大的地方军阀能擅自灵活作主的事,就算太眼红了真想趁机掺和进去狠捞一把,那也得先请示朝廷批准。到东京的遥远距离,这一来一回的请示和审批,其间耽误的时间就长了,怕是就算朝廷允许了,也是吃屎都赶不上热乎的。

    另外,大宋先经历了惨重国难,至今风波未熄,江山动摇,内地军队崩溃,官府混乱,整个局面正处在刚刚展开的调整期,只是刚刚见到点恢复平安有序的局面,财力匮乏,国力窘困,无力,怕也无心再多生事端,尤其是和辽打大仗。

    折家军本身也有不小问题,也是刚刚经历了将士及辖区百姓叛逃,军心不稳,不敢轻易和辽国结深仇。

    没见胆子是所有宋文武官员中最大的,骨子里最仇视总祸害赵庄的辽国,最想为国收复燕云十六州,在实际上掌边军的自主权力也最大的文成侯赵公廉不也没敢象以往那样强硬胆肥地看到机会就果断擅自展开对燕山府的趁火打劫吗?

    沧北军叛逃损失更惨,军力不济又忙着接收僧犯,腾不出时间和兵力是一方面,不敢擅自出兵祸辽怕也是赵公廉深晓此事的厉害,心中不是一般的忌惮,所以才放着能一并报复辽国和海盗两大不共戴天仇敌的机会,老实旁观按兵不动。

    赵公廉的行为就是最好的风向标啊。

    这个人无论是才华能力远见卓识、还是气魄胆略,还是福气运气都是颇有些不可思议的,跟着这样的人干不会错。

    沧北军不动。那折家军就决不能擅自轻动。

    沧北军若是动了,有了这位脖子够硬到连朝廷和皇帝至尊都不得不忍下怒火一再宽容迁就并格外优荣着的赵公廉顶在前头,那折家军才可跟着动一动,但事前仍得反复观察考虑判断透彻了才能真跟着干。

    趁机收复燕云,而且趁辽国极度空虚,武备可能形同虚设,不堪一击可轻易达到目的,这种盖世大功让人眼红发疯,但万不能冲动......

    这其实是宋王朝苟且立国体制的悲哀,也是西军已没落再无往日胆略血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八零好当家〕〔重生做神医〕〔农门辣妻:痴傻相〕〔洪荒之六道真人〕〔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手术直播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