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扯〕〔我只是正能量的搬〕〔我有BOSS天赋〕〔托塔李天王〕〔大创造者〕〔东丘〕〔李朝万古一逆贼〕〔旅行时代〕〔穿越封神之我为袁〕〔心魔狩猎者〕〔巫中仙〕〔一吨超人〕〔废土魔导师〕〔混在隋唐当佞臣〕〔穆少的法医小妻〕〔宝贝太嚣张:总裁〕〔我要死七次才能回〕〔一不小心就成了宗〕〔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大国芯工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75节平西4
    文成侯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也最值得敬重的对手,若能与此人一战方不负英雄之名。

    宋皇实在可笑,有如此奇才英雄臣子却不知身在福中,既不会用,更不敢真给予重用,稍让赵公廉得到成长发挥了一下强力威力,紧跟着就宋皇室习惯性忌惮当隐患敌人,不敢再放手力挺了,并且采取卑鄙不要脸的手段千方百计祸害人家,居然以毁灭柱国奇才和贡献了撼世巨功的忠诚家族为快,就怕不能尽快玩死人家,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为能......

    宋国统治者真是一帮只会自娱自乐的搞笑小丑,真是被儒坏了脑子的精神病人,也怪不得先祖(李元昊)鄙视宋政治体制更极度鄙视儒教治国那一套,不惜以杀头令强行推行剃发秃头令坚决杜绝儒教那一套在西夏形成传统意识和习俗。

    若是当初宋皇把赵公廉放到了西北这,让其放手整顿和强化西军,那只怕哪还有如今小夏国凌压大宋国的态势。那样的话,只怕整天担惊受怕头痛日夜忧虑灭国之灾随时会降临的就是也衰败了的夏国了。而宋皇也再不用忧虑西军不可靠。

    不过,宋国那边越荒唐,越是夏国之福。最好荒唐得迅速自毁掉才美了。

    察哥在紧张备战之余,不禁想到了这些于目前的危机完全没用的东西。

    他感叹的是:偏居域外的小小海盗水贼居然也能闹出肆意如此欺凌大陆诸强国的盛事壮举,海外荒岛贱民野人王居然也是位能创造奇迹的奇才,而且貌似比赵公廉这样的不世出人物更厉害。再想想崛起的女真........这世界是怎么了?难道是奇才辈出,天道欲罢不能,世界由奇才之间争锋和主宰,其它所谓大才都只配当配角卒子垫脚石的亘古未有新时代?

    这么一想让察哥不禁有些心寒心塞。

    心情不爽也让他更强烈了打好这一仗的决心和意志。

    海盗,你敢跨国远征欺上门来,那就比试比试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英雄和英雄群体吧。

    打败打残了你,我看你怎么从恨不能食你肉喝你血寝你皮的辽国或宋国的重兵布防之域逃回海外老巢......

    他并不知道此次打上门来的人正是他心中很佩服的赵公廉的亲弟弟,不知道对手正是擅长创造奇迹的沧赵家族,更不知道赵老二才是这世上最厉害的,也不知道他此战不是在和一个人或一只军队斗。而是在和一个碾压来的新时代争锋。

    任何一个人或国家也没力量和整个时代抗争。就如同人并不真能斗天抗住天道大势一样。

    此战,未战实际已败。

    不论是胜是负,带给党项人和西夏各种族的都是前所未有的巨大触动和深刻改变,人心思变,夏国根基也就崩溃......

    早一天晚一天的事而已。

    毕竟人最根本的追求只是希望生活得幸福安宁公平容易......西夏人也抗不住海外四季花开满足一切美妙生活梦的诱惑。

    赵岳很清楚自己是携时代潮流大势而来,他本身就是制造和利用天道大势者,就是以这个来强行改变世界的。

    内陆深处的土著蛮子——察哥哪会知道这个。

    两军交兵,惯例,也是时代必然的先是哨探之间的交锋。

    出于试探和谨慎,察哥先派出游骑哨探军去层层阻击骚扰海盗的进军,并从中摸底。

    游骑哨探称军是因为真是军队,而不是常人想像的那样,三两一伙,至多十几个人一队的游兵探马。

    游牧民族的战争和汉人不大一样,斥侯哨探也是正式交锋的军种,组成人数不少,并且随时抽调其它兵种加进去。

    能当斥侯的,无论宋、辽、金,还是夏国,都是骁勇善战又敏锐机灵者担任,皆是军中精锐将士,甚至必须识字。

    工作危险系数最大,待遇自然高于寻常兵种,素质要求自然也高。

    不是什么人有胆子去冒险刺探敌情就可以充当斥侯的。那是个需要专门培训和残酷实践出来的专业活。

    双方斥侯或遭遇或有意上前交手试探而不断发生激烈冲突。

    血腥的厮杀开始了。

    让察哥惊愕的是,以马背民族天然形成的精锐斥侯骑兵军居然不是玩船玩水上生活的海盗斥侯骑上马的对手。

    这,这怎么可能呢?

    在损失了数百精锐斥侯后,察哥怒了,铁鹞子骑士也羞愤得勃然大怒,主动请战。

    “晋王,请让俺们去吧,定杀得海盗屁滚尿流闻风丧胆,也定把海盗的军力详情试探个明白......”

    于是,这次换一百铁遥子带队出侦。

    但......结果仍是同样不可思议。

    自信满满而去的一百悍勇老辣铁鹞子这次居然一个也未能回来。连同去的数百精锐辅兵也尸体残马都没见回一个。

    全部消失了。

    这就似乎更不应该了。

    要知道铁鹞子何等勇猛何等机智多能。那每一个都是高手哇,就算刺探交手失败也总应该有些能杀出来返回来。

    察哥无法知道斥侯交手的详情,但敏锐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看来海盗确实具备强大的陆战能力。

    他越发对这次的大战谨慎起来。但铁鹞子军却怒极,情绪全体都有些失控了。

    铁鹞子军从成立起至今也从未发生过这种全军覆没匹马无回的败事。

    奇耻大辱!焉能不报?

    海盗厉害?

    他能怎么厉害?

    岂能和俺们天下至精锐的铁鹞子相比?

    这不是铁鹞子狂妄自大。

    他们绝对有这个资格雄视天下诸军。

    在历史上,虎吞辽国又转眼轻松灭了北宋的金军自信和士气爆棚到极点,正处在最巅峰,扭头一瞅旁边还有个小小夏国在那碍眼就想一并收拾干净了,嚣张狂霸拽到天,气势汹汹浩浩荡荡杀来,以为翻手就拍死了小夏,结果却遭遇迎头痛击......大败......不再想着干掉小夏了。能杀得骁勇真女真精锐惨败,杀得女真虎将和军事精英怕了的,正是铁鹞子首功。

    有此能耐,反过来也就万万忍不下输给海盗这口气。

    不行,必须去和海盗较量较量,让海盗晓得铁鹞子不可辱,休得张狂,也必须刺探清楚海盗到底有什么优势处。

    可怜的,海盗以火炮攻城,有超时代的火药武器,也有比这个时代的冷兵器更厉害好使的冷武器,这已经在辽国初步亮相了,但西夏却至今仍然并不清楚这点。因为凡是见识到海盗武器优势的地方,马匹全部被抢光了,西夏即使有奸细在那亲眼见识到了,震撼惊惧,疯狂想跑回祖国报知这一消息也没马可用,凭两条腿如何能跨越千万里抢在海盗前回去?

    而其它地方的夏国奸细能有马骑着赶紧回去报信却是海盗还没抢到那里,奸细自然也没看到海盗的武器优势,闻风听说了海盗灭夏意图意识到祖国危机,赶紧飞马尽一切努力报回去海盗扬言要来灭夏国了,也仅此而已。

    察哥在铁鹞子的激烈情绪压力下,本身也是极度好奇也极需要打探到海盗的情况,一

    发狠就点头了。

    这下一次就是一千铁鹞子出动了,也不要其它斥侯兵跟着,全铁鹞子自己带着亲卫亲自出马侦察。

    就不信那个邪了。堂堂马背精英会干不过水上谋生的水贼。

    赵岳这边呢?

    他本身了解这时代马背民族擅用斥侯军作战的特点,了解游牧民族常常用这种战斗烧粮草、疲敌、扰敌乱军心、刺杀大将......最终创造轻巧取得以小搏大的大胜,有这个传统习惯。

    蛮子强悍胆横,生活氛围决定了有强烈的个人英雄主义情结,好逞勇士之能之光荣,用兵也好用险用巧取胜。

    他也高度重视斥侯的作用和建设。

    海盗国南北二军攻伐的主要对手是异族蛮子,而不是对付汉人打内战,所以从建军之初就着重强调了斥侯军。

    从一开始,斥侯军种所占军队的比例就很高。

    随着帝国人口增多,后备兵源越来越充足,军队急速扩张,天南地北世界各地被搜抓来强編入军的恶人杀才也越来越多,同时原军中那些心性好的普通将士则逐批挑出来退役转入国家各项建设,南北二军中的凶悍杀才所占比例也越发高。

    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凶恶者多残忍好杀,往往个性也强烈,尽管受到洗脑教育,尝到新生活无尽的好处,生活希望也高度依赖起这个新国集体,由各种恶徒主动或被动转变为热血忠诚帝国和人民的英勇将士,但个性不是容易也改变的。

    那些并不适合在讲求团体配合以步调一致严整军阵作战,以集体的力量取胜的人被挑了出来,编入斥侯军。

    这些人胆子大,不耐拘束,桀骜不驯,重视个人的作用,凡事喜欢自由自己干,而且在军队这样的强悍集体中还敢嚣张闹个性也往往武艺高强,能力不一般,不是一般将士能比的,让其担任能自由发挥的斥侯是最适合的兵种工作。

    就比如类似黑旋风李逵这样的凶货,你叫他在军阵中老实配合打集体战,那可能吗?

    好在李逵天生是悍将之才,能当将领,战场上能自由发挥个性和能力,冲锋陷阵,斗将厮杀......想怎么打就怎么打。只要总体在配合整个战场布局,符合总部的战略意图就行了。

    象李逵这样的其他人,有脾气个性却没那个能耐,不能当将军,当斥侯就是最理想的,军与我都满意。

    军中恶货多,挑入斥侯军的比例也越发大了。

    插个编外话。军中“好人”将士纷纷退役,不用再当兵打仗玩命冒险了,而“恶人”则不但强制入军而且不能选择退役,也不是海盗帝国领导或赵岳本人觉得好人不该上战场死掉,恶货杀才就该死想借战场逐步消耗掉。

    都是忠诚帝国的勇士,都在为国为民英勇作战,不能因个体的心性差异就在政治上有歧视的区别对待。

    这么做的最根本原因是:

    帝国不要那么多兵耗费钱粮,南北二军,后勤啊、军医啊......一切兵种都包括在内,总兵力都保持在三十万以内,有新兵源源不断加入的,就得有老兵源源不断裁掉的。而裁掉的将士必须能适应民的生活。心性好的,个人道德素质和自我约束能力高的将士退役后改做生产工作,能迅速适应社会,首先他不会成为社会治安隐患。

    单从赵岳本人而言,他是决不允许那些心性不良冲动好杀的恶货杀才将士退役混入社会各领域各地方的。

    帝国没有地痞恶棍黑帮......立足成势的可能,腾挪了整个民族的生存空间,费了无数人力物力财力全体偏居到海外,好不容易才铲除并有效扼制了这种似乎无法根绝的黑暗恶劣社会现象,和平有序安全美好的生活来之不易,毁之却易。

    决不能让本应该当兵为国出力有前途甚至已颇有战功的将士,结果却成了破坏百姓生活的恶棍甚至是罪犯被杀了头。

    那样的话,是社会的悲哀、民族的不幸,也是个人的悲哀与不幸。

    本该是勇士却当祸害,嚣张得瑟了几下,然后年轻轻的......死了,人生嘎然而止,纯是祸害了别人也坑了自己。

    军中恶货杀才对“好人”不想退役却被裁掉不用打仗了,自己这样的想退役却不准的退役标准又是什么反应呢?

    当然有点小看法。

    但真说怨言,总体上看是没有的。至少不良情绪很轻微,并不影响军心的忠诚骁勇。

    因为都知道帝国是公民怎样享有自由同时又被严格约束的社会体系。他们知道自己是什么人,很清楚自己这样的无法适应帝国民的那种生活.....不准逞凶逞强打架闹事,不准当地痞混混欺负百姓调戏女人收保护费逍遥,不准游手好闲不劳而获......让他们长时间不准杀人,他们都受不了,何况是要忍受正常社会的那些诸多的生活不准当安分守己的乖宝宝。

    既然社会体系改变不了,那就只能改变自己,可自己也改变不了,那就只能当兵打仗。

    当兵打仗可以杀人,可以做恶,可以恃强凌弱祸害人......从军是身为帝国人可以发泄本性中的凶恶无良的唯一途径,也只有在军中在战场上在征服异国异族中才能感觉自己鲜活强大而活得有乐趣有收获也有前途可期待,人生才有意义。

    这其实是个双向选择的事。只是加了强制。

    每个人都找准和从事适合自己的工作,对国家对社会对个人才是双赢之喜。

    当然军队也是高度讲究纪律性服从性的集体,而且军法比社会法更严酷,个人行为习性也得受到更严格约束。

    但那不一样。

    当兵打仗可以杀人放火,释放凶残本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做这些凶事,若是是民的身份,只会人嫌狗憎被视为祸害,该死,该杀光,遭人人喊打,但身份一换成是兵,那就成了勇士与军功,得到的是百姓的敬重称赞佩服甚至感激......

    在军队有意的教育开导下,自己再一想通其中的道理,军中杀才恶货们也就没什么怨恨不平的激烈情绪了。

    我就适合当兵打仗。

    需要拿命冒险不能怪社会怪国家怪军中首长。怪只怪自己生成了这恶性。

    打仗就打仗吧。

    就喜欢冒险杀人抢掠的刺激......

    帝国武器厉害,军队强大,当兵上战场死亡的几率也小得多,不是那么容易就战死的,当兵不是坏事。

    等年纪增长,真成熟懂事能自我约束住性子,不那么冲动好打好杀了,或者老得凶恶不起来了,光荣退役也不错。

    还有个重要的心理因素。

    越是坏蛋越喜欢拉帮结伙以讲兄弟义气扎堆,因为做恶欺负人是需要实力的,单靠个人是行不通或得瑟不久的。

    而好人不想,不敢欺负侵犯别人的利益,生活中自己有几个谈得来的朋友就行,不需要构结成团伙势力。

    因此,军中的那些杀才们熟悉和适应了军队,有了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战友兄弟团伙......若允许他们自由退役放弃这一切,他们反而有些舍不得离开军营了。

    总之,军队是个有特殊魅力的地方,是个很影响改变人能锻炼人的地方。

    那是强者的世界,是好汉的象征与荣耀,对某类人有无穷吸引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腹黑女帝择夫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