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功法全靠捡〕〔霍长渊林宛白小说〕〔神医小兽妃〕〔无敌至尊太子爷〕〔九天〕〔坏总裁的枕上盛宠〕〔最佳上门女婿〕〔神工〕〔全能武修〕〔都市之绝世战神〕〔大龄剩女之顾氏长〕〔江子兮系统〕〔顾少轻点宠〕〔张龙周晴〕〔秦凡夏梦〕〔娇妻归来:宝贝,〕〔近卫狂兵〕〔你是我以墨书写的〕〔我把BOSS公主抱了〕〔超维入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79节平西8
    赵岳根本不对夏军喊什么话,不做这时代习惯的战则要竖立正义之战那一套,也是趁夏军反应过来前立即开打。

    强大就是道理,就是正义,就是文明,就是先进......就是最优秀最伟大民族。

    华夏民族本就是伟大......我强大,我骄傲.......我看你是只知野蛮的劣等人种,就瞅你不顺眼,就打你抢你......

    世界的游戏规则大道理就是这样。

    何况我们是海盗,就是来抢劫的,正义不正义什么的不是强盗应该讲究的。

    这是海盗帝国军队信守的第一信念,其次才是解救异族苦难、征服和教化蛮子、推动整个人类更快进步等正义理由。

    赵岳拿起了自己特制的那柄马战的武器,揭开了布套。

    海盗大军终于看到了宝亲王的这柄神秘武器,附近能看到的将士一瞅见那武器露出的真容就不禁倒吸口冷气。

    那是杆大体是叉子状的武器,中间是叉子齿;两边是刀锋,形如飞鸟微张开翅膀飞翔......有识货的知道这种武器名叫风翅镋,具备枪刀斧......刺砍劈砸绞......多种功能的武器,属于神力猛将才能用得起来的重武器,比戟更难用好,比较偏门,但也不是什么罕见少人知的武器。比这更古怪的还有牛头镋、独脚铜人等马战重武器,罕见的是,这一件它太大了......

    整个长怕不有三米,光是镋头就有一米似乎还多,两张凤翅一米多长,是既长又宽厚,锋刃指定是剁金切玉轻而易举,寒光流转闪烁得让人随便扫一眼也不禁透心寒,中间的叉子齿是三棱带倒齿的,只看那尖端形状就知锋利无比,扎石头只怕都不用太费事,这换作破甲扎人......还不纸糊的一样容易?首先开伤口放血指定是最好使最快的......

    赵岳无心理会将士们的感受,直接把这只长家伙显眼的向天上一举,同时提气大吼一声:“进攻——”

    旁边的伺号员被这声大吼惊回了神,赶忙举起军号鼓腮帮子猛吹起来。

    嘀嘀达,嘀嘀达......

    嘹亮的军号声响了三遍就停止了,这是事先约定的一种开战军令,但在这片平阔的原野上能传播得极远极远......

    稍远处的海盗大将猛听到军号声,一瞅中军这边高举的那柄在阳光下闪烁光芒的抢眼武器,立即大吼:“进攻——”

    所部军号也跟着响起来三声,响应中军也提醒更远的兄弟部队:该开火啦,赶紧的吧......

    然后.......整个海盗军都轰然兴奋起来......

    晋王察哥这边在骇然不解中就看到赵岳这边的海盗前排骑兵随着号声突然几乎一齐跳下马,战马也随即在骑手的指挥下全趴下了,而露出的后面,没等他们好好看清是什么,就只见密集的轰鸣声响起中有一道道火光射出,没等作反应,轰......排在最前排的仆从军就在猛烈的爆炸中血肉横飞惨叫飞舞.......

    转眼时间不到,密集的前军步兵阵式就在猛烈的爆炸中出现一片片空白点,完整严密的炮灰阻击阵四散五裂......

    这还不算什么。

    本就是送死的炮灰,死多少夏军主帅大将什么的也不会心痛半点儿。

    可怕的是那种炮击的巨大轰鸣声与导致的气浪翻滚滚的爆炸效应。

    夏军的战马虽然接受过火药爆炸的训练以便在对付宋军时不会因火药武器陷入混乱被动,但那种鞭炮声哪是能与炮弹之威可相提并论的......对付炮击惊吓根本没效果。战马一下子全惊了,即使是通灵宝马也不行。咆哮惊嘶,跳荡扬蹄......

    更可怕的是:这种轰击越过天际能深入到夏军后方上千米深处的部队中爆炸。

    几乎同时展开炮击的还有全体半包围夏军的两翼海盗军。

    三面一齐炮击。

    夏军虽十七万之众,连人带马带辎重......整个阵营要占的地盘很大,但从前、左、右交叉轰击,炮火几乎能覆盖全境。

    这一次,海盗军是动了真格的了,不是之前在辽国那样只意思意思威吓住辽军就得。

    藏在第一排战马后的迫击炮阵,炮手们迅速平整了炮位......从马腿间看着对面的敌人,大致预先测算好了远近打击需要的各个标高等数据,第一轮炮击的是排在最前面的虽然破衣褴衫却不缺乏凶悍骁勇的夏军仆从步军,随后就对敌阵展开纵深打击,不再吝惜弹药,一气连续射击了总共至少不下于两千发炮弹......

    都清楚,只要消灭了眼前的这只夏军,那就是砍掉了夏国的两条腿,等于夏国已经毁灭了,剩下的无非是破城扫荡......

    驮来的炮弹主要就是在这场大战中用的,哪还吝惜什么?

    轰,轰他娘的。看国家虽小却嚣张强横惯了的夏国小强能怎么个强法?看他们怎么抗得住......

    轰出去的两千以上炮弹中,对付夏国步兵方阵的主要是毒气弹,争取最快最多地杀伤夏军,也让夏军疑神疑鬼更快陷入崩溃。轰击骑兵阵的则主要是正经炮弹,以可怕的爆炸杀伤夏军并惊动战马,让夏军骑兵阵在转瞬间陷入混乱大失控.......

    没用能更大范围更高效杀人的毒气弹轰击骑兵不是想多俘虏骑兵好收用而不舍得多杀,而仅仅是......珍惜战马。

    海盗帝国已经能生产手扶拖拉机这种在二十一世纪的中国农村常见到到处可见的好用机械工具,但远没有普及天下的能力,怕是十几二几十年后也未必能做到,,而帝国高度重视农牧业生产,也重视减轻百姓劳作负担,就只能在现成的牛马上尽可能普及家家户户,让天下的百姓家都能有自己的牛马方便耕种和运输......因而马匹是海盗国及海盗军眼里的重要财富之一,关系本国经济大事,不能因为打仗就肆意祸害掉。没第一时间炮轰晋王和夏军各部的主将,也是这个原因。

    晋王和大将骑的自然都是夏国能有的最好的战马。而簇拥在他们周围的亲兵以及部下骑兵也都是最精锐的配备也最好的战马的,所在位置是整个夏军骑兵中好马最集中的地方,不能为杀几个主要人物就把这些地方的好马一并毁掉。

    想除掉这些夏军主心骨,有的是办法,也根本不是要威逼或俘虏了晋王或骨干大将方便招降整个夏军。

    这些夏国贵族和重将死党全都是此行要坚决全部铲除的首要人物目标。

    赵岳不想留这类一人活着,无论此人是不是能招降利用都全杀掉。此次入侵目标原则上是要杀掉夏国整个统治阶层,彻底斩断党项族作为独立民族立国的核心力量根基。只剩下普通民众才好控制和打散融入新帝国的大统一民族中去。

    那些贵族重臣什么的人物当惯了官,习惯了权力在握骑在百姓身上作威作福享受富贵,在海盗国却没他们继续高贵享乐的权力位置,要他们放弃优越的地位和耍惯了的权力只当个海盗国自食其力的普通公民,哪怎么可能忍受?

    忍不了就会......

    干脆利落在开头就全杀干净了,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既让夏国在眼前的被征服战中失去领导核心,没主心骨聚不起反抗,也更利于帝国在统一大民族事业上的长远治理。

    此战也要实打实地重创夏军,要彻底把夏军打得丧了胆再不敢逞凶起对抗心,也是要以此战检验一下北军打硬仗的真正素质,让北军经历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硬仗血战,多此经验和残酷考验为以后再战其它强敌奠定真正的强军基础。

    之前征服高丽半岛那一战根本不算什么硬仗。

    棒子......军......

    那就是一群欺软怕硬见风使舵的看家狗,你仁或弱,他感觉你好欺负好哄骗就张狂叫唤,你强又狠,它被狠抽了嘴巴子打瘸了腿就会立马实趴下来叫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为奴为狗。整体上,那是只不应该得到怜悯体谅的卑劣族群。

    倭狼有倭狼的可恨处。棒子族有棒子的可恶点。

    都是不懂念恩,翻脸就不认人的狗性族,而且极擅长反咬主人和传染劣根性,就比如霸占台岛仅仅几十年就把那的很多中国人也染上了鲜明的狗性,给中华民族的统一与伟大复兴添了无数麻烦......唯一共通的特点就是——欠打,更欠杀。

    我们决不能儒腐仁义实际是愚蠢傻瓜,以什么大国风范孔孟圣人之邦的风度雅量去原谅同情甚至反去追捧他们。

    赵岳把俘虏的棒子族整体作为帝国第四等人对待,属于没有自己的土地等私产以及正经公民权力的奴仆阶层,仅比累死算完的第五等——奴隶,社会地位高一点,比列为三等的契丹人女真人等马背民族蛮子还低一等。

    回过来说眼前战场。

    尊贵的晋王察哥在第一轮炮击仆从军时就遭殃了。

    炮击没轰他那,但他的宝马同样惊了,唏留留一声暴叫一下子把猝不及防的察哥摔下了马。

    察哥再骑术精湛也没起到作用。

    他根本没预料到世间居然有如此大杀器,和整个夏军一样被打了个呆头呆脑措手不及。

    摔下马不算倒霉,倒霉的是他的马惊了,其它的马也惊了,一齐乱踢乱动乱挤......也不知谁的马把地上来不及起来的察哥的腿踩断了,而且是大腿,不是小腿.....这下连坐马由部下扶着靠马快速转移撤退或逃跑也不能了....大腿痛得坐不了......

    察哥周围的亲卫部下,有的也从惊马上猛摔下来......有的运气好点没落马,正和惊马较劲......一看尊贵的王爷主子落马了正倦缩在地上一连声地惨叫,应该是受了什么重伤......都吓坏了,七手八脚赶紧跳下一时无法安抚住的惊马,在地上冒着被密集而失控的惊马乱挤乱撞乱踢的惊险,奋力挤到近前照顾察哥......

    “王爷,你哪受伤了?”

    “主人,你......”

    察哥这时候哪还顾得上往日的尊贵王爷风度体面,哪还顾得上搭理亲卫奴仆的关切询问,断腿痛得要死要活......声嘶力竭惨叫,没当场痛昏过去已经是身体很皮实神经也太强韧的结果了。

    有亲卫在忙乱中一眼瞅见察哥那条腿鲜血直流......腿形扭曲,雪白的骨头茬子都露出来了......

    咝——

    原来是大腿重伤......哎呀,这可怎么办呐?此刻哪是受这种伤的时候。就是胳膊断,手掉了也比这种伤强......得能骑马呀。

    顾不得多想,本能地都涌上前去有的扶主子,有的仓皇想法先大体处理一下断腿......不料正忙乱一片间没注意,周围有惊马因挤不开后面密集的骑兵阵逃离前面的可怕爆炸区而大发野兽脾气暴跳乱踢间结果殃及过来......这些亲卫也受伤数人开始和晋王主子一起赛着伴惨叫惊恐......

    这下更乱了,好不容易勉强草草包扎了察哥的断腿,没法架察哥到马上赶紧避开前面这片太凶险可怕的区域,只得顶着随时被惊马踩死的凶险奋力挤开惊马群,七手八脚抬着察哥仓皇往后钻。一野蛮搬运,察哥痛得更是扯破嗓子惨叫......

    迫击炮的射速是很快的。多炮从三面齐发,很快就轰完了第一波的两千多发炮弹。

    此时的夏军,无论是骑兵还是步兵精锐,全都乱成了一锅粥......

    谁能经得起当顶的雷霆霹雳之威?见识甚至经历过残酷炮击战争的后世战士尚且畏惧这种打击,何况是这个时代的野蛮愚昧的蛮子。夏军在被炸得惊得蒙头蒙脑中只当是招怒了老天触怒了哪个神灵招来了借海盗之手的报应惩罚,全吓着了,太多无知又迷信神神鬼鬼的将士直接吓破了胆,没丧胆的也在惊恐中本能知道,这根本不是人能抵抗的,至少不是自己能顽抗顶住的......这种仗还怎么打?还打个屁......海盗就是魔鬼呀,怪不得事先就扬言来就能扫平大夏......

    先前充当斥侯出去的上千铁鹞子军怕就是轻易毁灭在这种雷神之威下吧?

    .......唉?也不对呀。

    没听说过斥侯大战有这种可怕的轰鸣爆炸呀?探马没汇报过这种情况。铁鹞子军不是折在这上面的?

    哪,是不是说海盗还有其它的厉害手段甚至是鬼神手段能轻易把铁鹞子这么强大的武力团伙照样轻松收拾了......

    炮击之威已经足够可怕了,脑子快的再一想这个就更惊恐了......夏军越发混乱惊慌......

    最先遭受炮击的最外围奴隶敢死军在炮火中死伤惨重,侥幸的在满眼血肉横飞的恐怖中惊叫着本能掉头向后面的骑兵阵缝隙中猛钻而去,丢掉了武器,拼尽了全力,钻,钻,我钻,钻,钻,钻得越远越好,根本不管严酷军法,不顾一切。

    赵岳看得明白,一瞅外围碍事的奴隶军人墙能逃的转转眼间就都跑光了,里面的密集夏军骑兵,包括前排的铁鹞子军在内都陷入忙乱无暇只顾和坐下惊马较劲,他立即把巨大的凤翅镋高举向前一挥,“杀——”

    鉰号员赶紧再次鼓起腮帮子猛吹军号。

    这次是长长的只一声。

    随着号声,静默的海盗大军猛然发出惊天动地的呐喊:“杀——”

    怒吼杀声是如此之响,连紧随着吹响的其它方阵的军号声都掩盖了,但只此杀声已经足够通知左右翼的海盗大军展开下一步进攻。

    赵岳在下令的吼声中已催马领头前进。

    他胯下的聪明大白马明白:这下又该我奋力表现一下了。立即发力前窜,栽着主人扑向敌军。

    海盗大军跟着扑了上去,在夏军更惊恐却也引起警惕时,奔近的海盗却没象夏军预想的那样直接舞刀撞上来厮杀,而是在各队小队长的示范指挥下在离夏军约二百米左右的地方又一齐勒马,转瞬间就是上好弦的强弩如暴雨般平射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龙神至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