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店里都是穿越者〕〔我师叔是林正英〕〔九天御龙诀〕〔最初的寻道者〕〔重生之最强龙神〕〔寒天帝〕〔转世神医在都市林〕〔江颜林羽免费小说〕〔一世兵王秦风〕〔妈咪,我真是你的〕〔林宜应寒年〕〔特工穿越之圣后未〕〔农门小媳妇:随身〕〔启禀九爷,那小妾〕〔妈咪,他才是爹地〕〔夫人你马甲又掉了〕〔龙王大人在上〕〔凌天凡〕〔秦风李秋雪〕〔重生之活在电影里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80节平西9
    西夏军不是没防备海盗也配备远程弩箭,但没料到海盗会有这么多强弩,而且威力比他们夏军的神臂弩似乎更强劲。

    已经成为事实上最前排的铁鹞子军主从都正忙着拼命控制座下惊马准备立即接战呢,在忙乱惊恐或愤怒无奈中被猛然来的暴雨般弩箭射得顿时如收割的庄稼一样纷纷倒下,往日能护得周全的厚重精良铁甲全不顶事,在强弩下如纸糊的差别不大,无论是铁鹞子还是死忠主人的属从辅兵精英,一包在内全都一片片落马......

    只第一波强弩突袭就把察哥中军这边准备充当破阵先锋的铁鹞子射掉了大半。

    到底是这时代最精锐的骑兵,剩下的铁鹞子和辅兵反应很快,立即伏在马上躲避射击,即使是在乱窜乱蹦很难骑住的惊马上照样能牢牢长在马背上一样藏着不掉下马。

    但这没有用。

    铁鹞子团伙在惊马上不能用同样配备的强弩迅速展开还击,那就只剩下被动挨打。

    赵岳引军前逼,靠夏军更近些。立马又是手榴弹飞了过去,但不是炸铁鹞子,而是丢在阵前地带,爆炸的轰鸣和掀起的气浪飞沙走石把本就受惊还没恢复正常的惊马又惊了,再次感受到近在眼前的死亡威胁和恐怖,战马乱叫乱跳得更狠了,根本不听主人的努力安抚和驾驭指挥,任夏军的骑术再精控马能力再强也招呼不住座下惊马。

    铁鹞子也一样,在惊马上被甩得即使没掉下去也一个个东倒西歪在马背上藏不住了,却立马遭受到海盗后续军补上的第二波射击......又下饺子一样落马一片片,这下除了本事特别高的或干脆下马躲避射击的那些铁鹞子,其它的全部中箭......

    最大威胁——铁鹞子溃不成军,马上没剩下多少了,赵岳抓住战机大吼一声:“杀进去——”

    白马抖擞精神奋力前奔,冲在了全部海盗大军的最前头,最先扑近夏军。

    有十几个本事高强的铁鹞子一见海盗王子抢先独骑杀了上来,眼睛顿时红了,一个个强驱战马怒吼着包抄向赵岳。

    杀了他。

    杀了这个海盗王子。只要除掉了此海盗主帅,此战或许还能有翻盘的机会......我大党项勇士是无敌的......

    一对十几西夏最精锐的重骑,彼此相距不过百八十米,战马狂窜下双方迅速接近。

    扑上来的铁鹞子瞪着血红的眼,挥舞精良战刀满怀希望和信心咆哮而来。

    赵岳冷笑一声,目光一戾,倒拖于地的巨大凤翅镋单手一抖,凤翅镋呼地从地上飞了起来落在赵岳双手持握。赵岳在奔起了速度的战马上呼啸而前,近了,猛然一记横扫千军横斩了出去......迎面左右前一齐抢上来试图夹击的七骑铁鹞子在横扫的寒光中几乎不分先后的一齐落马,精良坚厚的战甲、高强的武艺、自信的战刀......全都挡不住雷暴般闪电的一击......刀断,枪折,甲裂.......多是脖子脑袋削断......死得轻易而凄惨,没能再现铁鹞子应该有的往日也反复上演过的强悍大战之能,他们最长的马战武器也还离着赵岳近一米呢,根本挨不到赵岳的边就在长长的凤翅镋下斩走了性命......

    巨镋之威由此展现。

    随后扑过来的其它几骑铁鹞子和几个本事高控马能力超强的辅兵看到海盗王子居然有如此惊人的战斗力,无不惊骇变色,但此时想退缩逃避已经晚了,惊恐暴怒中奔起速度的战马根本不允许他们掉头或停顿,就那么继续轰隆隆冲过来,与先上了“天堂”的同行的马位不过是前后十几米的差距,紧接着就冲到了赵岳的杀伤范围,凤翅镋如闪电再现......

    侥幸不在攻击范围的两铁鹞子和赵岳错马而过,暗松口气,不料转瞬后脖子一凉,手下意识一摸,似乎是个钉子,随着就栽下马去,即使一时不死也被后面紧跟着奔来的海盗骑兵乱马踏为肉泥。

    另几个铁鹞子辅兵也纷纷死在赵岳的丧门钉远攻下。

    剩下的跑慢了来晚了的唯一一个辅兵惊恐大叫,急拼命勒马转向想逃离赵岳这个一招手就能索命的魔王,却被赵岳在前冲中顺手一镋斩下马......敢冲上来算计找便宜的铁鹞子十几人团伙片刻就全都横尸在地,随即就化为马蹄下的肉泥......

    赵岳直撞入夏军中,对准察哥落马处全力冲杀。

    舞动的巨镋如暴风,敢阻挡的和挡了路的夏军无论是兵是将,无人能承受住一击。巨镋就如同来自九天之上的闪电,带着九天之威杀向人间,寒光呼啸飞舞中,一片片夏军栽下马去,引起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夏军阵阵失声惊叫......

    劈波斩浪......所向披靡......

    赵岳迅速杀透重重阻碍,看到了被部下仓皇抬着正拼命向后钻的晋王察哥一伙。

    “哪里走?”

    “察哥受死吧——”

    巨镋狂卷开周围的阻碍,大白马也知道此刻主人需要他卖卖力气和勇猛也凶悍冲撞一路挤开挡路的惊马群......近到眼前了巨镋远远挥扫,几个怒吼着奋勇扑上来想阻挡一下赵岳的察哥亲兵或斩成两段或飞了出去。抬护着察哥更仓皇逃窜的那些夏军也被赵岳紧扑上去纷纷斩杀掉......晋王察哥失去人抬掉在地上,其实他已经痛昏过去了,根本不知道凶神降临眼前......

    但附近的夏军有忠勇的大将或士卒骑兵勇士岂能让海盗王子独骑当他们面轻斩了他们的晋王大帅,疯吼着奋勇上前......

    主人在大战敢上前找死的阻挠者,虽照样无敌却一时腾不出手来收拾就在地上躺着等死的察哥。大白马在腾挪中一眼瞅见地上有个人穿着打扮很拉风应该是敌军大人物,当然马不会懂这个,但在大白马眼中盔甲鲜亮的察哥这形象是刺眼的,也知道这里就只它和主人,其它的全是敌人,就.....在载着主人大战中用一只铁蹄有意踩了地上碍眼这家伙一小下......

    正当年的大白马自身体重怕就不下于千斤,又驮着沉重的赵岳和巨镋,那它踩下的一小下可就要了命了。

    别说察哥昏迷根本不知道什么,就是清醒着奋力抵挡,又哪经得住白马这有意一蹄子,当即是坚甲塌陷,胸口塌下一大片......昏迷中的察哥无意识的呃了轻微一声,眼皮子猛然睁开了,但转瞬又半睁半闭着口鼻流血.....昏迷后永远沉寂了。

    大白踩了大人物那一脚后无疑心情很愉快,穿皮毛象野兽的人最可恨了.......在凶险乱战中也欢快地轻嘶了一声。

    它很想知道主人对它踩死的人是什么态度,想搞明白自己那一脚是有功还是有过,可惜主人此刻顾不上关怀它的心情。大白马就由愉快变成有些生气了......都是你们(周围的夏军)让主人顾不上我,我撞死你,踢死你.,咬死你.....

    西夏猛将豪荣就在附近不远处,本正拼命安抚大军别乱别怕,想组织重整起阵形好迎战海盗尽量挽回睦局面,得知晋王陷入危难,大吃一惊下赶紧奋力挤过来想杀掉敢独骑入重围的嚣张海盗王子,挤近后野兽般狂叫着挥舞沉重的狼牙棒冲来......赵岳斩了旁边一惊恐中却逃避不及的夏将,巨镋在掌中猛然刺出,如离弦的利箭精准正中豪荣咽喉,手轻轻一抖,锋利又有倒齿的叉尖在镋杆颤抖中轻易撕开了豪荣的半拉脖子并把尸体带下马去。而豪荣高举的狼牙棒此时还离赵岳老远呢。

    赵岳挑杀了这个满脸大胡子象野兽的家伙,巨镋猛然回撤,看也不看身后,顺势用长长的镋杆向后一捅,正从后面偷袭上来的一夏将被猛击在胸口从马屁股方向飞下马去,和被大白马祸害了一脚的察哥差不多,胸口塌陷眼见是活不了了。

    猛烈撞飞后面的敌人,巨镋前滑了一点,赵岳握紧靠近镋头这边的杆,猛然把镋柄当铁棍扫向身右侧扑来的夏军,巨长的柄击中铁甲皮甲响起一片难听的杂音,数骑夏军应声从马上飞了出去,砸倒了一片后面的......镋柄反弹而回,赵岳顺势又单手挥镋头向身前侧凶猛一斩,把一抢攻上来的夏军凶悍骑兵连枪带人斩断,反手又挥向左侧斩了另一个......解决了身周的威胁,巨镋双手持握又化为九天之上来的闪电,又似是远古荒原上刮来的凶猛风暴......

    猛将豪荣在赵岳手上照样如斩瓜切菜般一击也轻易杀了,凡敢靠近赵岳的,无论人多人少都是同样的转眼就死的下场......到了此时,赵岳在夏军眼中就成了现世魔王一样的可怕妖怪......周围的夏军兵将更惊恐了,再无一人敢上前攻击......

    身边一清,赵岳躲过从远处射来的冷箭,以一只更利于袭远的三星镖报复过去扎入放冷箭的咽喉杀了那家伙,冷眼间扫视到晋王察哥躺的那边,看到察哥胸口塌陷无疑是被马踩了已经死了,不知正是自己的聪明白马忙里偷空顺便干的好事,但感受到白马的古怪愉悦嘶鸣,心一恍惚冒出了个念头:不会是这聪明的白马帮我收拾了察哥吧.....

    念头一闪而过,乱军也不容走神乱想,赵岳又杀向还在竖立着的夏军中军大旗........却不等他靠近,那正仓皇茫然的旗手猛瞅见他冲过来吓得顿时猛一哆嗦,居然还隔着众多夏军呢就掉马而逃,逃还不忘骑着仍没恢复正常的惊马上死抗着大旗逃,当真是骑术高明之极力大又对夏国死忠的蛮子家伙,比懦弱了的辽军强多了,比糜烂的宋军更强多了,如此猛士可敬啊.......但.......更该死。赵岳猛力厮杀突进,紧追不放,所到处夏军不是纷纷落马死伤了,就是仓皇拼命退避开,而那旗手却被自己人的惊马乱阵层层密密阻碍着再着急也根本无法快速逃开,赵岳片刻追近,也不多费力,远远一记三星镖扎入侧脖子射杀了那旗手。夏军的帅旗在风卷中随同旗手尸体一同倒下......中军帅旗一倒,夏军更乱了......

    赵岳又杀回察哥哪,切下察哥的脑袋高挑在镋的叉尖上扬声大叫:“晋王死了,嵬名疏.、平山鹞子全死啦——”

    此时已冲进来接应赵岳的龙虎二将和众海盗军跟着兴奋大叫:“察哥死啦,晋王死啦,豪荣也死啦......”

    夏军前军和中军后备军失去指挥,迅速陷入彻底崩溃。

    而最前面残存的铁鹞子和辅兵逃无可逃还在殊死反抗。

    海盗猛虎大将,绰号显道神的卞祥是紧跟着赵岳冲上来的,巨斧一挥把一个奋勇试图冲上来反击的铁鹞子悍将连铁枪带人一击劈作两半,一个突刺用斧头前端的枪尖刺死了随主人扑上来的那个辅兵,又大吼一声一斧子把另一个拍飞了......

    猛虎之将勇不可挡。

    另一海盗大将青面兽杨志此时真成了野兽般凶悍可怕。

    这位一心恢复先祖老令公荣威的杨家将到得此刻抢功完全杀红了眼,狂舞大刀专门在铁鹞子军中往来冲杀,那架式完全是不顾性命的打法,却是有削铁如泥的宝刀之利,有坚韧的宝甲护身,武艺又高强,欺负敌军战马受惊不利于骑战,陷入凶悍强大铁鹞子围攻中也不惧,杀得一身是血,残存的铁鹞子和忠勇死战不退的辅兵不知有多少丧命在他的宝刀下......

    随同在赵岳这边参战的小李广花荣,以及以后自然是花荣领军后的副将的刘麒、刘麟兄弟则是另一种打法。

    花荣是神箭。麒麟兄弟是将门之后,也是弓马精熟又得到过花荣指点的。

    三人都是射击高手,并没随着赵岳一并奋勇杀入敌阵,而是冲到附近以比强弩射击速度更快数倍的强弓专门射杀最有威胁力的铁鹞子精英。可怜的铁鹞子军威风了一代代,今天轮到倒霉了,在惊马上无法驾驭强弩或弓箭,对付肉搏近战或许还能发挥出些威猛凶悍战力,但在花荣这样的神射手箭下就只能一味被射杀的份,本就惊恐绝望的心越发没了指望,终于也陷入惊慌崩溃,开始只顾策马抡刀一心逃跑,本领高强的铁鹞子崩溃了,结果照样只会是遭遇一边倒的追击屠杀......

    在海盗大军的多种手段打击下,察哥布置在这边的铁鹞子军团全军覆没,剩下的一两百铁鹞子是布置在其它地方充当将领指挥官的,铁鹞子全体成员本就无一不是将级,本就有将领的身份和指挥作战能力.......但这些铁鹞子没死在赵岳这边,在其它各处也难逃覆没的命运......

    海盗军左右翼大军在炮击后的进攻中同样是先以强弩暴雨般远攻射杀夏外围的骑兵。位在较前负责观察敌情和方便灵活指挥大军的夏军大将更是海盗军重点的打击目标。

    左军主将鸠岩母在咆哮安抚大军妄图组织反击时被突然转入扑近进攻的海盗重点射击,转眼间怕不有上百强弩集中射击他在这片区域,不等他反应过来,身周的亲卫就全落马了,他自己暴露在乱箭下也休想活命,眨眼间身中数箭,被强劲的箭势带得飞出老远才砸向地上,引得左军一片哗然,陷入更加惊恐混乱......

    右军主将是没藏已青。

    这斯更狡猾机警,在炮击中就吓得也是机灵地迅速躲到了马下,生怕自己是海盗盯上的重点摧毁目标。

    海盗珍惜宝马,托宝马的福,他没遭遇炮击,没死在炮火中,但却死得比左军主将鸠岩母更早,也更冤枉........他是死在.......奴隶敢死军的乱刀下。一方面是他往日太不把奴隶仆从军当人,让仆从军无形中早恨之不死,一方面是他狼狈躲在马屁股后,不是马上显眼的威风体面那人了,而仆从敢死军被炮击得完全陷入崩溃发蒙,一个个侥幸没死在爆炸中的都什么也不顾了,第一次面对天威炼狱惩罚般的打击,都被恐怖的炮火洗礼吓得疯了一样拼命向后面的骑兵阵中钻,结果就必然冲撞到就在后面不远的没藏已青这里,遭到站在没藏已青身边的几个护卫凶戾呵斥和无情屠杀......发蒙发疯中的人失去理智只顾逃命,和发狂想逃窜的野兽没多大区别,眼前一切阻碍逃命的都是该死该清除的,又本就心怀怨恨,红眼中疯狂一怒冲动中抡刀子就砍了回去,转眼就乱刀分尸了那几个亲兵,而拔剑更凶恶呵斥杀来的没藏已青也在乱刀中......倒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