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钧仙〕〔穿越大秦当暴君〕〔最强氪金升级系统〕〔最强透视〕〔非洲农场主〕〔保安情缘〕〔唐亦浅君陌衍〕〔我从仙界来〕〔力祖〕〔阳顶天〕〔无上灵途〕〔重生之狂宠倾城魔〕〔最强武皇〕〔仙焰〕〔天才宗师〕〔傍个上仙当师尊〕〔残明霸业〕〔诛天武神〕〔凡途归真之紫琊传〕〔道之彼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82节平西
    被杀得彻底丧胆,也逃得战马精疲力尽眼见逃不掉的夏军或为活命自愿的或在那都汉这样的大将号召下投降了。

    那些死忠者、凶狂桀骜不驯者、家族利益和夏国及党项族捆绑在一起的大势已去仍不肯放弃抵抗的高官豪族者......想凭着战马的优良和骑术与武力的精湛妄图逃到贺兰山弃马钻入山中潜逃,多半死在追射中,只有极少数成功跑到山前钻入山中。

    夏军马步精锐共十七万兵力,一战折损了九万多,其中步兵占了绝对大头。无论是骑是步,都多是在溃败的乱军中被自己人杀死或骑马撞死的。幸存的伤者几乎可算没有。

    因为在二十多万骑兵的奔腾践踏中,凡受伤无力躲避的或落马的都会被铺天盖地的战马必然踏为肉泥。

    这种战场残酷对海盗骑兵也是一样的。

    千万别落马。落马就等同于死亡。除非你有时迁那样的机灵与轻功,或有赵岳那样的强悍,能及时再跳上马。

    可惜,就算是身手高超的西夏大将也没有那种能力。身着重甲,不可能在高速奔腾的战马上倒霉落马了还能再及时上马,多半直接就被暴风般卷过的战马群撞飞了,转瞬就淹没在烟尘滚滚的狂潮中。

    需要多说一句的是:投降不杀并不是绝对的。

    至少在此战中不是。

    象大将言振国......等汉奸大将全都在契而不舍的追击中坚决斩杀了,识趣知机及时投降也没用,海盗只当不知。

    赵岳最恨汉奸卖国贼,是决不会容忍汉奸得以继续活下去甚至能摇身一变继续领着家族荣华富贵。

    对本国本民族一不满了就投靠异族,帮助异族反过头来比异族更凶残更积极地屠杀抢掠本国本族,这种恶劣的汉聪明人习俗坚决不能容忍。这类人,有一个杀一个;有一门,杀一门;有一族,就......杀一族。决不手软。

    在赵岳眼里,任何理由也不是背叛本族帮助异族反过来侵略祸害本族的理由。

    在海盗帝国的民众信念中也有这方面最严厉的警告与要求。

    有事说事,有什么委屈,有什么过不下去的,有什么不满意的......你说出来,合理的总能得到及时解决。

    这样还敢背叛,还敢从异族那奢求更多的,那就是该死了。没什么可原谅的。

    对俘虏的这些夏军,在收缴了武器战马,驱使着打扫了战场,并从中看出内心并不真老实了的俘虏也杀掉了,烧掉了全部尸体和不要的马尸,后,包括大将那都汉在内,赵岳下令立即全都放走了,并且给了些食物让其能穿越贺兰山后的那片戈壁,回到夏国有人烟的地方能找到吃的,能活着返回他们各自的家或随便什么想去的地方去。

    ”回家去吧,和家人准备好等着离开这片贫瘠苦寒之地,迁移到海外我们那的四季如春的富饶宝地去。“

    ”要劝告的是,不要想着夏国完了就往西逃往北逃.......那是死路一条。回鹘人是怎么仇恨你们的,你们都清楚,西去,没了强大的夏国军队捍卫,你们只有死。辽国,被我们抢光了,穷得正恨不能来抢光你们夏国呢,你们若是逃往辽境,却是正好如了正发疯到处拼命抢掠的辽军的意。我可以保证你们谁去了也注定活不过这个冬天。老实在家呆着等结果才是聪明人该干的事。当然,你就是回去又加入军队选择继续和我们对抗,那也随便你。呵呵,该死就休怨别人......“

    夏军俘虏们茫然地走了,远离了海盗很远了,心神也没恢复正常,头脑混沌,云里雾里,不少的还只以为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太真实的恶梦......

    赵岳瞅着这帮游魂一样的俘虏消失在远处,知道这帮精锐已经废了,至少是再没勇气和海盗对抗。

    这场太无力太无奈的惨烈战争,情景和强烈的刺激感受怕是会在绝大多数夏军心中存在一辈子,致死也忘不掉,甚至会在临死回想这一战仍不免惊恐战栗中当成遗言遗事传告给儿孙......

    再看看从阵亡将士脖子上身上收回的小小身份牌,堆了一堆,怕怎么也有三四千个,赵岳的目光又变得沉重了些。

    尽管相对如此大胜,只阵亡了这么点人手,折损应该不算什么,简直可以忽略不计,但赵岳的感受与沉浸在大胜喜悦中的军汉和将军们不同。

    生命是最宝贵的。每个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准确地说他赵岳的生命也只有一次,只不过是断续着换了个身份活了两回而已。人仍那个人,人生仍是那个一次。

    赵岳不相信人能反复穿越着一直活下去,更不可能反复重生下去。

    所以,这个世界很落后,很腐朽愚昧,太野蛮糟糕,很令人厌恶,但他仍然非常珍视这一生,发誓要把那个世界前半生的遗憾都弥补上.......对父母长辈尽孝.....对女友的爱与理解体谅.......

    况且北军将士在他的严令下都是成了家有了儿女的。死了数千,又多了这么多孤儿寡母,生活不必忧虑,自有体制早制定好的详细周到待遇以各种方式照顾好,但失夫丧父的伤痛是无法弥补的,尤其是对幼小的儿女,谁能代替亲生父亲的那种血脉亲情的发自骨子里的爱?

    而在此战中也证明了无论将士平日里显得怎么品性不良,怎么凶残不着调,在血战中却无一人怕死不前,人人奋勇争先,都疯了一样拼命追杀,拼命救助陷入凶险的战友.......展现了新时代帝国军人的勇烈风骨及和战友生死与共的情谊.......都是帝国最忠勇的战士,都是捍卫帝国利益的最忠实卫士.......就这么转眼去了,残存的尸体脸上很多甚至致死却是笑着的而不是凶险中临死前本应该有的惊恐绝望......因为他们迷信自己追随的亲王大帅是来自九天之上的尊贵神灵,以此为荣,并且相信死只是换了个活的方式,坚信自己死后一定能进入亲王大帅来的那个有无限美好与自由的神灵国度,自信英勇追随亲王作战,奋勇为帝国作战而亡,也有资格追随自己的亲王殿下回到那个能永生的美好世界.......所以死也是快乐的荣耀的......

    一想到这些,赵岳的心绪就格外不舒畅。

    .............

    夏军装粮草的众多勒勒车在粮食分发给夏军俘虏以及海盗军自己与翻了近一倍的战马巨大消耗了后空出不少,正好用于装载收缴的众多夏军武器装备等,连伤员、收缴的牛羊一并交由未参战的那三万后军管理和带着......

    当天休整后,点十万骑兵,换下长途远征短时间内无法休整好的辽国马,换上此战得的夏军马立即又杀奔夏国内陆。

    赵岳并不恃强分兵同时攻打多处夏州府,集中十万大军一路突击南下,沿途也不纵兵抢掠,只把路上碰到的部落,杀光那些酋长什么的贵族与大大小小的既得利益者头人及死忠之士,夺其财,取其牛羊补充军粮与营养需要,并不祸害寻常牧民或农耕百姓,告诉他们老实追随海盗才是唯一活路,赶紧准备随后迁移海外圣地吧......继续赶路,迅速推进到南下遇到的第一座州城前,照样不费话,立即火炮轰城.......

    这座州城城墙极其高大坚固,至少七层楼高,厚至少一丈.......或者说夏国不多的州府城池都是如此的高大雄伟坚固。

    这却是沧赵家族创造的水泥带给夏国的好处。

    赵岳和努力奋斗的家族解决了宋王朝农牧业的巨大缺失,让食物供应不再是农耕民族对抗游牧族敌国的短板,极度提升了宋王朝在工匠制造业、商业等等方面的总体经济实力,也千方百计或间接或直接弥补了宋军战马的不足,但就是无法改变西军盘根错节的将门养寇自重与腐朽没落,也无法改变厌战情绪日益严重的西军将士的低劣麻木心态使其重生雄心士气......反倒是西夏从宋汉官啊商人啊等各种卖国贼手里间接受益于沧赵家族的付出,在历史上原本这时的夏国已经没落到国家存亡已经受到综合国力强盛数倍的宋王朝严重威胁,不得不向辽国哀求帮助才得以支撑下去,却因为沧赵家族对亚洲东方的举世之功反倒比历史上强硬了不少,食物结构就不说了,只便利的水泥建造城池就极大提升了对宋军的防范能力......

    在冷兵器时代,想攻下一座高大的坚城,那太难了。西军根本啃不动。

    国家实力提升,真正获得了稳固立国实惠的反倒是只有夏国。

    此时,面对黑压压淹到城前的海盗大军,本城镇守使大将籍辣塞勒站在城头紧握战刀柄满脸凝重地注视着城外。

    因为遣散的晋王察哥大军俘虏凭两条腿无法快过海盗战马行军,此时还在贺兰山南的河曲戈壁上往国内走,没有败兵能及时逃回来报告贺兰山北大战的惨烈与大败,那一片是戈壁荒漠,加上会沦为战场,也没放牧者的人烟能获知惨败而报告国内,以至于夏国上下至今还一点儿不知道北上迎敌的大军已经覆没了,就连晋王也死了,所以,此地的籍辣塞勒并不知道海盗为何会如此轻易推进到这里他的面前,在惊讶中只能在肚子里担忧寻思:莫非晋王大军已败了甚至全军覆没了?

    感觉不可能。

    太快了。

    北上迎战才几天,怕是根本还没正经开始打吧?

    况且就算是败了,海盗确实有过人的强悍,那也不至于败到连有人能回来及时通报消息都不能。十七万精锐啊,哪是好对付的,更不是能杀光俘虏完的。总应该有人能逃回来的......确实有成功逃脱的,但也一样还在凭两条腿往回逃呢。有倒霉的能逃脱海盗的追杀,成功钻入了深山中,却逃散了武力在野兽众多的贺兰山中遭遇了野兽,做了野兽的腹中食......

    籍辣塞勒在烦乱的思绪中准备迎战,却转瞬就接受了一个崭新的教训。

    海盗军根本不喊话示威诱降什么的,在籍辣塞勒还没瞧清楚海盗军到底是怎么个情况,轰鸣的雷火就突然降临.......城头一片碎砖石飞溅人仰马翻,严实的防御转眼就土崩瓦解......籍辣塞勒本人对这个教训会是什么反应也无关紧要了,他在第一轮重点打击的炮火中就被炸得粉身碎骨,连同身边的几位将领和亲兵一同飞速去了他们信奉的神灵之国那报到了。

    坚固的城池转眼就城门洞开被破了。

    就在守军在战战兢兢中正不知所措时,海盗的大喇叭开始广播了:”守军听着,立即出城交武器投降,否则屠城“

    西夏蛮子不是历史上金军攻宋时一恐吓就乖顺听话投降的宋军宋官那样立即老实听吩咐。虽然没了主将主心骨,但蛮子的桀骜不驯野性还在,以往的以弱小却就是能硬抗住大辽大宋这样的大国而养成的骄傲还在,不会那么轻易服软的。

    海盗也不费话。

    不降?不听招呼?

    好哇。接着轰。看你的骨头到底是真硬还是假硬,真硬又能有多硬......

    直接上毒气弹毒你们,看你们躲在城垛下能不能逃过打击......

    妖魔鬼雾一样的毒气一上,负隅顽抗的夏军立即就蒙了,吓傻了,鬼哭狼嚎......幸运没事的纷纷跑步出城投降。

    几乎是片刻间攻克了此城,大军扑入城中清剿顽固不化者,清剿本城贵族和官吏,抓捕搜集工匠医者等帝国最重视的实用人才......稳定了占领后,赵岳连伤兵在内共留下一万人马留守和负责后续事,其余九万人稍休整一晚后立即又集中兵力扑向阻碍直接杀奔西夏首都的下一城......一座座几乎对海盗军实力一无所知的夏国城池在炮火的凌厉攻击中沦陷......

    不到十天时间,赵岳带领大军连破城休整带赶路却赶到了西夏京城——兴庆府。

    此时的天庆府城中已经挤满了被西夏王李乾顺及贵族要员等紧急聚集起来的京城附近能用上的所有百姓和军队。城上做防御的军民无数,一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全是涌动的人头,看来是准备血战到底,国若不保就玉石俱焚。

    赵岳来到城下仔细观瞧后也准备好好打一场攻坚战。

    他丝毫不犹豫,立即下令照样炮击,并且要以最猛烈的炮火与毒气在最短时间内击溃敌人的抵抗实力和决心。

    超时代武器的威力同样把西夏京城的军民几转眼就吓得崩溃,有的甚至精神错乱,只发疯叫嚷;妖怪.....魔鬼.....”

    但,天庆府的所有城门都被提前堵塞了,炮击开的城门后露出的是石头巨木和麻袋装的泥沙,破了城门也冲不进去。

    赵岳见此大急。

    他不是怕杀不进去,而是怕耽误了时间,李乾顺等一看城指定不保了,自己指定逃不了了,会纵火烧王宫烧粮仓.......

    王宫毁了,赵岳并不在意,一座奴隶制小国的宫殿文物而已,夏国积累的财富精华毁在大火中就可惜了。

    就在赵岳急怒喝令加紧轰开城门洞,并且调整大军攀城强攻最快杀入城中阻止焚烧时,万没料到李乾顺降了,举国投降。李乾顺带着在京城的所有文武和贵族之家的要员一齐整冠开通了城门洞出城投降了。

    “你海盗讲信誉。守信天下第一。你们有说法,降者不杀。本王投降。你不能再加害于我王族,也不能再祸害我夏国百姓。我为夏国万民的生死之忧而降。望你们海盗也懂这种人性慈悲与君主爱民情怀.......”李乾顺的形象并不狼狈,仍保持着王者的体面与风范,只有眼神中充满着沮丧、不甘心与愤恨绝望,话却说的理直气壮,振振有词。

    骑白马的不一定是唐僧。何况赵岳此时骑的晋王察哥的红马,更不是唐僧了。

    聪明的大白马,赵岳体贴它的辛劳与功劳,此时既不驮物也不载人好不轻松的陪在主人马侧就行。

    对李乾顺这种一点招呼不打说降就立马自说自话地出城投降的举动,赵岳也有些无语了。

    这特么的比赵佶父子投降还果断,比赵佶父子还无骨.......

    不过再一想也是。

    李乾顺不想与国同休,想活下去,就不得不如此干脆利落地投降,否则海盗炮火与大军转瞬就会杀进去,那一切就晚了,投降不投降都一样了,海盗也不会在乎他想不想投降。毕竟这不是那种能磨叽时间讲点皇家体面和投降条件后再投降的金军冷武器攻城手段。敢磨叽,下场只有一个——被海盗转眼攻入城中不分贵贱不分青红皂白地一律屠杀掉。

    海盗正式入侵西夏国不到十五天,西夏国就在事实上灭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赘婿归来〕〔鲜妻太甜:偏执老〕〔第一序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