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狂仙〕〔隐形学霸超A的〕〔强势锁爱:总裁大〕〔重生之苍莽人生〕〔盛世娇宠之名门闺〕〔万兽朝凰〕〔医武兵王〕〔我的佛系田园〕〔我的光影年代〕〔地球最强修仙〕〔重生之神极兵王〕〔总裁爹地超凶的〕〔黎隐传奇〕〔天后的绯闻老爸〕〔第一侯〕〔豪门甜婚:给总裁〕〔万界画师〕〔这个怪奇物语有点〕〔福满农门〕〔美人娇悍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84节席卷西北的风潮1
    一代代忠诚于折家的人马在海盗来临中就这么果断抛弃了老主折家,也背叛了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

    看似得到拥护,忠诚度极高,几乎铁板一块的折家数代统治,居然如此脆弱,这是折可求万万没想到的。尽管前不久刚刚发生过一次兵民集体叛逃事件,但那时只是人数不多比例很小的背叛,是小事,影响不大,折家也带着其它将门及时严厉整顿过了,其间没发现什么大问题还会有大隐患,当时以为就是个偶然事件,是移民狂潮给西北带来的一点不利影响导致的,完了就完了,永远就过去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谁知,上次居然只是次大叛逃的小小预演.......

    潜伏在这的海盗间谍,及这些年慢慢影响拉拢过来的帝国看得上的愿意接纳的折家军将领,包括折可存在内,在策划大叛逃时也是万万没想到最终的效果会这么好这么顺利,简直是振臂一呼,事先根本没思想准备的广大将士却就应了......

    此时,赵岳率领的海盗大军灭西夏的贺兰山北那场决定性大战还没发生呢。

    海盗能不能真一举彻底铲除这世界最有名也最顽强的小强——西夏国还是个大大的疑问。尽管折可存等妥实投靠了海盗国的那些将领了解海盗军拥有的超时代战斗力绝对不是小夏能抗得住的,对灭亡西夏没怀疑,百分之百相信会成功。但没这个令人不可思议的战绩打底先证明海盗国的强大无匹魅力无限,对诱惑西军将士集体倒戈的说服力就必然微乎其微。

    包括策划此事的间谍在内,大家其实对效果到底能怎样是忐忑的,只是相信借杀来的海盗军威势总会成事。谁知即使没灭夏的惊人战绩打底,煽动叛乱的效果仍是这么好。好得出奇了。都让策划者本人都咋舌,不太敢确信。

    由此也可以从中看出,西北将士在精神深处的厌战情绪已经高到了什么程度,西北的百姓对这片苦寒贫瘠兵灾不断的老家的生活又是何等的疲惫厌倦了。

    军与民都是多么厌倦了这片总处在凶险动荡中的故土......以前忠诚这里,留恋故乡的山山水水,留恋老家的一草一木乡音熟邻......知道海外有个汉人统治的美好国度却始终没舍得抛下故土离去,只是因为不确信海盗国真有那么好,心里没底,真叛逃......深处西北,路太远太难,叛逃路上有太多不确定因素......凶险、意外.......让起了心思的人又畏惧不前,不是实在熬不下去了就难以下死心逃走,也是一辈辈生活在这里的惯性使然,没形成叛逃的氛围,都想着你没逃,他也没逃......熟悉的乡里乡亲的,大家都没逃,那我也别起性就逃了......这次呢,一切困难都没有了,叛逃的氛围形成了,即使仍有疑问有顾虑,心里不踏实,不知叛逃到海盗那到底会怎样,但......卷在风潮中,那就......走吧......

    有我,也有别人.....要倒霉,都倒霉;要幸运,都幸运......那就没什么不能承受的......

    这是典型的普通人随大流心理,是个深刻的社会心理学问题。

    .............

    海盗来得快,过去的也快,席卷了河东三州及相邻的河北西路就迅速消失在继续扑向更内陆的西北其它地区..........

    困在府州住处的折可求不知道城外到底怎样了,但在无奈下老实困在屋子里默默等待结局中也知道,自己的家,包括折氏满族必已发生巨变。一切海盗盯上的东西和人都没有了,厨子、马夫、婢女........族中那些有出息、品行好的......人或主动或被动,都走了,连他拥有和享受的美妾侍女、品行好的都还年少或年幼的儿子、全部女孩、不懂事的全部小孩都被入城的海盗强行带走了,他身边只剩下门当户对的正妻和海盗看不上的正妻或妾氏所生儿子......牛逼兴盛的家转眼衰败至斯。

    海盗走了,他自然也自由了,在惊恐的妻子过来放他出屋子一看,气得只觉得眼冒金星、胸中憋闷只想吐血.......

    空荡荡的一片.......别说金银财宝,就是由沧赵家族率先兴起的窗帘也被扯走了.......

    曾经的主子奴仆亲兵.......数百上千口子人的家族如今只剩下战战兢兢汇聚到他眼前苦着脸叫老爷的这点男女,一眼望去,女仆全是四十左右岁以上的老的,男的........反正统统是所谓品性不良的,海盗看不上而不稀得要的......坏蛋。

    折可求瞅瞅躬着腰站在最前面正满脸仓皇悲苦神色的大管家,心中不由自主冒出个念头:原来这老东西也是个坏蛋......

    忠心耿耿到让人感动的老管家怎么也属于海盗嫌弃不稀得要的坏蛋,折可求大抵还是清楚是怎么回事的。

    河东事实上的霸主——折家的大管家嘛,往日平常必然牛逼到霸气侧漏,趾高气扬.......收收贿赂,拿捏敲诈上府上有所求的,上街巧取豪夺.......袒护甚至纵容子女为非作歹......都是必然的很正常的事,不这么干反而不正常了.....也就坏蛋了。

    “奴才不堪,我这个主人也是坏蛋呐!而且是罪魁祸首。”

    折可求在心底里疯狂呐喊了一声,随即扫视着空荡荡的府内,双眼血红,仰天怒吼一声:“折、可、存——”

    他如何愤恨折可存,恨不能亲手活活掐死折可存。折可存去远了,自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这恨就积存在了心里。

    折可存之前对绑着的折可求所愤怒失望控诉指责将门的那些话,折可求也就没听进去,满心里只有恨。

    “如此也好。海盗不要的人只能依赖我才能活下去活得好,如此剩下的人反而都是忠心可靠的人手,是我府上忠诚的可用核心力量......身边再无海盗隐患.......”折可求在愤恨中心中转念想着这个。

    这也算是灾难中得到的一点好处吧。

    在客厅里,折可求惊讶看到了自己之前被没收的盔甲佩剑武器,就整齐摆在桌案上。

    当然官印也在。

    在官印下压着张纸条。

    折可求凶戾着目光恶狠狠拿起来一瞅,“身为镇国守边大将,要那么多金银财宝美酒美色.........腐蚀身心意志干什么?钱帛与其堆在你家白白腐烂,不如由我拿去让应该受益的天下人分享。宝马良驹与其在你们这空耗岁月,不如我海盗收了用于它应该完成的使命。想要好马耍威风得体面,以后自己凭本事抢异族的去,凭白享受愚忠宋王的沧赵家族积年贡献牺牲带给宋国的战马等诸多好处,算怎么回事?身为大将,你们不能自己从战场上抢异族的宝马,也不嫌丢人吗?西夏,我海盗铲了它。宋西北从此再无党项带来的忧患,也不会有吐蕃带来的大患。青塘吐蕃,我海盗此次灭夏一并席卷掉,更西的回鹘国也不可能威胁过来,但辽皇会西迁霸占那片空白土地。而辽国分裂,离灭亡也不远了,必毁灭在猛虎野兽女真刀下。然后就是儒腐懦弱的宋王朝......天地大劫,天倾血洗的大灾再次会降临,‘五胡乱华’的历史惨剧必会重新在华夏大地上演。折将军身为国朝重臣、举足轻重的将领,你等西军岂能安逸沉迷权势私利享乐误国害民?还是过过简朴日子好好苦身心砺大志,积蓄起强壮与战斗力,早早全力做好准备迎接随时都可能降临的铁马刀风卷漫天的血腥之灾吧......”

    折可求迅速看完了,脸上愤恨之极的神色一缰,手中的纸条飘荡在地......僵立一会儿,浑身战栗,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惊恐的,然后迅速披挂起盔甲抓起武器转身奔出大厅,找到海盗特意留给他的一些驽马,喝令剩下的亲兵赶紧带上海盗留下的武器随他出府察看城中情况.......

    急速来到大街上,折可求几乎转眼间就迎头碰到了急匆匆过来寻他的其它将门主要人物。

    都是海盗不稀得要的......坏蛋。

    准确地说是:都是在海盗眼里只顾权力私利只顾拉帮结伙垄断河东利益的腐朽将门。

    双方劫后见面,都明白对方未被海盗劫走还留在这是什么原因.....场面有些尴尬,但这些人利欲熏心,心黑了又是滚刀肉战场杀才,一个个老辣得很,那脸皮也厚实得很,演技也不是一般的强悍,这点尴尬自然不算个事,能立即转入正事。

    一老将同样骑着海盗特意留下便于此地将领骑乘的驽马靠近折可求,声音中居然有些兴奋,低声道:“可求啊,哦不,是将主啊,海盗居然没把咱们的粮食全抢走......武器也留有不少,刀枪弓箭足够装配万人,都在武备库里被海盗特意锁着。末将已经打发人手把粮仓和武备库看起来了。哦,将士也没全抢走。城中怕是还能聚起个三两千勇士甚至更多......”

    折可求一听这个,眼睛顿时一亮,瞅瞅其它几个主要将领,见这些人脸上也流露着些兴奋和尚有依仗有希望的神色,他的心了不禁大大一松,脱口而出:“好。.......呃......情况还没想像的那么糟糕。咱们还能重新组建起大军.......:

    有军队就有势力,就有权势可继续盘踞河东享受。

    作为祖上凭军事势力起家的这些将门之后人物自然深明这个道理。

    另一个老将门也有些激动地说:”情况确实比预料的好不少。本以为会逃光抢光呢,谁知海盗居然还留给咱们......“

    ”是啊!本以为落在这些凶残霸道的海盗之手,这次是栽了,全完了。事发太意外,完全猝不及防啊.....“

    在边感叹交流边赶路紧急察看城中具体情况中,折可求很快就摸清了灾后的家底。

    没被席卷走的将士汇总后有四千多人,多是往日讨好孝敬跟得各将门紧,抱着大腿在军中就凶强欺负人甚至为恶不法的,都属于海盗眼里的邪恶不堪者,但在此刻却正是最可信赖并依之保障权势地位和重组折家军的核心力量,真正成了生死荣辱一体的了,加上残存的将门自己的私兵亲卫护院什么的,能凑成五千正经大军,震慑管理此时的府城足够用了。

    武器方面,确实如那老将汇报的那样,可装配起万把人的队伍。

    只是铁料等金属用得多的武器,比如铁锤、铜鞭、夹钢大斧子......都没了,连衙门牢房用于锁困整治犯人的铁链......都被收走了,也不知海盗到处抢掠几乎洗劫了天下却为什么还那么缺铁以至于搜刮到如此程度.......但战刀还是有不少的,宋军惯用的长枪最多,铁甲也有些,其它海盗不要的铠甲就更多了。

    将门自用的武器铠甲也多被海盗慷慨留下。

    只是宋军最依赖的厉害武器——神臂弩不管好坏都没有踪影了。守城大型笨重床弩,海盗不怕麻烦搬车上也带走了,只剩下城头上寥寥无几的几具可用,算是念想。

    马总共有三四百匹,自然都是不好的马,最好的也不过是本朝可笑马政养出来的所谓战马,其它的就是拉车耕地的......

    但这已经算好了。

    毕竟还有马可用,怎么也是能组成骑兵队或游骑哨探凑合用用的。否则海盗一扫光,是马就不留,你还有牙啃?

    最令人欣慰的就是粮食了。

    夏收国难时,西军瞧到了机会趁机收了很多麦子等夏收的粮食积存了起来,折家军这也不例外,结果却便宜了海盗。但还是没全抢走。尤其是此前刚收获的秋粮,比如玉米、地瓜、土豆......剩下很多,加上窑藏的白菜萝卜及各种干菜,总共怕是二十万人省着点吃能用一年的,有种子可用,明年也可接着种......总之手中有粮,心中不慌,至少转眼就会来临的冬天不至于饥寒交迫了。此时全在仓库中由军队控制着,除了将门家,城中私人家都没有私粮可吃,也利于以粮控制人......

    敢不听招呼,很简单的惩罚方法——不分给你一粒粮食。

    想从外面弄食物活命或离开,外面却除了无主的房子和海盗不要的也不能吃的东西其它什么也没有,只有饿死。

    最意外的是:城中居然还有十几万人。

    以老少男子为主,女人少见且基本是上了岁数往日里品行也不咋样的恶妇,难得一见的年轻些的也必定是丑陋又品行不堪的,年轻有些姿色的女人即使不堪也被海盗照样挟持一空,也不知抢去了用于干什么......

    城中能有这么多人在,当然不是原住民舍不得离开家乡忠诚折家军以至在海盗屠刀威胁下也宁死不走的。

    令人尴尬的是:都是......海盗不稀得要的各种人。

    这其中有河东三州及邻近的河北西路等遭殃的大大小小的官僚吏员衙役;有只会念经的年老不堪用的僧犯;有三州等遭殃各地城中的恶霸豪强无良豪商、地痞流氓、混混无赖以及暗里拉帮结伙为非作歹的黑帮,也有拳馆、枪棒等门派的武林江湖人物或者其暗里根本就是绿林人物的......此为城霸祸害。有乡野间的所谓的德高望众实为满脑子陈腐儒教封建特权有毒思想的地主士绅、村老乡老、大族之门及盘踞乡间的武林.......实际全是危害乡野的乡霸祸害.......都是只有本事坑害同族也专门坑害同族的却没敢逞强反抗海盗而侥幸没死在海盗和叛军无情挥舞的刀下的人,同样都是被抢光一切的倒霉蛋......钱粮布匹美酒、美人......什么也没有了,连家中和身上的好衣服也扒个净光,个个穿着旧衣或不知从哪弄来的破衫空空两手,形同乞丐,被海盗及叛军特意搜刮抓捕殴打驱赶着押解集中到了府州城中,私人全都没吃的,只能饿着这一群那一窝地老实缩在海盗强令他们聚居的方便看押地战战兢兢呆着,此刻海盗退走了,自由了正探头探脑出来,摇晃着饥饿到两眼发昏的身躯从困锁地出门,或茫然惊恐四顾,或鬼头鬼脑。看到了机会,恶性难改仍想从灾后混乱无管治中抢先下手捡到甚至干脆凭武恃众强抢强占入眼的什么好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日渐崩坏的地球〕〔最佳赘婿〕〔洪荒之六道真人〕〔农门辣妻:痴傻相〕〔六宫凤华〕〔手术直播间〕〔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