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CV〕〔超级鉴宝大宗师〕〔次元经纪人〕〔都市最强战帝〕〔我对你暗恋已久〕〔脑核风暴〕〔女主有个鉴渣系统〕〔凰墟〕〔国色潋滟〕〔郓城法医打包走〕〔重生之神级投资〕〔一起捉妖吧〕〔我家王妃超A的〕〔偷心盗贼之极品小〕〔国师夫人太彪悍〕〔落难男尊国的女尊〕〔盛世荣宠之商女为〕〔江少你的戏精上线〕〔青春有你才甜〕〔每天都要甜一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88节历史转折的时刻
    这世界是怎么了?

    怎么会有沧赵这样的人家呢......太让人看不明白,想不通了。

    种师道一生搞政治搞军事........这么大年纪了也懵懂了。

    不懵懂的是:

    他从郭老太君的有能力的开国大将级宝贝亲侄孙居然会仅仅因为横行不法就被罚为奴隶苦力.......死掉一事深感震动,从中窥见了沧赵家族立国与治国的严厉及.......某些不同于历代王朝习俗传统的东西。

    那些东西或许可归纳简称为“公平”。

    满天下人都知道沧赵家族仁善有能惠及天下第一,团结和睦讲究孝道更是天下楷模。

    沧赵家族的正主老太君郭氏可不仅仅是个有名无实的招牌。

    在沧赵富有和强势崛起之前,真正繁衍了沧赵家族的宁氏老太君敬重正妻郭氏就已经在沧州出了名。宁氏是位从年幼起就独立照顾有病母亲的极有铁骨志气有太多中华民族美德的人,不重虚名,或许也不识字,却无形中在坚守孔孟大道追求的那种高尚人品节操,这样一个人在家族发达而闻名天下后更不会改变对正妻郭氏的敬重与团结和睦态度与家族传统。

    从传闻不断的宁氏行事风格来看,那是位把子孙传承视为生命的人,同时也是位极度重视沧赵优良家风传承的睿智老人。

    沧赵儿孙绝不会因为郭老太君没有生儿育女,无依无靠,只是名义上的正妻老祖母就会暗里有怠慢轻视。

    沧赵家族没这种丑恶事。

    恰恰正反。

    庄主兼家主赵大有的孝顺是出了名的,不止是对亲生母亲以及嫡母郭氏,对妾氏小娘全都一样的尊重孝顺态度。

    赵公廉就更不用说什么了。

    对无关的天下人尚且慈悲关爱,何况是对自己的家人长辈。

    沧赵又富有之极,好好孝顺又不是供养不起而不得不孝。

    至于颇有些恶名的赵老二,也只是传闻纨绔被惯坏了而已,注意是被长辈“们”惯着,自然也不是没孝道的败类。

    若赵老二不孝,除了地位特殊的郭氏和亲祖母宁氏以外的长辈老太太们岂会惯着宠着他?

    注重名节的父兄也决不会答应。

    家庭条件好,当个胡闹的小坏蛋,可以,但势力眼不守孝道就是触犯门风底线的恶,该惩罚了。

    沧赵家族能深深感动天下,首先也正是这种高尚纯洁到卓越程度的自身品质家风。

    已故的向太后当初能破例格外优荣沧赵家族,很大原因正是沧赵家子孙对非亲生血脉的长辈也孝敬有加的感人品行。

    这就很说明问题了。

    郭氏,可称得上是在沧赵家族地位至高无上的老人重视的血脉晚辈,那样一个雄厚身份背景的军中大将大人物犯了错,不是造反,不是背叛了对沧赵家族的忠诚啊,却不是惯常的降职削权之类的警告教训就得,又开国正是依赖和重用亲戚心腹人才之时,居然直接成了奴隶,不肯悔改,闹点事居然也照样就......死了?......由此可见沧赵治国治家之公平严整......

    再对比这几年关于海盗国如何公平如何富裕发达强盛生活太美好的太多传闻......就能窥见到更多与以往朝代迥然不同......

    种师道更不懵懂的是,既然海盗帝国最高的机密——沧赵是海盗王,被他得知了,那么也意味着赵公廉对种家的坦诚善意与诚挚期待,更意味着种家没了退路,若不答应投靠,至少这清涧城的种家满族怕是全都得灭口......

    沉默了好一会儿,种师道神色黯然道:“沧赵…..家族当真是好手段,只调教人才一项的能耐就能羞煞满天下自负英雄有大智慧的人。哎!……真论起来,这锦绣江山也确实应该落入沧赵之手,该由这个神奇的大慈悲大能家族统治……”

    他抬头盯着仍然保持凝重神色的郭敬诚,“我若就是愚忠大宋不答应,你,会怎么做?”

    他本以郭敬诚会含混其辞或说些赞扬种家加强诱惑之类的避免直接摊牌翻脸话,不料郭敬诚却直接道:“死。”

    自然不是郭敬城完不成任务自己得死,而是在这的种家满门全得死。

    “我主与两位亲王以及长辈们要建立的是全新的先进统一大中华民族,真正的世界民族之林中最优秀的领袖型民族,凡一切阻碍这个目标的都得清除,他本人是汉人是异族是通常的好人坏人,是亲是友,是对大汉民族曾经有多大功劳苦劳,对这片故土和人有多么热爱多么忠诚.......这都不重要,是敌是阻碍就只有无情对待。跟不上时代的都得淘汰掉。”

    “......咝——”

    种师道倒吸一口凉气。

    不是被如此鲜明凶戾直白的态度惊着了,而是......被沧赵家族的雄心意志和让人不可思议的奋斗目标震着了惊着了。

    在老种惊愕的目光注视下,郭敬诚坚定点点头,“那是个最美的,有无限潜力与前景的昂扬先进崭新世界,不真实生活其间,你就无法想像那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美好,无法想像到底会有多公平正气多令人激动多有触手可及的梦想.......”

    “传闻的那些只是只言片语,概不能描述那美好之万一。种相,末将不是被洗脑了在一厢情愿相信并劝说你。”

    “你应该亲眼去看看,去自己感受一下。其中有什么制度啊社会规则啊缺陷,象您这样的睿智者能发现并提出来加以改进。那是个来自世界多民族人组成的,却必然化为统一一个民族的汉人超级强国,那才是华夏正统。”

    “而这”

    郭敬诚指指脚下的宋土,“心性无良,腐朽作死,在等待中很快彻底毁灭的蛀虫世界而已,人心早失,何来正统?”

    旁边搓着大手想说却一直插不上话的王德这时也着急道:“恩帅,你可是大智者,真正明世理有大智慧的。你可千万别......那个啥啊。种家军英雄辈出:种世衡、种诂、种谔、种诊、种谊、种朴、种师道、种师中皆为将才。种家子弟五代从军,数十人战死沙场......为国为民功勋卓著,热血忠义功绩无不感天动地,这样的人家若不能被帝国接纳和保护照顾,此诚,此诚遗憾,对,是太遗憾,可惜,种家气运至此而斩,种家后辈没有大才出现,烈烈将门自道与中兄弟二人断绝就此无后,平庸子孙更需要一个公平美好包容的国度去繁衍生息,不至于因为能干的长辈不在了就被朝廷抛弃被世人遗忘甚至遭遇贪官污吏恶毒奴仆甚至无良卑贱刁民也能肆意羞辱嘲讽践踏。当然,种家虽家风严禁却也难免有没落之家必出现的不肖子孙,咳,俺没文化,嘴笨,说不好,反正,恩帅啊,你不为自己考虑也要为种家一族没你的能力的好儿孙着想......”

    种师道一直保持平静无波的神态在听了这些磕磕绊绊的话后终于变色了。

    种家,面临的最大难题,无解的难题确实首要是后继无人了,满族儿孙没一个能出彩的大才,无论从文从武都没人了。就说他的二子,浩、溪。种浩官迪功郎,种溪为阁门祗侯,皆死于他之前。孙彦崇、彦崧,彦崇在历史上死

    于兵,而彦崧则早夭,以至于到了南宋绍兴年间,朝廷令族侄种浤奉祀。弟弟师中那一脉也一样衰败无后人强者。种家真正兴盛始于种世衡,世衡有八子(古、诊、谘、咏、谔、所、记、谊),种师道的父亲是种记,种师道的弟弟是种师中。至今,种家足足兴盛了五代,也许是耗光了家族气运,在他和弟弟师中死后,无人能支撑门面,必然迅速没落,在大宋这种捧高踩低又热衷鄙视军人功勋的极度恶劣政治和社会环境下必然还不如一直是平民百姓之家,下场......不堪想像。

    只看昔日功业赫赫的宋王朝最杰出的大将狄青之后的景况就可以类比预见到种家到时候会是何等.....凄惨,无奈......

    在这个重视家族传承的时代,这些事关家族生存的大事,以前也不是没忧虑思考过。只是现在不同了,种师道已经大致猜测到沧赵家族不惜代价地移走那些他们认为应该解救的人口最终想干什么。

    任这片土地上的被抛弃的人自生自灭在战乱苦难中痛苦挣扎,身心上俱都接受最深刻的洗礼教训,沧赵帝国有能力却决不会伸手解救,直到血洗教训完毕.......

    而赵公廉早在数年前就预言过的女真野兽会灭亡辽接着就会卷大气运凶威毁灭大宋的兵灾凶险,现在看得格外清晰,必会上演......

    那么,种家后继无人,沦落到无能也无势,在那种灾难中的下场......只怕是满族灭绝吧?

    不是如此,还有它想?

    就算子孙不肖,到时候抛弃种家历代的忠贞节义肯投降金国,愿意为异族凶犯卖命效力,那也得有那个能力资本啊。

    有本事,在什么时代都能活得精彩。

    没本事,即使是生活在和平稳定世界中也只有遭难受苦的份。

    这就是世道沧桑。

    这就是人世间必然的残酷竞争现实与自然的社会运行规则。

    想想也是。你老子有本事有功,他应该享受,但他不是你。没本事岂能占据优越社会地位享受更多有限的社会资源?

    强者决不会答应。

    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我厉害,自然该我上去享受了。你不行,自然就该下去。

    就是弱者也绝不会愿意。凭什么你就特殊啊?

    同为弱者,都一样不行,我不能上去享受,至少你也不能.......

    谁也逃脱不了这个残酷规则。帝王天皇贵胄的子孙失势了也照样如此,何况是其他人。

    种师道一想到种家满族子孙在金军野兽的马蹄屠刀.......以他久经战场血腥练出来的坚硬心志也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

    但他到底不是一般人,转眼看着王德那纠结紧张到汗都出来了的结结巴巴的样子,又不禁感到好笑。

    有大将有了新主得了大势还能如此顾念故主恩情,为他何去何从焦虑着急,也是很欣慰吧。

    “猛子(王德的相当于小名的外号),那些话是别人教你说的吧?”

    “呃?啊,是廉亲(王),啊就是文成侯这么说的。我,俺就是鹦鹉学舌。有失敬处,恩帅,呃,自然不会和俺一般见识。”

    种师道微微点头,没在赵公廉到底对他是什么底线态度上多追问探究。

    ”猛子,其实我注意你好久了。从你去和那被赞为西军新崛起的第一猛将唐斌比武归来后,我偶然间就察觉你有些不对劲了,无形中有了变化,你话少了,一向不喜欢动脑子却变得常常沉默寡言有了沉思,打仗习武带兵更用心了更勇猛了,喜欢喝酒却不象往日那样就怕抢不到多喝美酒那样猛喝了,你似乎自唐斌以后再没喝醉过......当时也未在意,只以为你是在那唐斌处遇到了挫折,为输给了个年轻小辈新丁而羞愧不舒服却也意识到自身不足接受了教训而奋发,私下里我还为你终于有了大将的觉悟和自律而高兴。后来,大宋形势波澜诡谲,形势日益严峻,我就发现你无意间会流露对朝廷一些作法的愤懑不满,就比如朝廷对文成侯和其家族的不公.....可你心大,向来是不关心不相干的人的人啊,再后来,我偶然知道你的两小老虎儿子(王琪、王顺)都不在泾原军这的家中了,也未太在意,当时顺嘴还问过你一句,你说是遇到高人,孩子都送去名师那习武学艺去了,嘿,我当时还为你高兴来着,随便瞎猜过,是不是入了那唐斌甚至他师傅的眼.....再后来,那次顺路一时兴起去了你家喝酒,结果发现你家中本就寥寥无几的仆役女婢只剩下管家夫妇和那个妾氏及贴身丫环,你夫人也不在了,我就纳闷了,你说是孩子学艺辛苦无人照料,当母亲的只得暂时放下伺候你去伺候儿子“

    ”猛子啊,我仍没怀疑过你的忠诚。但,我知道你必定有了什么秘密心事。“

    ”你变了,你已经不是从前的单纯可爱的猛将王德王夜叉了。我从没问过你什么,留意了你,但了解也信任你的为人,你再怎么变也至少不会害我,对不对?现在我明白了,自唐斌起,你就投靠了海盗吧,至少是起了心思并下了多半决心。两虎子和夫人等怕是都去了海盗国享福躲凶险去了吧?“

    王德扑通一声跪拜在老种面前,大手挠挠脑袋,急道:恩帅,俺绝不会害你呀。也.....不想骗你,可俺知道你对大宋对东京坐在那个位子上的昏君是怎样忠诚。你种家五代都这样啊。俺怕你(死心眼)咳咳,实在不敢告诉你实情,也按规矩不到时候绝不能泄露给你半点。不能违反保密守则的。帝国和这不同,律法森严,真正的一视同仁,王室子弟犯法也绝没人情可讲。为官为公首重信仰职责。也没论资排辈。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功过当时都有论......哎呀,俺说不好。“

    ”那虎子琪、顺和你夫人在那边怎么样?“

    ”啊,这个啊,好得很呐。”

    “两不成器的都在上学读书习武,调皮捣蛋,学新学,就是实用的,嗯,儒教读书人不屑的那些所谓小道,反正得学能干实事的本事,长大了再说,想从军也适合从军就当兵,不想当兵,不适合从军,也有一技之长能挣钱养家做事业。婆娘.......过得美,都不太想俺了,就顾着孩子和那的快活日子,哎呀说不清楚,反正邻居普通人大家都过得快活有奔头“

    说着,他想了想掏出几张相片恭敬对老种道:”恩帅看看这个或许能看出点什么名堂。光说说不清。“

    老种不知道这世间还有照相机这东西,惊讶地看了看相片......

    当天,种师道安排侄儿辈中算是最有将才的种冽带着部分种家亲兵护着家族中那些不能抗事的(败类)老少子弟”以及相关(海盗不要的)几个恶妇以及仆丁趁着海盗还没杀来前“一律最轻装朴素乔装普通人坐车先逃离了清涧城,全力投奔种师中那寻求庇护去了。

    那些子弟和恶妇正惊恐于海盗随时会杀来城中军也造反,也个个带着心腹积极先逃了,根本不顾族中其他人的死活。

    而种师道自己领家中亲军紧急整理财产细软打包......护着剩下的(海盗愿意接纳的)族男及妇孺、仆从,逃离老家......结果没逃离太远就被”正好“迎头碰上的海盗撞见,传闻种师道誓死抵抗,种家全部蒙难,而实际上,种师道把家人交给海盗后就带着两百心腹亲兵乔装悄然离去了,从此消失在了西北大地上,种家也被清涧城叛军”洗劫一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重生北大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