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凌霄江惜月〕〔重生狂妻,慕少花〕〔琴定山河〕〔顶级演员〕〔超级无敌强化〕〔邪王轻轻爱:王妃〕〔漫威里的赛亚人〕〔墨玉本佳人〕〔乡村透视仙医〕〔一梦来到青春时〕〔一场繁华一场梦〕〔妈咪抢手,爹地要〕〔爹地你别跑安盛夏〕〔沧元图〕〔重生九零逆袭娇妻〕〔至尊龙婿〕〔总裁爹地请温柔〕〔全京城都盼着我克〕〔丹青不知岁月老〕〔我在古代嗑CP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97节寒风1
    李乾顺身边是夏国得用的并且比较年轻力壮能骑马抡刀冲战逃亡的官僚、贵族,一些要紧的也方便随马携带的东西,比如并没奉献给海盗的真玉玺、奇珍异宝什么的自然也努力尽量多带上些。护架的是兴庆城还活着的的铁鹞子主辅共数千骑兵、强悍的上千王宫禁卫军以及城中部分守城精锐军,再有就是实际只听从主人指挥的各官僚、贵族家的私兵,总共也有两三千人,也多是厮杀好手。排在城门口附近最前面的是负责出城冲击海盗阵营的数万其它兵民武装,主要是步兵,也有骑兵。这些人自然是开路送死要被牺牲或丢弃的炮灰,一冲乱搞混分散了海盗军的兵力与注意力,真正的核心队伍就会趁机杀出去......

    李乾顺岂会甘心如此轻易就国灭。

    他和部下可是马背民族人,迁移和逃亡是本能一样的素质,他虽然是个文弱皇帝却也有骑马逃窜的本事和胆量。

    这些人还在梦想着逃走后汇聚起势力暂时逃离国家,避开不可敌的海盗锋芒,海盗一走就回来复国继续富贵呢,还并不知道海盗此来不仅是灭国抢掠财富牛羊,还要席卷走西夏和吐蕃诸部全部人口让这片辽阔的土地暂时成空白。

    其它城门处也有人数不等的兵民武装,总共也不下几万人,到时候会应和西门这和攻势一并往外冲,进一步分散海盗势力和注意力,让海盗一时判断不清城中的真正意图和逃离的主要目标。

    其它城门处的兵民自然更是被抛弃者,生死全看运气,和西门的一样命大就冲出去一并逃走,命歹就死在冲锋中。

    当然,抛弃意图不能这些人清楚意识到,自然得说是大伙一齐努力冲出去逃走,免得被海盗肆意屠城杀光什么的......

    李乾顺和城中剩下的大将妹勒、李良辅在西门这边默默观察,耐心等待着海盗因西夏降而狂喜放松警惕甚至会收兵撤退在城门不远处驻扎下来等待海盗王子和已落入海盗掌中的夏王之间商量具体事宜等待灭国大胜的欢庆,然后猛然出击......

    不料,海盗军狂喜了,欢呼了,却不久后就恢复了平静,更没有他们极度盼望的那样撤军。

    更可怕可恨的是,海盗对城中突然又展开了炮击。西门里一带更是炮击的重点,炸得密集排挤在这一带的人马血肉横飞死伤惨重,静默着正打气较劲随时准备杀出去的队伍人喊马嘶陷入混乱一片.....惊跑了马匹后还有更可怕的毒气弹打来。

    李乾顺和贵族、官僚们自然不会骑在马上象其他卑贱者那样老实安静傻等着逃亡时机降临,发起行动冲出去也不差上马这点时间。城门口附近挤满了打头阵的人,也没那么多地方容纳他们这些统治者和上万的精锐人马护卫力量。他们在更里边的街道。李乾顺和尊贵的大小贵族家主及朝廷领导们自然是在就近方便的楼馆房屋内避风躲日晒分在各处坐着喝茶酒吃东西积攒士气力量,进一步密谋算计如何更把握地逃走,成功逃走后又最该怎么做......也幸运没被突然的炮击炸到......

    但,炮声一响,李乾顺焦急万分却一直努力保持镇静从容的脸在炮火轰鸣中一下子变得惨白......

    怕是......露馅了。

    替身,啧,往日表现好,忠诚,确实不怕死,也肯为他李乾顺这个真主国王替死,扮得也极象到真假难辨,可这回情况不同了,怕是到了这种亡国节骨眼上经不起考验......海盗这种闻所未闻的强大狡诈者,怕也不是好蒙骗的......

    果然,随着炮击封锁了所有城门出口,能断掉城中所有人的出路希望和逃命侥幸心,先前出城投降的那些贵人全被押到了西门这边,包括夏王替身在内,一众人个个光着身子在寒风中狼狈颤抖,王不是王,贵族大老爷也不再尊贵威风......

    这些人的狼狈凄惨,李乾顺并不在意。

    本就是抛弃的,或是内心想投降保命,或是知道年老没本事骑马冲阵逃走而自愿当抛弃者主动随假王出城迷惑海盗想牺牲自己为家族子弟搏一线逃走生机的,如今落难得了眼前的悲惨很正常。

    李乾顺惊恐的是,海盗为什么偏偏把人全押到西门这。

    要知道,出城投降的人除了替身本人以外全都并不知道那是个假王假投降,并且出城前全不知他李乾顺潜伏城中军民中的具体逃亡计划,根本不知道他会临时选择西门这逃走。

    按理说,海盗封锁最严的应该是能最方便迅速逃到北方辽阔草原辽国境的北门,或是有出奇不意突围效果的南门甚至是海盗王子所在的东门。西门是最容易逃往夏国西方腹地的方向,但这么明显的有利逃亡区在眼下反而是最不应该得到重视的城门方向。但海盗这行为很显然是清晰准确知道夏国的核心统治群正在西门这,所以特意把出城的人押到这边示众。

    那么,问题来了,就算海盗认出了假王假投降料定真王想逃又怎么可能知道西门才是防范重点?

    兴庆城中应该有潜伏的海盗奸细负责监视城中给城外通风报信,但奸细再多也不可能有人有方法把消息泄露给海盗呀,城池全封锁死了呀,别说是人,就是只鸟也飞不出去。再说了也没鸽子什么的从城中飞起,之前已经全城清理过了。难道海盗不但有可怕的火药武器,还真有妖魔毒气手段一样可怕的魔眼手段能看透厚厚的城墙看到他夏王真身在西门?

    这么一想,李乾顺也不禁机零零猛打了个寒战,一股寒意从脚底直窜到心头最深处,喝的温酒热茶也暖不起身心了。

    妖魔啊,这,这太可怕了。

    海盗到底怎么知道的?难道仅仅是猜的在虚张声势试探?

    这种侥幸心刚起,炮击就延伸到西门更深处。

    李乾顺这的上万人马所在街道方位开始遭到猛烈炮击,迅速陷入坍塌火海......大地震颤,土石与火焰到处飞舞乱溅,人的惨叫声,马的惊嘶痛嘶声......一幅地震天火末世之灾的恐怖场景。以铁鹞子的忠心骁勇也架不住这种打击,倒霉的直接死伤在黄土茅草或砖瓦等屋中,没中炮弹的屋子里的人也惊跳起来下意识仓皇钻出能困死烧死埋掉自己的所在屋子,出来后却又茫然四顾不知该怎么办,不知是不是应该果断远远逃离这边地狱?他们根本没有防范和对抗炮击效果的知识见识。

    战马没有人的那种灵智意识,遇到灾难也不会有人那种瞻前顾后的思索分析判断或茫然,此前就被炸在西门这的炮击轰鸣惊着了,在主人或伺候的奴仆努力安抚控制下也不住地烦躁徘徊只想逃走,这下更被就在身边眼前甚至就在自己身上的轰击惊了,即使事先塞了耳朵,却还有马眼能看到同类在炮火中毁灭倒下的恐怖景象,蹄子也能敏锐感受到地动山摇脚下大地似乎要塌陷一般的可怕,兽类本能驱使下第一时间就是惊逃.....疯狂.挣断缰绳挣脱牵着自己的人的控制,发力飞奔,向城中没有拥挤人群挡路的深处自顾狂奔而去,根本不听主人的招唤,在狭窄的街道自然汇聚成群后,有自然突显出来的头马马王引导着追随而上逃得更快更坚决。上万匹骏马发疯而逃岂是正陷入惊恐茫然中的夏国这些精锐能有效控制的......有不自量力者发急中上前死拽自己的惊马,却被自己的马踢倒踢重伤,或者被其它惊马狂奔路过时撞飞随即乱马踩成肉泥......

    西门外的海盗炮兵是按城内间谍的电报指示方位进行打击的。

    这第一轮炮击主要就是惊走战马,杀敌是其次。片刻后在得到间谍报告战马群已经大多逃离了这片街区后,接下来立即上的是更毒辣的轰击,毒气弹在数百迫击炮发射下雨点般飞去......

    李乾顺幸运逃过第一波打击,同样惊恐钻出屋子免得被烧死屋中或活埋什么的,和相伴的要员站在院子中惊恐颤抖,却还在努力保持镇定,想分析一下这到底是海盗在试探还是已经确定目标,还有没有按预定计划从西门突围的可能......仍想从西门一搏。

    大将妹勒抹着一脸冷汗急道:“陛下,计划怕是要更改了。将士们的马大多跑了,咱们赶紧转其它城门试试吧。”

    李良辅也急赤白脸急道:“是呀,这肯定不行了。马没了,陛下,你出去看看,西门那负责冲阵开路的人手也大多惊散逃走了,没逃的也不可用了......转移它处吧。这也不安全,妖雷”

    他刚说到雷字,密集的毒气弹就追击而来了。有一颗正炸在这个院子中,弹片伤了几个宫卫军引起慌乱,但并没有之前的炮弹那种轰击杀伤力,连响声都不大,似乎没之前的爆炸那么可怕,但畜生对危险比人更敏锐,院子中李乾顺的千里马、妹勒李辅国等人的宝马......共十七八匹马一齐惊嘶着发神力挣脱了人控制争先恐后闯出院门一路连踢带咬跑了。

    院子中的人看到落弹点冒起一片烟雾也脸色一白,吓得四散而逃。

    之前他们已经领教过或是听说过海盗的这种可怕杀人手段,知道那美丽的烟雾不是仙气灵气而是索命的......正仓皇逃窜向院外,却遭遇又几颗毒气弹飞来,糟糕的是,此季正是西北风越来越强劲寒冷的时节,风从西来,卷着毒气从西门这向城中深处漫延而去。李乾顺这伙人有的先倒毙在身边爆炸的毒气中,其他人全力争命狂奔却没了马披重甲只靠两条腿哪跑得过风卷毒气的漫延追杀......一个又一个忠心耿耿的骁勇宫卫将士捂着口鼻或掐着咽喉想掐死自己一样倒下了,李乾顺最重视和信任的一些铁鹞子护卫也痛苦倒下了,一个个尊贵傲慢享尽富贵的贵族老爷倒下高官倒下......大将妹勒架着腿软了的李乾顺急逃,却也跑着跑着突然倒下了,随着倒下的是李乾顺和随他茫然逃窜的太子等儿子。

    李辅国看到李乾顺倒下,红眼嘶声大叫一声:“陛下,太子”却是脚下不停疯狂奔向城中深处,却在雾气弥漫中也......

    赵岳本就不想放过兴庆城中这些最忠心党项族和夏国的人。李乾顺耍小聪明玩假降,让他正好有借口大下杀手。

    对李乾顺这些核心统治者,赵岳根本没想过要俘虏了利用其加速对夏国各地的招降。

    他了解游牧民族朝三暮四的民族特性,知道李乾顺就是真降了也积极配合招降全国也未必有多大作用。该出力打的一点儿也少不了费劲辛苦。轻易招降全国的侥幸心就不必有了。

    用打下去也正好进一步区分和彻底清理一遍该杀掉的隐患和迁移路上最可能出现的威胁。

    对于骁勇善战的铁鹞子以及西夏一些精锐军,比如宫卫军,比如射雕手,赵岳也没抱着能降服大用的侥幸心。

    都是西夏国最得意的既得利益者,也都是对西夏政权有最深感情的,武力越高,本领越强悍,反而越留不得。况且,热武器时代,个人武力的重要性已经迅速下降到不重要的地位,凭大将个人勇武就常常能破一军的作用对海盗军并不那么需要。炮击和手榴弹轰过去丢过去能比勇悍超人更容易达到击溃敌人丧胆溃败的目的。

    如此就更不必费心冒险收用夏国那些能人了。

    兴庆城中没了这些大敌搞鬼和操控人心,逼降也就会轻松容易许多倍。没李乾顺等主持,也不会有大火焚皇宫什么的,能把预得的夏国财富损失降低到最低。

    想最有效清除潜伏城中的这伙最有威胁的人,毒气弹才是最方便有效的手段。所以不惜耗费,赵岳直接下令猛烈轰击......命大能逃脱西风毒气大面积弥漫追杀的应该没多少,等破城后入城收拾清理也不用太费劲冒险了。

    总之,李乾顺这伙人都死在毒气中才是最省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