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间苍凉爱不淡忘〕〔贺景辰温晴〕〔最难不过说爱你〕〔顾卿卿傅天行〕〔麻辣女同事〕〔我要的是你爱我〕〔都市之最强仙帝〕〔她来运转〕〔总裁的天价穷妻〕〔海贼之吞噬果实〕〔我的收入可以翻倍〕〔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兵雄风云〕〔一颗柔心两目温情〕〔重生地球仙尊〕〔神针侠医〕〔武心潜龙〕〔帝少追缉令,天才〕〔最佳娱乐时代〕〔韩三千苏迎夏全文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节模拟靖康耻
    甘母本就是个凶悍泼妇刁妇,所以早年就折腾死了丈夫,又仗着渐渐得势的娘家兄弟在本县高高在上肆无忌惮凶横惯了,这一红眼发疯撒泼,尖声高叫,当真是气势惊人,诅咒赵老二恶毒无比而花样百出,尽显泼妇本色和强大战斗能耐。【】

    骂不过瘾,她抓着好男不跟女斗这条,欺赵老二未必敢不要脸地当众和她一个娘们争斗,无惧无畏地猛扑上来想撕赵老二。

    人群看到新好戏上演,赶紧又热烈追上来翘首踮脚围观。

    谁知赵老二行事就是特别,就是恶霸无视男女区别,扬手就是一马鞭子抽了过去,打得扬爪子扑近的母狼衣裂血出。

    甘母确是不一般的凶悍,惨叫一声痛得不轻却不是畏惧赶紧退却,而是狂叫着‘赵二,你不要脸就杀了我’。

    更疯狂地扑上来。

    她的打手刁妇奴婢也趁机冲上来助战或想趁机抢走正痛昏迷着的甘茂。

    可赵老二的手下同样不讲好男不斗女这一套,是恶,敢动手,管你是男是女都照样收拾,马鞭一齐开动,无情重打。

    对抡刀棒冲上来行凶的男爪牙自然更还以刀棒,无情打杀。

    这家从主到仆都不是好东西。

    好人早在此前的流民狂潮中趁机脱身奴户籍跑了。都是追随中山狼家作恶多端的人渣,打杀了也应该。

    赵岳毫不犹豫地又一鞭子,抽倒了疯狂母狼,冷漠喝道:“抓起来。”

    马头的任原早想收拾这头直接间接不知害死害惨多少人的嚣张凶残悍妇了,甘茂能成中山狼,根源就在其母狼性作派上,听到命令,上前一把揪住这娘们摔倒在地,扯了外裙捆了,扯布塞了还在发狠咆哮尖叫的嘴巴,丢在甘茂车上。

    比较憨厚死板的大魁这时候总算也开窍了,

    看到赵老二除恶务尽的坚定态度,得了宿良示意,立即带兄弟们挥舞捡的了愿寺打造精良的戒刀棍棒追杀惊得四散的爪牙凶徒,一气冲到甘茂家,把遇到的早熟悉的该死恶奴不论男女皆顺手杀了,把这的不义之财也抄了,满载而归。

    街头的好戏转眼就这么结束了,观众很是失望地散了。

    任原的家颇大,不是房子多,而是以前要教众多徒弟,院子整得特别宽敞平坦,其间还有几棵乘荫纳凉的老树。

    甘茂母子堵了嘴就吊在树上挂着,等用罢午饭再收拾。

    任原家的厨子之前得了信,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就等着众人回来就能开吃,方便了已经有些饥肠辘辘的赵老二。【】

    匆匆吃完,赵岳等休息一下,放松紧张一上午的神经。任原等则赶紧收拾家当好随时随着撤离。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听声人数怕不有数百人,不多时就涌现到门前。

    来的正是甘茂的牛逼知县舅舅。

    这位县令此前不得不按知州的命令率领手下来本县所属的擂台区,强征了不少民壮,一齐动手收拾烂摊子。

    县太爷和县上诸领导都是动嘴协调指挥的,自然是不用流汗劳力干那下贱收尸恶心活,都躲在附近的饭馆酒肆逍遥坐镇。

    同来的年轻县丞是新补的本县二把手,本是考不中进士而混京城进修钻机遇的太学生。

    前县丞和知县是一党,勾结紧密,堪称狼狈为奸共同把持本县谋利,好不快活,却在移民狂潮中躲晚了,满门被抢光杀光。

    新县丞在东京等到了机遇,钻营成功,由平民学生不经万难的科举门槛摇身一变成了正经官爷,好不兴奋得意。

    梦寐以求的仕途是终于踏上了,从此可以绞尽脑汁捞钱向上爬了,可到了此地一上任,他才知这官当得有多艰难不如意。

    本县地理位置好,守着泰山景区,又是南北要道,商家众多,人口密集,属于富裕上县,当官大有油水,可惜,大权被知县把得死死的,而且主薄和县尉这两县级唯有的其余正经官和知县是一伙的,相互紧密呼应,把权、利刮分个干净。

    县丞被彻底架空,名义上是二把手却连条狗也指挥不动,没好处的活还全他的,常被无视,如同领点俸禄受气受累等死。

    那滋味……

    县丞愤恨交加,却想破了脑袋也动摇不了长久盘踞此地势大根深的老辣对手分毫,无可奈何,只能强咽苦水熬着等机会。

    可人生地不熟,对本地两眼一抹黑,年轻轻官场菜鸟,只孤单单一个人,州上无靠山,机会?能从哪里来?哪会有?

    自我安慰着混日子罢了。

    只怕在本地是永无出头之日。

    若是逞强反抗,让知县一伙感觉他不老实是个威胁而起了毒心,一个不好,说不得还会糊涂踩坑里身败名裂获罪掉脑袋。

    他是越来越了解知县的奸诈凶狠胆大,如今是既恨又怕,整天在知县一伙面前恭敬缩头一个屁都不敢放。

    在擂台区一家小酒肆中孤单坐着,身边只家中带来的一个仆人跟着,还得时不时出去安排检查做恶心人的活,而知县一伙却在另一饭馆聚着喝酒闲聊快活,这的脏活什么也不用操心,肯定还会拿他当笑话佐酒取乐,县丞心里别提多窝火难受了。【】

    他到底年轻火气大,还没混到喜怒不形于色的老奸巨滑境界,本身素质也没那潜力,喝点酒愤恨之下就忍不住咒骂几句。

    “这伙无耻狗东西怎么就没死在此前的大灾中呢?”

    “真是好人不长寿,坏蛋活千年……”

    他没想想自己又是什么好东西,只怨愤地越想越气愤难平,却不知机会在悄然中出现了,命运之神似乎又青睐了他一次。

    这其实是乱世来临时的自然现象,意外的灾难频频,而相伴的也是意外机遇格外多多。

    关键只在你是倒霉受灾的那个,还是幸运中机遇的那个。

    他的机遇自然是赵老二带来的。

    他能顶上幸运儿,只是他初入官场,无权无势,还什么坏事也没干,是没机会干。

    甘茂舅舅可不知当儿子宠爱的宝贝外甥招灾了,自己霉运正当顶。

    这位老几混官场,从小吏爬起,可谓历经煎熬坎坷,但总算功德圆满心愿得偿,更是中山狼性子,此时正是春风得意时。

    被主薄、县尉、捕快头子等干部捧着悠然喝酒,心里则是对收拾擂台烂摊了这活极度不满,暗暗嘲笑鄙视温知州。

    堂堂一州之长,一方诸侯大拿,进京有面君的资格,纵然是尊贵皇子到了泰安也不敢对州长肆意摆谱耍横。赵老二算个什么东西?平头百姓一个,敢在这行凶闹事就利索收拾了,就是当场诛杀了又怎地?

    文成侯又能怎么着?

    他还敢鸣冤造反不成……

    就算文成侯他敢,可他家现在败了,惊人的财富和强悍的人手全没了,据说连拥戴他的沧州百姓也全没了,积累数代的雄厚根基俱成画饼,想反,文成侯又能拿什么反?

    清州军是他的治下,但那是朝廷的兵,不是文成侯的。军中必有把军权牵制文成侯的。

    文成侯一旦丢了官职爵位就什么也不是了,朝廷说弄死就收拾了,沧赵家族能闹腾个屁,有什么可怕的?

    温知州真是草包,没种,有兵有将有理,居然硬是把一场轻松取胜的好戏唱成这烂样,全搞砸了,以至于让那区区纨绔小儿猖狂至斯。

    泰安闹出这么个大笑话,丢尽了官府的权威脸面。

    温知州不配当州长,知道羞耻,要脸就赶紧滚吧。本官当知州才合适。

    正自鸣得意地嘲弄州长官,想着好事快活着,突然,他妹妹家一家奴神色慌张急匆匆奔来告知祸事。

    什么?

    那不知死活的赵老二居然又闹到镇上,杀人行凶,欺负到本县头上了?

    放肆!

    好胆!

    真当没人敢治你了?

    他勃然大怒,霍然起身,喝令捕快头子和县尉立即带兵随他去收拾不法狂徒赵老二。

    他外甥没大事还则罢了,若吃亏大了,那,赵老二休想活着离开泰安,在泰安所犯诸罪正好一并清算,料朝廷得知也只会赞许支持。赵老二之罪也是死有余辜。挑理挑法,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谁知,一听是去对付赵老二,忠心耿耿或极讲交情义气的诸干部却一齐一惊一缩。

    捕快头子极不想去,但又不敢不听暴怒的知县大人的。否则知县嘴皮子一翻就能撤了他的职位。

    县尉却很干脆地以完成知州大人交待的任务不得擅离为由直接推辞,就是不去,只是也答应调兵积极协助同党知县。

    他是军队系统的,知县想拿捏他却是没那么容易。

    勾结为一党,以知县为老大是为了方便谋利益,县尉并不真那么畏惧知县。知县也需要他支持。

    剩下的主薄坐拉了,左右为难,哪敢去招惹赵老二,但又不能不听知县的,至少不能当场驳了县尊面子和交情。

    但这厮狡猾,立即有了主意,说只百八县兵捕快未免声势太小力量不够,他召集民壮助战去了,二百多民壮武装跟着紧急出发了,他却没再露面,不知躲那去了。

    中山狼知县此时救“子”心切,耽误不得,也顾不上寻找强拉主薄同去。

    主薄老书生不能打不能杀的,去了也没用。

    此刻来到任原家门口,本以为这会大门紧闭戒备森严以防报复,谁知居然是大门洞敞,从门口能一眼看清里面。

    知县一眼看到吊在树上的妹妹和外甥都是打得一身凄惨,虽然都还活着却个个堵着嘴半死不活在树上晃荡着虚弱无力呻吟,似乎随时会死掉,他冷酷凶残的心狠狠刺痛了一下,这火腾得一下冲到苍穹之巅,中山狼性子全面暴发。

    “凶犯赵二,你作孽太多,太张狂,罪行累累,早该死了,今日死期到了。”

    声嘶力竭怒吼着,他带头闯入院子,一边咒骂着指挥人赶紧去解救妹妹外甥,一边喝令官兵直接射杀从屋里出来的人。

    他对妹妹遭难还不太在意,但对视若唯一指望传宗接代儿子的外甥被折磨成这样心痛坏了,气疯了。

    包括赵老二在内,凡在任原家的人,他一个也不放过,全都得死在这来赔偿和泄恨。

    有追捧知县的衙役争表现,紧着去树下救人。此来的带弓箭的官兵在一些积极分子的带领下纷纷搭箭举弓就射。

    在几十张弓乱哄哄射击中,门窗夺夺中箭破烂,有箭透窗射入屋内深处。

    屋里随即有几个人冲了出来,一部顶着个雨伞一样的东西冲向树下。另有两个人什么防护工具也没拿,只舞铁戟关键护着眼睛,风一样硬顶着箭雨冲向知县这边,正是宿义宿良兄弟二人。

    他们一身坚甲,头戴罩面盔,根本不在乎寻常弓箭攻击。

    护在知县身边的几个衙役狗腿子以及“忠勇”官兵仗着人多和弓箭助力,纷纷发狠叫嚣着奋勇阻击冲来的两人。

    宿家兄弟哪把这些没用的鸟人放眼里,铁戟纵横,轻易连连刺斩杀了数人,转眼就破了阻击杀到知县面前。

    知县惊恐急退,但他身后是密密麻麻的人,堵塞了门口,哪逃去。

    嗜杀的宿义继续大杀,冲乱弓箭手,断了射击,挡住四周阻碍。

    宿良嘿笑一声,一把揪住知县拽了出来,拖着迅速回走十几步,较劲猛发力丢小鸡一样把知县丢到屋门口附近。

    等在屋里的毕丰等立马冲出来,拿了知县,踩翻在地,不由分说上来抡鞭就是一通狠抽。

    那边积极表现想解救甘茂母子的人也转眼全部被砍翻。

    宿义一伙的凶猛冷酷屠杀式攻击,吓得捕快和官兵由气势汹汹进攻转瞬变成惊叫着拼命退缩想逃。

    要命关头,个人顾个人,谁还顾得上救什么知县大人和知县大人心爱的亲人拍这种玩命的马屁。

    被强迫跟来的民壮二百多人都在院外列着,一瞅知县栽进去了,没人顾得上他们了,立即一哄而散跑了个干净。

    宿义截住在前面退不及的捕快头子,挺血淋淋大戟大喝:“不准跑出院子。都特妈放下弓箭武器就不用死。”

    冲向树下的侍卫这时也杀过来阻住院门大叫:“不听招呼,格杀勿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蛊真人之齐天传〕〔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帝国吃相〕〔我的兵王女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