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异世武神〕〔万古神婿〕〔重生九零小军嫂〕〔汽车大时代〕〔大道浮图〕〔毒萌双宝:父王,〕〔快穿之戏精女配上〕〔浪子邪医〕〔重生之极道仙帝〕〔抗战之超级武器库〕〔穿越兽世:兽王,〕〔暗恋成欢,女人休〕〔我不当冥帝〕〔护花神豪〕〔奇迹的召唤师〕〔史上最强狂帝〕〔未婚美妻超级甜慕〕〔仙侠世界做土豪〕〔指尖暖婚:晚安,〕〔如水微澜暮寒凉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7节一处处丑剧闹剧
    第三天早上,薛弼继续慰问之旅。【】 但随行成员主力变了,全成了正经禁军,仍是李虞侯统领。

    装老实的带队禁卫军官和秘谍司探子们,以及高俅派的奸细,共十几个人,休息足了,有精神头有劲了,终于动手了。

    他们悄悄绕到昨天装作闲逛时观察好的高度比较低的山崖无人处,甩飞钩缠山上的树上爬上山,按计划分头秘密侦察梁山各处最可能藏匿兵马的沟壑山谷树林什么的地方。

    撒网搜查整个梁山要地,看梁山再狡猾又怎么转移人马和钦差躲猫猫。

    他们无视朱贵那天的警告,自负身手,自信亮堂堂的大白天,视野分明,区区梁山小山脉的复杂地势或陷阱还难不住爷爷。

    然后,他们就在立功心切的乐观中悲剧了。

    头一个倒霉的是秘谍司探子小头目。

    这位的窥视查探目标是在青龙山北侧的梁山后寨。

    那里是梁山的主要眷属地、囤积粮草之处、牲畜家禽野物主要屠宰地、制造修补武器和干活工具以及肉食品制革及被服厂等的作坊地,地势宽阔又相对平坦,有山泉用水的方便,道路平整,周围划片分区种植着大量草药和果林,秋熟的水果,如苹果,硕果累累,诱人望之口舌生浸,更有海外移植的各类树种和原生树松柏等夹杂在果林与果林之间的空当向天空参差着,以各自不同的根系和高度优势和习性分享着必需的阳光雨露,把这片地不同功能区隔离开来,也挡住了冬日山上难耐的寒风。

    这里无险可守,交战很容易攻进去,但茂密厚实的山林植被一直漫延到山脚,牢牢遮挡了外界窥视这里的视线。

    在随朱贵离开宛子城去鸭嘴滩的山路上经过这附近时,饥渴难耐的秘谍司小头目贪婪地盯着路边果树上的累累果实,听到树林后传来不少男女人声,再发现这一片地势相对平坦又极开阔极方便山上生活,换句话也可说是极方便藏匿大量的人口甚至兵力,引路的朱贵却不搭理询问,不肯引钦差队进去参观参观,更没摘果子请吃,他当时就起了心要找机会摸进去窥探一番。

    他潜进梁山后,沿途躲避着山中这一处那一处的放牧者,很快来到青龙山脚下,自然不能走有卫兵把守或巡逻的正经山道,只能穿行草少石头多陡峭甚至险恶的不能放牧的无人野地,钻林子悄悄向山上迅速摸去,结果刚向上潜行不久,他就出事了。

    这还是走在一片视线明朗方便,比较平坦好走,石地多难以设陷阱,落脚自然也安全放心的缺树空地地段呢,眼看着明明是一小片可舒服落脚的结实寻常平坦野草山地,可一脚踩跳上去脚下却猛一空,这条腿踩塌了一小片绿草一下子插进一条狭窄的石头缝中,直没到膝盖,倒霉的是向前侧栽倒太猛,就听咔嚓一声脆响,这条腿以正常下不可能的角度弯了,猛扑在地。【】

    这家伙能入选秘谍司并当上头目,此次又被皇帝信赖委以重任到梁山这来执行艰巨的任务,自然也不是简单人物,武功不凡,心性更天生坚忍过人,这是当秘谍司特务的首要条件,数年来为皇帝刺探天下,西北、蜀中,甚至是大理和安南等国外,山川荒野沼泽,什么地方几乎都去过,经历很多磨难和凶险考验,没死证明有本事,也自然受伤不少,此时骤遇灾难,腿硬生生完全捌断了,那种痛楚之烈是不可想象的,但他硬是能忍着象往常一样没惨叫出很大声来,对疼痛的耐受力惊人。

    当然,也可能是怕死怕过疼痛,他担心惨叫声太大,传远了会惊动梁山人搜过来折磨审完他趁机当意外事故杀他灭口。

    这种事,他经历得太多了,都形成了本能,即使是在‘大宋忠臣顺民之地的梁山’也丝毫不敢大意。

    忍耐的结果就是痛得青筋暴跳,脸色紫黑又转瞬转苍白如纸,但转眼就幸福地昏了过去。

    另一个和他搭档一同窥探青龙山后寨的秘谍司探子走的是较远的另一边。

    两人是刻意分开走的,负责分头查探。

    这一位在山脚下过石头拉子无树之地很安全很快捷地通过了,然后一头钻入了树林中更方便隐藏着潜行,但也没上爬多远,在一处开阔些透气比较好的大树下想稍停顿一下喘息喘息擦擦汗找找路的空当,无意中不知触动了山野植被中的什么机关,兜头一张大网突然罩了下来,一下子把他从头到脚全网在里面,倏忽,拘到了半空晃荡着。

    这位也不是凡凡,虽惊不乱。

    以前执行任务也不是没遭遇过这种危险,第一时间是下意识就用擦脑门上的汗而恰巧拘在面前的这只手奋力撑网想去掏出怀中匕首破网自救解脱困境,应该不难,以前比这更难的也不是没及时破解过,否则早死了也不会活到来梁山这。

    谁知这次不同,吊起来后,随他的体重一坠,不但是网拘紧扣实了动弹不得,这网上居然还有刺,长的特么至少有半尺,短的也有一指长,全都坚硬锋利无比,而且上上下下整个网都有刺,大大小小的很多,一齐扎向网中重心物。

    这位特工全身上下一瞬间也不知被扎了多少血窟窿,光脸和脑袋怕就不下于七八个,多得都不知道痛了。闪-闪-书-网

    一只半尺长的刺正正从眼睛扎入,直扎入脑海,实际是一下子就要了他的命。

    在临死前的瞬间,他的另一只眼睛总算看明白了,特妈的这网是真的长着刺,而不是人为的。

    网就不是绳子做的,是纯天然的野生藤蔓被人特意编制成网状做成机关丢在这继续成长着。网上,入眼的,密密长柄小绿叶全部仍是那么青翠可爱,有效混淆遮掩了伴叶生长的杀人尖刺,裸露的藤蔓仍是晶莹如玉透着诱人的绿意,一切都是那么郁郁葱葱生机勃勃,那么自然和谐,那么人畜无害,甚至让人感觉油然心生喜爱,辣么美。你走到这就是警惕性足够高,小心留意到了缠树横空的网,但没经历过类似遭遇,以前没经验教训,你也绝不会觉得它是张网会有危险,只会下意识觉得是藤蔓纠缠生长的天然属性,如果说有地方纠缠长的象个网,那属于大自然的神奇之一。

    这种藤蔓从根缠长到树顶见阳光处这一段,藤是褐黑色粗糙起丝条皮的,不长一片叶子,不生一个枝叉,也不生一根刺,枯死枝一样挂缠在树上丝毫不引人瞩目,到了阳光处才化为翠绿并转圈相隔着刺叶密密横生,藤条极坚韧,看着不算粗,但只一根鸡蛋粗的成熟条,别说吊起一个人来,就是吊起一头牛怕是问题也不太大。

    这藤蔓本身就暗藏杀机,太有欺骗性了,怕是杀人吸了血后会长得更青翠美妙可爱,更有杀伤力却更有欺骗性。

    似乎有人说过植物实际也是喜欢喝血吃肉的。

    在哪听过呢?是谁说过呢?

    哦,好象最初是沧赵家传出这么说的。

    赵庄那的牧草长得特别好,据说就是因为那死了太多人,流了太多血,埋了太多死尸。

    平缓好爬的青龙山北坡,不是放牧地就是盖着房子的居住地,能避开人的地方要么没法走,要么有一处处可爱,但绊倒就能伤人甚至要命的藤蔓或吊或铺在那。

    “骗……人。”

    网中的秘谍探子大瞪着那只独眼望着前面,不知死死盯得什么,死的刹那间吐出这么两个字,也不知是什么意思,只是死了也圆瞪着那只眼睛无神地注视着这处生机昂然的山野,脸上不是对死亡的恐惧,不是怨恨,反而似乎是一种笑容。

    其他同行不知两位刺探青龙山的已经全栽了,正机警地分头潜行向大致预定的梁山其它各处目标,然后一一栽进无人区。

    这位倒霉的最普通了。

    一路紧防陷阱却走了很远都安全无事,连脚都没歪一下,白处处东躲西藏避着人警惕小心试探着潜行走得那么费心费力,但多年秘谍探子的危险生涯让他即使感觉梁山中危险不大却仍然不敢放松警惕,仍始终保持高度的小心翼翼。

    他明白,无论是野蛮落后地方的野人,还是有较高文明的宋人,凡懂得布置陷阱对付人的人都绝不会是蠢蛋,都不会随意乱布置的让人留心就容易发现,即使愚昧透顶,在这一点上也都特么一样的精明狠毒无比,不分野蛮和文明,而危险往往就是发生在让人容易疏忽大意的时候,一大意输掉的就极可能是最宝贵的生命。

    但他还是掉陷阱里了。

    那明明是片连野草都不大长的石头拉子荒地。他仍谨慎地用手中的棍子逐步试过了,用一只脚踩上去试探,重心慢慢前移,以他的武功自信保证能在是陷阱而发生危险时及时抽身脱离危险,可直到两脚上去踏实安心走了数步,偏偏它就突然塌了。

    一掉下去,他武功再高也绝无活路。

    陷阱极深,底竖立的不是刀也不是钉子铁枪头,仅仅是削得尖锐树桩,但他砸上去后照样把他立马死死扎在那等死神降临。

    那一位也比较正常,是在隐密的树林中警惕又清爽悠然穿行时,突然脚上一紧被倒吊在树上,随即一只手臂粗的树枝弹过来,虽不锋利,根本没有人刻意把它削尖,但坚韧的枝干加上强大的力量仍然一下子轻易把他扎了个透心凉。

    其他人死得五花八门。

    有的是走在安全的坚硬结实石崖地,却冷不防头顶滚下一颗大石,当头把他砸得脑袋稀烂。

    他见了阎王爷也会赌咒发誓他当探子探查梁山这种寻常小地方有足够经验,保证没触动到任何机关,可为什么仍死了。

    难道是倒霉催的,恰巧有一股大风专门吹的,那么沉重结实怎么也不应该会坠落的石头才会刚巧砸中了下面的他。

    他要阎王爷给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

    就算他在人间的阳寿到了,必须死了,也不应该是稀里糊涂被区区山石砸死的这个死法。

    这么挂了,他万万接受不了。

    要死也应该是死在玄妙的机关暗器或刀剑之下,最不济也应该是马踏如泥。他不是普通山民,他可是武功和经验皆备的特工。逛个山却被山石砸死,这个死法太丢人了,太不符合他的身份了。

    有的是坐在安全的大树下休息,事先观察过树上没危险的,可偏偏粗大的树杈断了掉下来把他一下子罩扎在下面。

    被尖木排活活拍中钉死在林子里,或被隐秘的木枪射个对空,死得很惨就不算什么了。

    有几个感觉还是专走明朗坚实没法做陷阱的岩石地是最明智的。

    虽然陡峭危险费事费力点,但大白天又不是黑灯瞎火的晚上,爬这点岩石小陡峭一点问题没有,无论如何也比在难测的树林或那些不见得好走多少的草泥地经过要安全省心的多。

    谁知明朗朗的岩石地照样能布置陷阱。

    除了前面那个被大石头砸死的倒霉蛋的死法之外。有的明明踩在厚实结实的石头上,绝不会断的,偏偏石头却断了,人栽下去撞在岩石上最轻也是摔得骨断筋折,动弹不得,至少是想自救是没能力的,光昏迷或无力自救在那流血就能很快流死。

    就算大声招呼人来救,也能招呼到梁山人来,可在这些梁山人生活中绝不会来的地方,等人费时费力爬到了,人也死了。

    又有人踩上看着明明是块石头或野草团的夹子,惨叫栽倒,带着夹子掉下悬崖,粉身碎骨,死得太刺激可怕。

    其实,以宋国的医疗手段,没摔死还不如一下子就生命结束,除了少受痛苦,也少经历残酷的生活。

    眼下是黑暗混乱的统治,人心奸邪冷漠贪婪甚至狠毒,你不是强者也至少需要是健全正常者,治不好伤势,成了残废,没用了不被秘谍司灭口也会被无情抛弃,无力谋生就是绝望,有点钱怕是也会被无良的奴仆欺靠不上了又残废无力而趁机偷走甚至公然欺主明打明放抢走,他们这样的人退役前一般没有家室拖累,也没朋友,没人会帮助他们照顾他们,沦为乞丐不如天生是乞丐,饥寒交迫,生不如死。

    就算有父母家人照顾,这世道寻常人哪那么好活,拖累家人同受煎熬也不如死了痛快。

    更糟糕的是,乱世很快就会到来。

    到了人命不如狗的时期,走不了,打不动,只能死待在一地等死,没人会顾得上怜悯施舍他们,只有随手屠杀挥来的钢刀。</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