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在神医逍遥客〕〔都市狂神〕〔穆玄景顾青辞〕〔最强神医〕〔夜少的二婚新妻〕〔万界圆梦师〕〔绝世兵王王旭东〕〔凌天凡〕〔重生之都市修仙洛〕〔秦风李秋雪〕〔镇世武神〕〔乾坤剑主〕〔近卫高手〕〔权少,一吻成瘾〕〔晚安,总裁大人〕〔绝世兵王〕〔重生五零巧媳妇〕〔极品贤婿〕〔极品贤婿韩东〕〔嫡女医妃沈清曦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294节倒春寒,2
    夏国西部本就地广人稀,除了河西走廊人口密集,其它地方常常几百里在也未必有游牧人烟,也缺乏众多城堡要塞的阻挡,右厢甘州路三万人防吐蕃和回鹘的夏军哪经得起遍地内讧和海盗五万精锐大军以炮火开路的犀利不可挡攻伐。

    不死心,佞顽不灵的那些小夏将领和凡是忠诚的勇士不信邪,却就成了奋勇挡车的一只只螳螂。

    比如多数以非党项族人组成等同于炮灰的骁勇贵忠主撞令郎,西夏最精锐的步兵质子军、卫戍营......敢不缴械跪降的一切军队,都,悲剧了。

    夏将认识到厉害,只得率残军卷民众步步后退,也不禁学起当年李无昊在河曲之战中击败强敌辽兴宗那样,坚壁清野,游骑偷袭、重兵山野埋伏、步跋子精锐利用各地山川险地打小股突袭战、戈壁沙漠中的地道坑道突袭战、放火燎原、水源下毒.....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充分发挥所有的军事经验洞脑大开......步步阻击,拼命拖延时日,想陷海盗大军于寒冬很快会来临的危困饥饿,并利用荒漠戈壁的恶劣环境与难测的暴风雪之威与李元昊同样再伺机突袭大胜海盗。

    这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晋王察哥也想玩这一手却已经在差不多的这个时候全军覆没了,还有很强的侥幸心。

    但硬实力不行,期待以旁门左道技巧手段取胜就陷入和宋王朝想凭自负的政治智慧嘴巴功夫对抗女真刀锋一样可笑可悲,种种手段被防范森严的海盗以超时代的知识技能和警惕、强悍的游骑或步兵斥侯大军用望远镜、强弩、弓箭、手榴弹、火油弹.......坚固的盔甲等优越,以斥侯团体重兵集结迅猛却不乏稳步的推进开路方式而杀得折损惨重,凡参战的小夏将士无论是官是兵都几乎成了死尸渣渣、野兽食后拉的蛋蛋,不但没预想的巧计战果,连无功而返活着回来都难。

    海盗军练的就是小团体在各种复杂危险环境下防范和执行复杂排险任务的战斗技能,由小团体能力扩大到大团体,成军,斥侯军更擅长这些,数年近似特种兵素质的巨大物质供给消耗与近乎残酷的努力训练,哪会怕西夏玩这些花样,北军苦练到今日也终于绽放成果,不但将士在执行任务中能更有能力保命,极大地避免了伤亡,而且保障了攻伐的成功效率。

    而西夏军主动席卷百姓坚壁清野东撤,却无形中消除了海盗在广漠领土上到处搜罗零散甚至游牧不定的部落的困难,海盗进军不用那么费力费时到处寻找和抢掠征服驱押夏民了,只要盯着撵着夏军几路追杀下去就行了,进军更快......

    到了这个时候,西夏百姓,无论是游牧的还是农耕的其实都已沮丧了,也相对温顺老实听话了,对海盗掳掠自己迁居传说的海外天堂也没了之初的本能那么激烈的抵抗情绪。

    一向骁勇善战总能带给他们安全与荣耀的正经子弟兵军队都一次次简直毫无还手之手地惨败溃逃,溃逃,再溃逃。区区百姓还能指望什么?

    而残存的西夏右厢军不少将士在仓皇不可终日中一看这么溃败下去不是头啊。

    海盗兵锋根本不是血肉之躯肯英勇作战牺牲就能有效抵挡的。

    妖法般可怕的爆炸能轻易破坚城,能轻易除掉自身勇武强大不服输又用兵如神的夏军精神支柱——西夏大将,也能轻易毁掉游牧民族最拿手的在从前也是无往不利的铁骑冲阵.......

    .夏军赖以自傲的神臂弩、快马骑射、铁鹞子军、步跋子军等精锐都突然变得不堪一击,不但不再是夏军的优势了而且简直是专门供应海盗练习重点屠杀示威的没用了的专业死亡兵种......右厢军和各地守城军一败再败反复证明奋勇抵抗是找死,一直这么溃败下去也是被追杀一个丢人死,哪还当什么兵打什么仗?为穿这身军皮让海盗容易区分出来好盯着杀掉吗?

    重要的是,这么一退再退溃败下去又能退到哪里?

    听说西部这只海盗军还只是偏师,其真正的主力是在中东部,这么往东退下去岂不是主动逃到海盗主力的刀下.......

    更可怕的是,

    海盗中军主力的目标是直击国都兴庆府,听说已经在贺兰山北全军覆没了擅能统大军作战的晋王统领的大军。

    西夏国竭尽所能抽调汇聚起来的近二十万步、骑精锐全完了,而且就那么一战,在闻所未闻,见更是没见过,做梦也不会梦到的天雷般呼啸撕碎一切的爆炸中,和他们这些西边的军队一样猝不及防,完全出乎意料,瞬间炸蒙了,丧胆了,战战兢兢不知所措......全军崩溃,将军小卒争相逃命,为逃命开路自相残杀......在海盗骑兵近战同样不乏优势的凶猛强悍紧撵着扑击追杀下逃不及......在贺兰山前覆没。

    没了这些支撑国家的精锐骨干兵力,夏国已经没救了,已经够让人失去信心了,而且还听说海盗主力在其亲王统帅的指挥并总是亲自领头冲阵下士气更盛更疯狂,几天间就已经连克数州城,势如破竹杀到兴庆府城下人马不歇息转瞬就炸开了都城防御......朝廷和国王当天就识趣地很快都出城投降了......

    若这传闻是真的,那么英武善战的骄傲西夏国已经不存在了,国王通知投降的国书听说正在奔向各地的路上,那么自己这边抵抗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不抵抗,又不甘心投降被海盗卷去海外,又能怎么办?

    西去之路都堵住,海盗偏师为的就是断绝西逃。

    再说了海盗不断绝,也不能西逃啊,否则到了更西方回鹘地盘照样是死路一条啊。

    以前,西夏强盛牛逼,抢回鹘国的地盘,肆意掳回鹘人的财富女人.......把回鹘人杀太惨了抢太狠了,这仇结得太深了。就残破的这点西部夏军,兵微将寡,几无精锐,军中上下都吓破了胆,军心仓皇茫然,不复往日的嚣张自信骁勇坚定,就这么虚弱乱哄哄怀着无限沮丧和疲惫不堪主动送上门去,那还不得被早想报仇却就是报不了的回鹘人趁机撕吃了......

    就算回鹘英明肯原谅收留他们为己用的兵力,以加强回鹘国的实力,可紧急偷偷摸摸钻海盗空子西逃间指定不可能大量携带着粮食畜牲可路上吃,那么漫漫长途西行路太长太长这段全是无人区,不少地方还是难度的沙漠,饿也饿死了。

    那,北逃往辽国境内是不是生路出路?

    北方草原杂胡部落倒不是太大威胁,应该不敢招惹威名太久的西夏军,哪怕是残破逃亡的夏军,也许不是太大问题,说不定还能就食于杂胡部落熬过转眼就会降临的严冬。

    可是,海盗把辽国先抢狠了,辽国穷得也没牲畜战马,为了抵抗金军,为了契丹族的后续生存,正是穷疯了,也逼急眼了,辽军必然会全力疯抢杂胡的战马等一切,遇到他们这些残破却是争食的夏军夏民岂会手软?

    辽国与西夏本就有宿仇,一向不和的,实际也是死对头,以前辽国收拾不了夏国才拉拢着共同对付宋国,现在......党项人没用了,辽军岂会容忍他们这些党项残兵败将活下去在眼下是和辽争食,以后是再复起和辽争地盘立国争国运?

    还有,海盗还和辽军一起祸害了金国,肯定把女真祸害的不轻,金军也缺太多生存发展的财富,也是穷红眼了,想必也会打最好欺负最容易抢得手的草原杂胡部落的主意。女真野兽能打得大辽惨败,无疑是极可怕的......

    还有,北海啊等更北方的那些野人部落每年是必定会举族南迁避寒熬冬的。野人野蛮正是强大,人都当食物吃......

    遇上这两股野兽军族,逃亡过去的夏军民也是断无幸理的。

    辽、金、和野人部落都穷疯了没吃的,以往可能趁机收用他们这些还堪用的残军当奴隶军用,现在他们自己都愁吃用的,岂会收留他们再添嘴增加负担甚至是本族生存危机.。金辽没联手来抢西夏是离太远赶不及而已。

    况且那海盗亲王大帅还特意把主力分出五万骑兵大军为后军,却带着归顺的不少杂胡部落实力正从北面连抢带杀横扫过来。北上怕也是找死。

    所以,北逃辽境争出路这事也想都不用想了,更别说费劲冒险试试了....

    .能去又如何?

    最好的结果也是当奴隶,还......不如干脆投降海盗当海盗国下等公民却怎么也是自由人并且安全无忧生活在那个传闻极度富裕无酷寒无饥饿的天堂国度。

    海盗来征伐之前,夏国举国上下怎么也没想到会有今天的这种下场。

    之前他们可是好一通美,想得美。

    夏季当时,西夏得知大宋正遭受海盗之灾时却是正和大宋西军恶战过一场退走了后。

    他们想抢掠西北夏收,却遭遇西军空前的奋勇抵抗,没得手,有点儿收获却损兵折将,得不偿失,后得知宋国遭遇惨重,又想聚集兵力趁火打劫再打,谁知西军在知道国内正遭受海盗之祸却不乱,反而火气更大士气更高了,摩拳擦掌严阵以待。夏军硬碰上去攻城夺寨显然没便宜可沾。西夏统治者一分析,也觉得没必要这时候硬打,等事后大宋无力供养西军时,西军自败,那时才是杀入大宋尽情烧杀抢掠甚至灭掉大宋的最佳良机。

    另外他们也震惊于海盗的强大。

    宋国怎么也是极富裕很强盛的超级大国,强大的夏国啃了近百年也啃不动,海盗居然说抢就轻松抢了。这股实力太可怕了。

    海盗肆意抢掠辽国的事,西夏也是听闻已久了,早知道海盗不止是海上无敌,陆战同样了得能抢得辽军无可奈何。

    夏季当时西夏没趁火打劫也是忌惮和西军斗得两败俱伤,就算能闯开通路杀入大宋腹地也会冲撞了海盗的利益,必然激怒了海盗,结下大仇,怕是会遭到海盗大抢宋国后挥大军从西夏自己亲手打开的西军通路缺口冲入西夏展开凶猛报复。

    真到了那局面,宋西军即使不象内地军那样大规模叛归海盗,不会两股成一股共同攻击西夏,也指定旁观伺机取利。

    不论那一种情况出现,西夏都必定损失惨重,说不定一蹶不振,在群狼环伺下也会灭国。

    那好事就变成悲哀了。

    于是美美地耐心等待,结果等到是海盗转眼又大抢辽国。

    西夏统治者更美了。

    大宋倒了,辽国也被干倒了,更好,正好一统东方大地。

    辽人怕女真,西夏可不怕。区区小族,依仗的只是那点能打的兵,对夏军同样精锐能打又兵力众多,女真岂是对手。宋辽之灾后皆虚弱之极,一家独大的西夏绝对有机会雄霸整个东方世界......

    畅想好美啊。

    结果眼前却是如同光膀子美滋滋准备享受鲜花盛开的温暖靓丽世界时,却遭遇聚变的气候——倒春寒。

    人搞不过天,抗不过命。

    既然国家灭亡了,又无处可逃,能逃走也没好下场,只转眼来临的寒冬就能把抛弃了帐蓬牛羊......仓皇逃命者活活冻死饿死,没指望能活过这个冬天,那就.....老实认输投降吧。

    反正国王和那些贵族大人物都降了。他们都不怕失去荣华富贵权力财富美酒美色无数牛羊骏马......尊贵的一切享受,我们卑贱贫穷草民军卒还有什么舍不得放下的?

    不就这那点牛羊牲畜和粮食吗?

    海盗要就给他。

    给了,海盗也得还回来。他们要收我们去海外当国民当劳力当兵用,就得让我们能活下去,岂能让我们都饿死?

    蛮子种族在投敌上比汉人更没节操。

    他们压根儿就没节操这个观念。

    历史上总对汉从王朝降了叛,叛了又降,除了草原狼性喜欢欺负抢掠弱小,剩下的不过是同族在一起的各种方便,并不是真有什么民族观念,更并不真讲民族荣誉尊严。他们在几千年的世事变幻此族兴彼族灭中,早习惯了顺应时势吞并与被吞并,只求务实生存。现在换作被强大到无法想像的海盗吞并,也没什么坚决不可接受的。

    西北戈壁草原的生活也确实是太贫瘠苦寒,生存太不容易,有太多环境苦吃,而且苦没有尽头,没希望,就象海盗唱的那歌:我的故乡并不美,低矮的草房苦涩的井水,一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依恋在小村周围。一片贫瘠的土地上,收获着微薄的希望,住了一年又一年,生活了一辈又一辈......海盗国那却是温暖自在,草地肥美长青,鲜花、盛果......既然更好,听着充满希望,去也无妨,也许西夏国灭亡了,被掳去了海外反而是福不是祸。

    海盗也说了不分种族区别,凡忠心投靠者不会象常见那样贬为奴隶死用。而海盗一向说话有信誉,那就积极......降吧。

    随着越来越多的夏军成群结队叛逃军队回家和家人主动投靠过来并积极效力,杜壆部卷着吐蕃人、西夏各族造反的奴隶及汉军,押着缴械投降投降的西夏军民......由西向东简直是摧枯拉朽般快速推进,也是在尽量快进争取早点赶到东部汇合中军主力完成抢掠,以便在下雪前能押着人口财富转移到长江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金珠传说〕〔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今天也没变成玩偶〕〔我为人类谋长生〕〔神级上门女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一世独尊〕〔永恒国度〕〔你的爱如星光〕〔鬼手神医:王妃请〕〔高冷老公,抱一抱〕〔黄小仙的狐朋狗友〕〔神魂丹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