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旧日领主系统〕〔一窝三宝:总裁喜〕〔命师证道〕〔至尊武魂〕〔奸妃如此多娇〕〔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天价娇妻带球跑〕〔宠妻入骨:四爷请〕〔都市逆天神医〕〔农女有田:山野夫〕〔最强豪婿〕〔萌妃驾到:将军,〕〔婚来孕转:总裁爹〕〔至尊魔妻:师父,〕〔狂妃在上:邪王一〕〔重生之商女王妃〕〔总裁,夫人又征婚〕〔仙侠之最强发明家〕〔太古魔帝〕〔最强神医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304节不是敲诈,是控诉,3中
    有赵岳刻意插手,赵桓遇都遇不着,自然就做梦也不可能娶到朱琏这样贤内助。

    史上他这样几乎一无是处蠢货却能坐稳太子位,这其中有朱琏很大功劳,正是贤妻成就平凡丈夫成功典范。

    赵佶对这位美貌出众又极贤惠到有不俗见识有个性有担当儿媳远比对其他儿媳赏识喜爱。

    史书评价,赵桓十分懦弱无能,优柔寡断。

    他虽然当着太子,却从来没敢奢想过有一日自己真能坐到皇帝宝座上。他资质太平庸了,连街面上普通百姓子弟也未必有出色处,在长大了已大致能瞧出点潜力诸皇子中也是最差劲,他自己也有自知之明,晓得自己确实不行,父皇也不喜欢,当着太子,在显贵却是靶子烫人位子上如坐针毡,几乎日夜惊惧,没敢多指望。谁知这一天却真到来了,他竟然真能当皇帝,而且来得是那么快,那么突然。

    这幸福太强烈,太刺激......他当时也晕了......

    赵佶雷厉风行,不恋权位,退位让贤,这次是说干就干,一天也不拖延耽误。

    太子赵桓从幸福昏迷中醒来后,不及按孝道和礼仪规矩表达一下谦逊惶恐推辞接位恳请父亲继续把皇帝当下去,就被父皇在床上亲切地草草简单叮嘱勉励了几句又交待说国不可一日无主,立即就被相关人员簇拥着沐浴更衣,着堂皇华冕来不及专门为新皇量体做新,穿赵佶行头凑合......当日就虽草率却也择吉时告祭了宗庙“隆重登基”,在群臣心不在焉山呼舞蹈大拜中晕乎乎化身成了北宋第九任皇帝,是为史上宋钦宗即位,明年改年号为靖康,希望所有灾难都在今年了结,从明年开始国事一切吉祥幸运运转康健。徽宗赵佶退位,号教主道君皇帝,称“太上皇”。

    在天下人全都意外中,宋王朝新时代就这么猛然来临。

    新朝廷,老格局。

    专权太久,隐形势力仍最大蔡京仍得在破败家当平民憋着。

    白时中仍为左相太宰,即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当朝首相,只是这回未必是好事了。

    赵桓最信任也最依赖旧属耿南仲,由落魄微末到别说人了就是狗都不稀得理睬往日儒腐小官骤然一下子窜到天上,拜资政殿大学士,右相少宰,兼签书枢密院事,政权军权算是都有了,转眼成了万众瞩目顶级当红大人物。

    此公是典型宋代士大夫之一,怯于公战,勇于私斗,如果说他们治国和救国全然无方,而彼此勾心斗角,玩弄机谋权术,却又有足够聪明才智。

    他历史最重要政绩,一是排除异己,二是主和议,竭力破坏抗金,简直是专门帮金军灭亡宋王朝铁杆强人。

    这些是历史对耿南仲评价,非作者自撰。

    原右相张邦昌私下主动向赵佶和赵桓请让右相位,继续努力执行好“甘当权大油水足却安全系数高万年老二。不做危险第一”混官场金科铁律,退为参知政事,站稳文官第三把交椅。

    事实也证明,在这个风云诡谲什么措手不及意外风险都可能出现时代,他如此当官混官场也确实这次又做对了。

    从最初权势仅在蔡京之下势头正猛右相王黼,到后来执政汪伯彦、李邦彥,到本朝第一人最老辣奸诈蔡京本人,凡跳得猛风头最强劲要害人物,无一不是首当其锋在诡谲官场落得背锅侠倒霉蛋第一人,最轻下场也是倒台。

    包括当时年轻有为上升势头也最强劲有力而正攀爬迅猛秦桧,揣摸拿准了圣意,想借在史上向来无计可破谶语案威力一举整倒并连根铲除沧赵家族,为国除害,靖大宋江山,如圣意,也显示他过人才华手段和忠君为国,搏简在帝心,谋进一步快上位,也是因为跳得太猛风头太强劲而得意忘形,结果做为御使台事实上老大而做了顶刀锋第一人。

    这些年斑斑惊心动魄案例让张邦昌越发坚守万年老二保身原则。

    这一次,新帝登基,即使只是为了新皇面子上好看,执政中也应该有个新皇人,否则那真成了对天下亮明了新皇就是个朝堂摆设笑话,原执政班底中就必须有人让位,这个让位者自然不可能是首相,新加入执政人选不可能一上来就当首相,即使确有足够才能和威望,也得按规矩逐步来,先干次相什么证明自己。

    张邦昌看得明白:因为他以前多次使手段想搬倒赵桓太子位,让恽王赵楷当太子,顺皇帝赵佶意,而结怨于赵桓。这次赵桓意外登基真成了皇帝,那心态立马就变了,以前对一般臣子也畏畏缩缩不敢得罪窝囊全不见了,瞅着他张邦昌眼神暗藏不善,只是太幼稚无能,这眼神让他发现了。而赵桓想提拔能信用旧属也只有耿南仲一人。耿南仲本人呢也自负才华想当大官早就快想疯了,如今主子得势登了基,黑暗过去终于天亮了,也迫不及待了,正盯着右相位......

    所以,他立即主动请辞右相,退当再次级万年老二,以避锋芒求得稳妥。

    结果,耿南仲如愿了,满意了,不再死敌般仇视紧盯着他。也一定程度上削弱了赵桓对他怨恨报复心。最重要是,太上皇赵佶对他这种自觉极其满意,私下里还特意安抚鼓励了他几句,言语中有好事暗示......

    于是好一派君臣相得,臣与臣和睦。

    皆大欢喜。

    耿南仲是真狂喜,一步登天当了右相,激动得难以自抑。

    老子辛苦辅佐太子这么多年,这下总算熬出头了......现在仅仅是文官权臣老二,但老夫执政才华和官场争斗之能一点儿不比往日大人物低,这朝堂不久后必是老夫说了算......

    张邦昌是冷笑中欢喜。

    新皇赵桓则是晕乎乎,实际是傻乎乎惊喜不已。

    果然呐,乐极生悲。

    本不该发生意外狂喜却发生了,同时伴随而来必有麻烦甚至大难。

    赵桓欢天喜地坐在龙椅上接受满朝庆贺,瞅着那么多以前他根本不敢加以丝毫颜色大人物都一齐卑微跪拜在他脚下,模仿体味着父皇那气派嘴里扯着腔调喊着“众卿平身”,感觉做梦一样不真实却浑身轻飘飘快活极了,但登基礼毕就立即被父皇召了去。

    他还以为是父皇又反悔了不想让他当皇帝了,正忐忑不安甚至有些惊恐呢,却忐忑惊恐错了,又忐忑惊恐对了。

    赵佶见了他先是夸奖了几句孝顺懂事,让赵桓大大松口气,但随后就亮出了海盗那封国书,交待说:这是皇儿称帝第一个考验,是事关我大宋江山命运大事,需慎重行事,你还年少,初登基还欠缺执掌天下经验......去多听听臣子们意见,和臣子们多商量商量怎么应对才最好......干好了,证明了你能力,皇位自然也就坐稳了。

    没说是,若干砸了,别说皇位,就是吃屎怕都没你赵桓份。

    赵桓晕乎乎接过海盗国书一瞧......本还处在激动兴奋而红润润脸顿时变成煞白。

    他再蠢也不是傻子,至此终于醒悟了为什么皇位会如此突然地惊喜降临到他头上。

    又晕乎乎梦游一样由史上比大太监杨戬更为凶狠残暴宦官李彦陪伴扶持着回到朝堂......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又坐回龙椅、后对满朝文武又说了些什么。

    海盗国书终于露出了真容,由旁边站班宦官李彥传递到了满朝重臣手上一观究竟。

    从首相白时中,到武臣第一人童贯,到新当红辣子鸡右相耿南仲,到二品大员第一人参知政事张邦昌,到太尉高俅......

    众老贼匆匆扫视了国书后,无不惊得骇然变色,同时却又心莫名一松。

    惊是海盗这份敲诈勒索可真敢要。

    心松是,海盗一向言而有信,勒索得狠就不会灭宋,敲诈越狠越意味着不会。

    只要大宋国不灭,官还有得当,不幸中大幸啊,那么,嘿嘿......哈哈......

    满足赵佶而专门玩花石纲坑害惨了江南百姓也坑惨了天下万民奸贼朱勔,在夏季灾难时恰巧在东京面君上礼讨欢心而幸运逃过死劫,此时也班列朝堂高位威风凛凛站班,品级高有幸亲手接读了海盗这份千古未闻国书。

    他阅罢不禁惊骇失声道:“这勒索得也.......太狠了,太霸道,太过分了。这不是想要我大宋灭国吗”

    夹在满朝奸贼中权邦彥闻听这话,心中冷笑:“这次没要你命呢,你咋唬什么怕往日犯下罪孽风头不够强劲特意跳出来招眼急着死吗......”

    夹在武臣班列兵部左侍郎欧阳珣则斜睨朱勔,心说:“你这个最擅长敲诈勒索黑心鬼也配说这种话......”

    不止他们这样隐形海盗分子鄙视,就连那些奸贼闻声也不禁斜眼瞅着朱勔暗骂:“你特么叫唤显摆什么呐在这个时候抢风头,你当我们都是傻子,没你聪明没你忠心朝廷咋.....就特么你最贪婪最露骨贪得最多,害得大宋失了人心......”

    但,朱勔一开口也引得原本鸦雀无声朝堂轰然间嗡嗡一片,各种议论、惊骇、感叹、声讨、愤怒、庆幸......声混杂一起,搞得本应庄严肃穆朝堂如疯狗闯入了鸡群一样乱糟糟失去体统秩序,也让新皇登基喜庆吉祥气氛荡然无存......

    赵桓呆呆坐在龙椅上,如陷入噩梦中,双目无焦点,被朱勔一叫唤却叫醒了,一见满朝堂如无数苍蝇乱飞般乱哄哄,心中惊惧烦躁情绪被激发了出来,越发感到阵阵难受烦恶,有吐血难受感,心恶之下盯到正议论得投入朱勔顿时心生杀机,几乎难以抑制。

    若不是他仅仅是个儿皇帝,又初登大宝啥实力也没有,他父皇也决不会允许他擅自诛杀掉仍宠信臣子,他几乎忍不住当堂呐喊:“快,把朱勔这个胆敢搅闹朝堂恶贼浑球拉出去立即午门砍啦当堂仗毙拉”

    可惜呀,可惜,对父皇宠臣,比如他仇恨张邦昌,比如他畏惧又厌恶大太监童贯,也包括该死朱勔,他一个也动不了,只忍,忍,忍......忍无可忍仍得强忍着,当了皇帝也不能任性流露自己喜恶,憋得吐血也得继续憋着......

    眼见朝堂秩序失控却束手无策,众臣只顾私下议论,没人理他,没人在意他这个新皇帝感受,包括他信赖依赖耿南仲,这厮初次当大官参与大事,一时适应不了,正蒙圈呢。没人会听他仅仅耿南仲一人除外,枉为至尊天子。

    这让他更烦躁难受,一时间血往上窜,脸红脖子粗,呼吸急促粗重却感觉气远远不够喘,双眼冒金星,脑袋要炸了感觉,有再次昏倒征兆,晕头转向意识失控中突然抖胆爆发了火气,脱口而出大吼:“够啦。都特么闭嘴。”

    再窝囊卑微胆小人也是有脾气。

    何况赵桓啥都不行,什么都不会但就是会投胎,是太子,现在更是天子。

    失态怒吼了这一句,赵桓心中大畅,顿时感觉喘气顺畅多了,但也......被自己失仪胆大喝骂给吓着了。

    没吓着群臣,他自己把自己吓着了,而且吓得不轻。

    心慌地畏畏缩缩扫视殿下文武群臣,特别是注意看了看宰相白时中和枢密使童贯反应,二人脸上是惊愕而不是往日不屑一顾和恼怒,朝堂也恢复了安静,原本到处乱窜扎堆议论众臣也溜溜回到该站位置,都在站直了静静看着他,似乎没人敢跳出来习惯地象往日骂三孙子那样横挑鼻子竖挑眼肆意指责挑剔他这也不对那也不是,更没人敢跳出来当众顶撞反对他........赵桓大大松口气,胆子大了点,自己给自己使劲壮胆打气,在耿南仲鼓励眼神中又开口说了第二句。

    “......朕,对,是朕把海盗国书给大家看是让大家,让大家和朕一起商量个好办法。不是让你们乱哄哄瞎吵吵。”

    满朝堂密密麻麻官员仍都不吱声。

    赵桓胆子更大了些,声音也响亮了,说了第三句:“有对付海盗良策,都说说。就从白相开始。”

    但结果却是,朝堂又轰一声乱哄哄响起来。

    还讨论商量什么呀

    海盗想要,我们大宋敢特么不照着给么

    这太子新皇果然够傻够蠢,居然不知道他父皇私下早认了勒索,突兀让他接位就是让他担无能恶名背上被海盗肆意勒索大黑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重生明朝搞事情〕〔道魔洪荒之铁马冰〕〔道神乾坤〕〔我为人类谋长生〕〔史上最强炼气期〕〔日渐崩坏的地球〕〔我师兄实在太稳健〕〔我就是超级警察〕〔蛊真人之齐天传〕〔生活系男神〕〔鲜妻太甜:偏执老〕〔传奇冒险王〕〔帝国吃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