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长姐持家〕〔妃常软萌:妖王心〕〔偷心妈咪:爹地闪〕〔盛芳〕〔重生九零神医福妻〕〔妃常逼婚:陛下已〕〔农门恶女是团宠〕〔星星遇见爱情〕〔总裁爹地天天宠〕〔亿万协议:溺宠甜〕〔极端王爷宠上天〕〔傅少爱妻追上门〕〔蜜婚娇妻爱逃跑〕〔神医混都市〕〔都市狂神〕〔姜家赘婿〕〔乡村小医圣〕〔贴身战兵〕〔下海潮〕〔万能芯片经销商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8节没脾气与有脾气,上
    钟相在宋朝堂既然放话说过对淮西王庆也得好好敲诈教训,那么一定得做到。手机端

    海盗国言而有信,说到做到的招牌不能丢。

    在东京一片愁云惨雾忙着全力筹集赎罪款时,伪楚国王庆这边也收到了交款通知,和田虎那边一样数额巨大。因为王庆虽然造反晚,称霸一方迟,远不得田虎抢掠搜刮一方早,但淮西田虎那边的经济富裕太多,只商业发达太多。

    这是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的巨大差异造成的。象开放后的国,西部是不得东部发达一样。

    淮西只方便货物东西南北流通的枢纽水运条件是河北那边远不了的。

    这的官府光是收过路税已经发了。

    王庆接到敲诈信时的反应也和田虎不同。

    田虎是羞恼之极,杀机澎湃。

    王庆则自言自语嘀咕了一句:“果然还是跑不了。”然后是拆信看到精准的细目和巨大总额,不禁拍着额头连声啧啧。不知他想了些什么,然后他微不可察地轻叹口气,再然后召集众武看了信,问:“大家是什么意见?”

    他神色间有掩饰不住的忧虑,但举止和说话语气一直都很平静,那么似乎很镇定很有手可掌乾坤的那种大人物气度地安坐宝座默默扫视着下面的众人。

    众武则和田虎那边一样,在得知了巨大的敲诈金额极其震惊后,顿时炸了锅了。

    有的大骂海盗贪婪无耻太嚣张太可恨。

    有人怒极吼叫:“大王,海盗太狂妄,欺人太甚,咱们和他拼了......”

    有人闻声凶相毕露,匪气沸腾,怒瞪眼拉出刀子暴叫:“对,咱们也不是软柿子。和他拼了,让他明白咱们楚国也不是好惹的。”

    跟着有人大叫:“对,和他干。咱们大楚男儿都是英雄好汉,都是带种的。海盗若真敢来,让他尝尝咱们的厉害。”

    “有人理智点,叫道:”大王,咱们决不能答应这勒索。否则有这次,有下次。海盗只会没完没了索取,而且会越来越贪婪狂妄,越来越不把咱们大楚威严放在眼里。不能惯他个毛病。“

    ............

    九成的武咆哮不能答应,扬言要和海盗拼了,算拼不过,大不了是一死,而已,死也能拉个垫背的,杀他个够本,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死算什么?战死光荣,服软不是男人,宁可站着死,决不跪着生......跳累了,叫唤累了,然后是......商量怎么凑齐勒索。这种神转折转得太突兀,但一点儿也不让王庆吃惊诧异。

    手下基本都是糙爷们,基本出身寒微,本是草莽小民的性子,没几个有涵养的,甚至根本不懂什么叫涵养......仗着本事遇事喜欢由着性子来,尤其是造反不受宋王朝法制权威约束后,由平民贱民翻身有了权力也是官了越发由着性子来。

    但这些人又没傻子,都是精明人,起码有小精明,做事知道拐弯,遇到弄不过的强者都知道回避屈从或逃跑.......保身。.

    都爱财,爱女色,爱酒肉,爱权力.......但更爱惜自己的小命,尤其是在尝到权力与荣华富贵之后......

    王庆知道自己也是这样,自己和这些人本是一类人,只是有些本事和突出特点和运气,所以才成了这帮人的领袖。

    这帮人为什么愤怒叫嚷后又不约而同地屈服了呢?

    一是都明白,这世间万事都是实力说了算,都明白大楚根本不是海盗的对手,怕是十个加一块儿也不是个。

    十个楚国加一起能干过辽国西夏吗?

    怕是不能。

    干倒大宋王朝还有戏。

    二是海盗若想灭大楚,那太方便了。从海直接顺着河流杀到了........然后留下一地死尸和空空如野的城乡,顺流而下飞一样载着胜利品和更骄傲更狂妄......走了。那种情景,根本不堪设想,不敢想像。

    三呢,被敲诈也未必全是坏事。

    钱财没了,美人少了,精美的金银器、瓷器、绸缎布匹华服......没了,是让人心痛,是少了舒服享受和乐趣让人太憋屈火大,但这也是能和海盗正经接触的机会,也许是唯一的机会。

    说不定此找到了靠山,有了海盗的认可,万一弄不过大宋,没了出路,要灭亡了,却至少还有投海盗这条退路。

    弄得好,说不定能得海盗支持,轻易取代了宋王朝在国的统治地位,成了整个原之主。代价无非是楚国永远认海盗国为老大甚至是主子,每年向海盗国贡不少。这样其实也不吃亏。因为有海盗这样的主子,辽国什么的根本不敢找事。大楚不会象大宋这样占着繁华富裕的原大地却在周边敌国环伺下憋屈立国,太窝囊了...........

    总之是怕死,想保小命,舍不得付出得手的,但更贪图继续活着享受权力,享受更大的权力。

    王庆自己也有想法。

    他和田虎、方腊都不同。

    后二者都是早有预谋,野心勃勃想一步步夺宋王朝江山最终当皇帝,而王庆纯是意外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原本在东京逍遥快活地当着开封府小军官,官小,但家有钱,手下又有一帮军痞弟兄跟着,在东京混得开心,威风,有点势力和影响力,有面子.......街面谁见了他不得尊敬唤他一声哥哥或大官人什么的。他没想过别的,偶尔受赵岳那样名声响而牛逼的刺激,或听到吹捧产生点王侯野心梦想,但也那样,情绪过去过去了,继续沉浸在浪迹东京的平凡却自在的生活,却稀里糊涂招了暗算,稀里糊涂成了罪人被发配,稀里糊涂成了亲又杀了人,稀里糊涂抢了别人的山寨落草避祸,稀里糊涂打败了官兵追捕和围剿,稀里糊涂坐大了成了淮西的绿林盟主,然后稀里糊涂攻州破府......建立楚国称了王。

    称王称霸一方,滋味很美妙,但烦恼和担惊受怕也多了。其实没有东京时那样自在快活,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回不去了。只能硬头皮挺下去,时不时被朝廷重兵进攻围剿,费心应对。破了围剿又得挥军扩张地盘,为增强势力,为掠夺......总之不得清闲。

    称王的王庆有了野心,但野心仍然不大,至少他没象田虎方腊那样处心积虑念念不忘当皇帝。从来没有过。

    他的最大理想是当个国国称霸一方,最好是一直这样独立逍遥下去。他推翻不了宋王朝,最好宋王朝也奈何不了他,最终双方相互认可,打累了烦了,大宋草鸡了,只能罢兵言和,从此相安无事,各享受各的,皆大欢喜。

    可惜,这显然也是妄想。

    大宋显然轻贱鄙视他只是个东京街头泼皮,宋官员根本没想过认可他的能力势力,决不会允许他这样闹腾下去。

    王庆没读过几本书,但很聪明,有过人之处,否则也不可能混成今天的王者之尊,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知道自己不是真能当开国皇帝的料。

    如今,宋王朝被海盗折腾得虚弱不堪,但海盗的存在对楚国这样的名不正言不顺的反贼国损害更大。

    今夏一个移民潮人口流失差点儿把楚政权直接瓦解了。之前好不容易扩张的几个州府县转眼因为将士也叛逃流失太多,支持楚政权用兵和生存下去的百姓不够用,新领土无力镇守,而不得不又退回最初占的几个州府喘息......

    以前,因为来围剿的宋军无能,王庆没把宋王朝放眼里,什么西军名将,统兵来打照样是渣。他还没觉得什么。但现在,清醒了,清晰地认识到所谓大楚,所谓自己和手下弟兄都是当世出类拔萃的英雄豪杰......都是错觉,不够海盗一指捏的。

    意识到了危机也重新认清了自己的真面目,不敢象以往那样稀里糊涂狂妄自大了,为了不被海盗盯,为了有条退路,王庆对海盗恶意敲诈没脾气,并且带着凑齐的一切,不顾手下反复阻拦劝说,一意孤行地亲自随船去了海边,向海盗交接。

    他把自己的架子放得很低微,请求去拜见海盗王,若不行,那,拜见这说了算的海盗统领也行啊。

    负责接收财物人物的海盗是盘踞在舟山群岛的海盗。为主的是八云尘和卫道士二将所部原云台山强盗。

    在参与夏收计划并顺利完成任务后,不久发生了移民狂潮,天下一片混乱,云台山周围同样如此,经过这一带的人流庞大而极度混杂。

    在这个混乱阶段,负责开客栈暗为云台山外沿观察哨的翻江鳄邓云出事了。

    吃饭歇脚的一伙客人突然发动攻击,混乱暗器偷袭杀死了邓云。

    这位爱包人肉包子的家伙到底也吃了黑的,死得很惨,被乱刀剁得不成人形,可见行凶者对他是何等残忍。

    杀邓云的正是摩尼教的人,伪装平民过客为前锋斥侯,本不知道这处客栈是云台山眼线,也不是惊觉是人肉包子黑店才悍然动手行凶。这的屠宰地下室并不是人间地狱模样,收拾得很干净,不能包包子的尸体部分都在远处山里深埋了,也很少干这个。住店的过往吃饭的不可能发现血案血腥。

    摩尼教只是为对付云台山,更是为了铲除这颗扎在摩尼教老巢背的刺一样的非摩尼教武装势力,为了更把握那次突袭山寨,把附近一切可能是的危险都提前进行拔掉。偏偏客栈的伙计都会武艺而且有家伙,为首的大汉更是武艺不凡,至少力量可观,在突袭争斗的猝不及防也挥刀杀伤了数个摩屁教斥侯,激怒了剩下的摩尼教人手,凶残报复。

    事发突然,邓云婆娘修罗婆诸大娘当时在后面忙活,听闻前面出事,来敌凶猛,她本可以脱身逃走,也明知己方人手少,能战的丈夫又暗器死了,根本打不过对手,出来迎战只是送死,但还是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战死了。

    邓云,在正常人眼里无疑是个魔鬼一样的恶人,而且既不帅也不聪明,更没学识地位什么的,脑子似乎还有病,念念不忘爱显示出色的包人肉包子给过路富人吃得夸奖甚至奖赏的精神病,但在诸大娘心里,邓云却是好丈夫。她无疑很爱邓云,一听丈夫被杀了疯狂了,明知会死也要以死相拼为丈夫报仇,杀一个算一个,死了也是追丈夫于地下继续陪伴。

    这是一对没大本事也不可能有大成的平凡夫妻,但他们这种爱情、彼此之间的生死与共亲情无疑是种不一般感情。

    对这种把人当食物的凶残夫妻。当初赵岳明明知道也不以为意地照样收用了,这不意味着赵岳怎么怎么样。

    一个后世明社会的人不在古代亲身体验一番不会真懂得古代的可怕。

    说被称为国历史最富裕最明最尊重读书人,百姓似乎也最自由幸福的宋代,即使没有辽与西夏带来战争之患,只,封建内部统治形成的灾难已经够可怕的了。

    最常见的,水旱两种自然灾害,一旦造成粮食欠收甚至绝产,缺少了食物,人间地狱惨相必然出现。

    百姓受灾,宋王朝自然也会出动救济。这是国家的责任,也是稳定统治的必须。

    但算皇帝与权臣真的怎样仁慈恤民,怎样焦虑担心受灾百姓,怎样迅速启动救援,具体到了下边执行走样了。

    央管调拨等救灾事项的相关官吏和地方官府懒作为慢作为,地方官府甚至无视百姓苦难生死,酒照喝,诗照吟,舞照跳,妞照泡........不作为,而且从朝廷拨发的钱粮谋私利,贪污、倒卖、克扣......这样还拖着不发,尽量晚发,使本应该不会绝望不会死的人饿死一个又一个一家又一家,尽量减少要救济的人数,少耗费要用掉的钱粮,却报钱粮都如实及时分发到位,只是还不够用,灾情太严重了,需要央再多支援........轻巧合理地把钱粮好处转入自己腰包。

    有所谓钦差大臣巡察监督也多是没用的。

    关系、面子,各种顾忌和权衡,沆瀣一气......救灾的好处怎么分而已。

    现代尚且难免如此官官相护相随,何况是纯人治的野蛮残忍古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雷古鲁斯决定不当〕〔重生八零好当家〕〔最佳赘婿〕〔重生北大荒〕〔日渐崩坏的地球〕〔禁地密码〕〔六宫凤华〕〔言安希慕迟曜〕〔诸天最强大BOSS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