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甜妻,超可爱〕〔了了相对〕〔嫁入豪门77天后〕〔练个小号去修仙〕〔超级魔兽工厂〕〔三国之巅峰召唤〕〔美女校花爱上我〕〔巅峰仙道〕〔史上最强血脉〕〔轮回仙神道〕〔影帝的黑锅〕〔穿越远古:嫁个兽〕〔古玩之先声夺人〕〔医道至尊〕〔万古邪帝〕〔合租小医仙〕〔林逸顾缘〕〔重生富三代〕〔修真狂少〕〔惹火甜妻:老公大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77节做个阎7王,续
    任原刚才是真动了心,想把二混子门徒也利用在消耗战上。

    他知晓梁山的势力不一般,从赵岳一行来到泰安的举动,更清晰见识到了梁山这帮人的强硬无畏和战斗力。

    他默默保持和积蓄实力等在这,却一直没见梁山的人上台发起猛烈挑战,心没放下,反而越来越提了起来。

    越是未知的对手越是让人害怕。

    梁山有多少好汉,任原不知道,但估计怎么也少不到那去,要不然也不可能打得过青州那么多悍匪。而他手下就这么几个材料,也害怕梁山好汉照样给他玩个车战,单个梁山好汉斗不过他,轮番上阵指定能要了他的命。

    他愿意当阴谋工具,设擂台全为的是三千贯银子,为的名利,可不是真为挑战天下好汉论本事高低的英雄义气行为。

    他只是个靠相扑搏名利混饭吃的草根,不是英雄豪杰,也没那情怀,不想死,不能败。

    那为了防止被沧梁小霸王报复算计倒,无耻手段用用也无妨。

    丢脸总比丢命强。

    当倒霉英雄有什么意义

    巨额奖金到手,抱上高官大腿,后半生衣食无忧才是最美。

    胜利就是一切。

    可任原听着二混子的奉承话却是想明白了。

    若真用这些不成器的门徒打消耗,上场指定是一个个大笑话,还会是丑态百出能把原门招牌抹黑个干净的笑话。

    人渣废物就是人渣废物,也就凑人数充场面当当帮凶搞搞气氛的货色,弄真事不可能指望这种人顶用。

    部署过来冷眼瞅着任原,正要把从知州那受的恶气转发到任原身上。

    毕丰连忙拱手道:“选手商讨好了。这就上。”

    和毕丰处得不错的老七道:“我上吧。我会会这个叶元到底有几两重。”

    老七收拾得紧趁利落,抖擞精神,在万众呼啸中签约上场了,很有点相扑界好手的自信与风范,向广大观众热情抱拳打招呼,对叶元也行了赛前礼以示尊重对手,举止完全不同于卖嘴的二混子那种轻狂无状,赢得观众阵阵叫好,身手也果然比之前赵岳看到的几个有本事的原门上场弟子厉害不少,采取稳扎稳打,来来回回和叶元斗了起来,展示了不俗的力量和技巧。

    但,在成千上万观众的热烈喝彩哄闹中,他还是败了。

    这个叶元比较精通相扑技巧,是内行,更厉害的是拳脚,以相扑技巧为本,打败老七的却是凭力量速度发挥的武艺。

    这位首先是个武者,若是以武器争斗,想必战斗力会比相扑强悍得多。

    老七是相扑好手,自然也有不一般的拳脚功夫,但显然他练得更多的还是摔跤角力,擅长的是相扑的基本功,上场交手几合被试探出底细,缠斗了四五分钟,被叶元抓住了破绽迅猛出手,再次施展擒拿手段重重摔倒,砸得地板轰隆一声。

    老七摔得面孔扭曲,但很快爬了起来,应该还有再战之力,但他没有坚持试图搏回面子或纠缠着消耗对手,直接认输下场。

    观众响起一片嘘声。

    叶元示意部署他要继续挑战,然后静静等在擂台上。

    到是显得不骄不躁,颇有高手的涵养气度风范,赢得观众阵阵喝彩掌声。

    赵岳却已经从争斗中大致瞧清了此人的身手性情底细,涵养什么的素质先撂一边,此人至少是个有社会阅历很有心计的,应该是当惯了主事说了算的,只论处事手段就不是个简单人物,非跟着任原混饭吃的弟子老七可比。

    老七在嘘声中下台,比较从容,也没脸红。

    他知道自己在相扑上算不得什么了不得的高手,在以往的比赛上也常常输过,有比赛经验,也有一定心理承受力。

    他的失败让任原这一伙更警惕重视起叶元。

    有本事的弟子或多或少也观察分析出叶元的实力底细,经老七一嘀咕交手体会,任原的五魁嫡传都暗皱眉头。

    比力量,比相扑基本功,五魁自觉叶元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拳脚功夫一比就是弱项,综合实力一比,胜负就难说了。

    比赛这玩艺,运气也占很大成分,赛事战术更有意想不到的重要作用。

    好比乒乓球,世界冠军却未必是第一高手,为冠军开路扫夺冠障碍的同事选手当不了世界冠军,却有实力打败冠军同事。

    大致看清了吐元实力,五魁之外的弟子就直接歇菜了,没人愿意上场接着挨打丢丑。

    下面就得看分银子最多,平常待遇最优的嫡传五魁的表现。

    台下观众此时爆发出比此前更热烈的喧闹起哄催战声。

    温知州阴冷的目光扫着彩棚。具体主持阴谋的部署的臭脸凶光也盯着任原这边。

    任原此时反而从容镇定了。

    大魁见同门无人积极主动应战,怕迁延了时间惹人耻笑,丢了本门的脸面,起身正要亲自上场。

    老五毕丰却抢先站了起来。

    他瞅着安坐那很淡定的纹丝不动,实际是打着精明小算盘当缩头乌龟专门等着捡便宜的二魁,嘴上却说:“大师兄,这场由小弟来吧。我的拳脚功夫尚可。待我上去试试,给大家进一步探明路子。我若输了,大家心里也有底,再上不迟。”

    二魁知道毕丰是在鄙视他,但丝毫不脸红。

    人生搏的不止是实力,还有心计。

    他能稳居老二,目前拥有最多的同门追随者,除了相扑实力,心计是重要加成,以往就是靠心计赢得在五魁中出力最少立功却最明显,让师傅满意,分得的好处常常和大魁并驾齐驱的效果,因此对同门耍心眼凡事玩算计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为能。

    这已经成了二魁的坚定人生信条和习惯。

    他这类人在现实中很多,在讲究务虚的行业中更是多见,而且总能踩着愿意实干付出的人和成果上位,通常都混得不错。

    毕丰显然不是傻子,明白二魁的道道却还愿意打先锋当别人的铺路石是讲究对师门的忠义,当然也是另一种竞争方式。

    果然,傻大个师傅任原的目光投来,很欣赏地看看老五。

    在任原眼里,毕丰的相扑实力或潜能比不上其他四魁,但总积极为本门着想,总能在关键时刻为他分忧,是个难得好弟子。

    毕丰靠着忠心奋勇为师傅出力分忧,以往得的实惠好处可不少,收获绝不在三魁四魁之下,而且更得师傅器重和信任。

    此时奋勇接着上场,毕丰也是照顾追随他的老七的面子。

    不能让老七的一腔义气受到冷遇,更不能冷场拖延了时间让对手得以更好地恢复体力,让老七的拼搏消耗白白牺牲掉了。

    毕丰向正瞪眼的部署打了招呼自己很快上场,收拾利落,临走前意味深长地瞧了瞧同样打着老二算计的老三老四,向师傅一抱拳,然后深吸口气,转身大步流星上去和叶元一同签约。

    新一轮较量又开始了。

    赵岳和小刘通笑呵呵瞅着场上。

    只见毕丰一伸手果然实力又是另一个层次。

    功夫更扎实,经验更老道,拳脚实力明显,一综合比刚才的老七又厉害了一大截,不愧是相扑界颇有名声的嫡传五魁之一。

    而且,毕丰有着和叶元相似的体态、争斗策略和迅猛矫健特点,虽不是叶元的克星却无疑很大程度上消弱了叶元的优势,不是之前的老七那种被叶元的拳脚压着打,几无还手之力的完全被动状态。

    叶元的神情也不再是之前的那种淡漠从容轻松,目光凌厉,神情严肃,试探交手几合后没占到明显便宜,动作更加谨慎。

    这场有那么点势均力敌的较量,无疑更有看头,更精彩,引得观众狂呼海啸鼓掌加油大叫。

    守擂官兵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一直盯着赵岳刘通发狠的泰安第一将,也叫先锋将的熊炎也不禁把虎视眈眈的目光转移到了擂台上。

    温知州阴沉沉的脸色也变好看了许多,一边悠闲欣赏比赛,一边和狗头师爷用目光勾通什么,时不时瞥瞥赵岳神情变化。

    可惜,赵岳始终是微笑的平淡模样,悠然瞧着比赛,似乎真是个看客在看一场和他丝毫不相干的赛事热闹。

    这让温知州和狗头师爷大感这位沧赵之耻纨绔的行为举止和传闻的大大不相符,虽然确实是狂妄嚣张,但渐渐感觉异样。

    温知州慢条斯理捻着胡须,微瞥观察赵岳间,目光更多了几分阴险盘算和决心。

    毕丰稳扎稳打,用自己丰富的比赛经验不断调动叶元步伐,试图消耗掉对手的锋锐士气,慢慢磨耗掉对手体力,打破对手的攻防节奏,如此可抓住漏洞伺机尽可能直接瓦解掉这个对手赢得胜利。

    退一步说,就算无法取胜也要多试探出对手实力,多耗掉些对手体力,为下一回上场的同门创造获胜机会。

    可惜,叶元的摔跤能力并不比他高明,但拳脚功夫和厮杀的经验远在他之上,出手利落狠辣,一纠缠拖延,反试出了毕丰的底细,反把毕丰消耗得不轻,越比反而越是轻松从容。

    毕丰没能把对手调动得坏了攻防节奏,自己的反而被对手牵制打破了。

    双方相持了十几分钟。叶元抓住了一个机会,趁毕丰一个后劲乏力的空当,再次打败了任原的又一个有本事的弟子。

    毕丰跌得不轻,浑身更是在拳脚较量中打得酸痛不已,很快爬起来也没精神再坚持纠缠消耗下去,一抱拳也认输下场了。

    温知州的脸色又不太好看了,瞅赵岳的神情,却是看到赵岳不受场上胜负影响,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山西佬难道不是赵二安排的人,和梁山无关

    温知州心中嘀咕,不禁和师爷交换着眼神,然后看向搅局的叶元,目光疑惑而不善。

    在观众的乱喊哄闹中,叶元又安静地站在那继续挑战。

    赵岳却是看得明白,叶元经此一耗,虽然胜得不难,却也累了个微微气喘,仍信心满满却也不再心态轻松,那只是表现给观众看的表面,实际是在抓紧时间全力恢复体力,准备迎接下面必然更强大的对手。

    若这是场单纯的比武,只不准用武器,只怕这位叶元一气打败五魁通关也不是问题,但相扑有拳脚较量,却也有诸多限制,武艺高却有太多杀手锏手段不能用,较量侧重的是力量敏捷,赵岳不看好叶元能拼到挑战擂主任原。

    任原门下打老了比赛,也不是缺乏眼力。

    这次没冷场。

    三魁抢在二魁面前上场捡便宜。

    他迅速签约,又迅速上擂台开赛,不向观众行礼打招呼,只简单向叶元一抱拳就冲了上去,不给叶元有更多时间恢复体力。

    三魁的战术就不是稳扎稳打,上手就是全力抢攻,一次次迅猛扑击,想牢牢抓住叶元,逼叶元和他硬拼体力和摔跤技术。

    这不失为一种高明战术。

    可惜速战速决的猛拼又失败了。

    叶元显然对这一手早有防备,充分发挥拳脚功夫比对手厉害的优势,让三魁的盘算落空,反不多时快速打败了三魁,一个借力巧劲把猛扑上来的三魁直接甩下了擂台。

    三魁是竖着掉下擂台的,双脚先落地摔倒,没象二混子同门那样摔个生死不知,但也跌得不轻,今天怕是无力再战了。

    但他短时间内一通最猛烈的比拼也大大消耗了不得不猛烈爆发的叶元。

    二魁紧跟着瞪起眼上场了。

    他故意对明显在喘息的叶元放言激将并进行动作挑衅。

    按理,部署要问一问连战数场的选手要不要下场休息后再接着比,但部署另有任务在身,巴不得叶元早完蛋,根本不问。

    叶元显然自负武艺,没瞧得起二魁,也被二魁的阴险卑鄙有些激怒了,也没申请暂时下场休整。

    双方签约罢,转眼就凶猛拼起来。

    二魁狡诈,显然充分吸取了五魁和三魁失败的教训,以自己充沛的体力优势,采取的是咄咄逼人的稳扎稳打游斗加不断突然猛烈出击硬拼,让对手的精神始终保持高度紧张,没有一丝放松休整的机会,以此加强对手的精神和体力的双重快速消耗。

    这一手,配合他更高超一些的相扑实力,确实很有效。

    镇定的叶元几次抗击猛扑,几次以拳脚功夫发力也没能放倒二魁后,气息开始粗重,脸上的汗开始淌,也露出了焦躁。

    搏斗了七八分钟,叶元终于摔倒了二魁,下手也比对五魁毕丰凶狠重了很多,可惜体力不足,摔得不重,没能让二魁丧失战斗力,反而让紧逼不放的二魁伺机揪住了衣服,不及挣脱就被猛一发力凶狠丢下了擂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重生明朝搞事情〕〔重生八零好当家〕〔雷古鲁斯决定不当〕〔手术直播间〕〔我的兵王女友〕〔日渐崩坏的地球〕〔重生做神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六宫凤华〕〔透视小春医
  sitemap